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28章 拜見嶽父大人

    江小司跑進圖書館,果然張祈坐在那裏望著窗外發呆。

    她貓一樣躥過去,嚇了他一大跳。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我們到外面去吃吧!”

    張祈跟著江小司走到湖邊的長椅上坐下,景致很美,就是寒風陣陣,凍得他起雞皮疙瘩。打開便當,看見黑糊糊的煎蛋已經開始冒冷汗。視死如歸的拿起筷子,嘗了一口,結果臉色一下黃一下紅一下綠,跟交通信號燈似的。勉強硬吞了下去,已經有九死一生的感覺。

    江小司還算有自知者明,立刻偵查到情況不對。可是明明自己做好有嘗過的,覺得味道還行,比上次放多了味精那個算是比較成功的了,沈教授也說沒問題啊……

    搶過張祈的飯盒:“我剛在食堂微波爐裏熱過,那麼快又冷了,不好吃,我們還是去吃火鍋吧!”

    張祈連連點頭,兩人走進學校裏的火鍋店,剛好張祈的幾個同學也在,招呼他們過去坐。

    “張祈,你妹來了?過來一起吃吧,這家幹鍋牛肉好吃!”

    江小司大方的打招呼:“我是張祈的女朋友,考古系的,我叫江小司。”

    張祈低著頭,臉紅的快要說不出話來。

    眾人都傻眼了。

    “原來你就是那個跳級來T大的天才初中生啊?張祈你小子有福啊,找個那麼可愛的女朋友了都不跟我們說!”

    江小司笑著連連點頭。

    “我有點事先走了,你們慢慢吃!”

    一個個子異常魁梧的女生站起身來,抓起包就頭也不回的出門了。江小司看張祈的臉從通紅變成紙白。

    飯桌上張祈一直都不說話,倒是江小司和其他人聊得挺歡。

    回去路上,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但一般都是江小司問,張祈回答。直到談到自己的專業,張祈才打開話匣子,分子與細胞生物學方面的東西講一大堆,聽得江小司雲裏霧裏,下巴都快掉下來。

    回到家,江小司納悶的在那翻菜譜,這次每一樣調料她都是度量好了才放進去的啊,到底是哪裏出錯了呢?

    “小司,第一天約會怎麼樣?”江流問。

    江小司搖搖頭:“就在一塊吃了午飯。”

    江流看看她手中的菜譜:“你不會是親手做的吧?”

    “是啊。”

    “你找到第二個能吃下你做的飯菜的人了麼?”

    江小司合上菜譜,豎起眉毛:“老爸你什麼意思?”

    江流笑:“真不敢相信世界上會有除了我之外的第二個人能吃下你做的東西,你不知道自己的手藝有多差勁,。”

    江小司抓起抱枕往江流砸去:“才沒有呢!導師就說我做的東西好吃!”

    “好吃?”

    “反正就是全部吃光了!”

    江流凝眉深思,一副驚奇的模樣:“還真有第二個人啊!”

    江小司被狠狠打擊了,哭喪著臉:“真有那麼難吃麼?”

    “也不是難吃,就是味道很奇怪,你自己嘗著不覺得?”

    江小司搖頭,可憐巴巴的看著江流:“他會不會被我嚇跑啊?”

    “應該不會吧,不然明天你邀他下午回來吃飯,老爸露一手,幫你挽回印象分?正好我也不放心想見見?”江流摸摸她的頭:

    “這個主意不錯,我明天就跟他說。”

    第二天張祈明顯被江小司震驚了,才談戀愛第二天,兩人互相什麼都不了解,就要跟女友回去見父母了麼?他好怕啊,可不可以不去?

    可是還是無奈的跟著小司回了家,結果一進脫骨香,就被滿櫥窗的各種成人玩具再次打擊到了。

    他的小女朋友,出身於什麼家庭啊?

    “李月依!你怎麼也來了?”江小司看著百無聊賴坐在櫃臺後面幫忙數鈔票的粉紅身影。

    “你昨天電話裏不是說要請男朋友過來吃飯?你把他描述的那麼帥,我當然好奇。白天要上課不能去你學校找你,你都帶回家來了,我當然要過來看看。”李月依伸脖子往江小司身後看,男生個子高高的,就是有點害羞低著頭,看不清楚臉。

    江流從廚房裏出來,圍著圍裙,一只手裏揮著鍋鏟。

    “回來了啊。你好張祈,我是小司的爸爸!”

    張祈總算擡起頭來,小聲道:“伯父好。”

    江流和李月依同時被雷劈中一般退了一步,不可置信的望向江小司,江小司卻渾然未覺的將張祈領到後屋。

    “你先坐一下啊,我去給你泡奶茶喝。”

    江流和李月依一塊擠進廚房,李月依結結巴巴問道:“小司啊!這就是你說的超級無敵大帥哥?”

    “是啊?怎麼了?”

    “就算我倆審美觀不同,但是帥字的首要前提是五官端正吧?”

    江小司聳聳肩:“你是說他的牙麼?”

    李月依拼命點頭,大爆牙就算了,還要加上四環素牙,這怎一個慘不忍睹啊!

    “挺帥的啊,你別老想著人家的牙,你註視他的眼睛,多麼深邃啊,你看看他的鼻子,多麼挺拔啊!你聞他身上的香味,多麼誘人啊!你再看看他的氣質他的風度,那簡直了!”

    李月依徹底無語了,這鼻子和眼睛還好說,這香味又是哪裏來的?

    “可是你跟他……呃,接吻的時候,就不會覺得別扭麼?”

    江小司認真思考狀,“接吻麼?不知道啊,我下次試完了再告訴你。”

    江流在一旁很失態的笑著直不起腰來,這個小饞貓分明就是被張祈身上的RH血香和靈魂幹凈的味道吸引了,卻誤以為是喜歡上人家,難道以後還真打算把張祈吃了不成?

    張祈如坐針氈,不過出乎他意料的是這頓飯吃得還算順利,他本以為江老爸知道自己和他未成年的閨女談戀愛,叫他過來吃飯是來訓話的,也早就做好心理準備了,沒想到飯桌上異常溫馨和睦。江小司和李月依笑笑鬧鬧的,江流體貼細心,眼神溫柔,都沒有把他當成外人。而且江流的廚藝也實在是高超,他從沒吃過這麼美味的飯菜。慢慢熟識了,話匣子打開,和江小司互相之間的了解也多了很多,覺得她真是一個很可愛的小妹妹。自己何德何能,聖誕老人怎麼就從天上掉了個這麼好的小姑娘給自己做女朋友呢?

    江流開車送張祈和李月依回家後,回來見江小司在電腦前面坐著,笑容十分詭異嚇人。

    “在做什麼?”

    “嘿嘿,老爸,來看,我上課用手機偷拍的導師的照片,”

    江流一眼掃去,上百張之多,沈漠各種神態動作表情的都有,但沒有一張不是冷著臉,心頭不由又湧起一陣擔心。

    “沈漠沒有為難你吧?最近課業難不難?跟得走麼?”

    “當然,導師對我好著了。老爸,你覺得張祈怎麼樣?”

    “挺好的,雖然性格比較膽小自卑,但是是個溫柔善良的人。”

    “我也覺得,第一次註意他,是兩個女生在圖書館自習室爭座位,非說是自己先占了。他就默默不語的站起身來,把位置讓出來,然後自己從阿姨那借了個小凳,在角落裏看書去了。他總是一個人,時常到湖邊去餵鯉魚,我還偷偷見過他和鯉魚說話。我覺得,他和老爸有點像呢。”

    “和我像?我會和鯉魚說話?”

    “哈哈,我是說你們溫柔安靜的氣質有點像,而且都心很軟,不習慣拒絕別人。”

    江流本來還想說點什麼的,楞了楞:“那你就好好和他交往著試試看吧。”

    雪化了,出太陽了,江小司和張祈正在進行飯後散步。看著身邊一對一對都是摟著抱著無比親密,江小司便也伸手挽住張祈,兩人都有點不好意思的低頭看著地上往前走。

    沒想到剛走了沒幾步,就聽到一個冷冰冰的聲音。

    “江小司。”

    江小司擡頭見是沈漠,笑瞇瞇的打招呼:“教授!”

    “這是誰?”沈漠陰沈著臉問,居然在校園裏公然勾勾搭搭。

    “他叫張祈,就是我新交的那個男朋友啊!多謝你那天和我說的話,我才沒有放棄。”

    沈漠一頭黑線,搞了半天是他的錯,他居然鼓勵未成年學生早戀!而那個讓江小司平安夜在雪地裏苦等五個小時的,他還以為是什麼人,果然這丫頭審美和旁人不一樣。

    冷哼一聲,轉身離開,突然又想到葉秒事件,轉身回來看著張祈:“你記住,江小司還沒成年。”

    張祈好半天沒弄明白這句話是啥意思,只是一個勁點頭,抹把冷汗,“冷漠教授”的大名如雷貫耳,今天才第一次近距離接觸,實在是讓人很有壓力。

    江小司看著沈漠的背影,臉上露出迷惑的神情,突然歪著頭問:“張祈,你很在乎旁人的看法麼?”

    “還好吧,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你跟我走在一塊,都不好意思擡起頭來,是不是我太小,怕大家說你閑話?”

    “沒有沒有,是我覺得自己配不上你?”

    “配不上我?如果你是因為牙齒……對了,我這有一張名片,你去找這個人,讓他給你免費換新牙。就說是我介紹你去的,以後我給他打六折。”

    “不用了小司,我最怕看醫生了,特別是牙醫。”

    “別怕,一點都不痛,而且速度非常快,絕對煥然一新。我那麼愛吃糖,這麼多年每次吃壞牙齒,都是到他那去看的。”

    張祈楞了楞,這麼多年是多少年?她換過幾副牙?

    “江兄!”

    江流剛從醫院手術室出來,突然聽見有人在身後叫他。轉過頭,見是一高中模樣的男生。臉色蒼白,左手捂著右肩,微微有血滲出,一時有些楞住了。

    “我是沈蔻丹。”

    “怎麼回事?受傷了?”江流連忙上前查看她傷勢。

    “我捉住上次那個鬼嬰了,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沈蔻丹遞給他一個繡袋,上面全是符字。

    “被他弄傷的?”江流心頭隱有怒火,早知道就不應該對他姑息,竟敢一再傷人。

    “不是,這鬼嬰就是行蹤難定,所以拖了那麼久才抓住,那點能耐還傷不了我。是紫印紋章的事,我回去慢慢跟你說。”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