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生活 | 韓 流 | 影 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 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文淵書閣->《十宗罪》->正文
第三卷 人皮草人 第十五章 死生契闊

  房間裏的兩張單人床合並在一起,床前放著兩雙拖鞋,櫃上放著兩個茶缸,茶缸裏是兩個牙刷,靠墻有兩張同樣破的書桌,兩把椅子,墻角的鐵絲上掛著兩條毛巾,旁邊有兩個櫃子……所有的東西都成雙成對,所有的東西都是一樣的,一樣的陳舊,一樣的破爛。

  墻壁上掛著兩個人當兵時的黑白照片,已經泛黃,一個是秦老師,另一個是陶老師。

  出於女性的直覺,一種對愛情的敏感,蘇眉意識到有兩個男人在這破房子裏住了二十年。

  梁教授:陶老師在哪裏,他沒有走,是不是?

  包斬:你沒有殺人,你也不要包庇他。

  畫龍:告訴我們吧,現在不是審訊,只是和你談談。

  蘇眉:你們是……同性戀嗎?

  秦老師低著頭,沈默也是一種回答。

  他忍住百感交集的淚水,閉上眼睛,仿佛又回到了以前的日子。

  他看到一個小村子,村口的柳樹下有幾個孩子敲著鐵桶,孩子問他:秦天哥,你去哪裏?

  秦老師的名字叫做秦天,他的胸前戴著大紅花,答道:當兵,保家衛國。

  那一年,他十八歲,參軍入伍,正逢“對越自衛反擊戰”,他從陸軍部隊改編進空降兵師。84年至89年的兩山輪戰期間,秦天經歷大小戰役百余次,目睹無數戰友將熱血灑在了前線土地上。那片土地,如今想必開滿了野花,慈悲的地母永遠擁抱著自己的兒女。

  1986年,他在暴雨中吃包子。

  1987年,他在大風中啃饅頭。

  1988年,一個人將僅剩的包子和饅頭留給了他。

  每個空降兵都聽說過一句話:傘兵生來就是被包圍的!

  他很想跳到一大片油菜花地裏,然而,第一次空降到敵軍陣地上的時候,冬夜已經來臨,他在2000米的高空,北風一刀一刀的吹,敵軍陣地鐵絲網的刺冒著寒光,一切尖而向上的東西都在迎接著他。

  那時,空中的雪花在身體周圍飄舞!

  “對越自衛反擊戰”中空軍很少參戰,只在戰爭後期為摸索軍事經驗進行過為數不多的幾次空降兵實戰。秦天是第一次進行夜間跳傘,臨時混編的傘兵們穿過黑暗往下跳時會互相叫喊,他聽到了一個名字:陶元亮。等到跳傘的指示燈亮起,他縱身一躍,呼嘯著往黑暗中跳下,也許是一種天意,他和那個叫做陶元亮的傘兵纏繞在了一起。

  兩傘相插纏繞,是跳傘中很危險的空中特情,如果不及時采取措施,後果將不堪設想。

  陶元亮大喊:你插在我傘中,你先飛,別管我。

  秦天拉開飛傘手柄,主傘瞬間脫離,然後用力拉開胸前的備用傘。

  此時,高度已不足500米,秦天很擔心陶元亮能否安全著陸,幸運的是陶元亮也在千鈞一發之際飛掉主傘,打開了備份傘。

  然而一落地,他們兩個人就被敵方包圍了。當時的任務是破壞敵方交通樞紐和通訊設施,所以只配備了輕武器,秦天負傷,他們被敵軍追進了一個村莊的廢墟,在一個汽油桶裏躲避了三天。

  秦天和陶元亮知道戰爭的殘酷性,如果被敵方活捉,會被做成稻草人安插在邊境線上。

  吃完僅有的食物,兩個人只能靠自己頭發裏長出來的蘑菇生存下去。

  那生死與共的三天裏,因為空間狹小,兩個人不得不以互相擁抱的姿勢渡過。

  冥冥之中早已註定了一場禁忌之愛。

  我們無法得知那三天裏,他們兩個人想過什麼,說過什麼,如果不算是褻瀆愛情的話,應該說,他們愛上了對方,甚至自己都不知曉。

  三天後,陶元亮冒著生命危險,穿越火線,將因負傷而奄奄一息的秦天背回了己方醫院。

  三年後,兩個人已經退伍,秦天回到家鄉當了一名義務教師,陶元亮開了一家摩托車維修店,他們天各一方,寫了很多很多的信。

  兩個男人之間,打開一扇門,到底需要多少年?

  在那些信中,有過什麼含蓄委婉的表達,有過什麼驚心動魄的內容?

  一只手握住另一只手,需要多麼大的勇氣,需要穿透多少烏雲?

  他鄉有人吹簫,他鄉菊花泛黃。

  兩個人都沒有結婚,有一天,學生們突然發現秦老師突然無緣無故的披麻戴孝,沒有人知道原因——陶元亮的父母出車禍去世了。過了幾天,學生們多了一個老師:陶老師。

  兩個男人住進了悲風曾經居住的房間,修補裂縫和窟窿,從此,就是二十年的時光。

  秦老師和陶老師一起種桃子,一起除草,一起吃飯,一起在山間漫步,兩個人從青年到中年,就這麼一路走過,這個山村有多麼美麗呢?

  這是桃花盛開的山村。

  這是細雨紛飛的山村。

  這是菊花怒放的山村。

  這是漫天飛雪的山村。

  這是他們的世外桃源。仿佛一夜之間,春風擦亮了滿山的翠綠,兩個人守著內心的寧靜,他們的幸福如荒野的螢火蟲聚集微弱的光芒,風雨飄搖,無人知曉。黃色的花遍地搖曳,紫色的花漫山遍野,紅色的花隨著山崗連綿起伏,流水一樣的人生,靜靜看花開花落。

  春天,桃花紛紛,岸邊的小船上也堆著花瓣,他們載著一船花瓣,在湖水的中央釣魚。

  夏天,湖水是一塊顏色綠的令人安靜的美玉,睡蓮在湖面上行走,百步蓮花,步步生香。

  秋天,野鴿子從菊花上空飛過,貼著藍天,飛向彩雲,他們一起去山下的集市販賣桃子。

  冬天,他們和學生們一起堆雪人,一起牽著狗去山上的白樺林裏捕捉野兔。

  多少年過去了,桃花年年盛開,拆遷逼迫他們在忍和殘忍之間做出一個選擇。沒有悲傷,沒有風,野花在安靜的草叢中沈默。越戰老兵比村民們更有抗爭精神,陶老師無法容忍有人毀滅他們的家園。軟弱的秦老師想到了自殺,他甚至準備了最後的晚餐,他的建議是:吃完後,一起上吊。

  陶老師選擇了鋌而走險的方式,兩個人平生第一次爭吵,最終,秦老師妥協。陶老師制定了殺人計劃,他偽裝成回家的假象,還想好了用笛子和簫聲互通消息,當過兵的人都知道如何用簡單的方式傳遞安全或危險的信息。

  秦老師說:我會天天吹笛子給你聽,如果有一天沒吹,那就是我被抓了。

  陶老師說:我要先殺了那個楊科長。

  秦老師說:為什麼先殺他?

  陶老師說:誰叫他和你長的那麼像。

  秦老師說:然後呢?

  陶老師說:再殺掉開發商,吳鄉長……直到他們停手為止。

  楊科長癡迷象棋,爛柯亭即是按照他的想法建造的。那天晚上,他和開發商、吳鄉長等人在桃花山莊喝完酒,一個人走到不遠處的爛柯亭裏研究殘局,有個人走過來要和他下棋,他認出此人是陶老師。

  他並不想下,但是陶老師亮出了刀子,他想跑,但他知道陶老師是一個越戰退伍軍人。

  楊科長硬著頭皮走了一步,他以為陶老師也是一個酷愛下棋的人,使用逼迫的方式切磋棋藝,怎麼也不會想到,陶老師只用三步就將死了他,只用一刀就殺死了他。

  人皮草人並沒有阻止拆遷進程,所以陶老師又殺害了開發商。他帶著一個包從窗口進入開發商的房間,聲稱自己帶來一個出土的盤子,開發商有著收集文物的嗜好,對於鬼鬼祟祟販賣文物的人也見過很多,所以不以為奇。

  打開之後,包裏面放著稻草,稻草裏只有一把刀。

  陶老師一手捂著開發商的嘴,一只手將刀鋒放在他的脖子上,逼迫開發商打開保險箱,開發商以為是遇到了搶劫,沒想到陶老師又逼迫他摔碎了自己價值連城的文物。

  陶老師處理屍體的方式並不高明,他將開發商的屍體留在房間,將楊科長的屍體放進護林員的小屋。護林員把屍體吊在村口的樹上,純粹是一種偶然的泄憤之舉。如果非要找出一個原因,那就是護林員和陶老師以及村民有著一個共同點——對於暴力拆遷,有著同樣的恨。

  秦老師被拘捕,在他的房間裏發現了刀鞘,經過技術勘驗,與殺死被害人的兇器相吻合。警方也通過市火車站的監控錄像證實秦老師撒謊,那天他沒有送陶老師去車站,他是一個人去的車站,只是為了偽造陶老師回家以及自己不再案發現場的假象。畫龍給他戴上手銬之後,拍了拍他的肩膀,這也許是出於對一個越戰老兵的敬意。

  秦老師用沈默對抗審訊,他咬掉了自己的一截舌頭,沒有回答任何問題。

  武陵縣警方開展布控、堵截工作,防止犯罪嫌疑人陶老師外逃。以桃源村小學為中心,展開搜捕行動,然而周圍連綿起伏的群山就是陶老師的藏匿處,想要追蹤抓捕,談何容易。兩天過去了,警方沒有發現陶老師的蹤跡。

  第三天,一個人走進了桃源鄉派出所。

  一個民警問他有什麼事。

  那個人回答:自首!

  這個案子最終以兇犯自首而結束,陶老師一個人承擔了所有的罪過,他聲稱秦老師並不知情,而秦老師因為至始至終不發一言,警方也無法定罪,只好將其釋放。第二天,特案組離開了武陵縣,在去省城機場的路上,宣傳幹事打電話說了兩件事:

  一、秦老師自殺了,吊死在桃源村小學的那株桃樹上,他留下遺言,希望和陶老師葬在一起。

  二、桃源村的青壯年村民用幾天的時間砍倒了周圍山上所有的桃樹,桃花源風景區的開發進度因為沒有了桃樹而被迫中斷。

  梁教授:好一個世外桃源!

  畫龍:我怎麼覺得,陶老師的名字很耳熟。

  包斬:陶元亮。

  蘇眉:陶淵明,字元亮,號五柳先生……

  沒有桃樹的桃花源是一種多麼大的諷刺,空蕩蕩的山上,只剩下小學裏的一株桃樹,村民們只留下這麼一株桃樹,到底有什麼含義,是讓它看著人世間的疾苦嗎,是讓它默默的感受農民世世代代的苦難嗎?

  還是為了讓一對蝴蝶歇息在春天盛開的花瓣上?

上一頁 《十宗罪》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