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29章 饕餮盛宴

    沈蔻丹解開扣子,小心的把衣領拉開,露出右肩,上面很明顯的五道爪印,皮肉都綻開來。江流皺起眉頭,傷口有屍毒,而且毒性相當厲害,還好不是要害處。沈蔻丹這方面經驗比較多,自己先做過處理,阻止了毒性蔓延,可是右臂依然整個麻痹不能動了。

    江流一邊幫她治療包紮一邊問:“怎麼回事?”

    “紫印紋章被掉包的事我查來查去查到梅宅天府,發現府內還有一個十分隱秘的後門,守衛森嚴,進進出出的都是非人,便想混進去看看。我扮人扮得多了,但是沒怎麼扮過鬼。畢竟容貌易換,身上的氣味難掩,遇見一般的鬼怪還可以蒙混過關,但躲不過專門的探測儀器。後來被發現了,結果爭鬥中受了點小傷。”

    沈蔻丹將一人應對近百屍魂的驚心場面一語帶過。從小到大,摸爬滾打,這樣的事早就習以為常。

    “梅宅天府?”江流皺起眉頭。那是桃源市著名的食府,各大菜系都有,烤鴨尤其著名,他帶著江小司去過不下十次,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對。

    “你若覺得那裏有問題,我們就再去吃一頓,這次以僵屍的身份從後門進。”

    “我們?”

    江流從懷裏拿出珠玉:“這個可以讓別人以為我是人,自然也可以讓別人以為你是鬼。”

    江小司好久沒玩遊戲了,手癢癢剛打開電腦,就聽見一陣風鈴聲,緊跟著一股陰風吹了進來,不由得打個寒戰。不過這種情形已經見怪不怪了,她擡起頭來。

    “你好,請問想要點什麼,我們這各種歐美日韓的成人玩具都有……”

    “我不要那個,我來買血的。”來人聲音冰冷低沈,穿著好像巫師的那種黑色長袍,帽子遮住眼睛,只露出下半張臉,皮膚異常蒼白,卻唇紅如血,要是手裏再拿把彎鐮,還真有點像死神。

    江小司盯著他瞧了一下,確認是個非人,才道:“第一次來?有人介紹不?”

    “沒有,只是久仰脫骨香大名,今天過來看看。”

    “哦,你要什麼血型?新鮮的還是過期的?新鮮的800,過期的200,特殊血型另加錢。每袋200cc……”

    來人打斷她:“新鮮的B型血,兩噸。”

    江小司瞪大眼睛,下巴差點沒掉桌子上去:“兩噸?”他家要開吸血鬼派對,準備弄個血池肉林麼?

    “這位先生,你買那麼多血幹嗎啊?放久了過期多浪費。而且,我們這也沒那麼多貨。”

    “盡量吧,有多少要多少,價格,我多出十倍。我明天派車過來取貨,這是訂金。”

    死神先生放了張二十萬的支票在桌子上,然後轉身往外走。

    “先生你貴姓?”

    “梅。”

    江小司搖搖頭,這年頭真是什麼奇怪的鬼怪都有。脫骨香賣血,只是為了給需要以血為生的非人提供一個正常獲得渠道,並不是為了掙錢,掙錢自然還是古董來得快。

    本來江流想讓沈蔻丹休息一兩天再去梅宅天府的,可是沈蔻丹卻堅持馬上就去。

    “我剛受傷,他們絕對想不到,我會那麼快再回去。”

    江流看著這次易容成艷麗女鬼的沈蔻丹,眼中閃過一絲驚奇:“這是你本來模樣?”

    沈蔻丹搖頭:“當然不是。”

    “說起來,我還沒見過你真人長什麼樣。”

    沈蔻丹沈默不語,她自己也快忘了。

    “我給你也易個容吧,不要給脫骨香惹下什麼麻煩。”

    江流點頭。

    去到梅宅天府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三層高古色古香的建築依舊燈火通明,門前車馬如龍,而且全是高級轎車。沈蔻丹帶著江流繞到後面,在小巷子裏七彎八拐,到了另一個入口處,明顯沒有前門張燈結彩那般招搖,來人各個都神秘古怪,鮮少有露正臉的。

    江流和沈蔻丹解決了兩個半實體的冤魂,拿了他們倆的食帖,順利進入梅宅天府之內。

    服務員都是各種妖怪,穿著大紅色的旗袍,身材婀娜多姿,服務熱情周到。江流和沈蔻丹被她們引領著到二樓的一個角落裏入坐。江流一眼掃過周圍的非人,倒是見到好幾個來過店裏的眼熟的。

    “二位要點什麼?”

    江流和沈蔻丹接過菜單,翻開一看,同時一驚,對望一眼,心裏已明白。菜單上各個菜式,什麼紅燒香腮肉,鹵舌尖,宮爆眼球,芥末腸子,吃的全是人肉,是真正的饕餮大餐。

    沈蔻丹看著菜單上一幅幅看上去很美味佳肴的圖片,不由臉色蒼白,五臟翻滾。再血淋淋的場面她都見過,可是看到這些還是忍不住有嘔吐的衝動。

    這時旁邊一桌已經開始上菜,竟是一道“清蒸嬰兒手”,那小手粉雕玉琢,白嫩嫩的,,被蒸得晶瑩剔透,跟水晶蘿蔔一樣,還冒著熱氣。

    看著周圍的牛鬼蛇神一口吃掉一個手指頭,嚼得津津有味,沈蔻丹終於受不了了。

    “請問洗手間在哪裏?”

    “在那邊,直走往右拐。”

    沈蔻丹起身匆匆離席,江流把菜單遞回給服務員:“等她回來了再點菜吧。”

    服務員微笑著點頭先給他們添茶,茶壺裏倒出來的,都是血水。

    江流皺起眉頭,看著周圍一片烏煙瘴氣,對自己的僵屍身份更加厭惡起來。

    大概過了一刻鐘,沈蔻丹回來了,臉色更加蒼白。

    “你去哪了?”

    見沈蔻丹久久說不出話,心頭已明了。

    “廚房?”

    沈蔻丹點頭,她本來是想到處查探一下,沒想到剛好路過廚房,想到那豹頭人身穿著廚師服的妖怪,在案板上剁肉的場景,心頭就一陣發寒。

    “這些到底是活人肉還是死人肉?”

    “有區別麼?”江流長嘆一聲,“不過照這客流量,全是活人不大可能,否則就亂套了,也不可能安然無事到現在。但是,估計著應該還是有的,但是價高一般非人吃不起。”

    “真想把這裏鏟平!”

    “鏟平了這裏,還有那裏,只要有需求,總會有這種存在。不過鬼吃人,或許還是好過人吃人吧,這樣的事,不管是和平還是戰亂,總是屢見不鮮……”

    他就是不想總見到這樣的事發生,所以才開的脫骨香。

    “有紫印紋章的線索了麼?”

    “沒,不過我把地形摸清楚了,下次再來探吧,我沒有心理準備,有點受不了了,我們先回去。”

    “回去?”

    “你不會真要在這裏吃人肉吧?”沈蔻丹對江流怒目而視。

    江流聳聳肩:“也有素菜的嘛……”卻還是和沈蔻丹起身,假裝突然有急事的離開。

    被布置成暗紅色的房間裏,一個人站在監視器前,看著是沈蔻丹和江流離去的身影,發出陰森森的尖銳笑聲,像指甲搔刮著玻璃。

    “小蔻丹,就算你模樣再變,我怎麼可能認不出來……”

    小唐把案卷遞給沈漠:“這是近期失蹤的這三十多個人的資料,不同年齡,不同性別,來自不同地方,但是只有一點是相同的,都是B型血。有的在南北兩地同一時間失蹤,所以排除單人作案的可能,應該是一個很大的犯罪團夥。真是太猖獗了,我估計失蹤人口不止這些,但是他綁架這些人為什麼呢?”

    “B型血?”

    沈漠站在辦公室窗前,窗戶正對著操場,外面很多人在踢球、打球、跑步。突然一個小小的身影闖進他的視線,他一眼就認出來是江小司。

    她跑出來撿球,然後又抱著籃球跑回去,球場上她和張祈兩人獨占一個半場,打得正開心。

    江小司個子小,運球十分靈活,可是每次投籃都被直接蓋帽。眼看張祈一個球接一個的進,她耍起了賴皮,不是扯著他的手搶球,就是從後面抱著他不讓他投籃。

    沈漠將案卷重重擲在桌子上,嚇了小唐一大跳。

    好奇的往窗外看,原來是江小司啊,還有個男生是誰?

    “小司找男朋友了?”

    沈漠冷哼一聲:“一天不好好學習。”

    “小孩子嘛,都這樣,何況現在小司還進大學了,看樣子感情好蠻好的。”

    小唐發現房間裏更冷了,本來還想問那男生是哪個專業的,可是看沈漠的氣場,只能硬生生把話咽了回去。

    這時江小司看到站在三樓窗前的小唐,揮手笑著打招呼,小唐也連忙揮手。

    江小司知道小唐又來找沈漠幫忙破案了,把球遞給張祈:“你先自己打,我上去看看。”便往沈漠辦公室跑。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