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23章 和尚債主上門

    沈漠在上課,江小司坐在階梯教室黑壓壓的人群中間,個子顯得特別小。學習委員會幫他放助手做的幻燈片。江小司一下看看他,一下看看大屏幕,一下埋頭飛快的記筆記。

    知道自己給她布置的任務超過了常人的承受量,江小司心頭郁悶可是居然沒有抱怨找他理論,這倒出乎沈漠的意料。那小小的身體仿佛潛藏著驚人的能量,每次都能把他交代的作業按時完成,而且十分優秀。

    沈漠也是覺得校長的話有些道理,這麼小的孩子,好好培養說不定能做出一番成就和貢獻,浪費在倒賣文物的勾當上實在是可惜了。他帶的學生不少,聰明的很多,江小司卻是最有根基和造詣的一個,特別是在文物鑒別和修復上。

    看她呵欠連天,卻強打著精神認真聽課,知道她昨晚論文一定寫到很晚。

    放學之後,江小司按慣例到他辦公室報道,交了論文,以為又有功課要布置。卻沒想到沈漠甩甩手,打發她離開。讓江小司不得不懷疑,明天是不是有更艱巨的任務在等著她。

    上完晚上的課,江小司精辟歷經的走出教室,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小唐。

    “小司,你還在學校麼?”

    “在的,剛下課。”

    “能不能麻煩你幫我去找一下沈教授,關於最近的那個案子我有要緊事和他說,他又不接電話了。”

    “他就不能在家安個座機麼?”

    “他不喜歡電話聲,要是安個座機學校有事都找他那還得了。手機還是我硬塞給他的,號碼只有幾個人知道。”

    江小司無奈嘆氣,到了沈漠家,明明看見房間裏燈亮著,敲半天就是不開門。

    江小司跟他杠上了,一直敲個不停。

    沈漠怒氣衝衝打開門,江小司見他系著圍腰,滿手都是泥。

    “教授,怎麼不接電話,小唐有事找你。”

    江小司手在鼻子前扇了扇,每次來聞見這傷神香她就難受。

    “沒聽見。”沈漠冷著臉又一頭紮進工作室。

    江小司打沈漠的電話,尋著聲音從櫃子底下把手機掏了出來,一看全是未接電話。

    突然想到一個辦法,在書包裏翻到一個東西貼在手機上。

    推門走進工作室,沈漠正在制陶,拉坯的手法相當熟練。輪車緩慢的旋轉,江小司看著柔和燈光下沈漠的側臉微微有些出神。

    撥通了小唐的電話遞給他,沈漠瞪她一眼,江小司看看他手上的瓷土,嘿嘿笑著把手機舉到他耳邊。

    沈漠基本上沒怎麼講話一直在聽,小唐在那邊嘮嘮叨叨說了好久,江小司手都舉累了。

    掛上電話之後,江小司坐在一邊小凳子上雙手撐著下巴繼續看沈漠忙碌。他認真工作的模樣真的很好看。除了老爸,這千年來,她第一次見這麼好看的男人,可是為什麼要是個道士呢?

    “怎麼還不回去?”沈漠不喜歡有人打擾,更不喜歡有人這樣死盯著他。

    “天晚了,我今天可不可以住在這裏?”

    “不行。”沈漠一口回絕。

    “我怕黑,反正我又不是沒住過。”

    “打電話叫你爸來接你。”

    “小氣鬼!”

    江小司皺皺鼻子起身,又把手機遞到他面前:“喏,還你。”

    沈漠這才看見鍵盤上貼了個粉色桃心:“這是什麼?”

    “軟軟貼,這樣下回電話響,你不用去想哪個鍵是接聽,只要摸到凸起的地方摁下去就行了,別人發短信來也是。其他鍵都別管,只要知道這一個就行。”

    黑色的流線型手機上貼了個可愛的小玩意,感覺有些怪怪的,沈漠不由又皺起眉頭。

    “我知道鈴聲會讓你焦躁頭腦不清,所以調成震動的了,你以後不要亂扔,貼身放著,來電話了就按下這個桃心就行了。我不知道以前發生過什麼讓你這麼反感手機,這些東西都只是工具而已,是死物,你不刻意的去排斥它,就會發現它其實也沒那麼討厭了。”

    江小司突然從後面靠近他,手環過他的腰間,身子貼了上來,沈漠一驚,心跳亂了半拍,反射性的就要往前回避,江小司卻已撩開圍裙把手機****了他褲兜裏面,然後往後退離,蹦蹦跳跳到了門口。

    “那我回家啦,記得以後給你打電話你要接!”

    沈漠無語,看著她跑出門去,眉頭皺得更深了。千裏之堤潰於蟻穴,有些東西,不能放任自流。

    第二天,晴空萬裏,江小司在食堂打了飯菜,一個人坐在湖邊草地上吃。

    “小司,現在才吃飯?”胡慧看見她走過來打招呼。

    “是啊,剛去了趟圖書館,師姐你吃飯了麼?”

    “吃了。”胡慧一頭短發被寒風吹得亂糟糟的,摸著她頭說,“最近很努力啊。”

    “沒辦法,逼出來的。”江小司大口扒飯,腮幫子鼓鼓的,她最近食量大增。

    “你和陳師兄做沈教授的助手一定很辛苦吧?”人家一般助手就一個,他一個人需要兩個,什麼瑣事都要有人代勞。

    “還好,挺鍛煉能力的,跟著沈教授可以學到很多東西,我也是因為崇拜他才考他的研,做他的助手的。小司,你喝的什麼東西?”

    胡慧好奇的看著江小司手裏的瓶子,裏面的汁液血紅血紅的。

    “番、番茄汁。”江小司結巴道,早上出門的急,找不到平時用的水壺,就隨便拿了個喝空的番茄汁瓶子裝了半瓶血出來了。

    “顏色不太像啊,是不是過期了?你不要吃壞肚子。”胡慧瞇著眼睛湊過身子,想拿過來仔細檢查生產日期。江小連忙舉起右手,指向遠處。

    “那是什麼?”

    胡慧轉過頭,一看也樂了。

    “哪裏來的和尚?”

    “和尚?”江小司定睛一看,真的是個和尚。穿著袈裟,戴著鬥笠,手裏還拿著法杖。每走一步,就發出咣當咣當的銀環碰擊之聲。

    殺氣?

    江小司大老遠就覺得有些冷,那和尚的氣勢和沈漠比都不遑多讓。路上的學生都一面好奇的打量,一面紛紛避開,讓出路來。

    “和尚怎麼跑咱學校裏來了?”江小司趴在草地上,仰著脖子從下面往上看,想瞧清楚和尚的臉,是不是跟沈漠一樣帥。

    和尚的腳步卻突然停了下來,眼中光芒如利箭穿透江小司的骨頭。剛毅的臉上疑惑一閃即逝,殺氣更甚。嘴唇輕闔,冷冷的吐出兩個字。

    “妖孽!”

    江小司嚇得差點沒在草地上打個滾,背上全是冷汗,拎起包,抱著盤盤碗碗就慌裏慌張的跑了。

    “師姐,我先走了,下午辦公室見!”

    和尚也不追,望著她遠去的背影,輕輕冷哼出聲,徑直往後山走去。

    下午下課,沈漠不在辦公室,江小司好開心,今天又沒有功課了。跑去學校文化廣場,參加輪滑社的活動。

    她以前玩過一段時間滑板,輪滑學起來很容易,很快就能倒滑了。社裏女生比較少,男孩子都很喜歡她,對她很照顧。終究是年齡有差,江小司發現自己和大孩子比較相處得來,進了大學之後朋友多了很多。以前是她照顧身邊的人為身邊的人擔心,例如李月依。在這是身邊的人都把她當小妹妹一樣寵著她。

    地上放著一排五顏六色的角標做障礙,江小司小心翼翼過著,卻還是撞到好幾個。另外幾個男生給她講解又做示範,她樂此不疲的一遍遍練習著。

    自從來了大學不用穿校服,江小司的衣服每天換一套,各種風格都嘗試。身邊條件好的師兄很多,可是她很奇怪,為什麼大家對她雖然好,但是一個主動來跟她約會的都沒有,難道是因為她沒有胸麼?

    看著不時走過的女大學生,青春靚麗,高挑迷人,江小司喪氣的垂著頭。她今天穿的是板鞋、休閑褲,白色T恤、小馬甲,還帶了一頂黑色帽子,看起來像個小男生。

    玩了一會,想起今天有人預約了來店裏拿貨,得早點回去,便和大家揮別,蹬著輪滑鞋往校外走。下了梯子又滑坡,卻沒想到突然聽見銀環作響,余光又瞥到中午的那個和尚,心頭一驚,一個不穩,就往前面轉彎處剛好走出來的那人身上撞了去。

    因為坡陡,衝力太大,來人直接被她壓趴在地上。

    “江小司!你走路不長眼睛麼?”

    聽到怒吼聲,江小司臉擠作一團,她怎麼那麼命苦,這樣都能碰到沈漠。

    騎在人家身上的姿勢實在不雅,江小司狼狽的想爬起來,沒想到鞋一滑,將沈漠剛擡起的身子又壓了下去,臉趴在他胸口上,卻聽見自己的心在怦怦跳個不停。

    沈漠冷著臉拎著她站起身來,嚴厲的訓斥道:“下坡怎麼可以衝這麼快,有車開出來怎麼辦?”

    江小司只能可憐巴巴的眨著眼,偷偷的伸出手摘掉他衣上的落葉雜草。沈漠卻皺眉彎腰,大手在她腳踝處一捏。

    “啊,痛痛痛!”

    又開始打擊報復了,江小司眼淚花花。人家都扭著了,還不知道憐香惜玉。

    這時就見旁邊走出來一人,法杖往地上一拄,殺氣騰騰,江小司和沈漠不約而同的擡起頭來。

    “沈漠!還我紫印紋章!”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