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6章 死皮賴臉的“公文包”

    江小司希望被帥哥公主抱,可是實際上卻成了被夾在手臂下的公文包。腦袋向後耷拉著,屁股不雅的正對著前方。

    她偷偷睜開眼四處張望,男子攜著她,抱著大箱番茄汁依然健步如飛,而且走路相當有氣勢,走哪哪刮起一陣小型龍卷風,引得路人一個勁流口水張望,卻礙於氣勢紛紛退避三舍。

    這個出手便要置小迪於死地的男人,自然是身懷異能的沈蔻丹的叔叔沈漠。走了大約半個小時,江小司被勒得腰都疼了,他卻連汗都沒流一滴。

    穿過T大後門,沈漠沿著溪邊彎彎曲曲鵝卵石鋪成的小路往T大後山上走去。T大在桃源市西北角,後山上種的也全是桃樹。雖然這個時令沒有桃花,卻也幽清雅致。

    小司全當坐人力車遊覽了,只可惜坐的是倒車。以前小的時候她很懶,不愛走路,不管去哪老爸都會抱著她,一抱就是幾百年,後來她長大了點,老爸就非說她沈,不肯抱了,如今頭回被人這麼拎著倒很有趣。

    江小司眼睛東看西看,發現進了一片竹林裏,哇,居然有陣法,她渾身一個哆嗦,沈漠頓了頓,低下頭看她,她連忙繼續閉上眼裝死。

    竹林裏有一個兩層樓高的仿古建築,因為桃源市這樣的建築非常多,看上去倒也普通。一進門,沈漠把江小司扔在客廳的檀木雕花大椅上,放下番茄汁便去忙別的事去了。

    江小司確定沒什麼動靜了,從椅子上一蹦而起,四處張望,恍然間還以為自己回到了幾百年前。房間布置的古色古香,家具雖算不上是珍貴古董,卻也有些年頭,絕不是一般仿舊品。除了幾盞偽裝成油皮小燈籠的吊燈,她幾乎沒看到別的電器。二層高的小樓圍成個四合院的樣子,內裏有個小池塘,塘邊一棵歪脖子柳樹,一小塊菜地,菜地上架了葡萄架,周遭還種了些花花草草,有的栽在盆裏有的直接栽在地裏。

    千葉靈蘭!

    她鼻子貼在窗欞上,眼前一亮。那花早在五百年前就絕種了,沒想到能在這裏看到。千葉靈蘭沒有種子,只能靠插葉來繁殖,且一千片葉子裏,只有不到兩三片能成活,長成植株。長成之後其實很好養活,只要保證每天澆水就行。可是它的花期太長,一開就是一百年,人事變遷,誰又能保證沒有一天耽誤的日日守著它呢,而千葉盛放往往卻只有短短一炷香的時間。

    平常都是綠葉襯紅花,它卻是葉比花還美,而千葉催發更是人間盛景,六百年前江流聽說還有一株在世,特意帶她去躲在暗中看了一回,只可惜她當時還小,才幾歲的年紀,景象在腦海裏都已經模糊了,可是心裏的震撼卻是到現在還記得。

    她當時不明白,這麼美的花兒,為什麼這般嬌弱,離了人就不能活,明明千瓣琉璃葉,卻也只能只能長成一兩棵,難道真是天妒妖嬈麼?

    如今慢慢也才開始明白,過去野生的靈蘭每日雨露滋潤,或許是根本不需要人澆水的,被家養之後養尊處優,漸漸便再離不開呵護。而妄圖以千葉播種生息顯然也太狂妄自大不符合自然規律,必定夭折,否則到處都長滿千葉靈蘭,還叫別的植物怎麼活。就像哺乳動物一般正常的胎生數量正好是****的一半,而很少超過****數量一樣。諸行無常,天道有常,世上萬物生長皆有其規律和道理,冥冥中一切自有主宰。只是不知道他們僵屍的存在、鬼的存在、還有各種異類非人,又是為何而生,為何而長?

    小司低下頭,看著自己幾乎一年才長長一點點的指甲,心頭突然一陣茫然。活了一千年了,說她是人,她卻嗜血而不死,說她是僵屍,她卻與普通人無常的從一個嬰兒慢慢長大。只是時間的河流在她身上仿佛流動的分外緩慢,不光身體,大腦的發育也是一樣,雖有千年的經歷,她卻沒有像江流一樣擁有千年的智慧,仍然比一個普通的十五歲孩子強不了多少。

    她到底是人是僵屍還是個別的什麼東西?他們花了一千年來尋找答案還是沒弄明白。而她到底是想做人還是徹頭徹尾的僵屍,她也不知道。

    只是偶爾她會想要長大,想要趕快有個前凸後翹的好身材跑去談個小戀愛。只是偶爾她也會害怕,害怕只要時間夠久,終有一天她也是會老會死的,不得不和老爸分開。她不怕死,可是她不能留下老爸一個人,她知道孤獨的滋味,更知道一個人在沒有盡頭的時間長河裏行屍走肉般蹉跎跋涉的滋味。

    不知不覺想得出了神,一滴眼淚滑落,江小司才恍然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她從來都不是這麼多愁善感的啊!左右看了看,揉揉鼻子,難怪,她居然一直沒發現,案上的鎏金掐絲琺瑯香爐上燃的居然是傷神香,雖然香味極其好聞,卻會讓人情不自禁不斷去想內心深處最不願意回憶和面對的事。

    怎麼可能?怎麼會有人在家裏點這種香,不斷逼自己去想那些不好的事呢?人自我保護的本能不是會逼自己努力忘記?這人難道有受虐傾向?

    正當江小司好奇的撥弄著香爐,東聞聞西嗅嗅的時候,身後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醒了?那麼可以走了?順著路往下直到T大後門就可以攔到車了,不送。”

    江小司轉過身來好奇的看著沈漠:“你是道士麼?”

    不然不會懂法術,還那麼輕易的制服小迪,他雖然還年輕,經驗不足,但好歹也是血統高貴的吸血鬼啊。

    沈漠坐下來自顧倒茶喝:“好像不關你的事吧,天快黑了,你要是不想再在路上撞見什麼的話,我勸你還是趕快回家去。”

    江小司聞著茶香又聞著廚房飄來的飯菜香,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一臉可憐巴巴的望著沈漠。

    “我害怕,他又來怎麼辦?而且我好餓,走不動了。”

    沈漠冷冷的看著她,他對這個才那麼一丁點大就開始在超市買測孕試紙的小女孩一點好感都沒有,更不會被她外表的清純可愛所欺騙。

    “那只吸血鬼不在棺材裏躺個十天半月的是不會好的,你放心。你這不是還有一箱番茄汁麼,一邊喝一邊滾下山去。”

    江小司徹底無語了,這是個什麼人啊,自己一個花季少女路遇吸血鬼,他別說掩飾的話了,連句安慰的話都沒有,要是平常女孩,非被嚇死不可,何況這太陽都落山了,竟然叫她一個人下山?

    不管,她就跟他杠上了,今天賴這不走了,看他能拿她怎麼辦。江小司不客氣的一屁股坐下,自顧倒上茶喝了起來。

    沈漠冷笑一聲:“我告訴你,我這房間裏的鬼怪,加起來比整個萬河區的都多,你要不要看看?”

    所以說,他最討厭和這些小毛孩子打交道了。

    江小司會害怕才怪,瞇著眼睛翹著二郎腿看著他:“你果然是道士啊!”

    這一千來,遇到的想要收他們的道士可不少,還沒見過這麼帥的,不過憑江流的武功和法力,兩人還每人佩帶了一顆從墓裏拿出來的珠玉,想要隱藏僵屍身份輕而易舉,和常人無異。眼前這男人再厲害,也不可能看出來她是非人,對這點她很有信心,不然猜到他是道士那一瞬間,再加上他對迪凡出手時的心狠,她早就跑了。老爸或許和他有得一拼,自己還得再修煉個一千年呢!

    “我才不怕,你既然救我自然不會再害我,道士也是要講職業道德的。”

    沈漠眉頭一皺,空氣仿佛瞬間凍結,江小司瑟縮了一下身子,感覺下一個瞬間似乎自己就要橫屍當場,成為名副其實的僵小屍。

    謝天謝地,這時突然傳來的一陣手機鈴聲救了她。

    鈴聲是從沈漠身上傳來的,一響就是半天,但是他卻沒反應一般不接不動也不掛。

    兩人面面相對片刻,鈴聲仿佛催命咒一樣,不死心的一遍遍響個不停。

    江小司都有些坐不住了:“餵,你電話響了!”

    沈漠也終於忍受不了的掏出手機,在上面按了兩個數字鍵,又按到掛斷鍵,然後電話不響了。不到幾秒鐘又再次響了起來,沈漠又胡亂的在上面按了幾個鍵,通了還沒來得及聽到餵字就又被他按掛斷了。當手機再一次響起來沈漠按了幾下什麼反應也沒有,手機一直響個不停的時候,江小司發現他的表情都猙獰了,不客氣的揚手就把手機往窗外扔去。

    “不要啊!”江小司都有點懵了,英勇的一個飛撲,及時救下了差點飛出窗外葬身池塘的手機,很不確定的按了接聽鍵遞給他。

    “你是打算接電話麼?”

    沈漠臉都快綠了,惡狠狠的接過電話,對著大吼。

    “誰?什麼事?說!”

    電話那頭的小唐都快哭了,他昨天明明已經反反復復給沈漠講過十遍以上怎麼接電話了,明明就只要一個鍵!一個鍵!他怎麼就是記不住也碰不對呢?一直孜孜不倦的撥電話好不容易接通了他容易麼,要不是因為開車趕過去怕時間來不急,他也不想打電話煩他啊。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