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17章 出軌大叔的自白書

    洛麗塔,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我的靈魂,同時也是我的罪惡。

    認識小秒,是從我打了她一巴掌開始。

    而最後一次見面,是小秒狠狠打了我一巴掌。

    她不知道,其實她的那一巴掌更痛。

    永遠記得那個早上,小秒嘴裏狼吞虎咽的吃著滴著豆漿的油條,含糊問我,你多少歲?

    我回憶了很久才想起來,再過一個月我就四十了。跟大多數的中年男人一樣,我的肚子微微發福,而且開始有了要禿頂的跡象。

    你呢?我問。她笑著伸出雙手,右手比了個一,左手比了個八,燦爛的仰著下巴說,我十八。

    她尖尖的食指指端,仿佛頂著一顆星星般在閃閃發光。我想或許是她透明的指甲油的緣故。

    挽秋她從來不塗指甲,一雙手因為翻土種花還有做不完的家務爬滿老繭,手背上的皮膚松弛,指甲蓋微微有些扭曲變形,手腕上還有一道淡淡的疤。

    夜裏睡覺時,我總是習慣緊緊握住她的手。我花幾個月的工資去買最好的去疤精華素和修復乳來給她塗,可是,還是留下淡淡的痕跡。

    我和挽秋是通過朋友介紹認識的,當時我已經工作了兩年,工作就是我生活的全部。我每天一個人上班下班一個人睡覺吃飯,日子平淡的像水一樣。我是個喜歡熱鬧的人,我想要個家,想要個孩子,於是我打算找個人結婚。

    挽秋會喜歡我和我在一起我很驚訝,她是小我兩屆的學妹,說大學時就喜歡過我,所以讓朋友介紹和我認識。

    我們結婚後第二年,挽秋確診不能生育,相比於我的失望,她受的打擊更大。我安慰她,告訴她我並不喜歡小孩,她若喜歡我們可以領養一個。

    日子恢復如常,可是沒有孩子的家庭,似乎終究是殘缺的。我更加投入的去努力工作,只是盛氣淩人的上司,勾心鬥角的同事,巨大的經濟壓力,我曾經所有的夢想和抱負,似乎都在日復一日枯燥乏味的生活中被消磨殆盡,我變得沈默而孤僻。

    挽秋是個好女人,作為妻子她堪稱完美,只是我總覺得少了點什麼。那麼多年她從沒和我吵過一句嘴,使過一次性子。我怕她是因為對我愧疚,所以百般遷就,可是她似乎就是那麼一個溫婉到幾乎沒有個性的人,唯一的愛好是每天種種花養養草,於是我逢年過節會買各種花送給她,但都是有根的。

    從小我就愛畫畫,周圍的人都誇我有天賦。曾經我想當個設計師,可是現在我只是個一事無成的普通工程師,從早到晚畫著乏味的圖紙。

    好不容易存夠錢,買了房子,便想著自己設計一番,可是等房子裝修出來我才恍然發現,年少時曾讓我引以為傲的天賦、靈感、熱情還有創造力早已完全不知所蹤,半點都沒剩下。

    在我三十三歲,我和挽秋結婚第七個年頭的某一天,我正在工作,沒想到隧道塌方我被埋在了下面。外面的人把能救的人先救了,其他失蹤無法確定位置的根本不敢亂挖,怕引起更大的塌方。那一刻我意識清醒,卻沒有出聲求救,我不是想死,真的不是,只是突然間覺得累了,不想動也不想回話。

    受困三天,滴水未進,在我覺得自己快要死掉的時候,聽見外面亂成一團,隱約還有一個女人的哭喊。我突然間有點害怕,我用石頭擊打發出聲音求救。被救出送去醫院的除了我還有挽秋,她就在我被埋的地方割腕自殺。

    我被震驚了,也被嚇到了,從來不知道外表看似柔順的她其實是可以這樣決絕的。我以為我們只是相依相伴而已,卻沒想到她竟戀我至深。原來,一起生活了那麼多年,我還是一點也不了解她,

    日子繼續無聲無息的向前推進著,我曾以為,選擇死亡是我保留最後一點尊嚴的權力,可是為了挽秋,我只能繼續這樣蠅營狗茍的活下去。

    一年又一年,就在我以為這樣就是一輩子的時候,小秒出現了。

    她因為馬上要高考,壓力太大,一個人在網吧裏通宵打遊戲,出來的時候被幾個小混混跟上了,當時我正在上班的路上。

    我不喜歡管閑事,一顆心早就被平庸的生活所麻木,是每天早上擠公交,看到老人都不會起來讓座的那種人。

    可是當時小秒害怕而無助的眼神讓我心軟了,我皺眉走過去就給了她一巴掌,大聲呵斥道:“你跑哪去了,我和你媽找了你一晚上!”

    小秒當時眼淚就掉下來了,估計是疼得厲害,捂著臉蹲在地上哭了起來。

    估計是我的氣勢還挺能唬人,幾個年輕人訕訕的走了。否則我這一把老骨頭還真是拿他們沒辦法。

    “對不起。”我掏出紙巾遞給她,然後轉身去上班了。這些年,我從來沒遲過一次到,沒有請過一次假,也沒出去旅行過一次。就連進醫院那次都是休息了不到半月就瘸著腿去上班了。

    沒想到第二天早上又在那個地方看見小秒,這次她背著書包穿著校服蹲在路邊等我。我見她半邊臉依然腫著,心頭有些歉意下手太重了。她一看見我氣勢洶洶的衝上來,我還以為她也要扇我一巴掌。沒想到她使勁踩了我一腳,說要我請她吃早餐賠罪。

    我被她纏的沒辦法,就在路邊攤子請她吃了豆漿和油條,她磨磨唧唧的,一邊吃一邊嘴巴還說個不停,問東問西的。結果,我第一次遲了到。

    之後她每天早上上學都從這條路走,在路邊等我請她吃早餐。我雖有些猶豫,但是內心深處可能還是有期待生活能發生一點變化的,所以並沒有拒絕。

    我們早上見面,換著吃不同的早餐,其他時間就在QQ上聊天。我以前哪會用什麼QQ,都是年輕人的東西,最多郵箱收發點郵件。她卻非幫我申請了一個,用她的生日做密碼。

    習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就像我習慣了她在路邊等我,習慣了在QQ上等她。

    小秒望著我的眼神總是帶著一點崇拜和迷戀,我知道在她眼中,我這個年齡的男人似乎是成熟穩重,充滿魅力的,何況我還從天而降救了她,她會在自己的幻想裏不斷完善和神話那天的遭遇,就像電視劇情節一般,以為遇上了真命天子。

    其實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多麼庸碌無能,平淡乏味的一個人。

    小秒跟我表白的時候我沒有意外,只是想到挽秋腕上的傷口,我沒有勇氣。早上她再等不到我,也打不通我電話,只能拼命在QQ上給我留言。

    我並不擔心她,年輕少女的愛總是來得洶湧,淡褪的無情,我只是她生命中的過客,而我感謝她給我乏味的生活帶來那麼一絲活力和色彩。

    可是看到她留言說,哪一個時間如果再在哪裏見不到我,她就去死的話,還是讓我開始擔心。挽秋腕上的傷口總在我眼前來回晃,我不知道她是說著嚇唬我還是當真,但是前一個女人的決絕讓我不敢去賭,何況她只是個孩子,很有可能真一時衝動想不開。

    熬到最後一刻,我還是去了,她半截身子都已經探出了樓。

    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的,她滿面淚痕,卻又得意洋洋。開心的吻我,嘴唇柔軟得像她總是偷偷塞我口袋裏的棉花糖。

    我的手卻因為後怕而微微顫抖,為什麼我身邊的女人一個是這樣,兩個也是這樣?

    ——這是我和挽秋結婚的第十四年,我們熬過了第一個七年之癢,卻沒能熬過第二個。

    和小秒做愛的時候我總是很小心,她還那樣小,甚至沒成年。我愉悅而痛苦,這是救贖也是更深的罪孽。

    可是沒想到她還是懷孕了,我幾乎失去理智,小秒卻居然死都不肯去打掉孩子。我們為此爆發了一次又一次激烈的爭吵。

    天知道我有多想要一個自己的孩子,何況那孩子還是我深愛的小秒生下來的。

    可是小秒她自己都還是一個孩子,她現在陷在愛裏,根本就不管不顧,可是以後呢,先不說我會不會離開挽秋和她在一起,和將孩子生下來後該怎麼辦,眼前最重要的是她不能不參加高考!

    每個人都是會長大的,我會老,而她會離開,會到外地去讀大學,遇上更好的男孩子,會發現原來我只是個糟老頭子,對我的感情會慢慢遺忘。雖然現在她把我當作整個世界,可是到那時候,她會後悔自己所做過的這一切。

    感情是可以磨滅可以消逝的,說不愛就不愛了,說離開就離開,可是孩子呢?我不怕留下這個孩子,甚至可以鼓起勇氣跟挽秋離婚,可是我不想有朝一日小秒恨我。

    我可以成全她年少時一段荒唐的愛情,可是我不能毀了她一輩子。

    小秒一直在哭,幾乎跪下來求我,說要留下這個孩子,不怕受再多的苦和委屈。可是或許我的堅定和眼中的狠心讓她絕望,她竟然收拾東西一個人離家出走了。

    我先於她一無所知的家人找到了她,假裝答應留下孩子領了她回來,卻在她喝的飲料裏下了藥,冒充她父親,帶她到醫院墮了胎。

    我知道她一定會恨死我,永遠也不會原諒我,可是我沒有別的選擇。

    在醫院的走廊裏等著,這是我活了那麼多年,第一次哭。我親手殺了我期盼已久的孩子,也殺死了我和小秒的愛情。

    行屍走肉活了那麼多年的我在那一刻,終於崩潰了。

    小秒在臨時租下的,我們曾經的愛巢裏哭得死去活來,她曾經心目中的英雄如今成了殘酷可怕,沒有人性的魔鬼。

    狠狠一巴掌,我痛到幾乎失去知覺,只能強忍著不倒下的踉蹌離開。

    可是要我再次選擇,我仍然不會後悔,時間會愈合一切創傷,她還年輕會好好活著,而我行將就木,心如死城、寸草不生。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