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22章 魔鬼教授的打擊報復

    江小司縮了縮脖頸,覺得好冷,歪頭看看辦公室的玻璃窗上有沒有結冰。沈漠渾身跟散發著核輻射似的,百尺以內,草木皆枯。

    然而那個穿太極圖白大褂灰白頭發的老頭子,就是有本事置若罔聞笑瞇瞇的坐在那裏敲煙鬥。也不知道是練出來了,還是老年癡呆太遲鈍。

    “給我說清楚是怎麼回事!你當我幼稚園老師麼?”沈漠一拍桌子,整棟教學樓都抖三抖。

    江小司憤憤不平的鼓起腮幫子。

    什麼?幼稚園?你三十個沈漠加在一塊都不一定有我大!我比你八輩子祖宗都老!

    校長大人慢吞吞的滑動椅子到落地窗前,懶洋洋的曬著太陽,臉上的褶子和胡子盡情展現著他的慈祥和藹。

    “別嚇著新同學,要註意維持良好的教師形象,人家小司可是因為仰慕你的專業和學術,才拒絕國外大學的邀請,特意到我們學校來就讀的。”

    江小司保持微笑頻頻點頭。

    “她想在哪裏讀想上誰的課我管不著,但是,我拒絕當她的導師,你休想我幫你收拾一堆爛攤子之外還要幫你帶孩子!”

    江小司揉揉眼睛,她沒看錯吧,剛剛還笑瞇瞇的校長,此時已是老淚縱橫,滿臉淒涼意,原本照射在他身上的燦爛明媚的陽光,此刻都蒙上了一絲頹廢,充滿了悲情色彩。

    “小沈啊,你知道我一向是最惜才的了,這也是為我國的考古事業添磚加瓦,培養接班人啊!小司是個好苗子,天賦雖高,但缺乏系統的考古知識和理論教育,最多做個頂級的文物販子,做不了考古學家。一輩子埋沒在脫骨香,多可惜啊。我把她教給你帶,就是希望你能好好指導她。而且小司這孩子聰明伶俐,不管是在生活上還是學術上,都能給你提供很大的幫助。”

    沈漠冷哼,她本來就是個文物販子。幫助?不給他添麻煩他就謝天謝地了。

    態度卻終究還是軟了點,知道和這老狐貍爭辯下去也沒有結果。

    “工作室裏的那些設備下個月之前換成新的。”說著掉頭走了。

    江小司看著一臉得逞笑容的校長大人,有些抱歉的說道:“不好意思,段老爺子,給你添麻煩了。”

    校長大人嘿嘿笑著連連擺手:“放心放心,一點也不麻煩,記得讓你老爸以後多給點折扣啊。”

    “那是自然,你是我們家的老顧客了。只是我沒想到沈教授會這麼生氣,為什麼他這麼討厭我啊?”

    “沈漠這孩子從小就是這樣,嘴硬心軟,不喜歡和誰有太深的瓜葛和牽連,會這麼反感和排斥,只能說明你和他的接觸過多,對他生活和情緒發生了一些影響,已經引起他的警惕,並不能說明他討厭你。

    “警惕?”江小司恍然大悟的點頭。

    吃完飯散步,江流帶著江小司在冷飲店吃冰淇淋。

    “新學校怎麼樣?”

    “挺好的,大學比中學好玩多了,也更加自由,早知道我就早點跳級了。”

    江流搖頭,沒有人比他更了解小司了,她骨子裏其實是個非常念舊的人,很難從過去走出來,所以很少會主動去嘗試新的生活。讓她離開現在的老師同學,還有好不容易交到的像李月依這樣的好朋友,一切重頭適應,是很難的,以前每次搬家她都會偷偷躲在被窩裏哭。

    用小司的話講,她最大的夢想就是有一座很大的城堡,把愛人親人朋友,還有這千年來所有她喜歡的哪怕是鄰居路人,全部圈養起來,永遠都不分開。

    “你能主動換個新環境老爸很開心,可是你忘了我對你說過的話麼,少跟沈漠接觸。”

    “老爸你不覺得他很有趣麼?再說你可以和沈蔻丹來往,為什麼不讓我跟沈教授接觸?”

    “那不一樣,沈漠對非人有非常大的偏見,我是擔心你。”

    “這你放心啊,我從來都沒做過壞事,沈教授就算發現了我不是人,也不會對我怎麼樣的,他其實真的人很好。你工作那麼忙,都沒時間陪我,我每天上學,一個人在家守店,好無聊啊。好不容易找著個好玩點的人,和有趣點的事情做……”

    江小司摟著他的脖子可憐兮兮的采取撒嬌戰術。

    江流點頭,他就是知道自己的理由不充分,所以才沒阻攔她。但是內心深處,還是隱隱約約對沈漠十分忌憚。這是千年來都沒有過的事,他相信自己的直覺。

    “小司,如果你不喜歡,我把工作辭了,像以前一樣在家陪你好麼?”

    “不用啦,老爸,雖然發育遲緩,我也算長大了,不能老粘著你。而且,我也不全部是為了沈教授才轉學的。經歷葉秒和李月依的事,我突然很有衝動想談戀愛,我都活了一千年了,要是突然死了,連戀愛都沒談過,那多可憐啊。大學裏的男生比較成熟比較帥,嘿嘿,說不定可以物色到一個。”

    江流無奈笑著摸她的頭,他有時候很懷疑,如果江小司真的愛上了一個人,他會不會不惜代價的把那個人也變成僵屍。因為無論什麼情況下,他都不會讓她痛苦。

    下課鈴響了,江小司抱起書偷偷的混在人群中打算往外溜。

    “江小司,一會到我辦公室來。”冷冷的聲音在講臺上響起,江小司在周遭或嫉妒或羨慕或同情的眼神中欲哭無淚。

    她不知是應該為自己感到慶幸還是該感到悲哀。本來以為沈漠既然反感她,肯定是采取不聞不問不理的態度。卻沒想到竟完全相反,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把校長老爺子的話聽進耳朵裏了,竟開始對她大力“栽培”起來。

    除了她自己選的幾門感興趣的課之外,還自作主張幫她選了兩倍的課量,她每天早中晚加起來,最多的時候要上十一節課,最少也有七節。還發給她一個小本,除了沈漠自己的課之外,其他老師或者教授的課,課後必須拿去讓老師簽名,還有寫下對她每堂課的評價。如果有逃課、遲到、早退,上課打瞌睡現象,作業量加倍。

    拜托,她好不容易進大學了,怎麼還像小學生一樣管理啊!

    然後每天放學還得去沈漠辦公室匯報課業進程和學習心得,然後又提一大堆的問題,讓回去查資料。布置一堆的論文,限定時間限定字數上交。列一大堆要看的參考書目,還必須寫讀書筆記。

    魔鬼教授!難怪他帶的學生私底下都叫他魔鬼教授!江小司總算知道為什麼了。現實生活中一板一眼,學術上嚴謹變態,他不去教幼稚園真是浪費了!

    一向逍遙自在的江小司,這兩周慘遭非人折磨。若不是沈漠每次批改她的論文,還有指導她的時候都異常認真,她真的會覺得沈漠是在故意打擊報復,讓她知難而退。

    終於知道什麼叫自己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了。她根本就是活該,自己往火坑裏跳。

    江小司淒淒慘慘的往沈漠辦公室裏走,一進門,陳安元和胡慧就對她報以同情的目光。

    沈漠扔給她厚厚兩本青銅和漆器圖譜:“把這兩本臨摹完,下周一之前交給我。”

    江小司兩眼冒火,她是來學考古的,不是來學美術的!

    “有異議麼?”沈漠見她一動不動,擡眼抱胸冷冷看著她。

    江小司立馬像泄了氣的皮球:“沒有,導師大人。”

    “很好,別忘了上次讓你寫的調查報告是明天交。”

    江小司要抓狂了,在自己沒有屍性大發,將沈漠撕成兩半之前,她氣衝衝的從辦公室裏衝了出來。

    “小師妹,等等!”

    陳安元叫住她,抱著一摞書也跟著走了出來。

    “師兄,什麼事?”

    “沈教授讓你順便幫他把這些書還到圖書館去,另外再借這些書回來,這是書單和借書證。”

    江小司要哭了。

    陳安元看她個子小小,鼓著臉蛋的模樣實在太可愛,忍不住摸摸她的頭。

    “別怕,沈教授不是故意為難你。你落了太多課,連高中歷史都沒學過。就算某一些項目上天賦極高,但考古牽涉到的領域是非常廣的,現在一來就開始接觸研究生的課程肯定很吃力,沈教授在幫你打牢基礎呢。強度可能大一點,但也要努力堅持下去啊!”

    江小司這才心頭微微平衡一點,的確陳安元說的沒錯,就拿歷史來說,宋朝之後的江小司如數家珍,無比清楚,可是之前的,除了先秦等有研究過一些,其他的都不是很熟悉。她會的許多東西,要麼是因為興趣,要麼是為了店裏的生意,都沒有好好的系統的學習過。

    “你們當初也是這樣的麼?”

    “是啊,沈教授是個很嚴厲的人,你既然想做他的學生,一定得坐好心理準備。他非常負責的,就算你不想動,他也會拿皮鞭抽著你跑的。”

    “已經發現了。”江小司面目扭曲,真是悔之晚矣,本來還想過一個自由隨意的大學生活,看看帥哥,泡泡教授,卻沒想到要把大把時間耗在課堂上和圖書館裏。

    夜深,江流下班回來,江小司仍坐著電腦前面。

    “小司,還在玩遊戲?明天不上課?”

    “要上,我在趕論文,唉,初中作文只要寫八百字,現在隨便一篇論文就是三四千,這不是要我命麼!”

    江流忍不住笑了起來:“課程很難麼?”

    “有些很簡單,像文物鑒定、文物做舊,文物修復什麼,有的比較難,什麼新舊石器考古,動物考古學,考古繪圖、考古測量,煩都煩死了,我討厭背書。”

    江流走過去把坐著她摟進懷裏:“不要勉強自己,不喜歡就不要學了,沈漠難道還能拿你怎麼樣不成。”

    江小司環著他腰,把臉貼在他小腹上輕輕蹭著,像小布丁一樣。

    “我沒有不喜歡啊,長這麼大我第一次下定決心好好的學一樣東西。以前可能覺得來日方長,從來都不急著學什麼。所以法力也不行,做什麼都是半桶水。心頭有點惱怒自己,因為其實從來都不是什麼天才,甚至比一般小孩還要笨。別人兩三遍就能背下來的東西,我要背七八遍。

    唯一的優勢就是有的是時間,別人背書背一星期,我可以背一年。別人鉆研一個問題,幾十年近百年也就到了頭,我可以研究一千年。話說如果這樣還是沒有別人做的好,我真的只能去撞墻了。

    之所以這麼努力,還有個原因是因為沈漠他真的是很認真的在教我,我不想讓他失望,更不想讓他瞧不起。他看我的作業看我的論文,知道我哪方面擅長哪方面需要學習,就側重訓練我哪一部分,就連上課的時候講課都會不自禁的有所偏重,要是我一直皺著眉頭不明白或者有疑問,他就會多講兩遍。我提出問題和他爭論他也從來不斷然否定我是錯的,而是一步步引導我,給我列書目,讓我自己鉆研找出最終答案。”

    江流聽她一口氣說了那麼多,不由微微有些發怔,想像平日一樣給她安慰和鼓勵的笑容,卻不知道為什麼竟有一些笑不出來。

    “聽你這麼說來,他真的是一個好老師。”

    “是啊,他雖然為人難相處了些,但其實骨子裏很細心哪。”江小司想到沈漠冷漠的眼和時常被她氣到扭曲的臉,忍不住樂呵呵的,她真的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他了。

    “那其他同學呢?相處得怎麼樣?”

    “也挺好的,因為我年紀最小,大家一開始都對我有點好奇,不過我聰明伶俐,嘴巴又甜,那些“哥哥姐姐”當然個個都喜歡我啦,碰上被沈教授刁難的時候,他們還會幫我忙。要不是舍不得不能每天見到你,我還真想搬到學校去住,體會一下宿舍生活。”

    江流坐在沙發上,江小司蜷縮進他的懷裏,興奮給她說著在T大的點點滴滴,包括她加入了動漫社、輪滑社還有啦啦隊,下個月動漫聯社有演出,她要上臺COS涼宮團長和朽木露琪亞等等。

    說著說著不知不覺就在江流懷裏睡著了,江流沒有送她回房,而是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抱了她一整夜。不知道為什麼,只覺得小司似乎離他越來越遠了。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