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30章 梅宅天府

    “失蹤的全是B型血?”江小司聽小唐說了案情,驚訝的睜大眼睛。

    小唐點頭,對此也感到百般不解。

    “難道……”江小司想起昨天來店裏訂B型血的男人。

    “小司,你有線索麼?”

    江小司搖頭:“等我先確定一下再告訴你。”畢竟是店裏的客人,保密客戶資料是商家第一準則,總不能隨隨便便就懷疑別人。再者,脫骨香暗地裏做販賣血漿的生意也不能讓警察知道啊。

    她看著桌旁頭也不擡的沈漠,明明平安夜晚上還對自己很好的,不知道為什麼這些天對自己完全愛理不理,連課業都布置的少了許多。這男人情緒太多變,她都不知道自己哪裏又惹他生氣了。

    “小司,快來看!”小唐指著外面。

    “怎麼了?”江小司走到窗邊,看見張祈和一個女生站在籃球場上似乎在說些什麼。那女生個子高大有點眼熟,江小司想起是上次吃火鍋碰見的張祈的同學之一。

    她一副很生氣的模樣,張祈耷拉著腦袋。最後也不知道說到什麼,那個女生使勁飛起一籃球,就往張祈臉上砸去。

    江小司驚訝的張大嘴巴,就見張祈鼻口來血的蹲下身子,而那女生則轉身揚長而去。江小司氣呼呼的往辦公室門外衝,誰居然敢欺負她男朋友!

    小唐等她一走就哈哈大笑起來,沈漠皺眉擡起頭:“怎麼了?”

    “小司男朋友被揍了,好像是三角關系!”

    沈漠更加無語。

    江小司把張祈送到校醫院去,張祈一個勁的搖頭說沒事,有點小誤會。

    因為那人要到店裏拿貨,小司便先回去了,路上接到妙嫣的電話。

    “小司啊,最近有人在大肆高價收購B型血,全國各地類似脫骨香一樣的地下血莊,還有正規血庫通通告急。要是有人到店裏來大量買B型血,不要賣給他啊。”

    “有生意為什麼不做?況且我昨天已經收了人家訂金了。”

    “笨,現在B型血那麼緊缺,可以炒到比金子還貴。留著賺大發唄!”

    “你還嫌錢掙得不夠多啊,算了吧,我還要順藤摸瓜查個案子呢,掛了啊。”

    “餵餵,我跟你說別跟沈漠……”

    江小司飛快掛了電話,吐吐舌頭。

    果然那人中午準時過來拿貨,江小司拿了兩百袋B型血給他。

    “才這麼點?”

    “最近不知道為什麼B型血到處都缺貨,我們庫存的只有這麼多了。”

    姓梅的死神同誌沒再多說什麼,結清賬一箱箱把血拉走了。江小司隔了五分鐘騎著小電動出門,順著沿途留下的一路B型血香味,開到了梅宅天府的後門,可是守衛森嚴,再進不去。

    江流之前把去梅宅天府看到的事已經跟她說了。

    “果然是這裏麼?”

    江小司確定之後給小唐打電話,讓他好好查查關於梅宅天府。又給妙嫣打,不得不忍受了她一頓批評教育。

    開著小電動正準備回去,路過前門時,卻驚訝的看見沈漠和一幫學生,剛好走進梅宅天府。

    江小司連忙跟了進去。

    “小姐請問你幾位?”

    “我和剛剛前面的人一起的。”

    “二樓行香子,請跟我來。”

    江小司跟著服務員往裏走,裏面別有洞天,環境清幽雅致,還有一個小池塘,池塘裏都是一群群的紅色鯉魚。上到二樓,房間都是以詞牌來命名。服務員將她引至“行香子”門前,打開門,請她進去。

    眾人擡頭,見進來的不是送菜的,卻是一個小女孩,都不由楞住了,走錯房間了吧?沈漠則本來難得有了一絲暖色的臉,頓時又沈了下去。

    “呵呵,導師好,各位師兄師姐好!”江小司很厚臉皮的跑到沈漠旁邊,他身邊的一人只能莫名其妙站起來給她讓座。

    “謝謝、謝謝……”

    江小司毫不客氣的一屁股坐下。

    “教授,這位是?”

    沈漠黑著臉道:“江小司,我新帶的學生。”

    眾人一聽恍然大悟,大老遠就聽說系裏跳級來了個天才初中生,還收在沈漠門下,原來就是這位啊。以為是沈漠特意叫她來的,一個個都十分熱情。

    “你怎麼來了?”沈漠淩厲的目光江小司已經完全學會無視了。

    “我來蹭飯。這些就是你那批去雲南考古回來的學生麼?”

    沈漠點頭,他們七個人之前都中了蠱,這次能安然回來也算命大,特地來梅宅吃這一頓,算是接風洗塵。

    不一會菜就上了一桌子,以前江小司很喜歡他家的飯菜,如今知道不遠處的後面和地下還有一些非人正在吃著什麼,就實在沒了胃口。偏偏師兄師姐還一個勁的給她夾菜。

    沈漠也很奇怪今天的她仿佛轉了性子,除了吃點菜葉,就幾乎一直在扒白飯。

    眾人一面吃一面跟沈漠講著這次的經歷,江小司從來沒參加過實地的考古挖掘,聽得津津有味。

    坐她左邊的一個胖胖男子嘴裏還塞著大口的飯菜,含糊說道:“這些日子可苦了我的胃啊,生活實在艱苦,教授還叮囑我們飯菜裏不要放鹽,嘴裏都能淡出個鳥來,難得可以這樣大吃一頓。”

    沈漠一頭霧水,江小司倒是心頭一驚,糟了!

    她剛放下筷子站起來,那人就向後翻倒在地,身子一個勁的抽搐著。

    “怎麼回事?”眾人通通圍了上來,見他露在外面的皮膚開始出現蛇鱗,明顯是蠱毒發作的征兆,一個個都嚇得面色蒼白。沒待回過神,其他幾人也接連倒在地上。

    “叫救護車!”外面服務員推門進來,聽到沈漠的咆哮,個個都嚇到腿軟。

    江小司自責不已,這黑虺蠱根本就沒有完全解開,只是被暫時壓制。她竟然疏忽大意,忘了提醒。

    將眾人送到醫院,醫生們全都束手無策。沈漠驅邪沒問題,解蠱就要棘手一些,雖將眾人暫時穩定下來,卻也不是長久之計。

    第二天晚上,江小司手裏拎著筆記本電腦去找沈漠。

    “導師,給你看一個東西。”

    江小司打開電腦上的定位追蹤系統,地圖上有一個小紅點。

    “這是什麼?”

    “這是師兄他們考古挖掘的古墓位置,同時也是脫骨香店裏賣出的大批B型血被運往的地方。”

    “B型血?”

    “對,最近非人市場有人在大肆收購B型血,我懷疑那些B型血的人失蹤和這件事也大有幹系。我昨天就是跟蹤運血的車,才到了梅宅天府,剛好碰見你們。另外,蔻丹說他追查紫印紋章也是追查到梅宅天府。”

    “你在給他們的血漿裏裝了追蹤器?”沈漠皺起眉頭,三件事居然都跟梅宅天府有關,他們勢力不小,行事謹慎,如果是追蹤器的話不可能沒發現。

    “呃……”江小司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她總不能說正好自己也是B型血,所以給他們的血裏有一袋是自己的,同時又因為自己是僵屍,只要做點手腳,想要追蹤到血被帶到了哪裏根本不是難事。

    天知道僵屍一貫是喝血的,讓她放血有多心疼。江流聽到她說這個辦法本來想替她獻血的,無奈他是地地道道的僵屍,血根本不能用,何況他也不是B型血。

    “我裝了一種特殊的儀器,他們不會發現的。”

    沈漠沈思,看來,必須得立刻去雲南一趟了。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