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16章 古董初見棒棒糖

    江流年紀看上去和沈漠差不多,三十歲上下,沒人相信,他會有這麼大的女兒。

    小唐感激涕零的看著他,千恩萬謝,林強看他的眼神卻帶點防備。他活了這大半輩子,除了沈漠,沒見過有人身手這麼好的,這是現代,又不是拍武俠片。他子彈都擺不平的事,江流怎麼可能只靠一枚銅錢解決?

    江流的擔心和怒火在看到江小司的燦爛笑容後已消去了大半。只是面對著渾身都散發強大壓迫感的沈漠依舊提防,直覺告訴他,那個人非常危險。而且不知為何,剛剛看著他護著小司逃出來,他心裏隱隱有不好的預感。

    江小司完全忘了自己是瞞著江流偷偷跑出來的,很開心的給他介紹道:“老爸,這是警隊的小唐和林強,這個是沈漠沈教授。”

    江流面上重新掛上淺笑,禮貌的點頭:“你們好,我是江流,小司給你們添麻煩了。”

    小唐連擺手:“這次多虧小司案子才破,不好意思把她牽扯進來。”

    江流搖頭,蹲下身子,嚴肅的看著小司:“雖然可能遇到危險,但是你若堅持,老爸不會阻止你跟他們一起出來,但是你不應該瞞著我。”

    江小司撓頭,鉆進他懷裏撒嬌:“我是怕你擔心啊。”

    “你這樣我更擔心,這些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一會你一五一十好好跟我說清楚。”

    “是,遵命!”江小司心虛的轉身,看著已是廢墟的木屋長嘆一聲,“這下楊彥死了,回去該怎麼和葉秒交代呢?”

    沈漠面無表情:“不需要交代,原原本本告訴她就行了,她若還敢生事害人,我必叫她永不超生。”

    江小司打個寒戰,用不著這麼狠吧,葉秒雖然做法有誤,可是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另外,雖然是第一次見面,為什麼她隱隱覺得老爸和沈漠之間互相抱有敵意呢?

    難道這就是僵屍和道士的天生直覺?想當初沈漠也是很討厭自己的,現在才稍稍好一點了。當時在墓穴裏的時候,自己都嚇傻了,要不是有他保護,怕是也得被魔鈴花咬一口吧?想到沈漠剛剛情急之下牽住她的手,她臉不由紅了。

    林強在一邊指揮吆喝:“小唐,再好好搜一遍,看有沒有什麼證據或者發現。”

    幾個人在廢墟中翻尋著,江小司突然道:“我找到一臺筆記本電腦。”

    江小司打開來看,IBM的,應該是楊彥的,可惜已經被破得不成樣子了。

    “我把硬盤拆下來,拿回去數據恢復。”

    五人給當地警局打了電話,然後下山開車回桃源市。小唐的腿用了沈漠帶的藥又經過江流的包紮已經沒什麼大礙。

    江小司因為又困又累又餓又渴血,一上車就昏昏沈沈的蜷在江流懷裏睡了。幾人還沒見過哪個女娃這麼大了,還和老爸這麼親昵的,何況江流怎麼看都不像親爹。

    小唐忍不住開口問:“江先生,小司是你親生女兒?她媽媽了?”

    江流搖頭:“她是我好友的女兒,爸媽都去世了,我一個人把她帶大。”

    “江先生是做什麼的,身手這麼好?”

    “我是醫生。”

    “難怪給我包紮手法這麼熟練。”小唐呵呵的笑。

    江流點點頭,抱著沈睡中的小司不再說話,旁邊的沈漠看他一眼,皺起眉頭,這個江流給他的第一感覺比江小司還要奇怪,難道是和鬼怪生意做多了,身上也沾染了點鬼氣?

    心頭微微對他有怒意,因為他身為江小司的監護人卻沒有照顧好她,那麼小年紀,居然懷了孕。他估計江流或許還不知道這事,想要開口詢問,他打算怎麼辦,總之那孩子生下來是錯,打掉也是錯,決不能草率決定,可是礙於林強和小唐在場,又不好說。

    小唐開車送江流他們一直到脫骨香門口。江流問他們要不要進去坐坐,小唐一看見櫥窗裏的情趣用品還有內衣模特連忙搖頭擺手說下次。

    江流抱著小司上樓,把她放在床上,然後就下樓弄吃的。江小司是聞到香味醒的,大吃了一頓之後,就開始修硬盤恢復數據。

    “以後不準再和沈漠有過多接觸知道麼?”江流叮囑她。

    “老爸,我知道你擔心我,其實沈漠不像外界傳言的那樣,他人挺好的。”

    “他對人是挺好的,可是對非人就不一樣了。他暫時是不知道你的身份,但是總有一天會知道。到時候出手傷你,你以為你受得了?跑得掉?”

    江小司楞住了,突然十分難受,想到他面對非人不加掩飾的厭惡,心頭竟隱隱有些作痛。卻又自我安慰道,沈漠應該不會這樣對她吧,她又沒做壞事,自古正邪才不兩立呢!

    “放心啦老爸,我會小心的,等我先把葉秒這件事擺平。”

    沈漠一回到家,布丁就迎了上來,小尾巴直搖,卻又不敢對他太過親近。沒想到案子會那麼快結局,江小司走的時候,給他準備了三天的狗糧,沈漠走進廚房,見它竟然全都吃完了。不由搖頭,真是和江小司很像,不但脾性像,眼神像,連胃口都是一樣的。

    第二天一早江小司就來敲門,沈漠已經被她吵習慣了。只看見她雙眼泛紅,手裏拿著硬盤道:“我修好了!”

    “熬夜了?”對小孩不好。沈漠皺眉看著她,進廚房給她泡了杯牛奶。

    “沒有,就是找到了一些楊彥寫的東西,我過你這來上網和葉秒聊天,一會把東西給她看,要是她覺得我沒兌現承諾啥的要害我,你可要幫我鎮住場。”

    沈漠點頭,反正沈蔻丹把紫印紋章拿來了,現在要解決葉秒容易的很。

    江小司打開很多天沒用過的QQ,沈漠就站在旁邊,她突然覺得很有安全感。不由又想起在墓穴裏時,他握住自己的手奔跑,掌心溫熱而有力,那是生命裏第二個想要保護她的男人。

    沈漠註意到她望著自己的眼神,不由皺起了眉頭。

    QQ滴滴滴滴的響了起來,由於這些天都不敢上網,所以留言很多。江小司隨便看了看,連回復的心情都沒有,直接單敲葉秒。

    ——我來了。

    葉秒依然在線,網名和簽名都沒有變,只是原本血紅方塊的頭像,如今變成了全白,和背景融為一體,仿佛不存在一樣。

    久久的,沒有回復,江小司又敲。

    ——還在麼?

    ——在。

    那邊終於回復。

    ——我找到楊彥了。

    ——你很快,還有四天才到約定的日期。

    ——我雖然找到了他,可是沒辦法幫你把他帶來,他昨天死了,相信你應該已經知道了吧。

    那邊依舊久久沈默。

    ——他應該死在我手裏的,是誰殺了他?

    ——嚴格來說,他是自殺。

    ——畏罪自殺麼?呵呵。

    ——葉秒,他沒有殺你,殺你的人不是他,是他老婆。

    ——你說什麼?

    屏幕閃爍了一下,變得更亮了。江小司便把去這一次所看見的一切一點點講給她聽,包括楊彥是怎麼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植物一般的活著,最後又是怎樣掙脫生命的最後維系枯萎死去的。

    電腦音箱裏突然爆發出一陣尖銳刺耳的女人的大笑聲,在房間裏久久回蕩,江小司不知道葉秒究竟是在笑還是在哭。

    “那女人果然厲害,原來姜還是老的辣啊,這樣的下場比起我能下手給予他的報復,何止厲害了百倍……可是他如果已經決定要離婚,為什麼還要殺死我們的孩子,為什麼!”

    說到最後,葉秒幾乎是憤怒的咆哮了起來,音箱發出尖銳刺耳的巨大嗡鳴。

    ——你冷靜一點,我從楊彥的硬盤裏找到了一些東西,你想要看看麼?

    ——與我有關?

    ——是的。

    ——發給我。

    於是江小司插上了硬盤,打開了裏面的Word文檔。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