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21章 你好,導師大人

    沈蔻丹看著這只害羞的小僵屍,眼中略帶調侃的在一旁搖扇輕笑。雨晨的臉更紅了,恨不得把腦袋塞進包子裏去。

    江流似乎見怪不怪,只是溫和的點頭:“有點事過來轉轉,這位是我朋友,沈……”他本來想介紹名字,可是自己都不知道。

    “我叫沈蔻丹。”

    雨晨楞了楞,怎麼是個女人名字?

    “很久沒看見你了,最近在忙什麼?”

    “我、我在學校讀書……”

    “多學點東西好,有空過店裏來坐。”江流打過招呼便不多說,轉身要走,手機卻響了起來,一看是江小司的來電,臉上情不自禁露出微笑。

    沈蔻丹輕輕挑眉,雖然他總是在笑,可是只有此刻,她才覺得這笑是真的。

    “餵,小司。”

    “老爸!”江小司著急的喊聲傳來,然後手機一聲嗡鳴,在手上炸開了。

    江流想起那天在遊樂場,不由皺起眉頭:“鬼嬰去我家了。”

    “什麼?”沈蔻丹和雨晨二人都睜大眼睛看著他。

    沈蔻丹立馬反應過來:“坐我車。”

    “我也去。”雨晨也著急的跟了上去。

    江流臉上並無驚慌神色,江小司好歹也是半個僵屍,又有珠玉護身,沒那麼容易受傷,可是心裏多少還是有些擔心。

    “小貓開門。”

    “今天人真多啊喵。”

    “這個是脫骨香的江老板,那個是他的朋友雨晨,我們現在要馬上趕到脫骨香去。”

    “喵嗚,收到!”

    雨晨好奇的東張西望:“好高科技啊!”

    沈蔻丹笑著搖頭:“哪有那麼先進,小貓是鬼,專門幫我開車的。”

    “沈、沈公子也是鬼?”雨晨看了半天,覺得怎麼不太像啊。

    “不是,我是道士。”

    雨晨頓時面色蒼白,嚇得不敢再說話了。

    “江流,你家裏誰在?”

    “我女兒小司。”

    “你有女兒了?”沈蔻丹吃驚不小,“她多大了,應付得來麼?”

    “初三,應該沒太大問題,但是她膽子小。”

    “沒想到一個嬰兒也會玩調虎離山?”

    “可能是被我打傷了想要報復吧。”

    “你店裏都不貼個符、放個驅鬼的啥的?”

    “那還怎麼做生意。”

    “鬼又不需要去買血喝。”

    “有道理,我下回考慮考慮。”江流回答得一本正經,雨晨忍不住捂嘴笑了起來。

    回到店裏,到處都沒找到那只鬼嬰,小司也不見了,樓上樓下都找不著。

    “難道被抓走了?”雨晨著急的直轉圈。

    “沒有,還在店裏。”江流根據珠玉感知到小司的位置,慢慢上了樓,進了自己的房間,然後打開棺材蓋,果然江小司正蜷成一團躺在棺材裏睡得正香。

    “小司!”他搖醒她。

    “老爸,你回來了?”江小司揉揉眼睛,“雨晨,你也來了。這個是?”

    “我叫沈蔻丹。”

    “啊?蔻丹!是你啊!”

    “你是?”

    “我是江小司啊,和你講電話的那個。”江小司一下子沒了睡意,從棺材裏蹦出來。

    沈蔻丹恍然大悟,怪不得聲音這麼熟悉。

    “你怎麼變成男的了?”

    “我易容了。”

    江小司好奇極了,跑過去就要摸摸沈蔻丹的臉。

    江流連忙扯住她問道:“剛剛怎麼了?是鬼嬰來過了麼?”

    “是啊,我一覺醒來,發現他和我擠在一個被窩裏,看著我咯吱咯吱的笑,嚇死我了,就連忙給你打電話。”

    “他沒傷著你吧?”

    “沒有,他一碰我就被珠玉彈開了。”

    “然後呢?”

    “然後他就追啊,我就跑啊。試了幾種驅鬼的方法,怪我學藝不精,還是趕不走他,他反而當我在跟他做遊戲一樣,玩的可開心了。所以我就躲進棺材裏去了,他進不去,見你們回來,可能就離開了吧。”

    江流點點頭,鬼纏身很煩人的,那小鬼應該還會來。

    沈蔻丹眉頭緊皺看著江流低聲問道:“你房間裏怎麼會有口棺材?難道……”

    江流點點頭,沈蔻丹又是一驚:“那小司呢?”自己道行太低,沒看出來江流也就罷了,若小司也是,叔不可能也沒看出來,還讓她在身邊轉吧,他最討厭非人了,特別是僵屍。

    遲疑兩秒,江流才搖頭道:“她不算……”

    送走沈蔻丹和雨晨,江流突然想起來:“小司,你這幾天怎麼都不去上課?”

    江小司腿高高翹在桌子上,嘴裏吃著蘋果:“因為我轉學了,嘿嘿。”

    沈漠像往常一樣走進教室給大二的學生上考古通論。教室裏黑壓壓坐滿了人,許多是別的系的來旁聽的,而且大部分是女生。畢竟放眼學校,再也找不出這麼帥這麼有才華的教授了。

    雖然人多,教室裏卻異常安靜,學生們都知道他為人冷酷、脾氣古怪,再說在那種氣勢的威逼之下,也沒人敢隨便說閑話。

    可就在這時,一陣十分不和諧的輕微鼾聲響起。其他人沒聽見,以沈漠的耳力自然立馬不悅的擡起頭來。

    仿佛感覺到了黑面教授目光的殺傷力,那人換個姿勢繼續睡,總算是沒再發出聲響。

    沈漠轉過身繼續講課,卻剛講了兩個字,猛的回過頭來,看著那個還在呼呼大睡的學生。

    他沒有眼花吧?

    江小司?

    她怎麼不去上課,跑這來睡覺了?

    不知道為什麼,只要一看見她火氣就大,抑制住立刻把她砸出教室的衝動,沈漠用了一半時間就把這節課講完了。眾人散去,壯著膽子上來問東問西的女生也打發走了,江小司依舊趴桌上睡得很香。

    感覺一道殺人的目光久久的直盯著自己,遲鈍的她總算伸了個懶腰睜開眼睛。

    “Hello!沈教授!”江小司揚揚手,笑瞇瞇的做好準備迎接沈漠的發飆。

    “你怎麼在這,我不是說了不要再讓我看見你麼?”

    “我是T大的學生啊,當然在這裏了。”

    “T大的學生?你不是才初三?”沈漠警覺的瞇起眼睛。

    “我跳級了,你沒聽過這世上有一種生物,叫做天才麼?”

    “跳級?”沈漠提高聲音。

    “是啊,我上初中課程也上膩了,跳級了也好,換個新環境,就是有點舍不得以前的老師同學。”

    “再跳級,T大怎麼可能召個初中生進來!”

    “沒有什麼不可以,你不也是校長特別請來的麼?連手機電腦都不會用。我為了進T大,特意在國外專業雜誌上發表了幾篇文章,拿到了國內國外好幾個專家的推薦信,還給T大捐贈了一個青花鳳穿牡丹紋執壺,校長大人這才批準我作為特別生入校了。”

    沈漠嘴角抽搐,這最後一件其實才是重點吧?那個收藏文物成癖的糊塗老頭,當初三顧茅廬請他來教書,不過也只是為了有個私人的文物鑒定專家罷了。

    “只要時間安排得過來,我可以挑學校的任何課上。所以我基本上把你上的課全選了,還選了研究生的。另外,我還跟校長說了,讓你做我的導師,以後就請你多多關照了!”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