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13章 分手是為了被挽留

    林強和小唐兩人換著開車,因為路不熟,又是夜裏,山路迂回不太好走,第二天早上才到龍盤山一帶。

    沈漠出門前吃了兩粒暈車藥,一整夜都睡得昏昏沈沈。江小司自然不會放著那麼好的便宜不占、枕頭不用,一開始是悄悄靠在他肩頭,後來直接蓋著外套在他腿上枕著,睡得可香。

    第二天沈漠還沒醒她先醒了,連忙乖乖直起身子坐得離沈漠遠點,怕被發現。

    路越來越難走,實在開不下去了,四人下車搭了個老鄉拉幹柴的牛車浩浩蕩蕩進了村。

    江小司仿佛出來郊遊一般,十分興奮。沈漠因為坐了一晚上車,臉色不太好,一直冷著臉沒說話。林強也是沈默著抽煙,就聽見江小司和小唐在那嘰嘰呱呱。

    去的這個的村子叫龍頭村,住著百多戶人家,還算大,再往山裏去,還有些零星的村落像龍須村、龍爪村,有的只住了十幾戶人。

    他們一路打聽,找到楊彥的妻子龍挽秋祖父的老屋,然而屋子卻是從外面鎖上的,龍挽秋不住在這裏。跟隔壁鄰居打聽,說是搬山裏去了,隔半月偶爾會下山到村子裏來買東西。

    “都是她一個人麼?有沒有一個男人和她在一起?”小唐問。

    村民都搖頭說從沒見過,四人只得又繼續往山裏走。

    “我估計楊彥和她老婆十有八九躲在這山裏。”周圍草木繁茂,小唐氣喘籲籲的一面爬,一面說。

    “你說他如果是為了家庭和睦,名譽啥的,才殺了葉秒。卻又畏罪潛逃,躲到這鳥不拉屎的深山裏來,這又是何苦?得不償失啊。”江小司真想不通這些男人。

    沈漠道:“可能是想避避風頭,等案子平息了再回去,也有可能不是他殺的。”

    “可是葉秒自己親口說……”

    “楊彥是下藥帶葉秒去打了孩子,可是葉秒是死於煤氣中毒,當時正在昏睡,醒來時並沒有親眼看到罪犯。理所當然認為是和她在房間裏有過爭吵的楊彥,在離開時打開了煤氣,想制造她死於事故的假象。”

    小唐撓撓頭:“可是反鎖了門,剪了電話線,很明顯的謀殺,如果楊彥當時還有點理智的話,應該不會那麼傻,還有很多種方法可以殺葉秒。”

    林強在前面開路,煙依然一支接一支的抽:“所以他老婆嫌疑也很大。”

    “‘結發妻子發現丈夫出軌,氣憤之下謀殺情婦’?哈哈,新聞上都是這麼寫的,電視也都這麼演,很有可能。”江小司使勁點頭。

    “關於楊彥妻子有查到什麼沒有?”沈漠問。

    小唐道:“楊彥是普通的工程師,龍挽秋則是搞園林設計的,辭職大半年了,鄰居評價說是很好很賢惠的一個人,同事和她關系都不錯。”

    “他們結婚多久了?沒有孩子?”

    “十四年,楊彥今年四十了,沒有孩子,好像龍挽秋不能生育。”

    “難怪楊彥會出軌。”沒有孩子維系的家庭通常是十分脆弱的,夫妻雙方缺乏進一步妥協和包容對方的理由,關系很容易破裂。

    “老天真是不公平,想要孩子的沒有生的權力,不想要孩子的卻偏偏有了。”江小司想到李月依,輕嘆口氣。

    沈漠望著她頓了一下,以為她在感懷身世,不知道拿肚裏的孩子怎麼辦才好,不由也皺起了眉頭。

    一直到傍晚時刻,他們才到達龍挽秋在半山腰的一座房子。

    本來還商量了圍捕陣形怎麼防止楊彥逃竄下山,沒想到卻看見一個女人在門口澆花,一大片大片的夜來香開得異常鮮艷。

    “龍挽秋?”林強從懷裏掏出證件亮了亮,“公安局的。”

    “我是,請問什麼事?”眼前的女人相貌普通,但是有著很溫婉的氣質,皮膚有些蒼白,穿著棉布長裙,幹幹凈凈的。

    “有一宗謀殺案需要你和你丈夫回去協助調查,楊彥呢?”

    龍挽秋放下噴壺,在引來的山泉下洗了洗手,眉頭輕輕皺起,眼裏有一絲哀傷。

    “我不知道,他犯什麼事了麼?”

    林強把煙頭扔在地上踩滅:“你來這多久了。”

    “兩三個月吧。”

    “中途沒回去過?”

    “沒有。”

    “你一個人在這山裏呆著幹什麼?”

    “這邊空氣好,過來修養,這房子是我祖父留下的,他以前常上山打獵,村子裏還有一套。”

    “楊彥和你一起來過麼?”

    “以前每年放假,我們會一起來小住一陣,這兩年沒有。他犯了什麼事?”

    “一個叫葉秒的女高中生,死於煤氣中毒,我想你應該認識吧?”林強望著她,目光犀利。

    龍挽秋手微微握起,又慢慢松開,表情依舊淡淡的。

    “是的,我認識,楊彥雖然隱藏的很好,但是我也不笨。她……死了?”

    “對,你丈夫有很大嫌疑,他這一個月都沒有來找過你或者聯系過你麼?”

    “沒有,我們很少聯系,因為葉秒,我們感情出了些問題,這也是我一個人來這裏的原因,想要冷靜一下……天快黑了,你們要不要進來坐坐?”

    四人走進屋內,周圍陳設非常簡單,龍挽秋給他們倒了茶。

    江小司爬了半天山正好口渴,也不嫌燙,一口氣喝了大半杯:“好香啊!”

    龍挽秋溫柔一笑:“自己種的茉莉花制的茶,要是喜歡可以帶些回去喝。”雖不說,可是看著江小司的眼神還是有些好奇。警察辦案怎麼帶個小丫頭?

    “龍頭村小賣部的人說你之前買了兩個人的牙刷和生活用品。”

    “恩,買回來備著,說不定萬一哪一天他想我了,會來接我回去。”龍挽秋望向窗外,眼神黯然。

    江小司心頭一動,離開只是為了被挽留,這也是個被情所困的可憐女人啊,連堂堂正正跟小三去爭去搶的意識都沒有。那個楊彥真可惡,家裏有個這麼好的女人還不知足。

    “楊彥真的不在你這?”林強觀察了一下周圍,的確沒有留下什麼另一個人也在這生活的痕跡。

    “你們如果不放心,可以四處搜一下。”

    於是小唐四處轉了一圈,簡單的木屋,用木板隔成廚房、臥室等小小的四間,根本就沒有任何可以藏人地方,也沒發現什麼暗門、地道入口啥的,只能出來跟林強搖搖頭。

    “但是我們可能還是要請你回去跟我們接受調查。”

    龍挽秋點頭:“好的,明天我跟你們一起回去,天黑了,下山不方便,你們今天就住這吧,這小姑娘可以睡沙發,其他人我在客廳給你們鋪個地鋪?”

    於是幾人便留下了,龍挽秋去菜地摘菜給他們做飯吃,幾人又把屋子滴水不漏的檢查了一遍。

    “難道是楊彥預先知道我們要來,已經跑了?”小唐沮喪的問。

    “不會,他肯定在這裏。”江小司篤定的說,她感覺到了,這周圍除了他們幾個,還有另一個人,不對,是另一些人的氣息存在。僵屍的鼻子一向是很靈的,可惜周圍花花草草的太多,她找不出具體方位。

    “你憑什麼那麼肯定?”林強看她一眼。

    “直覺,女人的直覺。”她總不能說是鼻子聞出來的吧。

    沈漠手指輕輕敲打著桌子:“楊彥應該還在這裏,那個女人太鎮定了,對葉秒被殺似乎一點也不感到驚奇,雖然愛楊彥,但是似乎也並不關心他此刻在哪裏,怎麼樣。所以就算楊彥不躲在這,她也一定知道下落。”

    江小司撐著下巴:“女人的愛好盲目啊,就算知道對方殺了人,寧肯漠視法律,也要包庇愛人,龍挽秋其實也挺可憐的。”

    沈漠搖頭:“如果說葉秒真是楊彥殺的,很難說她就不知情,你們看見她手腕上的疤了沒有?”

    江小司一驚:“她割腕自殺過?”

    “不論她自殺的理由是什麼,這女人並不像表面上看來的那麼溫順豁達,如果她真愛楊彥的話,背叛帶來的打擊可能是致命的。”

    小唐一臉驚訝:“或許她借著這種方式逼丈夫殺了葉秒回到自己身邊?”

    沈漠搖頭道:“那個疤痕太淡,看上去有許多年了,不過不排除這種可能,她如果真像外表看上去那麼與世無爭的話,那麼對楊彥的愛可能會促使她采取一些消極的強迫辦法,逼楊彥回頭。”

    林強擰起眉頭,又去掏煙,卻被沈漠伸手摁了回去。眾人以為他是覺得在別人家抽煙不太禮貌,其實沈漠是突然想起林強一路都在抽,煙味可能會對胎兒造成不好的影響。

    林強悻悻收回手:“如果楊彥真躲在附近的話,無非只有周圍的山洞還有地下可能有地窖什麼的。等明天天亮我和小唐在附近搜索一遍再下山。”

    龍挽秋回來,幾人因為累了一天,吃了飯很早就睡了。

    半夜,江小司突然醒來,白天熱鬧的山林此時萬籟俱寂,在林強小聲的呼嚕和小唐的夢囈中,她隱約聽到另一個呼吸聲,若有似無,斷斷續續,一會又聽不見了。不由翻身一坐而起,楊彥果然躲在地底下,而且就在他們正下方。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