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生活 | 韓 流 | 影 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 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文淵書閣->《十宗罪》->正文
第七卷 骷髏之花 第三十二章 狗叼人頭

  很顯然,這片竹林裏埋有屍體,竹根從屍骨中穿過,長成竹筍後將頭骨頂出了地面。

  頭骨上泥跡斑斑,色澤暗淡,僅從外觀上就能判斷出在土裏埋了很多年。

  牛隊長很興奮,當即進行勘察、取樣工作,他一邊幹活一邊說,除重案組外,無關人員請離開現場。特案組在旁圍觀,也覺得無趣,牛隊長並不讓他們插手工作,四個人氣呼呼的離開。畫龍罵罵咧咧的說,操,這叫什麼事啊,咱們竟然成了多余的人。

  副所長提供了一份名單,上面是近一個月內看守所釋放的拘留犯資料。看守所關押的罪犯或嫌疑人入所後都會拍攝半身免冠一寸照片,照片連同底片歸入檔案。根據資料和照片,特案組展開了摸排工作,重點排查帥氣俊朗的年輕人。

  特案組分析認為,彭彩虹所長生活作風不檢點,多有桃色傳聞,有可能是被出獄人士報復殺害。名單中有倆人嫌疑最大,一個叫艾芒,另一個外號賀蛋。兩人都住在縣城西關,距離縣城西郊的看守所不遠。艾芒平時愛練健美,肌肉發達,長相英俊,曾獲得市健美先生稱號,因涉嫌襲警被治安拘留十五天。賀蛋是縣城裏的一個小混混,長的眉清目秀,很像明星林誌穎,因尋釁滋事進了看守所,本應關押半月,卻提前三天釋放。社會上多有傳言,說這兩個人曾與彭所長有染,賀蛋還認了彭所長為幹娘。

  一個巡警開車帶著畫龍和包斬找到了艾芒的家,艾芒的爸爸聲稱艾芒這兩天去了省城的一家健身房,去做教練,女朋友也在找他,倆人以前關系挺好,但現在正鬧分手。

  畫龍和包斬只好暫時放棄艾芒,去調查賀蛋。巡警說賀蛋是縣城裏有名的小混混,常自稱黑道人士,最近縣裏嚴打,賀蛋肯定不敢回家,巡警帶著畫龍和包斬在溜冰場、歌廳和網吧找了一圈,最後在一家臺球室裏找到了賀蛋。

  賀蛋正和幾個小痞子打臺球,看到幾個人向他走過來,意識到情況不妙,他扔下球桿,撒腿就跑,其他小痞子也一窩蜂似地跑了出去。

  賀蛋跑的很快,畫龍追過一條街,拽著頭發按在地上,戴上手銬,押回臺球室。

  走到臺球室門口,畫龍把賀蛋推上警車。這時,一輛車向畫龍疾駛而來,畫龍來不及躲閃,他加速跑了幾步,踩住車頭,一個漂亮的側空翻,車正好從他身體下方駛過,然後穩穩地落在地上。

  車裏出來一些人,都拿著砍刀和球棒,還有剛才在臺球室打球的小痞子也在後面跑了過來。一群人氣勢洶洶,要求把賀蛋放了,畫龍掏出槍,讓他們退後,那幫人卻無動於衷,圍著警車不讓離開。畫龍說,好吧,看來要給你們點顏色看看。

  畫龍將槍遞給包斬,巡警很緊張,正在車裏緊急呼救。

  畫龍墊步騰空一記側踹,踢飛一個小痞子,撿起地上的鋼管,然後,側身一棒,打掉對方手中的一把砍刀,緊接著踩住那人的腳,膝擊小腹,那人痛得悶哼一聲,彎下腰來,畫龍順勢將其甩出去,那人一頭撞倒另一個痞子。

  這幾招手法迅速,眼花繚亂,幾乎是一眨眼的工夫,三個小混混倒在地上。

  畫龍扔掉鋼管說,滾,按照黑道上的規矩,我已經手下留情了,要不你們非死即殘。

  這群痞子眼神中露出畏縮退讓的意思,包斬拉響警笛,一群人驚慌起來,鳥獸散去。

  畫龍、包斬、巡警帶著賀蛋正欲離開,一個老大爺氣喘籲籲跑過來報警稱,剛才街上出現了一只狼狗,還叼著個人頭,兩個聯防隊員帶領群眾把狗堵在了一個死胡同裏。畫龍認為這和他們無關,包斬卻想去看看,巡警也很好奇,於是大家開車前往。

  胡同裏擠滿了人,很多群眾都是從街上一路跟隨而來,最前面的幾個人拿著竹竿,磚塊,鐵衣架等武器,還有個漢子拿著漁網。縣城裏的群眾圍追堵截,將狗堵在了胡同盡頭。外圍的群眾議論紛紛,說狗叼著一顆血淋淋的人頭。包斬擠到前面,看到角落裏有一只受驚的狗,狗嘴裏叼的並不是血淋淋的人頭,而是一個人的頭骨。

  聯防隊員和大膽的群眾步步逼近,有人用石頭砸,那狗放下嘴裏的頭骨,叱牙咧嘴,發出威脅的聲音,眾人紛紛退後,繼而又上前,準備將狗亂棒打死,那狗卻猛地竄上墻頭跑了。

  包斬將頭骨帶回公安局,鑒定結果顯示該頭骨為出土頭骨,死亡時間不低與五十年。應在某處埋著,被狗用爪子扒了出來。頭骨上的土樣分析檢驗竟然和看守所附近竹林裏的土質一樣,這說明該頭骨很可能就埋在竹林裏。

  梁教授和蘇眉對賀蛋進行了審問。

  梁教授:抓你的時候,你跑什麼啊。

  賀蛋:抓我,我還不跑啊?

  梁教授:我們只是想問你一些事情,問完了,要是沒你的事,就放你回去。

  賀蛋:我什麼都不知道,問也白問。

  梁教授:你有個幹娘,對不對,看守所彭所長,被人殺了,我想,你也聽說了。

  賀蛋:我不知道,沒聽說。

  梁教授告訴賀蛋,此案重大,如果想洗刷嫌疑,就要好好配合警方,否則,自己不能排除殺人嫌疑,警方肯定會深入調查。梁教授將利害關系講了之後,賀蛋意識到自己以往犯的都是打架鬥毆之類的小案子,如今和殺人扯到一起,自己處境不妙。他向警方坦誠了自己的一些劣跡,對於彭所長和他的關系也如實交待,按照他的說法,彭所長是個又騷又浪的老娘們,認她做幹娘,只是想提前幾天離開看守所。

  賀蛋曾因尋釁滋事關進看守所,治安拘留十五天,這期間,彭所長以檢查身體為由,在所長辦公室裏,她多次和這個英俊的年輕人發生性關系,後來提前將其釋放。

  賀蛋沒有作案時間,案發的那兩天,他和朋友一起在鄉下討債,這個說法也得到了證實。

  這個線索中斷了。

  有個群眾向公安局反映了一條令人震驚的消息,那名群眾是一個老獵人,他聲稱,叼著人頭的那條狗,根本就不是狗,而是一只狼!

  縣城裏有一只狼,這事非同小可,縣公安局長親自帶人在城區進行大規模搜捕,然而沒有找到,很可能已經逃到了鄉下。

  這條消息也引起了特案組的重視,梁教授認為,如果真的是狼,有可能是從看守所附近的犬類養殖場跑出來的。畫龍和包斬在檢疫部門和衛生部門的陪同下,對養殖場進行了檢查,沒有發現任何異常。養殖場主人是一個臺灣人,外號狼青,五十多歲,戴一副眼鏡,看上去文質彬彬,但他胳膊上刺有紋身,言談舉止也沾染有黑道江湖氣息。

  狼青自稱嗜狗如命,他如數家珍似的向檢查人員介紹了養殖場中狗的種類,除了藏獒之外,養殖場還有牧羊犬,高加索犬,惠比特犬等世界名犬。養殖場的衛生狀況良好,檢查合格。

  畫龍和包斬對看守所附近的那個孤兒院也進行了走訪。孤兒院就是一個大院子,院中有棵高大的老槐樹,上面一個老鴰窩,除了宿舍之外,還有幾間塑料大棚,簡陋的溫室花房裏種植著各種花卉苗木。

  幾十年來,羅老太收養過幾百名孤兒,電視臺和報紙多有報道。現在孤兒院裏有65名孤兒,不過年齡大點的孩子都在市裏的寄宿學校,只剩下十幾個小孩子留在孤兒院。

  養殖場和孤兒院都沒有獲得任何有價值的信息,特案組對此案毫無頭緒,不知道下一步應該從何處調查。

  牛隊長卻接連有重大線索發現,他調來了挖掘機,請求武警協助將整片竹林戒嚴,禁止任何人進入。他親自操作挖掘機,鏟平竹子,在那片竹林裏又陸續挖出一些骨骸,有的骨骸甚至就在看守所的圍墻附近。

  牛隊長通宵達旦的鑒定骨骼,檢測土樣,一連工作了兩天天兩夜。

  第三天上午,縣公安局長慌裏慌張的告訴特案組一條難以置信的消息:牛隊長死了!

  梁教授感到很驚訝,問道:啊,不會吧,他怎麼死的,累死的?

  縣公安局長的眼睛紅了,他抹把眼淚說:被人殺死的,槍殺,兇手用他的槍把他打死了。

  畫龍問道:死在哪裏?

  縣公安局長說:距離城南碼頭三公裏的河灘上。

  包斬說:奇怪啊,他一直在工作啊,怎麼會跑到河邊去?

  縣公安局長說:他平時都穿警服,死的時候卻穿著一身運動服,戴著帽子和墨鏡!

上一頁 《十宗罪》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