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25章 恐機癥

    江小司跟著沈漠進門,徑直走入工作室。

    “導師,我幫你吧?”

    看著她摩拳擦掌、躍躍欲試的模樣,沈漠奇跡般的沒有拒絕。江小司拿來的都是未經打磨的原石,沈漠抱手站在一旁看江小司操作。

    和課上不同,沈漠的眼睛只盯著她一個人叫她微微有些緊張。不過實力所在,還不算發揮失常,江小司心頭有些得意。

    不知不覺天色就暗了,沈漠一直在旁邊看著,偶爾會出聲指導。到了雕刻部分還是親自操刀,江小司便在旁邊打下手。

    一個男人認真工作的模樣總是很迷人,沈漠更甚。江小司有些出神的看著他的雙手,仿佛模子裏倒出來似的,完美異常。手指修長有力,棱角分明,指甲生得整齊漂亮。

    此刻的他是安靜的,神情專註,眼睛裏仿佛裝著可以讓人沈睡不醒的永夜。不同於他時常臉上所表現出來的冷漠,蔑視,也不同於不滿時的怒吼和毒舌。就是那麼淡然的,猶如一塘水,倒映著滿天的雲。

    江小司心跳得亂七八糟。

    視線慢慢移動,順著他的扣子一路向上。沈漠輕抿的薄唇,弧線叫人有些想入非非。RH散發的迷人氣味,更讓人沈醉其中。

    “江小司!”沈漠突然出聲,嚇她一大跳。

    “有人在敲門,去看一下。”

    江小司連忙跑下樓,奇怪自己的臉為什麼那麼燙。

    看著江小司的背影,沈漠狠狠擲筆,這才剛一個晚上而已!

    來人是陳安元,給沈漠送信件和打出來的郵件。

    “小司?這麼晚還不回去?沈教授在麼?”

    “在。”

    “那幫我把這個拿給他。對了,我跟你說,我和你胡慧師姐吵架了,她已經三天不理我了。你若見她,幫我多講點好話。”

    江小司呵呵笑:“快要聖誕節了,記得買禮物,女孩子最好哄了。”

    陳安元連連點頭離開。

    想著沈漠忙了一晚上會不會餓,江小司去廚房下了碗面條端上去,見沈漠居然已經刻完了。

    江小司捧著左看右看,不住贊嘆。

    沈漠搖頭,光看實物,完全還達不到以假亂真的程度,做舊什麼的是其次,最主要的是印章的靈氣和給人的神聖感威逼感,不是靠技術能弄出來的,所以還得再花一天時間。

    “導師,肚子餓了吧,我煮了面條。”

    “不要。”

    “浪費是可恥的。”

    “自己吃。”

    “可是我最近在減肥……”

    沈漠無語,早已習慣她的纏人,懶得再廢話,接過碗來吃掉,發現味道很難得的比上次進步了許多。

    “怎麼樣?還不錯吧?”

    一直盯著沈漠吃完最後一根,江小司連忙厚著臉皮扯著他袖子求道,“導師,這還有好多邊角材料不要浪費了,你技術那麼好,可不可以幫我也刻一個小小的章啊!”

    沈漠嘴角抽搐,終於知道什麼叫吃人的嘴軟,拿人的手短了。

    三兩下子,一個小巧的印章便做好了,江小司興奮的沾了印泥蓋在紙上,“江小司印”幾個篆字清晰又漂亮。

    “謝謝導師!”

    江小司歡歡喜喜的回家,專門從堆放寶物的倉庫裏找了一種怎麼都不會掉色的印泥。先是把自己每本書上都蓋上章,然後每件衣服的內裏也蓋上,宣告所有權。第二天去李月依家看狗狗順便蹭飯,把小布丁屁股上也蓋了一個。

    “月依,燒餅最近對你好不好?”

    “他一直對我都很好的,不過上次被你教授揍那一拳可夠嗆,好些天才消腫呢!”

    “上次誤會他了,還害他挨打,幫我道個歉啊,下次請你們倆吃麥當勞。”

    “你還說,最近那麼忙,一周才過來看我和小布丁一次,平時上課也再見不到你,我好想你啊!”

    “我們不是每天都有聊電話麼,大學裏發生什麼我都有老實跟你說,那比讀中學可有趣多了,所以你要努力用功,也考個好學校。”

    “我沒什麼目標,等邵冰明年高考完,他考上哪個學校,我也讀哪個。”

    “他要是沒考上呢?”

    “不會的,他知道我的想法,所以肩負兩個人的未來,他一定會努力的!”

    “好吧,他先去了大學,你就不怕他不要你了?大學裏漂亮女生真的好多。”

    “我也很擔心啊,可是他要我相信他,他說他喜歡單純的我,只要我不變,他就永遠不會變。”

    江小司搖頭,的確,和李月依相處再簡單不過,就是有時候太笨太膽小了,或許正好可以激起大男人的保護欲吧。

    “小司,你有沒有發現,在某些地方,沈教授和你老爸有些像。都說女兒會挑最像父親的男人做男朋友,你會不會喜歡上他啊?”

    江小司楞住了,心裏驚了兩驚。

    “啥?我喜歡導師?我老爸和他哪裏像了?”

    李月依拿著熊仔餅幹,一口咬掉一個腦袋:“我覺得還挺像的啊。”

    “根本就是兩種類型,唯一的相同點就都是大叔。”

    “你每天和我講電話,十句有九句都是你的導師、導師、導師……還是說你不喜歡他?”

    “我很敬重他,我沒有邪念。我已經發現目標了,打算過幾天就去表白!我要享受每天和一個人一起上課一起吃飯一起上自習的幸福時光!”

    “不會吧!那麼快!我以前怎麼從沒聽你提過,是誰啊?”

    “我給他取外號叫圖書館帥哥!他經常在圖書館靠窗的地方上自習,看的全都是什麼天體物理,高分子化學,基因工程,細胞生物學那一類我看都看不懂的天書!渾身散發的RH香味飄蕩在整個圖書館裏……”

    “啥RH?我說怎麼每次和你發短信你都在圖書館,還納悶你突然轉性了,搞了半天是去看帥哥了啊!”

    “我還經常放了學100米衝刺到籃球場搶占有利地形看他打籃球,為他搖旗吶喊!”

    “那他認識你麼?沒女朋友吧?”

    “目前還不認識,但他肯定註意到我了,畢竟我在我們學校可是名人啊,哈哈,他上次看見我,還對我笑了!放心,我偵查、打聽、跟蹤過,他絕對沒有女朋友!”

    江小司一臉甜蜜,李月依嘔吐不止。

    “難得你居然忍耐了那麼久沒表白啊。”

    “我長那麼大活那麼多年,還從來沒跟人主動表白過啊!雖然這是新時代了,但是,我們才遇見不到兩個月,為了避免他把我當小孩看,以為我是一時癡迷或者開玩笑,我要先在他面前塑造勤奮好學的小天才的良好形象,然後再步步逼近,慢慢拿下!現在他已經對我有了很好的印象,我決定聖誕節就去跟他表白!”

    因為沈漠要工作,江小司上課太忙,妙嫣請了兩個人過來幫忙看店。不到十二點,江小司就爬上床睡了,卻又睡不著,左右翻滾著。明明在計劃著要用什麼樣的方式向圖書館帥哥表白,腦袋裏出現的卻總是沈漠的身影。

    知道他肯定不會回,卻還是忍不住拿起手機給沈漠發短信。

    ——導師,睡了麼?

    等了一分鐘果然沒反應,接著繼續發。

    ——我今天晚飯吃了糖拌西紅柿和肉沫茄子。

    等了半分鐘依舊沒反應。

    ——亦休大師走了麼?紫印紋章交給他了?真印章有下落沒有?我也拜托妙嫣幫忙留意了。

    再發。

    ——我好喜歡那個印章,謝謝。我在手機背後也蓋了一個,明天給你看?

    再發。

    ——那天我趁你不註意,從你院子裏偷掐了片聰草的葉子,插在我桌上的小花盆裏,每天澆水,現在已經開始發芽了。只要在葉子上一遍遍的寫字,以後長出來的種子上就會刻下字跡,你知道我寫的是什麼麼?

    不信他還忍得住。

    ——今天米教授讓我們寫一篇關於黃腸題湊的論文,我想了好久都沒想出來,你說我寫什麼好呢?

    五、四、三、二、一!

    果然,手機響起來了,江小司樂的前後翻滾,她就知道,雖然沈漠還沒到可以回短信的地步,但是撥電話肯定沒問題了,她無論如何也要治好他這個心病。

    沈漠拿起電話先對著江小司狂吼一通,他就不信她會不知道黃腸題湊怎麼寫,不過還是照例講解了半天,江小司不斷詢問他些個人看法,還扯些有的沒的,將通話時間拖長。

    等掛上電話的時候,沈漠一看已經打了半小時,簡直破了他的最高記錄!

    看著掌心裏的手機,已經沒那麼強烈的排斥了。而多久之前,他拿著手機,手甚至還會顫抖?

    輕嘆口氣,關燈剛躺下身子,短信又響了,打開一看。

    ——導師,你今晚上吃的什麼?

    沈漠再次把手機扔床腳了。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