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生活 | 韓 流 | 影 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 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文淵書閣->《十宗罪3》->正文
第五卷 恐怖村莊 第二十五章 葵花向日

  街角的監控器曾經拍攝到公園裏惡心的一幕,公園長椅上睡著一個衣衫襤褸的流浪少年,拂曉時分,有輛車從他身邊駛過,過了一會兒,那輛車又倒回來,司機下車,低頭看著流浪少年,悄悄扒下他的褲子,然後趴在了他的身上。流浪少年驚醒後使勁掙紮,司機未遂,悻悻的離開,離開時還想將流浪少年抱上車。

  流浪者除了面對性騷擾外,還有兩種危險:狗和捕捉他們的神秘人。

  紅洞縣“黑磚窯”案件轟動全國,31名民工被拐騙到磚廠,強迫勞動,不給報酬,其中智障人員9名,還有部分童工。

  雷縣磨石村婦聯主任韓紅蓮,非法拘禁數名流浪漢,圈養在深山,限制自由,將其當成奴隸任意買賣。

  多年前,大澤鄉的街道上出現了一個瘋女人,略有幾分姿色,皮膚白皙,頭發和衣服很幹凈,應該是離家走失的精神病患者。瘋女人常常在集市上轉悠,揀拾爛菜葉吃,晚上就睡在賣魚的水泥臺子上或者橋洞下。她的精神時好時壞,橋柱上還有她用石灰寫的幾個字,告訴路人不要在此大小便,因為這裏是她的家。

  人們發現,瘋女人的肚子漸漸大了,也不知道是哪個缺德鬼幹的。

  後來,瘋女人不見了,一個光棍漢在深夜將她強行拖回了家。

  光棍漢叫青山,住在東石鼓村西頭的石頭屋子裏,他家總是很冷,散發著一股臭味,屋外就是豬圈,豬圈外的兩畝地裏栽種著向日葵。光棍漢青山不好意思說是街上撿來的老婆,而是告訴村民是買來的媳婦。在他的心裏,在村民的眼中,買要比撿光彩體面的多。

  村裏有好幾個人都是買來的媳婦,而那些買來的媳婦有的跑了,有的已經成了在田裏摘棉花的大嬸,或者在墻根下曬著太陽納鞋底的大娘。

  瘋女人給光棍漢生了個孩子,孩子呆傻傻的,光陰荏苒,慢慢長大了。

  瘋女人清醒的時候,就和正常人一樣,犯病的時候,誰也不認識,就連吃喝拉撒都無法自理。她會寫字念報,她會織毛衣,她始終想不起自己的家在哪裏。

  青山說:俺爺倆打工賺錢去,給你治病,給你把精神病治好。

  瘋女人說:治好了,我就知道我是從哪裏來的了,你不怕我跑了?

  青山說:不怕,有娃呢,咱家還有葵花,你可喜歡吃瓜子了。

  孩子喊了一聲娘,說道,娘,你別跑,治好了病你也別跑,你再瘋,也是俺娘啊。

  瘋女人說:唉,我也舍不得,我一犯迷糊,又不知道跑哪去了。

  光棍漢青山過年燒香時許下心願,父子倆決定去打工,賺錢給瘋女人治好病。

  他磕頭,在心裏對佛祖表示,他這輩子做了一件錯事,也做了一件好事。

  他在鄉集市上的水泥臺子上強xx了一個智障女人,不止一次,這是錯事。

  他做的好事是——把這個女人帶回了家。

  即使是生活在泥潭裏的人,也向往著美好的明天,正如黑暗中的向日葵始終能夠辨別陽光的方向。

  瘋女人給父子倆各織了一件線褲,這兩件線褲,她斷斷續續織了三年。打工前夕,青山將自己的瘋媳婦托付給本家的二嬸子幫忙照看。

  青山說,給她點吃的。

  青山的兒子說,別讓俺娘亂跑。

  父子倆去打工,從此一去不回……

  瘋女人餓的皮包骨頭,無論白天黑夜,像幽靈似地在村裏遊逛,這是一種迎接的方式嗎?她不知道丈夫和兒子什麼時候回來,不知道從哪條路回來,這個神誌不清的女人偶爾有清醒的片刻,她看著村口發呆,用石灰在村前村後都做了記號,她擔心自己走出這個村子,就迷失在人海,再也回不來了。

  那間石頭屋子的墻上,還有她寫下的一個字:家。

  據犯罪嫌疑人郭五交待,郭家兄弟在火車站遇到了出門打工的青山父子。他們都是東石鼓村村民,在火車站有過這樣一段對話:

  郭老大對青山父子說:青山,恁爺倆上哪幹活去啊?

  青山說:沒啥手藝,去建築隊搬磚,當鋼筋工。

  郭老大和郭二交換了一下眼神,試探著問:要不,恁爺倆跟俺去礦上幹活,比幹小工掙錢多。

  郭二急忙說:哥,不行,說好的讓老三和老四去,人家礦長不要外人。

  青山兒子袖著手問:能掙多少錢,夠給俺娘治病不?

  郭老大說:多勞多得,比你當小工強。

  青山猶豫了一下,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要不這樣,俺跟你們搭個伴,去礦上幹活?

  郭老大:那你頂替老三,在礦上你得叫我哥,還得改姓郭,人家礦上不要外人,怕出事。

  青山點點頭說:中。

  郭老大對青山兒子說:娃兒,你得喊我大爺,喊他叔。

  青山兒子:行。

  郭老大說:來來來,喊大爺。

  青山兒子:大爺。

  郭老大指著郭二說:喊他叔。

  青山兒子對郭二喊道:他叔。

  郭老大照著青山兒子頭上扇了一巴掌,罵道:奶奶個腚幫子,你這個憨巴子。

  郭老大再次強調了事情的嚴重性,因為井下幹活很危險,小煤窯事故頻發,礦上不要生手,也不要外人。郭老大和郭二幫青山父子辦理了假的身份證,再三叮囑他們不要泄露真實身份,否則煤窯主會解雇他們,連工錢都拿不到。

  郭家兄弟三言兩語騙得青山父子的信任,一起去小煤窯打工,窯主與礦工簽的合同上面白紙黑字寫著:若出現意外,一只指頭賠償50元,一條人命3萬元。

  郭家兄弟在井下將青山父子殺害後偽造成礦難,向窯主索要賠償金。這種殺人騙取賠償款的罪行,在此之前,他們已經幹過多次。因為街上的智障流浪人員越來越少,他們找不到合適的受害人,所以窮兇極惡的他們將魔掌伸向了本村的老鄉。

  殺害青山兒子時,這個剛剛成年呆頭呆腦的年輕人跪地求饒,他哭著說:大爺,叔,別殺我,我還得掙錢給俺娘看病哩。

  郭二說:好,你轉過身去,別睜眼。

  青山兒子轉過身說:殺了我,那俺娘就沒人管啦。

  郭老大將手中的撬棍狠狠地砸在青山兒子的頭上,他說道:你值三萬塊錢哩。

  郭家兄弟將煤炭堆在死去的青山父子身上,偽造成礦洞塌方的場面。

  比煤炭更黑的是人的心!

  這些煤炭像是堆起的墳頭,他們的身上覆蓋著遠古時代的垂柳和億萬年前的小茴香苗。

  小煤窯的安全措施本就不完善,一旦出了事故,窯主只想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如果被煤炭局或者勞動局知道礦上死了人,除了罰款之外,還會面臨停產整頓的局面。窯主想盡快賠錢了事,郭家兄弟希望多要一些撫恤金,一邊假裝悲傷,一邊討價還價,經過一番談判,窯主拿出錢來,雙方最終簽訂了一個意外死亡與窯主無關的協議。

  一年多時間裏,郭家兄弟共殺害了八個人,除了青山父子之外,其余的全是街頭找來的智障者。在他們眼裏,那些流浪漢,那些智障人士,都是錢,一條人命三萬元。對於屍體的處理,他們選擇了最簡單的方式:掩埋。

  郭二說:火化得要死亡證明。

  郭三說:這都不是事,街上那麼多辦假證的,身份證戶口簿都能辦,死亡證明也能辦。

  郭老大說:問題是,火化得花錢,咱還花那錢幹嘛呀?

  郭四說:就是,大哥說的對,我看,找個地方埋了就行。

  郭五說:埋了吧,埋了省錢。

  郭家兄弟將八具屍體都埋在了村外的野地裏,警方始終沒有搞清究竟是誰將一具屍體挖掘出來,又拖到了河堤的土洞裏。特案組想到了死者青山的那個瘋老婆,對於一個瘋子來說,這種怪異的行為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釋。

  可是,這個瘋女人是怎樣發現屍體掩埋地點的呢?

  她在墻上用石灰寫字,她在路邊插上樹枝,她在村前村後都做了一些記號。

  這個瘋女人擔心自己走失,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家,即使是夜裏,她也在村中遊逛,她一直等著丈夫和兒子回來。

  無論白天還是黑夜,她會一直等下去,盡管要等的人永遠不會回來。在這個瘋女人混沌的心中,對生活有過片刻的溫馨回憶嗎?她清醒的時候,坐在昏黃的燈光裏,給丈夫和兒子織線褲的時候,心裏在想些什麼,後來,認領死者遺物時,她為什麼突然流下了眼淚?

  離開一個人,才知道自己有多麼的需要他。

  特案組臨行時,大澤鄉又下起了雨……

  那個瘋女人呆傻傻的站在雨中,看著自己家的石頭屋子,墻上有她寫下的一個字:家。

  門外的地裏栽種著向日葵,已經砍去了頭,只剩下葵花桿淋在雨中。向日葵的果實即是種子。每一個嗑過葵花籽的人,都有屬於自己的路,深知黑夜的冷和雨水的苦,只要走下去,總會遇到屬於自己的那朵花兒,那朵怒放的一直在等待著自己的向日葵。

  心中的向日葵永不雕謝。

  特案組特意去了青山的二嬸子家,還想去再次拜訪一下盲人陳廣城。

  青山父子倆出門打工時將瘋女人托付給本家的二嬸子照看,二嬸子卻連一口飯都沒給她吃,瘋女人無人管,無人關心,餓的骨瘦如柴,這麼下去,用不了多久就會死掉。

  青山的二嬸子為自己辯解,理由是——青山沒給錢。

  梁教授拿出一筆錢給了青山的二嬸子,這個可愛的老頭用一種嚴肅充滿威脅的語氣說:錢是公安局放在你家的,不要亂花,你們家吃什麼,就給那瘋女人一口吃的,要是餓死了她,就把你抓起來關進監獄!

  因為案件已經告破,那些看守拒絕了特案組去探望陳廣城的要求,畫龍和他們發生了肢體衝突,一個人打倒數名看守,鄉長高日德的門牙被畫龍一拳打落,村支書狼狽而逃。看守們用對講機向上級緊急求援,熊貓驅車趕到,此人所在的部門竟然是上級主管部門。

  蘇眉說:他已經出獄了,為什麼還要限制他的自由?

  包斬說:我們連探望他的權利都沒有嗎?

  畫龍說:你來和我打一架,熊貓。

  熊貓說:我也是奉命行事,你能打過我,能對抗這個體制嗎?

  梁教授說:他沒有出獄,他還在監獄裏,這座監獄很大,有幾百萬平方公裏。

  省公安廳從中調停,化解了特案組與當地政府的這場矛盾衝突。特案組匆匆離開,臨走時也沒能見到陳廣城,他們坐在車上,回頭看了一下那個恐怖的小村莊。那裏的男人,視人命如草芥,為了一點錢可以殺人犯法;那裏的婦女,以罵街為榮,說出各種汙言穢語時毫無羞恥;那裏的村民,可以眼睜睜看著一個女人餓死。

  那裏,有一個盲人正在承受苦難。

  那裏,向日葵的種子在泥土裏等待著萌芽。

  蘇眉打開手提電腦,在網上搜尋關於這個盲人的最新消息,她點開一個網頁鏈接,彈出的是國外的一個關於互聯網的視頻廣告,廣告詞如下——

  如果有一天我不能再跑,

  你是否願意幫我跑下去。

  如果我無法到達終點,

  你是否願帶我前行。

  如果你不能說話,

  我願替你發聲。

  如果有一天你悲傷哭泣,

  我願陪在你身旁。

  如果我問你聽到什麼,

  你是否能感受到我的心聲。

  如果這是一個國家的未來,

  你是否願讓他酣睡。

  如果我的身體無法承載夢想,

  你是否願借我雙臂。

  如果我已詞窮語盡,

  你是否願和我一起,

  即使一言不發……

上一頁 《十宗罪3》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