·卡努努·幾米·繪本·努努舊版
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文淵書閣->《蔓蔓青蘿》->正文
第41——44章

  第41章

  將軍府裏眾人瞧得劉英抱了劉玨衝進府,嚇得手足酸軟。早有大夫等著,劉英剝開劉玨甲衣,才見他裏面的中衣已被鮮血染紅,半邊身子都似泡在血水之中。劉英難過得眼圈一紅。

  大夫小心剪開劉玨衣裳。右胸上一條又薄又細的傷口露了出來。還在往外流血。劉英不覺低吼道:“快止血!這麼流下去,早流幹了!”

  大夫被他吼得抖了一下。還好是軍醫,見過受傷流血的多了。又是平南將軍受傷,有什麼好藥都跟著上。止了血,弄好傷口才開口道:“這一劍沒傷著要害,也不甚重,就是失血太多了。”

  劉英又吼:“什麼意思?倒底怎麼樣?”

  “沒什麼意思,以將軍體質,躺個十天半月準又生龍活虎。現在昏迷是失血過多而至,補一補就沒問題了。”大夫白了劉英一眼道。

  劉英這才放下心來,回頭一望,烏衣騎們的眼睛裏的緊張已消失大半,紛紛走出內堂,各就崗位。

  顧天翔處理好城中事務也趕到了將軍府。聽劉英和大夫細細說了情況,他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劉玨,放下了心:“原來死不了啊!”

  劉英對他的態度早習以為常。客氣回道:“主上那舍得死,還等著與將軍同飲離人醉呢。”

  顧天翔目光冷冷地往劉英身上一掃:“什麼不學,跟你主子學這般滑舌!”

  劉英微微一笑:“謝將軍誇獎,能學得主上一成是小的福氣!”

  顧天翔掉過頭不再看他。心想,趕緊找個日子把盈秀娶了省得這主仆成天拿他取笑。

  這時,從門外搶進一個雲髻松挽的麗人,提著逶地的羅裙,焦急的神色平添一種風情,顧天翔一呆,將軍府幾時藏了個絕代風華的美人兒?

  劉英迎上去道:“三小姐,主上他右胸中了一劍,失血過多……”

  阿蘿擔心戰事,一直撐著沒睡,疲倦地打盹。聽到門外噪雜聲、腳步聲又驚醒。打開門一問才知道劉玨受傷給抱回府裏。她心裏一驚,一時間竟心慌起來。急步跑出了房門。門口兩個烏衣騎沒有攔她緊跟著也往劉玨房間走。

  她打斷劉英的話:“會死不?”只見劉玨臉色蒼白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一點知覺都沒有了。聲音不由提高:“他倒底怎樣了?”

  從她進來,顧天翔就呆住了,原來程箐就是相府三小姐!那個玉樹臨風翩翩瀟灑見識淵博有著玉雕般精美面孔的公子就是傳說中被強人擄了的相府三小姐!這個相府三小姐一派大家風範不似尋常閨秀,淡然自若回應他的試探,成功消除了他的疑心。她象是被人擄走的麼?顧天翔瞧瞧阿蘿,再看看劉玨又好氣又好笑。

  怪不得劉玨要派烏衣騎跟著她,怪不得才喝完酒劉玨就請他過府,怪不得這個驕傲的小王爺三年來念念不忘。有意思,顧天翔冷眼旁觀,見她慌亂、緊張、又有幾分急切不耐,話語中帶著怒氣,眼睛一轉沈痛地答道:“失血太多了!”

  阿蘿心裏一空,就跌坐在床上。慢慢回過頭看到顧天翔露出傷痛的表情,再往周圍一看,侍從、婢女眼紅紅的似才哭過。阿蘿回頭找大夫,只見他埋著臉似在搖頭。再看劉英,已背過身去。身體微顫竟似忍不住在哭。失血過多?她大喊一聲:“那快輸血啊!”

  周圍人一怔,大夫小心問道:“如何輸血?”

  阿蘿張大了口,猛的回過神這裏沒有輸血設備,也不可能給劉玨輸血。眼淚一下子就衝了出來。她恨自已怎麼不是學醫的。腦袋裏空空一片,怎生也想不起有什麼法子可以去救他。救不了麼?阿蘿心一陣接一陣的痛。

  不再看屋內眾人,她怔怔地望向劉玨英俊的臉,不見血色的臉失去了神采,躺那兒一動不動,阿蘿抖著手去摸他的臉,冰涼的觸感嚇了她一跳,回頭怒道:“不知道多升幾個火盆?!”

  眾人嚇了一跳,侍從趕緊跑出去端火盆進來。劉英似乎已明白顧天翔意思,揉揉眼睛哽咽著說道:“三小姐,你,你再陪陪主上吧。”說罷使了個眼色,眾人低頭離開了房間。

  出了房門,劉英對顧天翔長鞠一禮。顧天翔搖搖頭看著晨曦微露,雪還在飄,瞟了眼劉英道:“給我把油傘,想喝壺曖了的離人醉。”

  房間裏安安靜靜。劉玨呼吸有些急促,阿蘿眼都不眨地盯著他,忍不住拍拍他的臉:“你,醒來好不好?你不要這樣好不好?”喉頭一哽哭出聲來:“流太多血會死人的你知不知道!我怕死人!你不要死我面前好不好?”

  劉玨一動不動,已陷入失血過多的昏迷狀態裏。他,聽不到自已在說什麼了?他,不會跳起來和她說話還會與她鬥氣了?阿蘿只覺得心裏有個空洞在慢慢的增大,眼淚大顆大顆往下滴落。往事一件件浮上心頭。原來,自已是這樣的在意他。本以為不會與這個時空的人有什麼感情糾纏,本以為就瀟瀟灑灑遊山玩水找個沒有爭鬥的地方隱居生活了此一生。可是,為什麼,她會這般在意?為什麼,她一想到他再不會醒來會這般難過?

  她輕輕撫過劉玨的眉頭,喃喃道:“其實你很帥的!”手指滑下他的鼻子:“其實你也很酷的!”再掃過他的嘴唇:“你才是刀子嘴豆腐心!”突然想起莫明其妙跑這個時空來成天擔驚受怕,不由得又委曲地哭起來。

  劉玨睫毛一動,頭昏得很,迷糊中看到阿蘿哭似帶雨梨花的臉在眼前,含混地說道:“做夢啊!”

  阿蘿一省,顧不上他,大喊:“來人啊!醫生!大夫!劉英!”

  聽到房內尖叫,劉英等衝進來,連聲問:“怎麼了?”

  阿蘿語塞,指著劉玨:“他,他,那個”

  劉英急上兩步,手一伸:“藥呢?”

  侍從趕緊遞上早熬好的湯藥,劉英忙餵進劉玨口中。阿蘿看得著急:“有用嗎?這個有用嗎?他是不是回光返照啊?”

  一口湯藥下去,劉玨嗓子一苦,又潤著舒服,終於看清楚了,聲音虛弱卻還平和地道:“我死了你就自由了,想都別想!”

  阿蘿一呆,轉向劉英:“他不會死了?!”

  劉英尷尬地低下頭:“失血過多!”

  劉玨一伸手握住阿蘿,躺下去閉著眼:“不準走!”

  阿蘿見他的手居然還有力,不由啼笑皆非,心裏一松一喜已想到是顧天翔誤導了自已,柔聲答道:“我不走的!”

  眼睛看向劉英:“剛才你在笑啊?”

  劉英臉一下子紅了:“是,是喜極而涕!我,我去廚房看看!”

  “慢著,吩咐廚房做菜,從現在起,每頓飯都餵他吃豬肝,煮粥熬湯都行,用大棗枸杞泡水來。”阿蘿想想自已知道的能補血的東西也就這些。忙吩咐劉英。

  劉玨頭還暈得很,聽著卻沒力氣開口,嘴角浮上一絲笑容,握住阿蘿的手便不放開,就這麼又沈沈睡了過去。

  等他一覺睡醒,精神已恢復了七八成,動動身體,覺得右胸很疼,調運了下內息,已無大礙,睜開眼,發現還握著阿蘿的手,她趴在床邊還沒醒。身上只披著毯子。好在火盆升得旺,屋內曖如春日。劉玨瞧著她眼睛微微紅腫,目光轉得柔和,眼神一動大呼:“哎呀,痛死我了!”

  阿蘿驚醒,看到劉玨皺著眉呼痛,一下子想起昨晚的事,忙道:“你不會死了!”

  “痛!”

  “被劍刺了一下當然會痛,沒有*****呢。”阿蘿沒辦法,呼道:“來人!你家將軍醒了!”

  婢女走進來,端來大棗枸杞泡的水。喜道:“將軍醒了!大夫也說沒事的,休息十來日長好傷口便好呢。”

  婢女把水端給劉玨,他正好口渴一口氣喝下,又呼:“好痛!”

  阿蘿眼睛一紅,又浮起一層淚光:“怎麼辦啊?”對婢女道:“去問問大夫,有沒有能止痛的藥!”

  劉玨心裏一甜:“原來你也會擔心我。”

  紅暈飛上阿蘿的臉,嬌艷欲滴。眼睛裏還蒙著水霧,溫柔似水。劉玨瞧得目不轉睛,突又皺眉:“天翔來過了?”

  阿蘿側開臉點點頭。

  “看到你這樣子了?”

  “啊?怎麼了?”

  “我不是說不準你出房門半步嗎?”劉玨聲音一冷。

  阿蘿氣惱:“不是見你要死了嘛!”她一氣就抽手。

  劉玨緊握著不放,眼睛一閉:“我說過讓你走了嗎?”

  阿蘿瞪著他,無可奈何,半響恨道:“要不是看在你受傷的份上,打你滿地找牙!”

  “我要吃你做的菜!不要素的!”劉玨又道

  “那你放手啊!”阿蘿被氣得想笑,心想,怎麼他還會撒嬌?

  “你是我的,不放!”劉玨不講理到底。

  “想我嫁你啊?”阿蘿輕聲問道。

  “不是想,本來就是!”

  “那你現在放手!我去給你做東西吃!”

  劉玨慢慢睜開眼,松開阿蘿的手。她站起身,叉著腰冷笑道:“東西呢我做給你吃,想我嫁你嘛,最好態度好點,哼!”說罷揚長而去。

  劉玨咬著牙一動又扯著胸口痛。心想,這麼囂張!

  第42章

  阿蘿愉快地找到劉英,問道:“我娘和小玉呢?”

  劉英恭敬地答道:“主上同意你見她們了嗎?”

  阿蘿眼睛一瞪:“你那個主上還等著我心情愉快給他做吃的呢,現在躺床上不能動的是他不是我!”

  劉英忍住好笑,帶阿蘿去見七夫人和小玉,繞過院落過了一重天井走進月洞門,七夫人和小玉正在院子裏坐著,瞧著阿蘿進來,七夫人開心地笑了:“三兒,小王爺待你可好?”

  “娘,你好不好?”阿蘿快步過去抱住七夫人。

  七夫人拍拍她的手,顯然已知道了這些天的情況。小玉撅著嘴恨著劉英:“你又跑來幹嘛?”劉英似陪著笑臉:“這不是把三小姐帶過來了嘛。”

  小玉哼了一聲,不理他,拉著阿蘿眼圈一紅:“小姐,我好擔心你!”

  阿蘿失笑地瞧著小玉,再看看面紅耳赤的劉英。大聲道:“娘,小王爺受了劍傷,我弄點東西給他吃。那個,小玉啊,我寫張單子,你去和劉英買點我要的東西回來!”

  劉英眼中露出驚喜,小玉瞟了他一眼,臉有些紅,低聲道:“要嘛要和這個家夥去,可惡,老是攔著我和夫人來見你!”

  阿蘿呵呵笑道:“不關他的事,要怪,就怪小王爺好了。想吃我做的東西,還要看他胃口好不好。”

  劉英一怔,埋著頭嘆氣,怎麼主上這般命苦!

  小玉和劉英走後,院子裏只有她們兩人了。阿蘿這才斂了笑容,挨著七夫人坐著,把頭靠她腿上,輕聲道:“怎麼辦呢?娘?”

  “三兒,你也不小了,我看小王爺待你真是很好的,他心裏有你呢!”

  “可是,要回風城啊,娘,我們好不容易才出來。”

  若真是嫁了劉玨,她義無反顧地會隨在他身邊,不離不棄。可是意味著風城寧王朝的一切糾葛所有的麻煩也要一並面對了,要想雲淡風清閑雲野鶴般過日子怕是難了。阿蘿禁不住嘆氣。

  七夫人低頭瞧她。眼睛望向遠處:“三兒,娘困在相府那四方天裏,唯一的希望是你,我想你能快樂。除了你,心裏難受時總是一遍遍回想曾有過的美好的戀情。難得小王爺對你一心一意,不要錯過了。有時想,人生苦短,能和心愛的人在一起什麼苦都不叫苦了。若是你放棄了,這世間那去找一個能保護你,能一心待你的人呢?好好和小王爺說說,不要一時任性,後悔一生。”

  從初初結下怨恨,到兩人挑釁水火不容,劉玨生動的表情一一恍過心頭。從來都是她不肯信他,費盡心力要離開風城,避婚躲著他。來了這裏,三年不見,對他卻一點陌生感都沒有。他是這般在意她,不過短短數日,她卻感覺到象是和他在一起很久了。她沒法不感動,沒法把那個深情霸道的影子從心裏趕走。他的情深讓她沈溺,想想忍不住偷笑。愛極他偶爾孩子般的性情。總是喜歡和他對鬧著,似乎自已還真是十七歲的年齡。

  這數日間,劉玨讓她感到安全。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曾幾何時,他在心中的形象是個真正的男人了?那種氣勢讓她想要停下腳步,不去流浪。

  若是不嫁他,又逃走麼?她想想劉玨傷心絕望的樣子,一股子酸澀得擾得她胸口發悶。舍不得之極。眼裏心裏晃動著全是他的身影。離開他,相思必苦!

  兩種想法在她腦海裏交替出現。阿蘿為難得很。她想,要真是愛一個人愛到深入骨頭裏,怕是沒有這麼多顧慮吧。她心裏在意著他,見他受傷無生息似的躺那兒時便知道了,可是,要放棄原來所有的堅持跟定他,卻又這般猶豫。

  七夫人道:“出來這兩三年,才發現世間之寬廣。娘想開了,想要余生禮佛。”

  阿蘿一驚,摟緊七夫人:“可是我不舍得你一個人過。這麼多年,你一直是我最親的人。”

  她擡起頭看著七夫人,那雙美麗的眼睛裏閃動著慈愛的光芒,阿蘿心念一動,像七夫人這樣曾心如死灰又得遇出了相府感覺天地寬廣的心境,如果自已嫁給劉玨,回到風城。李相是不會放七夫人走的。留了七夫人呆在相府,等於捏了張可要挾利用她的牌。隨時可伸手要好處。獨獨把七夫人接走也不現實,這是寧國,是古代,世俗也不會容許七夫人長年離開相府。阿蘿柔腸百結:“娘,你是為了我是麼?你不想回相府。可是如果我嫁給劉玨,你就得回去?”

  七夫人溫柔地看著她:“三兒,你真聰明,我是不想回去,也不能回去。可是,娘想禮佛也是真的。經過這麼多年,我只想長伴青燈,超度為我枉死的那個人。他在娘心裏,一直在。有他陪著娘,那會孤單?再說,你還可以常來看我!”

  七夫人對阿蘿調皮一笑:“我就住在張媽後院裏禮佛!”

  阿蘿偎進七夫人懷裏:“讓我再想想吧。現在我拿不定主意。”

  一個烏衣騎進來施了一禮道:“三小姐,主上請你過去。”

  阿蘿這才想起只顧和七夫人聊天,那個病貓不耐煩了。站起身對七夫人輕笑道:“娘,我去看看他。”

  劉玨又睡了一覺,喝了藥,躺了會兒,吃了豬肝系列菜,問明是阿蘿吩咐的。吃得倒還香。吃完了卻睡不著了,左等右等都不見阿蘿來,冷著臉吩咐去找她過來。心裏不覺煩躁,忍不住披了衣服起來。

  阿蘿走進來,看到劉玨居然起了床,靠在榻上看書:“怎麼起床了?給我躺下去!”

  “還沒過門,就管起相公來了?”劉玨動也不動揚揚眉慢吞吞地說道。

  “那不管你了。我走好了,又不是我受傷,我著什麼急。瞧你樣子好得很嘛!”阿蘿怔了怔,沒好氣地回道。轉身做離開狀。

  劉玨急得跳起來拉住她,胸口一疼,卻不管不顧的扯住阿蘿一起倒在榻上。阿蘿一撞,痛得他齜牙咧嘴:“從現在起,你就呆我這兒,一步都不許出去!”

  阿蘿一動,劉玨吸著氣道:“再用力我的傷口就要裂了。”

  阿蘿沒敢再動,偎依在劉玨懷裏,他的懷抱如此溫曖,和小時候媽媽和七夫人的一樣。她貪戀著這樣的溫曖,舍不得。可是,要回去麼?實在又不情願。她閉上眼感覺他的氣息。不再說話,就這樣呆會吧。

  她安靜地呆著,劉玨心裏一寬,想起這幾年為了她不知道傷過多少次心,痛過多少回。終於能摟她入懷。一時之間,又是感慨又是傷懷。手上又用了點力,抱緊了她,生怕手一松,她就不見了。他對胸口的傷一點也不放在心上,對那人的一劍只有感激,後悔沒有早挨上一劍,不然,阿蘿那會乖乖地躺他懷裏。目光凝視在掛在窗邊的冰佩,低聲笑道:“你送我的冰佩很漂亮呢,怎麼想到以冰凝城這個法子來?”

  阿蘿不承認:“不過是瞧在你大冬天捂開海棠花,送你個小禮物扯平了唄。”

  劉玨苦笑,她終是不肯承認心意。心裏突然一慌,情不自禁冷了聲音:“你別想著又跑,以前你跑掉是因為鉆了相府的空子。現在你最好不要再打這個主意。想都不要想。”嘆了口氣,放柔了聲音:“擡起眼看著我,阿蘿。”

  阿蘿擡起頭,定定地望向他。眼中又現淚光。在這個異世界,她實在沒有力量。這一刻,她想到了來襲的黑衣人,她只覺得無助和軟弱。劉玨輕輕拭去阿蘿眼角的淚水:“除非我死了,相信我,阿蘿!我定會護你一生一世。”

  阿蘿一閉眼,眼淚止不住往外淌:“我不知道,不要問我。現在,不要問。”

  劉玨胸口傳來陣陣疼痛,低頭看了看她,閉上眼心意已決,不能再由著她了。

  第43章

  雪後初霽,臨南城又恢復了往日的商船往來,戰爭過了也就過了。痛失親人的兵士家屬在慢慢舔傷,城頭未衝涮幹凈的血汙開始模糊。

  劉玨傷口恢復得很快,呆在府中養傷寸步不離地陪著青蘿。他絕口不提要青蘿嫁他雲雲的話。青蘿也不提感情之事。卻極為放松。言語之間隨便起來。每日清晨,她照常鍛煉,身手敏捷,劉玨不提內力與她纏鬥有時也能戰個平手。阿蘿道:“你不是一直想知道這拳法叫什麼名字是和誰學的麼?”

  劉玨沒見過這種用腳居多,掌劈拳擊的功夫,無章可尋。他隱忍著好奇,含笑瞧著青蘿。

  “這是從日本傳過來的一種功夫,其實來了這裏和你們的武功比起來似乎用處不大,但對付小賊強身健體也是不錯的。我五歲就開始練了。”

  “日本是那兒?”

  “是海外的一座島國。找不到的。我師傅就來自那裏,現在也見不著了。有時候我老是想,過了這麼多年,似乎那一切倒成了夢境。你相信有神靈麼?我給你說說傳說中的一個天神好不好?”

  阿蘿嫣然一笑,往榻上一蜷,依在劉玨懷裏:“那個天神叫上帝,眾生都是他的兒女,他的子民。他造出了人,形形色色,有的做了王,有的是販夫走卒,每個人在世間的身份差別很大,就有人氣憤地問他,為何造人會有這般差距?為何他能享富貴,生活安逸,而我卻成日累死累活,為生計奔波。上帝慈愛地說,富貴貧賤這些都是過眼雲煙,我給了你們每個人思想,也就給了你們靈魂。當你們一世的生命結束後靈魂站在我面前時都是平等的。一視同仁。”

  “明白了,你是說人與人之間其實都是平等的,只不過身份不同而已?”劉玨慵懶地道。

  “你真聰明!”阿蘿心花怒放,沒想到劉玨這麼上道!一點就通。

  “好吧,就等著這一世生命結束後再談平等吧,現在嘛,寧國還是王上說了算,將軍府還是我說了算!”眼中閃過一絲狡猾的光,劉玨閑閑地摟著阿蘿。心道,要平等,怎麼可能?

  阿蘿垂頭喪氣,這裏的人的封建思想是從骨子裏一起長出來的,不改造了。可總得爭取點福利吧?她打起精神道:“傳說中有一個國家,一夫一妻相偕到老。要是丈夫在外面和別的女人在一起也叫偷情,就是用寧國刑法解釋會處以鞭苔一百,黥面之刑。要是娶回家,會以重婚罪民判入獄,象李,我那個老爹,足以在監獄裏累積呆上十幾年了。”

  “哦?那裏的男子不是很可憐?要是娶了個不能生兒子而且又不喜歡的女子還不能納妾?”劉玨搖搖頭,覺得匪夷所思。

  “可以離婚啊!就是男的可以休妻,女的不滿意也可以休了丈夫,另找所愛便是!”

  “豈有此理!誰成天給你灌輸這些亂七八糟東西的?看我不撕了她的嘴,拔了她的舌根子!”劉玨火大,想嫁了他不滿意不高興還敢休夫?哼!他扳過阿蘿的臉,認真道:“我要娶必當娶我所愛之人,不離不棄!”捏捏阿蘿的鼻子笑道:“沒想到你是個妒婦一個!”

  阿蘿徹底不想洗他腦,也認真地對他說:“若是我嫁,他便只能有我一個,他若是納妾,我便離開成全他!”

  劉玨衝口說道:“所以你不願與子離在一起是麼?”

  阿蘿站起身望向窗外,子離,那個帶著不變的笑容,還著淡淡憂傷的子離,那個守在相府外吹簫的子離,與自已騎馬狂奔於草原的子離,她嘆了口氣。

  面前這條纖細的身影在嘆息,她原來心裏也是喜歡子離的麼?劉玨從榻上跳起來,緊緊地抱住阿蘿,聽到她喃喃說道:“只是當時年紀小,他愛談天我愛笑,不知不覺睡著了,夢裏花落知多少,子離與我沒遇對時間,終是無緣。”

  原來,還有一種心痛是嫉妒,他恨不得阿蘿從來養在深閨,只識得他,不識得其他人。劉玨腦中一熱,擡起她的下巴,看那雙流動瑩瑩光華的眸子,只深深看著,看到瞳孔中只映出了他的身影。才籲了口氣,心熱烈地跳動起來,一只手蓋住阿蘿的眼睛吻了下去。淡淡的香氣在舌尖纏繞。他瞧著她長長的睫毛驚閃著撲飛,酡紅染上面頰。動人之極。劉玨一把抱起她。猛的向上一拋,阿蘿閉著眼身體一下子失重尖叫一聲落入一雙有力的手臂裏。他再一拋,如此三番五次,大笑起來。

  阿蘿摟緊了他的脖子嗔怒:“原來你傷全好了?!”

  “原來你是口事心非的家夥!哈哈!我的阿蘿!我的!”劉玨朗聲笑道。

  阿蘿嘆息著把頭埋在他胸前道:“我娘要出家,我舍不得。她不會回相府,我也不要。你不要送我們回去!”

  劉玨放下阿蘿正色道:“阿蘿,你始終是相府的三小姐,你不可能無名無份地跟著我。你要嫁我就必須從相府風風光光地嫁過來。”

  “那要是你娶的是程箐不是相府三小姐呢?”

  “我訂婚的人是相府三小姐,安清王府自下定起就與李相是姻親。你終是要回風城,瞞不住的。”

  “就在臨南城不好麼?離風城遠,離王宮朝廷遠。”

  劉玨深深地瞧著阿蘿,她怕回風城,她心裏對他始終沒有完完全全的信任,她是懷疑他不能保護她麼?“阿蘿,你要明白,我是寧國的平南將軍,是安清王府的小王爺,寧王的親侄子,太子、子離他們的堂兄弟。有些事情不是能隨心所欲的。我有我的責任。如果我拋下所有的一切與你遠走高飛,不說寧國,其他諸國會認為是個機會,能派遣高手捉拿我這個寧國皇親,就算威脅不了寧國,卻能折辱寧國王室。而且,你也沒有選擇的余地,就算我沒有娶你,你名份上已是我劉玨未過門的妻子。”劉玨平靜淡定地告訴她形勢:“王上已經休朝近兩月,風城的風暴隨時卷起。鹿死誰手都說不定,成王敗寇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王上一旦駕崩,就是我揮軍回風城的日子。”

  阿蘿怔住,要是跟了他,以後真的是不由自主便卷進了勾心鬥角的生活中。她不由自主地搖頭。

  劉玨定住她的臉不讓她搖頭:“我明白,你是極討厭那種生活,不要想跑,你怎麼可能跑得掉?就算逃了,說不定落在別國手中,你讓我怎辦?跟住我,阿蘿,你只需跟住我就行!”

  這一刻,阿蘿覺得疲倦。她是可以跟住他,與他一起。但一想到寧王宮相國府裏的諸人,心底深處的倦意泛了起來。她低聲道:“你可知道太子夜宴為何青蕾會傷了手?那曲秋水是我彈的。就為一只曲子,便鬧出這麼大的事來。沒想到讓太子妃撿了個便宜。王燕回真是個人才!”

  劉玨楞住:“所以,你不撫琴。任我怎麼說都不彈,太子夜宴是逼得沒法了,才彈了那曲廣陵散!子離可是知道?”

  阿蘿搖搖頭:“相府裏知道的婢女都消失了。我怕得很,如果不是學笛,怕是那個爹會廢了我的手省得落下後患。你不要送我回去,我實在是怕得很。”

  劉玨拉過阿蘿的手,手指纖長,手掌稍稍粗糙,練拳掌習的。這雙手撫出一曲秋水名動風城,成就了一位太子良娣。這雙手按出笛音情動璃親王。他輕撫著阿蘿的手,送到唇邊一吻:“我知道了。”

  沒過幾日,風城快馬送來寧王聖旨。寧王得知臨南大敗陳軍,竟喜得上了朝,加封劉玨為平南王,顧天翔忠勇一等公。聽說尋回相府三小姐,賜車轎迎回相府。與聖旨同來的還有相府家將。

  將軍府夜宴送聖旨的欽差,酒後問及風城情況,欽差言道:“老王爺叮囑下官帶話平南王,原話是,再升官封王都是老子的兒子。老子說話兒子就得聽。”

  府內眾將士低頭忍笑,劉玨滿面通紅,心裏明鏡似的透亮。看來只能讓阿蘿一個人先回風城了。她,劉玨有點頭痛。阿蘿對回風城一直抵觸得很。怎麼和她說呢。

  第44章

  前院大堂款待欽差與隨從們的喧囂傳過一重院落又一重院落漸漸飄散了。將軍府後院廂房亮著紅燭,安靜恬然。七夫人一身青衣,披散了頭發坐在鏡前。歲月淡淡在她臉上刻出印痕,卻絲毫無損她的美麗。她宛爾一笑,似見著風中一朵白色山花顫顫微微的綻放,凝聚了空山清靈,嬌柔脆弱。七夫人臉上掛著淺淺的笑,溫柔取笑道:“瞧你們倆,這是好事情,哭什麼!”

  小玉輕輕梳著七夫人的長發,再也忍不住扔下梳子大哭起來:“夫人,怎麼……舍得!”

  舍不得也得舍!七夫人輕道:“佛說有舍才有得,我到是想著能住在張媽那裏,自在自得,還有個活潑的虎子陪伴,也不寂寞。”她不是存心要出了家才能禮佛,然而這三千青絲不剪,李相如何會放過她呢?要再回到相府棠園小小的四方天內,成日對著讓她厭惡的人,舍掉頭發又有什麼打緊?舍不得的是青蘿,長到十七年從沒離開過身邊,以後的路只有她一個人去走了。

  七夫人笑的溫柔堅定,十來年的每一天那輕柔的聲音在耳邊回響:“三兒,餓了沒?……娘教你撫琴,就這個音,輕滑下……”不舍與心痛從心口掠過,似琴弦最後滑下的那抹輕音,久久不能消散。只是剪頭發,小事麼!阿蘿拿過剪子,對自已說,詐死是瞞不過人的,做尼姑是最好的法子。她沈著地摸著滑細的黑發,看了又看,一擡手就要剪下。

  小玉猛的撲過來死死抓住了她的手:“小姐……”

  “放手!沒時間了!”阿蘿喝道。既然是最好的選擇,再猶豫便真是婦人之仁了。相府侍衛家臣隨欽差一起來了臨南城。自已三人在臨南露了面便已不再是秘密。如果只有自已一人,不論脫身還是面對事情都方便利落得多。七夫人一回去,永遠都不要再想離開相府。只要李相輕輕一句舍不得七夫人,就算是寧王也不便讓七夫人離府。那怕是出了相府,她還是頂著右相夫人的稱謂。只有出家,對外宣稱斷了紅塵念想才是求得自由最好的法子。

  阿蘿硬了心握住一絡頭發哢嚓一聲剪下。她楞楞地看手上剪下的頭發。淚水一下子衝進眼眶:“娘,疼不疼?阿蘿對不住你了。”

  從來不知道剪個頭發會這麼難過,竟似持了把刀去割七夫人的肌膚,阿蘿的手有點抖,發軟使不上勁。是難過要剪去這如瀑長發還是難過這樣的無奈決定,她不知道。

  “傻啊,那會有知覺的呢。娘倒是喜歡得很,你盡管剪去便是!”

  是啊,只是頭發,如能換得七夫人的自由,又有什麼?只要她安好,自已就能毫無牽掛的去做事了。阿蘿低聲道:“小玉,你來小心收拾好頭發,我有用處。”

  她閉了閉眼,甩落眼中最後一滴淚,再睜眼,眼神堅如磐石。幹凈利落地剪掉七夫人的長發,一層又一層,用剃刀小心剃盡。展顏一笑:“原來娘沒了頭發一樣美!叫什麼法號好呢?”

  七夫人笑道:“自是忘塵。”

  忘塵麼?兩人相視而笑。阿蘿眼神轉過去桌子絹布上的長發,這麼長的頭發,做個假發套戴上一定好看。目光中笑意湧現,清靜的廂房裏恍若射進一道陽光。“娘,你要好好的養肥一點,等我來接你。”

  阿蘿靜靜看院裏的海棠。這花很厚重,開了這麼久,依然紅艷。能耐寒的不僅是梅,那種零落為泥輾做塵,只有香如故的性子不是她。安頓好七夫人,便再無後顧之憂。劉玨在臨南城,娘會安全的。以她對劉玨的了解,就算她做出再讓他傷心的事,劉玨必不會難為七夫人。阿蘿禁不住笑了。在這個時空呆了十來年,真當自已是古人了!

  身上一曖,劉玨已為她披上一件鬥蓬,瞧見她平靜含笑的臉眉一挑:“你不擔心回風城了?”

  擔心麼?倒也不全是,不過是厭煩費神算計罷了。寧王朝本與她無關,誰做王也與她無關。她莫明其妙來到這裏,無可奈何間只想找個生存的環境,能好好的過過日子罷了。對七夫人的牽掛是十來年相處而生的親情。由不得她不關心不緊張。其他還有什麼呢?眼前這個條件優厚情深似海的平南王,他感動她了。讓她在這個陌生的空間有了想依靠的想法。能與他一起安安穩穩的過一生也是幸福吧?只是,這樣的幸福現在看起來還那麼遙遠。他有他的責任,他的家族。由不得他現在任性妄為。

  “擔心又如何?你會抗旨不讓我走?”

  她說的極為平靜,卻似一陣颶風席卷了劉玨的思想,胸膛裏那顆血肉做的心被拋起來又狠狠摔下,拋在空中沒有著落,摔在地上血肉模糊。“你是怪我嗎?明知道你用盡力量從風城逃出來,現在卻要送你回去?”

  是在怪他麼?是有吧,因為在意他,所以才會怪他。因為動了心,所以對他撒氣。明知道都是沒有辦法的事,卻忍不住讓平靜的語氣中透出責備。這般的不講理與任性也只是對他罷。嘆了口氣:“你能幫我照顧好我娘麼?還有小玉,她年紀也不小了,我見你府上劉英人不錯,能否成全了他們?”

  為什麼,她的話語聽起來象是交待後事一般?劉玨心一顫,伸出手握住她的肩:“你想要做什麼?”

  我能做什麼?眼睛裏迅速閃過一絲淒涼,現在我不能,不代表以後我不能。臉上笑容展開:“我娘一個人呆這兒,有你在倒是放心。小玉看上去有些喜歡你府中劉英,陪了我這麼多年,總不能耽擱了她。”

  劉玨有些不信,總不敢相信她會這麼聽話就回了相府。若是回了風城還有老爹在那撐著,若是她,她一個人無牽掛的跑了,叫他上哪兒尋她去?心念一動,已出手如風點了她的穴。伸手接住她軟下來的身體。“我不會讓你一個人跑得無影無蹤!對不住了,阿蘿!你太聰明,知道只要你娘不回相府,我自會護著她,沒有了這層顧慮你什麼事都做的出來,我不敢冒這個險。”

  他,阿蘿心裏嘆息,是這樣在意她嗎?竟不怕她惱了他也要出手制住她。劉玨抱著阿蘿回到房中。坐在床前瞧著她。“生我氣我也會這樣做。送你回風城我必有周全的考慮。我讓劉英和小玉都隨你回風城,劉英從現在起就是你的親衛,再不是安清王府的烏衣騎。”

  手輕輕為她撩起一絲散落的發絲,她的眼中為何看不到慌亂?看不到怒氣?這般平靜?劉玨站起身:“你心裏惱了我是麼?沒想到我會制住你不給你絲毫逃離的機會是麼?可是,阿蘿,你不明白。我最初並不知道會對你這樣情深。桃花宴上我實是被顧家小姐一曲佩蘭打動。我原以為自已喜歡的是那種如蘭花一樣的優雅脫俗的女人。回家畫她的像時無意間在她的臉上畫出了你的眼睛。我日日望向畫作,竟不知道是看她還是瞧你的眼睛。我得承認剛開始硬插入你和子離之間纏著你是想逗你玩。然而不知不覺,我心已沈淪,由不得自已做主。

  我不知道是愛你活潑的性子、你在太子夜宴上琴聲裏的悲傷無奈還是你眼中透出的那種不符合你年齡的神秘。零零種種眼裏心裏都只有你。你從都寧河對岸消失的時候,我是這樣恨你,恨不得抓到你後恨恨折磨你,日子一久,恨意轉化為思念,你的一顰一笑都不曾模糊半點。阿蘿,不管你有多氣我現在的做法,我不會再讓你離開,你喜不喜歡都等我回風城再說,我,再給你陪罪可好?”

  阿蘿兩行淚滑落,開始咒罵他竟不給自已開口的機會,這個混帳!活該讓他自以為是苦惱去!只覺他手指拭去眼淚,睜開眼瞪他。劉玨那張臉上連個笑容都沒有,她氣得閉上眼不想看他。突然人被扶起,他抱著她低低嘆氣:“以後再抱你,你可還願意麼?”一捏她的嘴,帶著甜香的東西滑下她的喉嚨:“只是讓你身子軟一些,你睡一覺,醒了已在路上了。”

  如果可以行動自由,阿蘿怕是要拳打腳踢了。這個人,真是他媽的自哀自怨自作自受!她努力想從眼中飛出刀來在他身上紮出千萬個眼,只這麼一會兒,他的身影便已模糊,意識漸漸消散了。

  等到再醒,身體在搖晃,睜了睜眼,小玉正緊張地瞧著她。嘆了氣:“到那兒了?”

  “小姐,快到谷城了。”

  阿蘿一動,身體真是軟的,她靠著小玉坐起來,似大病一場全身無力。行動無礙但一拳打出怕是連小玉也接得住。這個劉玨!她想起了劉英:“劉英呢?”

  “他,他騎馬在車轎外。”小玉臉上飛過一絲紅暈。

  小玉真是喜歡上劉英了。還好,劉英人不錯。不過,小玉,怕是要對不住你了。阿蘿輕欣轎簾。劉英騎在馬上有些悶悶不樂。“劉英!”

  “小姐,何事?”劉英恭謹地問道。昨晚劉玨告訴他從烏衣騎除名,從此是相府三小姐的親衛。他忍不住出口道:“若是主上命令,我拼了命也要保護好三小姐,為何一定要從烏衣騎裏除名?”

  劉玨瞪了他一眼:“我要你以後把她當成你的主子!”

  雖然跟著三小姐,主上也默許了他與小玉一起。但心裏總是不舒服。

  “我餓了,聽說谷城最出名的是梅花蒸糕,反正快到谷城了,你快馬給我買來吧!冷了不好吃,你若嫌騎馬慢了,就跑著去吧。”阿蘿閑閑地吩咐。

  劉英沈聲答道:“小姐吩咐記下了,買回時梅花蒸糕一定還是熱的。”一夾馬飛馳而去。半個時辰後,劉英恭敬地遞上蒸糕。

  阿蘿瞧了瞧,拈起一塊正要入口,唉呀一聲似想起了什麼:“聽說吃這梅花蒸糕要配以當地特有的花蕊茶才相得宜彰。劉英哪,還得麻煩你再跑一趟了。”

  劉英二話不說,飛馬又去。等他解開厚布包裹,茶還溫熱。阿蘿看看茶,還看看蒸糕,嘴一撇:“餓過了!”刷的放下簾子,再不理他。

  劉英氣得掉過頭,不再看車轎。心裏委曲哀嘆:主上,你惹的麻煩,氣全撒我身上了!

  就這樣,一路捉弄著劉英,平平安安地走到了都寧河邊。風城近在咫尺

上一頁 《蔓蔓青蘿》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