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26章 平安夜的約會

    馬上就是聖誕節了,迪凡總算是鼓起勇氣給江小司打電話。

    “小司……”

    “小迪,好久沒見你了!你回家了麼?”

    “是啊,回來和家人過節。你平安夜有時間麼?我家要開Party,你要不要和江叔叔一起來?”

    “我好久沒去意大利了,還挺想去的,可是我最近功課忙,而且平安夜我有約了,你代我向你爸媽問好!聖誕禮物我已經給你寄出去了,查收啊!”

    迪凡想問約的誰又不好意思問,恨恨的扯自己的頭發,為什麼總是這麼害羞呢。

    江小司掛上電話,繼續在鏡子前擺弄她的假睫毛,馬上就是聖誕節了,她要先學會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江流靠在門邊,嘴裏叼著棒棒糖,有些啼笑皆非的看著她。

    “你的睫毛已經夠長夠密了,幹嗎還弄個假的上去?”

    江小司頭搖得像撥浪鼓,忙活了快一個小時總算學會貼了,然後在一堆從妙嫣那裏討來的高級化妝品裏翻來找去,找出一只黑色的睫毛膏,卻笨手笨腳把自己塗成了一只大熊貓。

    江流樂得棒棒糖都快從嘴裏掉出來:“好端端的幹嗎化妝啊?”

    “老爸,你別光顧著笑!快來幫我忙啊!我平安夜晚上有約會呢!”

    “果然是女為悅己者容啊,黃毛丫頭也想要塗脂抹粉了。”

    江流挑眉,笑瞇瞇的走過去,用化妝棉小心的把江小司的熊貓眼擦掉,然後接過她手中的睫毛膏,很熟練的動作起來。

    說起來他給死人化了那麼多年妝,還是第一次給活人化。江小司黑亮的眼睛望著他,不停的眨啊眨啊。

    “乖,忍住,不要眨眼睛。”

    “唉,真不知道妙嫣那些女人,每天早上出門這麼折騰怎麼受得住!”

    “要漂亮當然要辛苦一點,沒聽過這世上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你跟什麼人約會?可以跟老爸說麼?”

    “我還沒約上呢!”

    “不會是沈漠把?”江流皺起眉頭。

    “當然不是。”

    “RH?”

    “老爸你太了解我了!飛吻!”

    江流松口氣,只要不是沈漠就行。

    “你長大了,談戀愛我不反對,但是不管做什麼,不許瞞著我偷偷摸摸。”

    “恩恩,好的!”

    江流隨手從桌上拿了個蝴蝶發夾將江小司劉海高高別了起來,手指輕彈她的額頭。人家都說女大十八變,可是因為江小司成長得速度實在是太慢,她在他心底好像一直都是固定的一個模樣。

    輕輕拿著睫毛刷給她刷著睫毛,江小司長睫微微顫抖,好像蝴蝶的翅膀,每次眨眼空中仿佛都飛散出一陣紫色的鱗粉,在他眼前彌漫開來,形成薄霧。江小司的臉逐漸朦朧起來,恍惚中與柳枝的臉重疊在一起。恬淡一笑,滿心喜悅,仰著的臉如盛開的蓮,那是他安靜的守衛一旁,小榭中看著趙病給她畫眉。

    手猛然一抖,沾了江小司眼角,猶如點了一顆淚痣。

    江流把睫毛膏遞回給江小司:“小司乖,自己慢慢畫,總有一天要學的。”

    江小司茫然點頭,看著江流走出門去。掏出唇彩,把自己塗成了猴子屁股。

    平安夜早上天氣突變,好像要下雪。可是這也擋不住江小司的愛美之心,她跳上高跟鞋,鉆進超短裙,彩色褲襪看上去很有節日氣息。江流替她整理好燙得很可愛的卷發,江小司戴上掛著兩個毛毛球的帽子,抓上書包就出門了。

    “小司,等一下,帶上圍巾和雨傘,一會可能要變天。”

    “好的。”江小司長長的睫毛扇啊扇的,這次沒有用假睫毛,一身打扮全出自江老爸手筆,淡淡妝,天然樣,可愛清新,絕對無敵,看上去更像洋娃娃。”

    “路上小心!”

    江小司一邊回頭飛吻一邊跳上小電動摩托篤篤篤的往前開去:“老爸放心!我會成功的給你拐個女婿回來的!”

    江流無奈的笑著搖頭,收拾東西也準備去上班了。

    沈漠看著風風火火跑進教室的江小司嚇了一跳,一貫打扮很男孩子的她居然化了妝,在高跟鞋的幫助下,個子也順利拔高,雖然依舊是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卻有一股少女獨特的可愛與清純,

    這節課江小司上得很不認真,東張西望的。不是在紙上寫寫畫畫,就是埋頭捂嘴偷笑,根本沒有在聽課,沈漠很有衝動拿粉筆頭砸她。

    中午還沒打下課鈴她就頻頻看時間,一副按捺不住的樣子。果然沈漠一說下課,她抓起書包就往外跑。

    “江小司!”沈漠叫住她。

    “什麼事?教授?我下午再去你辦公室行麼?”江小司兩只腳跳來跳去。

    “你急著去上廁所麼?”

    “呃,不是,我去圖書館。”

    沈漠挑起眉毛,一臉鄙視和不信。

    “真的真的。”江小司不敢擡眼看他,沈漠今天依舊是一身黑色唐裝,明明是修身的式樣,就是可以被他穿出禁欲的效果,跟神服一樣,但是仍是帥得叫人流鼻血。

    江小司努力遏制住心跳加快,告訴自己上好的RH在圖書館等著自己,這個RH可打死她都喝不起。

    “怎麼打扮得跟棵聖誕樹一樣?”沈漠皺眉。

    “我今晚有約會啊!”

    “約會?”沈漠聲音陡然提高,突然想起葉秒和李月依,也不知道是要江小司別晚上出去亂跑好,還是叮囑她記得帶安全套。心頭陡然惡寒一陣,甩甩手出教室去了。

    江小司跑到圖書館,帥哥還沒來,應該是吃午飯去了,但是他常坐的位置上他的書和包還在那裏。江小司連忙跑過去,把寫好的情書壓在他書的下面,又怕他看不見,露出來一角。沒想到剛好碰到帥哥回來了,江小司嚇了一跳,做賊心虛的笑著,跟他揮揮手,然後飛也似的逃跑了。

    5點不到,江小司就早早在學校的核桃林等著了。心頭有些忐忑,他不會不來吧?

    天色雖然晦暗無比,可是樹上掛著彩燈亮閃閃的,就好像江小司此刻的心情,又興奮又期待。然後一個小時過去了,圖書館帥哥果然沒來。

    難道他沒看到自己寫給她的信?或者不知道是自己給他寫的?不會啊,明明都被他撞見了。難道他嫌自己太小?可是要拒絕至少也出來給個說法嘛!又或者是平安夜和其他女孩子出去玩去了?

    江小司越想越傷心,腦海裏美妙的RH冰淇淋一點點的融化。

    天越來越暗,終於下起雪來。江小司孤零零的蹲在路燈下,雪地上畫圈圈,看著身邊熱鬧的走過一對一對,一群一群。

    一直等到十點鐘,蹲了五個小時腿都蹲麻了,他還是沒有來。

    看來第一次表白只能以失敗而告終了,江小司覺得自己好委屈好可憐。

    “江小司,你蹲這裏幹什麼?種蘑菇?”

    一道修長的身影遮住了她面前的燈光,江小司擡起頭來。沈漠站在她面前,不知道為什麼感覺那麼高,穿著和平時不一樣的黑色長風衣,雙手插在衣袋裏。依舊那麼冰冷咄人,連雪花飄下來都要拐個彎不敢落在他身上。

    “教授……”江小司仰望著他淚光閃閃,亮得沈漠覺得刺眼。

    “不會是又摔哪腳扭了吧?你不是去約會去了麼?”沈漠努力放緩語氣。

    “我失戀了……”江小司低下頭繼續難過。

    沈漠不屑的嗤笑一聲,丁點大個孩子,知道啥叫失戀。

    “起來,別蹲在這擋路。”沈漠毫不溫柔的拎起她,手輕輕拍掉她頭發上和衣服上的雪花,見她皮膚被凍得晶瑩剔透,當真如一尊雪娃娃。

    “你都不知道冷麼?”皺眉不客氣的責備著。

    江小司無精打采的搖頭,她是僵屍啊,哪那麼容易冷。

    沈漠看她垂著睫毛,上面都飄著雪花,伸手輕輕拂過,帶起一陣暖風。江小司渾身一震,擡起頭,唇剛好吻到他掌心。心頭一怕,退了兩步。

    沈漠渾然不知的繼續拍打著她背上的雪,昏黃的燈光下,江小司仰望他背光的輪廓仿佛鑲著一道金邊。黑色的身影飄渺出塵中,又讓人無比的踏實和有安全感。

    時間仿佛停止了一般,江小司突然心頭猛得一痛,仿佛回憶起什麼來。呼吸急促,狼狽轉身,再次蹲在地上,不敢看他。

    沈漠見她似乎是真受了打擊,怕她感冒生病,張開大衣,像往常一樣把她拎了起來,夾在腋下,往後山自己住處走去。

    “你要帶我去哪?”江小司掙紮。

    “不要亂動,再動把你扔池塘裏去。”沈漠冷冷的威脅。

    江小司撅起嘴巴,她剛失戀,這人就不知道溫柔一點?

    臉磨蹭著沈漠的大衣,面料很好,溫暖而舒適,江小司覺得就像一頂小帳篷,突然有衝動一直住在這裏面。

    她依然保持著頭朝後屁股朝前的不雅姿勢,不過沈漠的大衣從上面罩下來遮住了她,她只能望著地面,看見燈光下白雪閃閃發光跟金子一樣。還有沈漠的印在雪上的腳印,她一個又一個數著,幾乎入了神。

    萬籟俱寂,甚至可以聽見雪花落在竹葉上的沙沙聲,還有唯一就是沈漠的腳步聲,每一下仿佛都踩在她心上。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