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19章 沈教授拳打負心男

    江小司不理解沈漠怎麼老是隨便和人在街上打架呢?看起來冷漠無常,卻是個火爆脾氣。

    李月依嗖的從外圍竄進來,跳到幾乎疼得站不起身的邵冰面前:“冰哥哥,你沒事吧?”

    邵冰氣得牙癢癢,想要昂首反擊,卻礙於傷勢太重;想要破口大罵,又偏偏嘴巴太痛。轉頭看見李月依淚光閃閃讓人憐惜的面孔,立馬表情溫柔下來,握著她的小手。

    “放心,小月,我沒事。”

    沈漠這時才看到李月依,看著她和邵冰兩人郎情妾意的模樣,不由更加怒火中燒,以為邵冰是因為另結新歡,所以對江小司始亂終棄。

    要不是因為邵冰只是普通人,又還是只是個孩子,他非扭斷他脖子不可。現在的娃娃,到底都怎麼了,還有葉秒也是,一個兩個都這麼荒唐早熟。

    “是個男人就要對自己做過的事負責,你老爸沒教過你麼?”沈漠冷冷看著他。

    邵冰從沒見過氣勢這麼駭人的男子,那墨黑的眼隨便往身上一瞟,就跟刀子剮似的,骨頭都生疼生疼。

    “什、什麼事?負什麼責?”為什麼一個丫頭一個大叔,一蹦出來就叫他負責啊,他到底做錯什麼了?

    沈漠努力握拳,克制住繼續揍他的衝動:“江小司肚子裏的孩子你打算怎麼辦?”

    “啥?”

    “啥?”

    “啥?”

    三個人同時都傻眼了,轉頭瞅著沈漠。

    沈漠皺起眉頭,不耐煩的問道:“孩子你打算怎麼辦,別一句不是你的,就以為可以推卸責任。”可是難道先把孩子生下來,然後等他們一畢業就結婚麼,讓江小司和這種垃圾男人?他心裏一想到就十分不舒服。

    “我什麼時候懷孕了?”江小司奇怪的歪著頭。

    “小司你怎麼也懷孕了?”李月依驚奇的張著嘴。

    “她懷孕關我什麼事?”邵冰不屑的冷哼哼。

    沈漠楞了楞:“你不是懷了他的孩子麼?”

    江小司捂著肚子哈哈大笑,幾乎快要坐到地上:“誰說是我懷了他的孩子,他是月依的男朋友,懷孕的是月依。”

    沈漠臉部抽搐,沒懷孕?難道自己搞錯了?那她買測孕紙做什麼?還那麼能吃,還吐……

    卻見邵冰激動的握住李月依雙臂。

    “什麼?小月!你懷孕了?”

    李月依可憐巴巴的點點頭。

    “是誰的孩子?我要去把他宰了!”邵冰氣急敗壞的強撐著站起來就要去找人拼命。

    江小司吼道:“不要裝蒜了!不是你的孩子能是誰的孩子?”

    “我的孩子?怎麼會是我的孩子,我怎麼不知道?我連碰都沒碰過她,怎麼會有孩子?”邵冰快抓狂了。

    李月依扯著他衣角,小聲的說:“我們那次去苗寨玩,時間太晚,不是在賓館裏睡過了麼?”

    邵冰一手扶額,快要暈倒:“小月啊,我們是在一起睡了,可是什麼也沒發生,你才初三啊,我這麼愛你,疼你還來不急怎麼會欺負你,接吻是不會懷孕的。”

    李月依驚奇的睜大眼睛:“可是電視上不都說誰和誰睡了,然後有寶寶了?”

    這回輪到江小司抓狂了,一腳踹向李月依屁股:“李月依,衛生課上你幹什麼去了,有沒有點常識?”

    李月依委屈的兩眼含淚,同時又驚喜異常:“意思是說,我沒有懷孕咯?”

    “可是明明測孕紙……”江小司也大松一口氣,卻又迷惑的撓頭,難道買了假冒偽劣產品。

    這時只聽見沈漠在一旁輕咳兩聲,表情微微有些不自然。

    “如果,你是說那天你在超市裏買的測孕紙……我想應該給你一個教訓,所以……”

    江小司呆了:“你說什麼?”

    “總之沒事就好。”沈漠有些尷尬的轉過身子。

    搞了半天,這麼一連串的誤會,居然都是由自己一時多管閑事引起。他當時看到這麼小的小孩在那堂而皇之買測孕紙和安全套當然生氣,所以碰到測孕紙那一瞬間就做了手腳,心想嚇一嚇這些小孩也好,看他們以後還敢不敢那麼不懂事。

    “你你你……”江小司再怎麼都沒想到沈漠除了表面上看來冷冰冰,其實脾氣火爆,喜歡打抱不平之外,還是個腹黑!

    邵冰更郁悶,白被冤枉了,還白挨了一拳,又不敢還回去。還好有李月依如喜羊羊般的溫柔安撫他的心。

    沈漠冷眼看著二人在面前你儂我儂,嚴厲說道:“雖然是虛驚一場,你們以後自己也要好自為之。”然後大步離開。

    “等等……”江小司連忙去追他。

    沈漠雖然嘴巴毒點,態度差點,但是就算自己在他家瞎鬧騰,怎麼纏著他打擾他,他也沒發過這麼大的火。這次是因為誤以為自己懷了孩子,而對方不認賬,所以才這麼生氣的麼?那麼他是在關心自己?心裏突然有點甜甜的,覺得沈漠鬧了笑話卻不肯認錯,打錯了人也不肯道歉依然兇神惡煞的樣子有點可愛。

    “沈教授!”江小司跟在後面一路小跑

    沈漠頭也不回:“不要再跟著我。”

    “要是我真懷了孩子怎麼辦?你是會勸我生下來?還是像楊彥對葉秒一樣,為了我的未來,勸我去打掉?”江小司對這一點非常好奇,也不管正在大街上就大聲追問道,路人紛紛轉頭看他們。

    沈漠嘴角抽搐:“這是你自己的事,與我無關。”

    “那你覺得楊彥做的一切都是對的?”

    “第一,在我眼中,這世上最讓人厭惡的,不是像龍挽秋那樣為了愛心腸歹毒或者不折手段的人,也不是葉秒那種自私任性,天真到以為靠著孩子可以得到一個男人全部的人,而是楊彥那種,自以為是,明明做錯了,卻一心只想著逃避錯誤的人。第二,他有什麼權利替葉秒做決定,每個人都要對自己的人生負責,既然敢做就要敢去承擔。孩子打了就能磨滅掉那些犯下的錯誤麼?不過是錯上加錯罷了,可笑。第三,不要覺得他們有多可憐,一個兩個都是自作自受。”

    江小司笑瞇瞇的看著沈漠越走越遠。

    所以,不要輕易犯錯,要想清楚後果自己能不能承擔。就算錯了,孩子是無辜的,不能把災難轉嫁在孩子身上……

    望著沈漠,江小司突然覺得,自己做好承擔錯誤後果的準備了。

    想要把我趕出你的世界?偏不讓你如願。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