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10章 抽雪茄的女鬼

    江小司很無辜的穿著睡衣抱著番茄汁蹲在門邊,布丁則趴在番茄汁的箱子裏露出一個頭來。

    不用說,這兩只都被沈漠毫不客氣從家裏扔了出來。

    江小司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認輸的,氣呼呼道:“小布丁我跟你說,一會你呢就一直在門邊蹲著,‘冷漠’要是開門,你也不要趁機進去,就望著他一直哼哼,知道麼?聲音越可憐越好,要有氣無力的樣子。懂了麼,哼給我聽聽?”

    “汪汪!”

    江小司拍它的頭:“是哼哼,不是汪汪。”

    “嗷~嗷~”布丁水光瀲灩的大眼睛無辜的望著她。

    “對對,就是這種眼神,記住了啊!我保證今晚他就把你領進屋去。我明天再來看你,你不要貪玩跑遠了。忍得一時辛苦,才能一輩子不愁骨頭,明白了麼?”

    “嗷嗷嗷!”

    “好,那我回去了,明天給你帶好吃的!”

    江小司抱著番茄汁往山下走,布丁乖乖的蹲在門邊向她搖尾巴。

    回到脫骨香的時候,門上掛的牌子竟然是“營業中”。

    咦,老爸今天沒去上班麼?

    江小司推開門,熟悉的風鈴聲響起,一個雙目狹長,美艷殊絕的女人正坐在櫃臺後面。一身華麗的紅色旗袍,長及肘的皮手套,手裏夾著雪茄,身上還披著雪白的狐裘披肩,旗袍衩開得老高,露出一雙白皙修長的美腿。

    江小司楞了楞:“妙嫣?你怎麼來了?”

    妙嫣一面優雅的吞雲吐霧,一面隨意翻著店裏的賬簿:“我想你了唄,你這是什麼打扮,怎麼大白天穿睡衣出門?”

    江小司笑,把番茄汁放下:“最近流行。想我還是想老爸了?”

    妙嫣不屑的切了一聲:“你以為我是雨晨那只花癡僵屍啊?我只對冷酷無情的壞男人感興趣,你老爸完全不在我考慮範圍之內。”

    妙嫣是只修得金身卻不願成佛的女鬼,他們五百年前相識,算是老朋友了。這人高傲、狡猾、懶惰、毒舌,一堆的壞毛病,不過心腸不錯,很講義氣。沒有人知道她法力有多高,有多少年道行,她每天混行世間,花天酒地,換男人比換衣服還勤。

    “雨晨去哪了?這幾個月都沒見她。”

    “她?去讀衛校去了。”

    “什麼?”

    “她想進你老爸的醫院當護士啊!”

    江小司徹底無語。

    “最近沒收到什麼明器,只有一個紫檀嵌玉鎮尺和青釉硯臺還不錯。改天我讓人幫你送過去。”

    “早知道那些破瓶瓶罐罐的會那麼值錢,我就多收藏著點了。”妙嫣對著江小司輕呵口氣。

    江小司劇烈咳嗽起來,揮手驅散煙霧:“你哪裏守得住東西,給你一座秦始皇陵也不夠你花。再說值錢的不是瓶瓶罐罐,值錢的是時間,你現在就挺值錢的,哪個男人不心甘情願為你掏腰包。”

    “錯,女人是越老越不值錢!要是我還是你這個年紀,那才真是妙。”妙嫣掐掐江小司的臉又掐掐自己的臉,心想要不是怕那個人再認不出自己,她當初一定修煉成十七八歲的美少女。

    “還是一點消息都沒有麼?”江小司見她眼中一絲落寞,不由心生憐憫。

    從五百年前見到妙嫣,她就一直在找那個人,也不知道孤獨飄蕩在這人世找了多久,始終不願入輪回,不願成佛。江小司不懂那是怎樣一種固執,可以讓人孤獨的守候千年,就像她不懂老爸一樣。

    妙嫣搖頭,心裏郁結:“你回來了就自己看店吧,我下午和帥哥有約!”

    江小司取出瓶番茄汁遞給她:“喝不喝?”

    妙嫣二話不說,打開瓶蓋,咕咚咕咚一口氣全部喝光:“對了,你老爸走之前說讓你給他打個電話,你手機一直關機。”

    “哦,好的。”

    江小司目送妙嫣搖曳生姿的走出門,坐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新換的蘭博基尼,飛也似的開走了。

    她給手機充上電,然後給江流打電話。

    “老爸?”

    沒想到電話剛一接通,就發出巨大的嗡鳴聲,然後啪的一下,在掌心裏爆炸了。

    江小司嚇一大跳,躲閃不及,幸虧懷中的珠玉頓時發出綠色光芒的護壁,將碎片彈開老遠。

    江小司心驚膽戰的摸摸自己的耳朵和臉,天啦,差點毀容了。耳朵裏一直嗡嗡嗡的響個不停,好半天聽不到聲音。

    “糟了,老爸那邊怎麼了?”

    她顧不得換掉睡衣,套上外套就往外跑,騎上電動自行車,戴上頭盔,篤篤篤的開出酒吧街,懷中發熱的珠玉和江流的珠玉遙相呼應,給她指引方向。

    不一會,遠遠看見巨大的摩天輪,是遊樂場。江小司一摸兜裏,糟了,沒帶錢,買不了門票,於是她繞到旁邊翻墻進去。

    一個小男孩一手拿著棉花糖一手拿著氣球,仰著頭看見江小司從天而降,十分不雅的摔了個四腳朝天,捧著肚子哈哈大笑了起來。

    江小司郁悶了,爬起來,搶了他的棉花糖,一邊吃一邊繼續往前跑。

    小男孩半天沒反應過來,氣球從手裏飛走了都不知道,回轉身望著江小司得意的向他做鬼臉,哇的大哭了起來。

    江小司氣喘籲籲的跑到遊樂園角落裏的鬼屋門口,裏面絲絲寒氣透出,彩燈迷離閃現著不同尋常的詭異氣息,眾人都下意識的避開老遠。

    “怎麼會跑這裏面去了?”

    前腳剛一踏入,氣溫驟降。周圍漆黑一片,人工制造的嗚嗚呼嘯的風不斷從耳邊刮過,還伴隨著陣陣鬼哭狼嚎。

    “老爸——”她扯著嗓子大聲喊,卻沒有人回答,連忙又往上一層跑去。

    眼前卻突然出現劇烈的白光,照得她睜不開眼睛。

    “小司!小心!”

    江小司只覺得陰風陣陣,有什麼東西向她迎面撲來,直覺性的伸手去擋,面前那東西卻陡然停住,自己手上一空,銀鈴般空靈的咯咯笑聲傳了過來。

    江小司一看,手裏吃到一半的棉花糖不見了,一個嬰兒的魂魄飄在半空中,開心的舔著棉花糖。

    “小司,沒事吧?”

    江流著急的看著她,見鬼嬰再一次的朝著江小司撲去,不由面色一冷,平時溫柔的眼瞬間凝成萬古寒冰,掌心翻轉,一道超生符便擲了過去。

    “我好心留你不得!”

    鬼嬰一見連忙調轉方向向外飛去,卻仍被符首掃到,厲聲慘叫,逃之夭夭。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