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12章 刀子嘴豆腐心

    於是就這樣過了幾天,每天江小司都是清早上學前來沈漠家一次,下午放學後再來一次。而且每次都那麼碰巧沈漠在吃飯,於是她又很死皮賴臉的在那蹭飯吃。

    沈漠很生氣,小司很得意,誰讓他生活那麼刻板規律,起床吃飯睡覺時間都是固定的呢。

    這天下午又過沈漠那去,恰巧沈漠的兩個助手陳安元和胡慧也在,江小司很大方的和他們打招呼,忽略他們目瞪口呆的模樣,自顧抱著布丁在沙發上玩。

    陳安元和胡慧不停在一旁竊竊私語。

    “沈教授居然養了一條小狗耶!”

    “是啊,好可愛,而且還養了一個小孩!”

    “他不是除了一個妹妹沒有別的親人了麼,難道是他私生女?”

    “不可能,怎麼會有這麼大的私生女,說不定是哪個朋友的孩子過來玩。”

    沈漠手裏拿著文件冷冷看他們二人一眼,二人乖乖跟著進了修復室。

    江小司給布丁洗完澡,吹幹毛,見幾個人還沒出來,沒人做飯,於是大發善心,決定親自下廚做一頓給他們吃,也當還沈漠個人情。

    其實他肯留布丁在這裏住,她心裏很感激。能日日見到他,江小司也覺得很開心很甜蜜。不過沈漠也就是借個地盤而已,狗狗一般還是由她來照顧。

    沈漠大多數時間都在工作,江小司很識趣,也不吵鬧煩他,偶爾多了個人添雙筷子吃飯而已,沈漠逐漸習慣了也不再那麼介意。不過肯讓她在這的最主要原因,還是楊彥沒找著,案子沒破,江小司有一定的生命危險。每日見見,他比較放心。否則江小司如果因他而死,他肯定會過意不去。

    沈漠和陳安元、胡慧從修復室一出來,就聞見了飯菜香,江小司擺好桌子,笑瞇瞇道:“忙完了?大家一起吃飯吧?”

    陳安元和胡慧對視一眼,簡直受寵若驚,那麼久他們還沒在沈教授家吃過一頓飯呢。

    沈漠對她會做菜這一點有些驚奇,臉上沒什麼表情,只是隨意說道:“坐下吃吧。”

    陳安元和胡慧忙不叠坐下,沒嘗幾筷子,歡喜的臉就皺成了抹布。

    這味道真是要人命啊!

    再擡頭悄悄看沈漠,卻見他仿佛什麼事都沒有的安靜的吃著。臉上看不出好,也看不出不好。

    二人對望一眼,苦不堪言。

    江小司自己拿起碗,刨了兩口,面色也立刻變了,她吃飯本來就挑食,一般吃的就算不是江流做的山珍海味,沈漠做的精致家常,也是色香味俱佳的。卻沒想到自己做的菜竟然那麼難吃?明明偶爾她心情大好晚上下廚給江流煮面條,他都吃得很香啊?

    江小司淚眼蒙蒙,苦著臉,衝進洗手間吐了起來。

    沈漠擡起頭,看著洗手間的方向,眉頭不由深深皺起。

    一頓飯未吃完,陳安元就拉著胡慧匆匆告辭了。

    江小司自然也食不下咽,拿出冰箱裏前幾天買的零食吃。只有沈漠吃了小半碗飯,還喝了碗湯,緩緩道:“以後,少放點味精。”

    江小司恍然大悟的點頭。

    “這些天你沒上網上QQ吧?”

    “聽你的沒上,可憋死我了,跟戒毒似的。”

    沈默了片刻,沈漠終於還是忍不住問道:“你男朋友呢?”

    “我男朋友?什麼男朋友?我沒有男朋友啊。”

    沒有男朋友?那懷的是誰的孩子?沈漠眉頭皺得更深了。

    “你父母不知道?”

    “我媽不在了,只有一個老爸。”

    單親家庭出生的孩子,一般都比較早熟。沈漠輕嘆口氣,她年紀還那麼小,不應該留下這個孩子,否則一輩子就毀了。可是難道去打掉麼?想到葉秒,立刻又否決了這個想法。

    “你爸爸怎麼說?”

    “什麼我爸怎麼說?他是醫生,很忙啦,每天都忙著給病人做手術,晚上也要加班,一般深夜才能看到他。”

    “那你晚上回去一般在哪吃飯?”

    “他深夜回來會給我做大餐,中午的時候我在學校和同學一起吃,下午就偶爾跑到你這來蹭飯咯!”

    江小司吃著嘴裏的咯嘣脆,一面餵布丁吃肉肉,沒想到連布丁都嫌棄她做的菜,偏轉頭不肯吃。

    沈漠心頭微微有些松動,對她偶爾來打攪他吃飯也便釋懷了。

    此時沈漠的手機鈴聲不知從哪響了起來,江小司到處找,終於在布丁的小房子裏發現了。因為沈漠隨手亂扔在地上,被布丁當寶貝銜回去裝飾房間去了。

    沈漠頭也不擡,示意江小司接電話。

    江小司一接,那邊就有一個興奮的女聲響起:“叔我偷到紫印紋章了!亦休被我騙了!哈哈!現在正往回趕!”

    江小司很汗,偷到?不用想那邊那個肯定是沈漠口中的他侄女沈蔻丹了

    “餵,你好?”

    沈蔻丹楞住了:“餵,你是誰?”不像小唐的聲音啊,怎麼是個小女孩的。

    “我是江小司。因為有點事在沈教授這,順便幫他接電話,你有什麼事需要我轉達的麼?”

    沈蔻丹自然知道自己叔是啥性子,笑道:“謝謝啊,就跟他說我紫印紋章拿到了,過兩天就回來,讓他做好被亦休追殺的準備!”

    “好的。”江小司點頭,那邊掛了電話。

    “你侄女說她偷到紫印紋章了,那章是什麼東西啊?需要用偷的。”

    沈漠懶得看她:“不關你的事,洗碗,拖地。”說著往房間走去,繼續未完成的工作。

    沒想到這時電話又響了起來,江小司一看號碼是小唐。

    “餵,小唐?”

    “小司?你在啊,太好了。你跟沈教授說,查到楊彥的一點線索了,有人前段時間看見他老婆在老家方丘的一個小賣部裏出現過,買了兩個人的生活用品,但是沒見過楊彥,會不會是和他老婆一起躲回老家了?”

    江小司也心頭一喜,連忙轉述。

    沈漠凝眉沈思:“方丘在哪裏?”

    江小司歪頭想了想:“好像在什麼龍盤山的小村子,路不好走,離桃源市大概有五個多小時的車距,下車轉車了,估計還得走一陣。”

    “叫小唐來接我。”

    江小司說完掛上電話,見沈漠上樓拿了件黑色的風衣,又提著那個雕花的紫檀木箱。

    “你現在就要去啊!我也要去!”

    “不行!”這次沈漠拒絕的很幹脆,一個小女孩跟他到深山裏去幹嗎,雖然遇上鬼怪強盜啥的他有信心可以護她周全,可是她如今懷了孕,山上路滑,摔了怎麼辦。

    江小司可不管那麼多:“這事關我的生命安危啊!我要親自去!就算你不帶我去,我自己找車去!反正我知道地點了。”

    “你!”沈漠無奈,指指沈蔻丹房間,“去把你外套取來帶上。”

    江小司這才想起自己還留了衣服在這,跑上去拿,見被沈漠跟豆腐塊一樣方方正正的疊好,放在床頭的衣物,心頭突然湧上一股溫暖,從未經歷過的淡淡情愫在心頭縈繞著。

    這時她的手機也響了,是江流打來的。

    “小司你在哪,怎麼還不回家?”這些天她都回去的很晚,見她總是帶些吃的出去,還偷偷買了狗糧,江流猜她是又在外面養了小動物。

    “老爸我和朋友去方丘玩,過兩天就回來。”她還是老實交代去向吧,否則江流發現珠玉離了遠了還是會知道。

    江流猶豫了下,卻還是沒多問,只交代路上小心。

    下樓等了一會,小唐就披星戴月的開著車來了,車上還坐著江小司第一次見到的林強。

    林強抽著煙,看著江小司,皺眉頭道:“沈漠當這是去旅遊麼,怎麼連小孩都帶了?”

    小唐連忙賠笑:“這是江小司,就是和葉秒聊QQ被牽扯進來那個,因為和葉秒的契約裏是要她找到楊彥,所以就帶她一塊去。”

    林強坐在副駕,江小司和沈漠上車來坐到後面。這時已是晚上九點,警車慢慢駛出市裏,朝著龍盤山開去。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