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生活 | 韓 流 | 影 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 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文淵書閣->《十宗罪》->正文
第一卷 地窖囚奴 第一章 地下歌聲

  警方聞訊後趕來,隨即封鎖了現場。

  據說,一個警察下到洞裏,再也沒有從洞口上來。各種小道消息開始流傳,幾天後,警方作出了澄清,體育館在修建遊泳池的時候,因為地陷緣故,不小心挖通了地鐵隧道的豎井!

  地鐵隧道中有著很多世人不知的秘密!

  地鐵隧道有豎井、降水井、壓力井、風井,井口大多被掩埋起來,或者設在隱蔽處。地鐵接觸軌上有千伏高壓電,人員闖進隧道會有生命危險,並且有可能造成交通癱瘓。

  盡管如此,還是常常有人跳下地鐵站臺,消失在隧道深處。國家不得不出臺相關法規約束這種行為。

  那個從豎井洞口下去調查的警察,確實沒有從洞口上來,他在黑暗中沿著隧道摸索著前進,當他出現在站臺的時候,乘客都大吃了一驚,他氣喘籲籲的向地鐵工作人員解釋了一下自己為何在這裏出現,然後,他說了一句令人毛骨悚然的話:

  地鐵隧道裏……有人在唱歌!

  地鐵調度室的監控系統未發現有人跳下站臺,列車司機也聲稱沒看到隧道裏有人的蹤跡,但是那個警察依然堅持自己的觀點,他說確確實實聽到地鐵隧道裏有人在大聲唱歌。

  此事非同小可,地鐵控制室采取了臨時停運的措施,多名稽查人員牽著搜救犬進入隧道,那名警察拿著探照燈在前面帶路。然而,隧道裏空空如也,在探照燈的照射下,只有鐵軌反射著光。搜索了十分鐘,沒有發現任何異常,大家正想放棄的時候,隧道前方拐彎處突然傳來一陣歌聲,可以很清晰的聽到——一個女人的歌聲,很高亢的女中音,並且唱的是一首日本歌!

  怪異的歌聲在隧道中回蕩,聽起來非常恐怖。

  一名膽小的稽查人員說道:這是人還是鬼?

  那名警察回答:肯定是人。

  稽查人員反問道:要是前面有人,為什麼咱們的搜救犬不叫呢?

  搜救犬確實很安靜,大家慢慢地向前走,拐過彎,探照燈光打過去,怪異的歌聲突然停止了,隧道裏卻連一個人影都沒有。

  大家面面相覷,感到汗毛直立。

  地鐵在挖掘過程中常常會掘到墳墓和屍骨,很多站臺也發生過跳軌自殺事件,一些工作人員更願意相信靈異現象的存在,這使得他們止步不前,開始打退堂鼓,只有那名警察向前搜尋,很快,他停下腳步,彎下腰觀察著什麼。

  其余的人走過去發現,地上有一部手機!

  這也正好解釋了歌聲的來源,肯定是手機的鈴聲。

  大家松了一口氣,一名稽查人員想要把手機撿起來,那名警察阻止說別動。

  他戴上手套,小心翼翼的拿起地上的手機,用一種特有的警覺性語氣問道:

  手機的主人,現在哪裏呢?

  眾所周知,地鐵車廂是一個封閉的空間,這也排除了乘客將手機丟棄在隧道裏的可能性。並且,這部手機,看上去非常奢華昂貴。在地鐵安全主管辦公室,安檢員對比網上的圖片,確認這是一款日產東芝CosmicShinerexclusive手機,全球限量1000臺,面板上鑲嵌了14顆鉆石,該手機在《福布斯》評出全球十大豪華手機中排列第四,售價為39萬9000日元。由此可見,手機的主人肯定是非常有錢。

  正在安檢員介紹這款手機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怪異的日語歌聲再次響起。

  安全主管和那名警察用眼神交流了一下,隨即決定接通電話,辦公室裏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猜測著對方應該會說什麼,誰知道手機那頭一片沈默,足足有一分鐘的時間,對方掛掉了電話。

  大家議論紛紛,商量著要不要將電話回撥過去。過了一會兒,主管辦公室突然闖進來一群人,地鐵運營總監,調度長,公安局地鐵分局局長,地鐵各派出所治安站的負責人幾乎都到齊了。

  地鐵公安分局局長召開緊急會議,透露了案情,24小時之前,一個富家小姐在地鐵站神秘失蹤,警方聯合電信部門通過信號定位一直在找她的手機,富家小姐名叫安琪,她的父親安逸軒是環球證劵集團總裁,億萬富翁,在港臺及大陸數百家企業均有證券投資,還是日籍華人。

  安全主管點點頭說:這老頭的錢多的可以買下咱們整個地鐵運營公司。

  分局局長說道:可是,安老爺子唯一的女兒卻在地鐵裏失蹤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安全主管正想說幾句俏皮話,只見分局局長站起來,他環顧四周,臉色凝重的說道:我們的壓力非常大,剛才,日方領事已就此事進行了交涉。市公安局四個局長,聯合起來擔任專案總指揮,你們看著辦吧,誰要是出了問題,到時候別說我不給面子,就連我自己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

  全市投入大量警力,在地鐵內進行拉網式摸排,重點查找失蹤當天的可疑對象,詢問筆錄也做的非常細致,地鐵的監控設備未提供有用的線索,案情毫無進展,只在外圍得到了一條沒有價值的消息,最後一個見到富家小姐的是私人司機,當時,司機送富家小姐去機場,遭遇堵車,富家小姐不得不改乘地鐵,他們有過這樣一段對話:

  富家小姐:你是說,讓我和那些窮鬼一起擠地鐵?

  私人司機說:小姐,現在堵車,我們即使是開著坦克,也到不了機場,您只能坐地鐵了。

  富家小姐:混蛋,航班還有一個多小時,地鐵能來得及嗎?

  私人司機:小姐,就在這裏下車,坐最後一班地鐵,可以直達機場,委屈小姐了。

  富家小姐罵了一聲Fuck,下了車,戴上墨鏡,她穿著一件白色雪紡薄綢絲緞細肩帶露背的花苞裙,挎著一款聖羅蘭的Muse手袋,雖然表情有點慍怒,但不失優雅和高貴,風情款款地走向了地鐵入口處,然而,她再也沒有從地鐵內走出來。

  三天後,警方依然一無所獲,地鐵分局局長被停職,在市公安局會議室,四位局長召開了案情緊急分析會議,副部長白景玉親自前往聽取匯報,與此到會的還有市委市政府各級領導。副部長白景玉在會議上發言,案情重大,此案不破,不僅會影響中日兩國外交關系,安老爺子一旦從大陸撤出證券投資,不知會有多少企業和股民面臨破產。

  正說著,會議室的門開了,一個穿日本和服的女人攙扶著一個顫巍巍的老頭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幾個保鏢模樣的人。

  這老頭就是環球證劵集團總裁安老爺子!

  白景玉走過去,握住安老爺子的手說道:對不起,實在是抱歉,我們也很重視……

  安老爺子說的第一句話是:多少錢?

  白景玉不解其意。

  安老爺子又說道:他們要多少錢?

  白景玉這才明白,安老爺子以為自己的女兒被綁架了。

  市局刑偵處處長站起來對安老爺子說道:勒索錢財的可能性不大,因為到目前為止,並未接到任何綁匪的消息,此案的性質初步分析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報復謀殺,如果是這樣的話,令嬡生存的希望就很渺茫了,還有一種可能,令嬡還活著,不過,遭到了……

  刑偵處長猶豫著要不要繼續說下去,安老爺子一臉的焦急,刑偵處處長吞吞吐吐說了四個字,安老爺子差點昏了過去。

  這四個字是:拘禁強xx!

上一頁 《十宗罪》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