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24章 紫印紋章

    沈漠看到和尚,皺起眉頭,不自覺放開雙手,江小司失去扶持,輪子一滑,哎喲一聲又摔坐在地上,愁眉苦臉的揉著屁股。

    沈漠很淡定:“亦休大師,從鎮埜寺裏不問自取紫印紋章是我的不對,可是也是為了捉鬼除妖,沒有用在不好的地方。一用完,我就讓蔻丹給你送還回去了。”

    江小司低頭捂嘴偷偷的笑,一休大師,哈哈哈!

    亦休袖袍一揮,扔出一個東西在地上,向前翻滾三周半,正是江小司上次看到沈漠用來勾出葉秒魂魄的紫印紋章。

    “這個根本就是假的!”亦休滿面怒容。他的身上沒有一般出家人慈悲為懷的和藹和憫然,刀眉寬額,氣勢咄咄,眼神十分淩厲。

    “假的?”沈漠和江小司都楞了。

    江小司伸手抓過章來,仔細檢查,的確是上好的質地,但是和上次見到的那個閃著靈光的紫印紋章相比只是凡物而已,而且印文的筆畫轉折生硬。如果是在沈漠手上,絕對不可能辨識不出。假設亦休大師沒有說謊,那就只有一個可能,在沈蔻丹那裏被掉包了。

    沈漠自然也看出紋章是假的,以亦休的為人,千裏迢迢趕來興師問罪,絕不可能憑空捏造。

    “大師不要動怒,這事恐怕有什麼誤會,先和我回去,我問問蔻丹,我們慢慢細談。”

    說著轉身領著亦休往山上走。

    江小司很淒慘的被扔在原地,想爬起來跟上去,可是扭傷了腳就罷了,還穿著輪滑鞋,實在是站不起來。

    “教授!”她可憐兮兮的喊。

    沈漠回頭,見她還坐在路中間十分危險,只得又回頭一把拎起她。

    “我不是公文包!你不要又夾著我!疼疼疼!溫柔一點導師大人!”江小司撒嬌的改口,心頭不滿的抗議,她想要公主抱啊!

    沈漠可不管那麼多,拎著她回到家。

    亦休和尚對周圍十分熟悉,看樣子不是第一次來了。江小司估計他中午來找沈漠的時候正好沈漠不在。

    一進門亦休就皺起眉頭:“怎麼還燒這種香,何苦叫自己不能忘。”

    沈漠仿佛沒聽見,江小司一臉好奇的瞪著亦休,想知道到底怎麼回事。被沈漠很不溫柔的扔在沙發上,只能委屈的彎下腰去解鞋帶。

    “你就沒有其他鞋了麼?”

    “都放儲物櫃裏了,本來準備直接滑著回家的。”江小司微微齜牙,輪滑鞋鞋幫子太高,剛好箍住腳踝,和因扭到而腫起的地方左右摩擦,疼得厲害。

    沈漠從鞋櫃裏找了雙沈蔻丹的拖鞋給她,蹲下身子替她解復雜的繞來繞去的鞋帶,小心的松開,然後把她腳從輪滑鞋裏抽出來。

    以前只有老爸才會這樣照顧她,可是眼前的不是老爸是那個很兇很兇總是罵她的教授啊!江小司整個人都傻了,半點也不敢動,生怕一不小心把沈漠這瞬間的溫柔驚跑了。

    亦休直杵杵的站在一旁,想必也是受了點驚嚇,臉上的表情跟吃了只死蒼蠅一樣。

    沈漠看到江小司白襪子上的小兔兔,這才猛然反應過來她不是沈蔻丹,這也不再是多年前,他帶著一個小女娃相依為命的日子,沈蔻丹已經長大了。

    鐵青著臉站起身來,進廚房給亦休泡了杯茶,然後在冰箱裏給江小司取了瓶番茄汁。裏面還剩好些都是之前江小司常來他這蹭飯的時候留下的。

    他猶豫片刻,還是從旁邊取了個精致的小瓶子,倒了些液體混進番茄汁裏。

    江小司開心的喝著冰爽番茄汁,覺得教授一下子變得好體貼,連蓋子都替她打開了。

    再看著沈漠從褲兜裏摸出手機,心頭直得意,他終於聽進她說的話,把手機放在身上了。

    “給蔻丹打個電話。”沈漠用一貫命令的語氣說道。

    江小司努努嘴,撥通電話,卻沒想到那頭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餵,你好?”

    江小司傻了,看看屏幕,自己明明沒撥錯號啊,怎麼會是老爸接的電話。

    “餵,你好?蔻丹現在不方便接電話,有事請過些時候再打來。”

    “老爸?”

    電話那頭楞了楞:“小司!怎麼是你?”

    “這話應該我問才對!怎麼會是你接電話?”江小司咆哮道,他在和沈蔻丹做什麼?

    “我被蔻丹拖出來在千裏香陪她喝酒,結果她喝醉了,倒頭就睡。”

    沈漠在一旁面上罩了一層寒霜:“用冷水把她澆醒!”

    “蔻丹,醒醒!你叔有事找你!”電話那頭傳來江流的呼喚聲和沈蔻丹的夢囈。

    “把電話給她!”沈漠從江小司手中接過電話,對江流說。

    江流看著眼前這次易容成一個中年大叔模樣的沈蔻丹,在醉夢中全是女兒的嬌態,不由覺得十分滑稽,笑著把手機舉到她耳朵邊。

    “沈蔻丹!你居然又敢去喝酒!”沈漠對著電話怒吼。

    沈蔻丹在聽到沈漠聲音的剎那從椅子上一蹦而起,張惶失措的到處張望,卻沒有看見沈漠的身影,還以為是自己做夢,長嘆一口氣的又趴回椅子裏,打算繼續睡。

    “沈蔻丹!”又是一聲熟悉的呵斥,沈蔻丹終於確定自己沒在做夢。

    “在在在!”她手忙腳亂的接過江流遞給她的電話,“叔,啥事?”

    “你送回鎮埜寺的紫印紋章為什麼是假的?”

    “假的?”沈蔻丹腦子一時還沒清醒過來,“什麼是假的?怎麼可能是假的呢?我親自偷的親自送回去的,絕對沒被寺裏的人發現,也沒有人知道我有紫印紋章啊!”

    亦休在一旁冷哼一聲。

    沈漠不語,他知道亦休身為鎮埜寺主持,不好將紫印紋章外借給他,所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讓沈蔻丹偷去,否則銅墻鐵壁,她怎麼可能拿得出來。

    “你先回來再說,”沈漠掛上電話,開始思考這躲在背後的黃雀是誰。

    一個小時後江流和沈蔻丹來了,沈蔻丹已然神清氣爽,看不見一點醉態,聞不見半分酒氣。

    江流和沈漠兩人第二次見面,依然無法揮去彼此心頭的排斥感,只是輕輕點頭算是打過招呼。倒是江流和亦休對視的瞬間,亦休陡然凝神,目光犀利。小的不對頭,這個大的更不對頭。

    江流倒十分鎮定,看著他,絲毫沒有閃躲回避,臉上始終掛著禮貌的微笑。

    “小司,你腳怎麼了?”看見難得安靜的乖乖坐在沙發上的江小司,還有她腫起來的腳踝,江流坐到她身邊,仔細檢查。

    “沒事,玩輪滑的時候不小心扭到了。”

    江流不好在沈漠和亦休二人面前使用法力給她治療,便問沈漠要了藥油替她擦揉。

    “三叔。”沈蔻丹心虛的低聲喊,小時候被教育多了,現在還是很怕他。

    沈漠把假的紫印紋章遞給她:“你送回去的紫印紋章是這個麼?”

    沈蔻丹接過來看了一下:“我也不知道,一直是裝在盒子裏的,去鎮埜寺之前我有好好檢查過,沒有問題,進寺後中途再沒打開。”

    沈漠皺起眉頭:“你的意思是你送回鎮埜寺的時候章被掉包的?”

    “怎麼可能!我就沒離過身,不可能有人從我身上拿走東西又放個假的回來我都沒發現,再說我不是晚上去的,我是一大清早去的,趁著和尚們都在做早課。說不定是我把章還到寺裏之後被盜的呢?”

    沈漠搖頭,除了沈蔻丹,亦休根本不會放其他人進去。而以鎮埜寺的固若金湯,那小偷要是能從寺裏盜出,就不用趁沈蔻丹把章帶出的時候下手了。

    “你好好想想,途中有沒有什麼人接近你,或有什麼異常的情況。”

    “那時天已經開始亮了,不可能有人靠近我我沒有察覺,就算是鬼……”沈蔻丹楞了一下,陷入沈思。

    “我途中遇到一群小鬼打架,將他們驅散了。他們沒有實體,如果技術高明,趁亂或許能從我這偷走。但是妖魔鬼怪不敢碰紫印紋章啊!”

    沈漠再次搖頭:“若是當中混著式神呢?這事可能有高手在背後操作。至少他對你偷還紫印紋章的行蹤了如指掌,看來是覬覦已久。”

    亦休在旁也不由皺起眉頭:“紫印紋章乃佛門至寶,可生魂可死魂,這事後果可大可小。”

    “大師放心,紫印紋章既然是因為我們而丟,我一定會盡快找回來。”

    亦休和沈漠多年交情,自然是信得過他的,當下最重要的是趕快把章找回來。他又不能一直在寺外走動不回去,還是得靠沈漠。

    “罷了,在寺裏還沒有其他人發現印章丟失前你們必須找到。另外,重新給我做一個假的回去交差,這個也太劣質了!”

    亦休將那紋章扔在桌上,江小司忍不住笑了起來。

    沈漠點頭:“給我兩天時間,大師就先在這裏住下吧。”

    沈蔻丹連忙將功補過:“我立刻就去調查此事,一定給大師一個交代。”

    然後江流抱著江小司,和沈蔻丹一起告辭離開。

    一路上江小司都沒有說話,江流隱隱有些奇怪。

    “小司,怎麼呢?腳還很疼麼?”

    “不是,我在想事情。”

    “什麼事?”

    “我也不知道,好像有件非常重要的事被我忘記了,我怎麼都想不起來。”

    江小司突然覺得眼角有點涼,手一摸,竟然一顆淚水掉了下來。

    “那個江流和江小司是什麼人?”亦休問沈漠。

    “江小司是我帶的學生,江流是她父親,在城中鬧市區開了一家店,專做鬼怪生意,身上或多或少沾染了些屍氣或邪氣。我知道大師心頭的疑惑,我初見他們二人也是同樣的感覺。”

    亦休搖頭,依然哪裏不對,卻又說不出。

    “最近有沒有其他人曾前去鎮埜寺妄圖盜出紫印紋章?”

    “沒有。未免引來禍端,紫印紋章藏於鎮埜寺一直寺裏最大的秘密,極少有人知道。畢竟鬼怪雖人人都怕,卻又人人都想要。封印尚未開啟已有這樣強大的力量,若被解開用在不好的地方,人間怕又要遭大難。”

    沈漠想到多年前的百鬼屠城,口中微微有些幹澀:“我總覺得他還沒死……”

    “沈漠,都是過去的事了,你何苦一直放不下。”

    “你不明白,最後太容易了,他已經做到那一步,怎麼可能最後這麼輕易就敗給我,我總覺得他不會那麼容易就死的,所以我絕對不能忘不能再次失去警惕,讓過去的事重演一次。”

    亦休搖頭,岔開話題:“仿制印章問題不大吧?”

    “恩,最主要的是材料,我這裏暫時沒有什麼好的玉石,明天先去找找看。”

    江小司敲了很久,確定沈漠是不在家而不是不給她開門後,拿出手機試探性的給他打電話。

    響了很久,就當江小司要放棄的時候,居然通了。

    沈漠硬邦邦冷冰冰的聲音從話筒裏傳來。

    “說。”

    “導師!你一個人麼?你學會接電話了?”江小司有些興奮。

    沈漠不耐煩的問:“什麼事?”

    她以為他是豬麼?她貼那麼大個粉紅桃心在他手機上他難道看不見?

    “你在哪裏?我在你家門口,我不知道你找到做紫印紋章的玉石沒有,我那裏有很多,所以拿了一些來給你挑……餵餵餵?”

    江小司擰著眉,正為她講到一半沈漠掛她電話而郁悶的時候,就看見沈漠的身影出現在竹林掩映的小路上。

    “導師!”江小司跑過去,手裏還抱著一個盒子。

    沈漠看她健步如飛,不由挑起眉毛,冷笑一聲:“你腳還好得真快。”

    “是、是導師的藥好!”江小司尷尬的笑著,總不能說因為自己是半個僵屍,雖然達不到刀槍不入但是痊愈速度是常人的好幾倍吧,再加上還有老爸懂醫術會法術。

    “亦休大師呢。”她把盒子遞給沈漠。

    “去了附近的禪院拜訪朋友。”沈漠打開看了看裏面的玉石,果然比他找到的要好,也對,忘了人家家裏是做什麼生意的了。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