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生活 | 韓 流 | 影 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 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文淵書閣->《十宗罪3》->正文
第一卷 逐臭之夫 第三章 奸殺空姐

  警方遠程連線了YY房間的管理員,詢問了每一個當時在場的人,據一個叫陳皮兔子的網友說,李亞空姐可能被一個富商包養,平時並不住在空乘樓公寓,而是單身居住在富商給她買的房子裏。案發當晚,李亞過生日,正在語音聊天室唱歌,陳皮兔子負責錄音,唱到一半的時候,李亞的歌聲突然停止,大家聽到她那邊傳來尖叫聲,還有兩個男人威脅辱罵的聲音,接著是毆打哭泣聲……

  從錄音中可以聽出,兇手有兩個人。對話摘錄如下:

  兇手說:你好好想想,得罪啥仇人沒。你得聽話,要是不按照我說的做,就殺了你。實話和你說,我不是沒殺過人,再多一個,也沒事。你站起來,我不揍你。

  空姐說:有話好好說,你把槍收起來好嗎。我老公一會兒就回來了,你們是來找他的嗎?

  兇手說:嚇唬誰,你老公出國了,我不是不知道,都摸清你的情況了。

  另一名兇手說:嘿嘿,你是二奶。

  空姐說:老公已經出國回來了,因為今天我生日啊,我給他打電話讓他現在就來。

  兇手說:放下,別亂動,把手機放一邊,想報警是吧?

  空姐說:我也沒辦法報警啊,也沒人替我報警,我就是想給老公打電話,讓他給你們錢。

  兇手說:別再亂動,動就開槍,

  空姐說:拜托,你們要錢是嗎,還是我老公得罪你們了,你們到底想幹什麼?

  另一名兇手說:幹你,你個小婊子。

  兇手說:脫衣服。

  空姐說:拜托,你們饒過我吧,好,別打我……我脫。

  兇手說:脫完了,再把空姐的衣服換上,換衣服,快點。

  空姐說:好,我聽你們的。

  兇手:你最恨誰?

  空姐:機長。

  兇手:為啥討厭他?

  空姐:新來的空姐,都被他帶出去參加富豪酒會,空姐都是交錢進來的,每個要交30萬,空姐越醜,後臺越硬,那些醜空姐都不用交錢,也不用參加選拔,都是有關系進來的。

  另一名兇手說:我倆就是機長派來的,來教訓你。

  兇手說:空姐都挺有禮貌,那個叫啥,你給俺表演表演,就當是現在就在飛機上。兄弟,你坐下,讓她伺候伺候你。

  空姐說:你說空姐禮儀?

  兇手說:對,你給咱表演表演,伺候我兄弟。

  另一名兇手說:大哥,讓她走模特步。

  兇手說:模特步一會再走,先坐飛機,兄弟,你也沒坐過飛機,老是打飛機。

  另一名兇手說:要是,有人打飛機,咋辦,你遇到過沒?

  空姐說:什麼是……打飛機,哦,我懂了。

  兇手說:就是擼管。

  另一名兇手說:在飛機上,有人打飛機,你們空姐看見了,咋說?

  空姐說:沒有,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乘客。

  另一名兇手說:我就是,我現在就打飛機,你咋說。

  空姐說:我不知道,你們到底想做什麼啊,真是機長讓你們來的嗎?

  兇手說:你不想活了啊,快說,空姐都有禮貌。

  空姐說:先生,飛機馬上就要起飛了,請您系好安全帶。

  另一名兇手說:我在打飛機,你沒看到嗎,你個小婊子,你咋說。

  空姐說:請您……

  兇手說:你應該這麼說,咱的飛機就要起飛啦,請你不要擼管。

  另一名兇手說:你要是不聽話,他說開槍就開槍,快點,我硬的不行了。

  空姐說:好吧,我說。

  兇手說:嘿嘿,真好玩。

  空姐說:女士們先生們,我們的飛機馬上就要起飛了,請您再次確認系好您的安全帶,這位先生,請您不要擼管,謝謝。

  兇手說:接著來,你鞠躬可真好看。

  空姐:先生,您需要點什麼,咖啡還是茶?

  另一名兇手說:我想聞聞你的腚。

  空姐說:啊,你們闖到我家裏,到底想幹嘛呀?

  兇手說:我想日死你。

  另一名兇手說:大哥,讓她先跳舞吧?

  兇手說:中,跳舞,小空姐,你跳舞,讓我兄弟對著你打飛機。

  另一名兇手說:你家有牙簽嗎?

  空姐說:沒有。

  另一名兇手說:你先跳舞,再走模特步,我找個東西剔剔牙,一會,我親死你……

  警方在現場發現了折斷的玫瑰花枝,上面沾有菜葉,兇手曾用玫瑰花剔過牙。花瓶摔碎在地上,房間裏一片淩亂,空姐衣衫不整,躺在血泊之中,嘴巴上貼著膠帶,兇手用空姐的絲巾將她的眼睛蒙上,雙手用膠帶反綁,將其強xx殺害之後,倉皇逃走。警方在陽臺上找到了兇手遺落的兇器,一把磨尖的螺絲刀,空姐的的臀部有一些泛紅發紫的牙印,死前曾遭受兇手的殘忍噬咬。也許是逃跑時太匆忙,除了手機、iPad平板電腦和現金外,兇手沒有劫走空姐的其他財物。

  兩起入室奸殺案,作案手法類似,使用的兇器一致,特案組決定並案偵查。

  包斬在第一時間搞清楚了兇手入室的途徑,經過犯罪模擬,兇手入室只能有三種辦法:

  1、死者出門時忘記鎖門,兇手潛伏在家中,衣櫃或者衛生間都是兇手藏身之所。

  2、兇手用開鎖工具打開防盜門,闖入死者家中。

  3、兇手從樓頂使用繩索下降到受害人陽臺位置,打開防護欄上的救生窗,進入室內。

  低層的住戶往往擔心小偷攀爬護欄,潛入家中行竊,靠近頂樓的住戶卻忽略了歹人也有可能從樓頂吊下來,高空作業,突破防護欄,進入家中。上海某高檔居民區發生過多起入室盜竊案件,一個住在頂樓的女孩半夜裏看到窗外吊下來一個人,報案後,犯罪嫌疑人被抓獲,女孩也被嚇得神經衰弱。

  陽臺是兇手入室的途徑。

  柯柯所在的樓層接近頂樓,兇手很容易吊著繩索進入她家,李亞卻住在13樓,樓層中間的位置,這說明兇手色膽包天,從樓頂下降到13樓,繩索的長度足有幾十米,借著夜色的掩護,兇手小心翼翼的滑落,經過了十幾家住戶的窗口,最終降到空姐的陽臺外面。

  在案情分析會議上,梁教授給案件定性為:這是兩起有預謀、有準備,以強xx為主要犯罪動機的入室殺人案!

  重案隊王隊長說:兇手為兩個人,作案工具包括——槍,螺絲刀,繩索,膠帶,還有一把大絞鉗,以及簡易開鎖工具。兇手用開鎖工具打開柯柯家陽臺的救生窗上的鎖,用大絞鉗絞斷了李亞住處陽臺上的防護欄。

  法醫師說:玫瑰花上提取到的食物殘渣說明兇手的生活水平不高,兩名兇手說話粗俗,文化程度一般,應該有過犯罪前科,還有過高空作業工作經歷。

  包斬說:我們應該重點排查這幾種人——樓體粉刷工、油漆工、太陽能熱水器安裝人員、封陽臺的民工、空調安裝工,這些人都擅長高空作業,兇手應該就在其中。

  畫龍說:兇手有槍,卻沒有開槍,這兩個家夥有一定的反偵察能力,他們知道彈殼會留下線索,開槍也會驚動四鄰。槍是用來脅迫受害人的,殺人用的是螺絲刀,說真的,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簡單又有效的兇器。磨尖的螺絲刀比匕首更能一擊斃命。

  分局長說:涉槍案件都會被高度重視,這兩名兇手要是抓不到,整個城市都會陷入恐慌。不知道還會不會發生第三起入室奸殺案件。

  現案隊劉隊長說:我們也派出了很多警力,調查兩名死者的關系人,根據我們目前掌握的信息,熟人作案的可能性不大。柯柯在燕京交際不多,她是外地辭職後來到這裏的,房子剛買沒多久。李亞確實被一名富商包養,對空姐來說,這種情況並不奇怪,剛剛工作的空姐,月薪五千元,多飛多得,她們是富商獵艷的目標。兩名女孩都有著共同的特點,喜歡上網,喜歡發微博,喜歡在微博上發自己照片。

  蘇眉說:兩個女孩都不懂得保護自己的隱私,幾乎是在微博上直播自己的生活,例如柯柯發布的這條微博“我擦,18樓也有蚊子?”這條微博就透露了她住在18樓,另外幾張照片拍攝了樓下小區停放的名車,兇手很容易從拍攝角度了解她家的位置。李亞每次出行都通過足跡分享網站實時發布到微博上,任何人都可以掌握她的行蹤,炫富自拍也是將她自己的隱私公開,網友都能推測出她被包養。她微博上一張網購投訴的截圖,無意中將自己的住址告訴了所有人。

  梁教授說:兇手應該是利用微博選擇同城的受害人,他潛伏、觀察很長時間,前期經過精心的準備,通過微博了解受害人的生活,掌握兩名女孩的地理位置,然後實施作案。

  畫龍說:我也看了她們的微博,兩個女孩,不厭其煩的發自己的小破事,今天吃了什麼,買了什麼,一會要去幹嘛,什麼時候回家,都要發布出來。在兇手眼裏,這些都是提供給他們的作案信息。

  幾天後,第一個犯罪嫌疑人浮出水面,蘇眉詳細調查了兩名死者的微博,有個叫做肖無水的人進入警方的視線,他是唯一一個同時關註兩名死者的人,不僅如此,他還轉發了柯柯和李亞的每一張照片,評頭論足時語言猥瑣,下流不堪。

  此人關註的都是同城的美女,沒有關註一個男性。

  微博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粉絲,尤其是喜歡發布自拍照片的美女,粉絲眾多。

  美女知道自己的粉絲中有不少色狼,但是意識不到,也許有一個粉絲在悄悄地記錄下她的所有行蹤,掌握她的作息時間,了解她的生活方式,然後要實施的就是去強xx和殺害她。

上一頁 《十宗罪3》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