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8章 僵屍和道士的燭光晚餐

    江小司不由嘟起嘴巴皺起眉來,果然是為了報仇啊,那個男人也太心狠了吧,難怪葉秒盤踞網絡怨氣久久不肯散去。

    “你為什麼答應她找楊彥,你以為前面那麼多人都找不到的人你就可以找到麼?”

    現在的小孩不但不知自尊自愛,還不自量力!他只是讓她來幫個小忙,沒想到竟給她帶來生命危險。

    江小司撇撇嘴:“我只是答應幫他找到楊彥,又沒答應要帶到她面前,我自己知道楊彥在哪裏就OK啦!而且雖然我知道我找不到,可是不是有你嘛,一定可以找到的!他殺了葉秒,也是一樁謀殺案啊,難道你們不想將他繩之以法?”

    沈漠依舊表情嚴肅,把手機扔給她。

    “幫我撥剛剛的那個電話。”

    江小司連忙回撥小唐的電話過去,電話一響那邊立馬就接了起來。

    “沈教授,怎麼樣,搞定沒有?”

    江小司把手機遞給沈漠,沈漠卻擰眉看那手機一眼。

    “你幫我跟他說。”

    江小司無奈,於是只得把剛剛和葉秒的聊天內容大致的向小唐復述了一遍。小唐一聽是個小女孩的聲音,嘴巴都成喔喔佳佳了。貌似沈教授教的是大學吧,他以為他接到電話之後會去找沈蔻丹、或者自己的助手和帶的研究生幫忙,怎麼會找了個小娃娃來?

    硬著頭皮在電話裏問了一句:“請問你是?”

    “我叫江小司。”

    江小司說的很大聲,斜眼看看沈漠,就是專門說給他聽的,可是沈漠看都不看她一眼,真氣人!

    “小司謝謝你,不好意思把你牽扯進來。

    “沒事沒事,我一點也不怕鬼,和她聊天挺開心的。”

    小唐……

    “你確定今天晚上可能跳樓的那個人沒事?”

    “放心,葉秒最主要的目的只是找到楊彥,因為被愛人所殺,所以認為天下男人都負心薄幸,才拿其他人出氣。如今既然很正式的和她立了約,為了有人能幫她找到楊彥,這兩周應該都不會再害人。”

    沈漠凝眉沈思,白皙修長、瑩如美玉的手指輕輕敲打著桌子。

    “讓小唐跟林隊說,害死葉秒的男人不在跳樓自殺的受害者中,葉秒千方百計想要報仇,卻只是在QQ上找人幫忙,說明她並不是自願躲藏在網絡中而是被困在那裏了,這應該和她的死因還有環境有關,我要去她的死亡現場確認一下,讓小唐明天開車來接我。”

    “另外楊彥是此案的關鍵人物,葉秒說他殺了她和孩子,馬上去查查市裏各家醫院最近幾個月的流產記錄,應該會有一些線索。”

    “還有那家叫《桃奇談》的雜誌那個叫粉紅飄飄的,如果不是葉秒在網上故意泄露一些消息的話,就是她知道內情,也讓小唐去查。”

    “最重要的就是下下周三前必須找到楊彥的下落,葉秒既然知道他的家庭住地址,讓人去找過,又能附身和控制網絡,那麼楊彥定然是躲在她所能及範圍之外的地方,市裏這塊可以放松,著重搜查周邊網絡到不了的偏遠地區。”

    “楊彥的詳細資料和檔案出來了給我送一份過來,記得調查一下楊彥的老家是哪,籍貫是哪,還有沒有什麼別的遠房親戚。”

    江小司回聲一樣把話又跟小唐傳達了一遍,然後掛了電話,見沈漠還在思考中,摸了摸自己都快餓扁了的肚子,可憐巴巴的說道。

    “看在我幫了你個小忙的份上,可不可以收留我在你家住一晚,吃頓飯啊?”

    “隨便在陌生男子家留宿,你不怕你家裏人擔心?還是說你家裏人已經習慣了?”

    江小司一時沒反應過來他話裏的意思,卻突然想起老爸說今天會盡量早一點收工,回家給她做披薩的,可是那麼久都沒打電話來,她一摸兜裏掏出來一看,果然沒電了。

    “借你手機給我用一下。”

    江小司拿了沈漠的手機走到樓下院子裏給江流打電話。

    “餵?”

    “餵,老爸,我是小司,我現在在外面,今天可能不回去了。”

    江流嘴裏叼了根棒棒糖,在廚房裏一邊做著鮮紅的披薩,一邊歪著頭夾著手機:“和同學去KTV刷夜啊?”

    江小司想了想,要是老爸知道自己現在正和沈家的人在一起會不會擔心死?明明上次才叮囑自己的。還是暫時別告訴他好了,否則肯定衝過來把自己揪回家去。

    “我在一個朋友家裏,明天回來,披薩給我留一塊,不許獨吞啊。”

    “好,別玩太瘋了,早點睡。”

    “嗯嗯,晚安。”

    江小司掛了電話,蹦蹦跳跳跳進屋裏,見桌上已放了幾碟小菜,和兩個碗兩雙筷子。

    太好了,還算他曉得“知恩圖報”幾個字怎麼寫,同意留她下來吃飯了!

    她幸福的坐在桌邊,等著開飯。不一會沈漠從廚房裏又端著兩碟小菜出來,滑蛋蝦仁和松仁玉米。

    “菜涼了,重熱了下,吃吧。”

    江小司不客氣的端起碗夾菜,然後大口扒飯,第一次發現原來不用血來做調料的飯菜也是可以這麼香這麼好吃的。

    “本來有客人要來麼?”

    沈漠搖頭。

    “那你一個人吃飯炒那麼多菜?”

    雖然菜多,但是每一道菜量都很少,清淡精致。這人和老爸一樣,有一手好廚藝,簡簡單單的菜式,味道卻可以做到極致。

    “食不言寢不語。”沈漠很郁悶的吃著飯,看著江小司在他面前狼吞虎咽。要不是剛剛她因為幫了他個小忙,自己卻惹上了大麻煩,他絕對會直接把她轟出去。

    “你叫沈什麼?”江小司好奇的問,這麼久了,他還沒告訴自己叫什麼名字。

    沈漠依舊不說話。

    “你不說我就自己猜了啊,沈嬸?沈狼?沈事?沈政府……”

    “沈漠。”沈漠嘴角微微抽搐的終於說出自己的名字。

    江小司心滿意足的點點頭:“好像比起繼承沈家的抓鬼大業,你更喜歡教書和破案啊?沈教授……恩,比沈道長好聽!”

    沈漠放下筷子望著她:“你到底是誰?”

    “我叫江小司啊,我家是開情趣店的。”

    沈漠瞇起眼睛,揚起一邊嘴角,聲音有一絲輕蔑:“原來是脫骨香。”

    普通人不可能像她那麼膽大,早就知道她身份特別,卻沒想到是脫骨香的人。

    從古到今,做死人生意的,不管是開棺材鋪、花圈店,還是火葬場、殯儀館,總是被人所不恥的。有些修道者生活窘迫活不下去了,也會利用鬼怪賺錢。而像脫骨香這樣,既做活人生意又做死人生意,直接賣血漿給沈漠最痛恨的各類鬼怪和非人,自然遭他反感。

    眼前這小女孩雖然給他的感覺很怪異,但又確實是個人,沒有法力的平常人,沈漠也不再多說什麼,站起身來。

    “飯不是白吃的,一會把碗洗了。還有你打字速度既然那麼快,旁邊那疊稿子和信件急著要,一會你沒事就幫我打出來,如果是郵件的話直接回復過去,地址上面寫的有。”

    “用你的郵箱發?”

    “我的我不知道,只有助理知道,你用你的發也行。時間太晚不想回去的話就睡剛剛我侄女的那間房,其他地方不準亂進!”

    說完便一頭紮進工作室去了。

    江小司繼續郁悶的扒飯,感情她是免費勞工啊!洗碗就罷了,居然還叫她幫忙錄入打字!

    不過依舊很開心的把飯菜吃了個精光,一面哼歌一面洗碗。沈漠家的廚房很大很幹凈,但是大部分是中式餐具,不像她家,哪種菜式的烹飪餐具都有。其實江流是用不著吃飯了的,光喝血就可以,但是江小司不行,她頂多就比普通人經得住餓一點,但飯還是一定要吃的。沒血也OK,但是有血當然味道更好。

    她洗了碗,還順便拖了地。在家很少做家務,因為江流都包辦了,說起來老爸還真是世上少有的好男人,辛辛苦苦為她做了一千年的飯,半點怨言都沒有。

    打掃完,她跑去想給千葉靈蘭澆水,但是沈漠有從池塘裏引水出來每天定時灌溉。她便坐在電腦面前幫沈漠打稿子。

    他的字寫的真漂亮,龍飛鳳舞的,下筆很隨意,但是一點也不潦草。主要是一些講稿和書稿,也有一些給在外地考古實習的學生的信件和作業的修改指導意見。他既然那麼不喜歡用電腦,平時應該都是拿到辦公室給助手完成。

    錄入完全部厚厚一沓,她驚奇的發現手稿裏居然沒有一個錯別字,甚至連一個錯的標點符號都沒有。內容一氣呵成,甚至連修改塗劃的地方都很少。可見這人不但非常嚴謹,而且做事冷靜異常,都是三思才後行。

    但她還是壯著膽子修正了他給專業雜誌約的稿子裏幾處歷史考證上的謬誤,還有精確了幾件文物的出土年代。

    其中一封他給學生的回信裏,有件事引起了江小司的興趣。大意是學生在雲南邊境考古的時候,發現了一個古代墓葬,但是進過墓裏的幾個人好像是中了巫蠱,沒辦法離開墓周圍方圓五裏外,否則就會腹痛無比,皮膚出現蛇紋和綻裂現象,但是在範圍之內卻什麼事也沒有。所以他們沒辦法回來,只能留在現場繼續調查具體原因。

    沈漠很重視這件事,回信長達三頁,推測分析了墓葬的年代和主人,還有中的可能是什麼蠱術,並很詳細的交代了接下去的考古和調查工作中需要註意的安全事項。並告知等這邊的案子一結束,就馬上趕過去。

    江小司歪著頭想了一下,沈漠的推測應該八九不離十,不過如果中的真的是黑虺蠱的話,問題就有點嚴重了,她又自作主張的加了好幾條註意事項上去,再三叮囑以後的日子吃的飯菜裏不準放鹽。

    等全部完成了,看看時間才淩晨十二點,通常都是她精神狀態最好的時候,當然不想睡覺。沈漠工作也是一直沒出來,門底下縫隙還亮著燈。於是江小司決定自己四處逛逛,參觀一下房子。

    房間多的她都數不過來,有的是文物收藏室,有的是圖書資料室,有的是工作室,有的是修復室,有的是書房。

    一排又一排的木架子,東西擺得滿滿的,晃得小司眼睛都花了。

    真像博物館啊,她發現自己對沈漠越來越佩服了。隨手從架子上取了本書,然後坐在靠著落地窗的書案旁看了起來,天上彎彎的月牙照著小池塘,一切都很美好,她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沈漠淩晨兩點才從工作室裏出來,見這邊燈還亮著,走進去就看見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江小司。

    嫌惡的將自己的書從她臉頰下取出來,上面濕噠噠的都是江小司的口水。心疼的要死,這架子上的書就算不是原版真跡也是珍貴古籍啊!

    翻開一看,全是甲骨文,不由更加無語。隨便拿一毯子蓋她身上,便自顧去睡了。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