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9章 有只小狗叫布丁

    江小司是一大清早被接連不斷的門鈴聲吵醒的,清晨陽光透過綠蔭從窗外一縷縷灑在寬大的桃木桌上,她直起身來,伸了個懶腰,雙手交握,前後翻轉360°,骨頭劈啪作響。

    慢慢走下樓去,剛好看到沈漠在開門,一個年紀輕輕,面容清秀的男人探進頭來,一臉抱歉的模樣。

    “不好意思沈教授,那麼早來打攪你,我們現在可以直接過犯罪現場去。”

    “嘿!小唐!”江小司跳上樓梯扶手,從上面滑了下去,剛好落到他面前。

    小唐嚇了一跳,半張著嘴巴,看看江小司,又看看沈漠:“你、你們……”見沈漠冰冷的目光向自己看來,連忙轉變話題:“你就是小司?你昨天在這住的啊?”

    江小司點頭,突然瞇起眼睛近距離的盯著小唐:“你面色紅潤,最近說不定要走粉紅桃花運哦!”

    小唐忙笑著擺手:“不會的啦,我一向沒什麼女人緣。”

    “要是男人呢?”

    小唐楞了一下,嘴角抽搐。

    “呵呵,我開玩笑的啦,不過我看相還挺準的。”江小司拍拍他的肩。

    小唐看看表:“你讀幾年級?都快八點了,不用上課的麼?”

    “初三,沒事,我今天不去了,和你們一起去現場看看。”

    “都快中考了,怎麼能不上課呢。”

    “這可事關我的性命啊,你總不能讓我坐著等死吧,我就是好奇去看看,說不定還能幫上什麼忙呢,是吧,沈教授?”江小司眨眨眼睛,覺得教授這個稱呼挺萌的。

    沈漠看她一眼,沒有反對,回房拿外套準備出門。

    於是江小司率先跑出門,跟著小唐爬上車。

    “真酷,我還是第一次坐警車。咱們可不可以一路鳴著警笛過去啊?”

    小唐大汗:“我自己沒車,就把局裏的車開出來了。昨天的事,真是謝謝你啊,幫了大忙了。”

    “別客氣,以後都是朋友了!有空常去我家店裏逛逛,我給你打八折!”

    “好啊,你家店裏是賣?”

    “情趣用品。”

    小唐……

    “沈教授他幫你們破過很多案子麼?”

    “是啊,這兩年來的許多離奇案件,還有最近的花街碎屍案、李木連環殺人案,首富王能之女失蹤案,都是沈教授協作偵破的。”

    “都是靈異事件?”

    “大部分是,小部分普通案件警局實在破不了,也會請他幫忙。呃,對了,你和沈教授是什麼關系?好像不是他學生吧?”沈漠的兩個助手他見過,還有帶的學生他也見過一些。

    “不是,我家是開情趣用品店的,你明白吧……”

    江小司和他擠擠眼睛。

    小唐驚訝的瞪大眼睛,嘴張的簡直可以塞一個拳頭進去,不會吧,沈教授他……

    正說著,沈漠拿著外套,手提著一個小檀木箱坐到了後座江小司旁邊。

    小唐不住從後視鏡裏偷偷打量他,臉一陣紅一陣白,表情十分復雜。

    車開的很慢,葉秒租的房子也在萬河區,離楊彥住的地方不遠,可是車開了將近一個小時才到。

    沈漠一直都在閉目養神,仿佛是睡著了般,小唐和江小司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倒很談得來。

    多了個人可以在路上陪自己說話,還是個漂亮的小姑娘,小唐也挺高興。不然每次單獨和沈漠呆在一起,他冷汗都要流一背。

    終於到了,江小司見沈漠依舊坐著不動,好心的拍拍他肩:“我們到了!”

    沈漠睜開眼,皺著眉,臉色有些難看。

    江小司斜眼看他:“你不會是暈車吧?”

    “閉嘴!”沈漠提著箱子下了車,深吸一口新鮮空氣,往樓道裏走去。

    從外面看,樓房十分老舊了,樓道陰森。葉秒住在二樓,一室一廳,應該是楊彥替她租下來的房子。

    江小司跟在最後面,看見墻角裏蹲著一兩個在她家買過東西的小鬼,在跟她揮手打招呼。她指了指前面的沈漠,手比作刀對著自己脖子狠狠一劃,嚇的幾個小鬼立刻跑走了。

    沈漠在前面冷笑一聲,回頭看她一眼,她連忙東張西望的哼起歌來。

    小唐打開門,現場還維持著原樣,沈漠順著地上的血跡走進廚房。

    “葉秒的死因是流產後的失血過多?”

    “不是,主要還是煤氣中毒,當時隔壁鄰居聞到味道察覺不對就來敲門,沒有回應便找人撞門,進來就看見葉秒躺在書桌旁邊的地上已經氣絕身亡。”

    “所以嫌犯是故意殺人,在離開之前打開了煤氣,葉秒有可能正因手術而昏睡,醒來後發現不對,進廚房想要關煤氣,然而發現煤氣閥門被毀壞,窗戶被鎖死,便硬撐著爬出,想要開門發現門也被從外面反鎖,打電話電話線被剪斷?”

    “應該是這樣。”小唐點頭,看著沈漠順著葉秒死時的足跡走進廚房又走到門邊然後走到電話旁,仿佛將那天的事重演一樣。

    “當一切逃生的路都被斷絕,她唯一能想到的求救辦法,就是……”

    “上網!”江小司跳到書桌邊,從角落裏拖出一截網線。

    “可是網線也被剪斷了。”

    “她當時看見大概也完全絕望,死的最後一刻,應該是握著這根網線的。”

    “所以魂魄進入網絡裏了?這樣倒是說的通。”小唐點頭,一面很認真的拿著本子在做筆記。

    “她的電腦硬盤裏有查到什麼線索沒有?”

    “沒有。”

    江小司左右打量著這小小的房間,雖然破舊,卻被葉秒裝飾的十分溫馨,墻上還貼著許多她和朋友,還有楊彥在一起的照片。

    那是一張年輕而充滿活力的臉,而楊彥則是一個相貌普通的中年男人,眼睛沒什麼神采,嘴角掛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寵溺的微笑。

    “他為什麼要殺葉秒呢?就因為她懷了他的孩子麼?”江小司心頭一陣憤慨。

    小唐一手撐住下巴:“楊彥是有婦之夫,雖沒什麼社會地位,沒什麼錢,但是和未成年高三女生搞在一起這種事,傳出來還是非同小可,說不定工作沒了,家庭沒了,還得坐牢呢!”

    “那是他的孩子啊,他怎麼下得了手!難怪葉秒這麼恨他,死也要找他報仇。”

    沈漠對這些感情糾葛絲毫不感興趣:“現在最重要的是趕快找到楊彥的下落,不光是案子能不能破的問題。他雖躲藏起來,但是不一定就知道葉秒化身為厲鬼滿世界找他。只要接觸網絡,就又是一條人命。”

    小唐點頭:“我們這邊會盡快查的。”

    幾人從房間裏出來,江小司突然發現門口竟蹲了只渾身臟兮兮的小狗,白毛都變成黑色的了。見門一開,就從沈漠腳下往房裏鉆去。

    “狗狗?”江小司連忙跟進去,見它跑進廚房繞著空空的食盆直打轉。

    “是葉秒養的狗?”江小司上前去,把小狗抱在懷裏,小狗伸出舌頭親熱的舔著她。

    “好可憐啊,主人都不在了。沈教授,我可不可以養著它?”

    沈漠沒說話,只是頭往小唐那偏了偏。

    “小唐我可不可以養著它?”

    小唐也很喜歡小狗:“好啊,應該沒問題,”

    於是江小司喜滋滋的抱著小狗下樓,這次還真是收獲頗豐啊。

    “你怎麼還不回家?”沈漠瞪她一眼,見她又爬上車來。

    小唐笑:“小司你住哪啊,我開車送你回去?”

    江小司一點不嫌臟的抱著小狗,扯開剛剛小店裏買的火腿腸餵它吃。

    “我去沈教授家,我的番茄汁忘他家了。”

    沈漠和小唐同時黑線。

    江小司在沈漠家和小狗洗了個鴛鴦浴,身上套著沈蔻丹留下的睡衣盤腿坐在沙發上,用吹風機把狗狗的毛毛吹幹。小狗除了左眼一圈是黑色的,其他都是白色的,眼睛又大又好看。

    沈漠看著這個把別家當自家的一人一狗,臉都綠了。

    “狗狗我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重新幫你取一個好不好?呃,就叫小布丁吧?怎麼樣?”

    小狗抖抖身子,晃她一臉水珠。

    “過些天我帶你去醫院檢查,這個月在外流浪的日子一定很辛苦吧?以後我會好好照顧你的。”

    半小時後,房間裏傳來了沈漠的咆哮聲:“什麼?你要把狗養我這?”

    “是啊!我老爸不讓我養寵物……”江小司傷心的嘟起嘴,可憐巴巴的望著沈漠。

    以前她很喜歡養寵物,因為太孤單了,也沒什麼朋友,可是沒有什麼寵物能一直陪著她。她的生命太長,而那些小動物甚至小夥伴都只是她生命中的曇花一現,每次眼睜睜看著心愛的寵物和夥伴離開死去,她都哭個肝腸寸斷、死去活來。江流見她一次比一次傷心,心裏自然也不好受,就不準她再養寵物了。

    ——既然還不能學會放下,就不要拿起來。

    江流這樣對她說,可是她只是個孩子,哪裏顧得了那麼多。明知道會傷心,還是忍不住去靠近。

    “拜托了!布丁很乖很聰明的,不亂跑也不亂叫,你看它都知道跑到院子裏去撒尿給你菜地施肥!你只需要每頓飯給它剩一點點,就行了。你也不忍心看它流浪街頭吧,我會每天都抽空來看看它的!”

    “什麼!每天!”沈漠要抓狂了!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