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31章 地宮塔墓

    沈漠坐在候機大廳心裏隱隱有不詳的預感,望著外面黑壓壓的天空,總有風雨欲來的擔憂。小唐坐在他旁邊一個勁的嗑瓜子,林強則一個勁的抽煙,沈漠覺得和他們在一起久了,他命都要少活幾年。他此次去雲南主要是為了紫印紋章還有解開學生中的蠱,他們兩人則是為了查案。

    小唐一面嗑瓜子,一面話還不停,沈漠都不知道他有幾張嘴。

    “沈教授,你不是說你那幾個學生中了巫蠱,離開墓葬太遠就會發作?怎麼不一起把他們送回去?”

    “重新回到蠱毒控制範圍內,雖不會痛苦,但治標不治本,久了只會越來越深。”

    “到登機時間了,沈蔻丹呢?”林強把煙滅掉,看看表。

    正說著,那邊一個人大包小包的跑了過來,卻是江小司。

    “導師!”

    沈漠皺起眉頭:“你怎麼來了?”不是叮囑過她好好在學校上課麼。

    “實地經驗比課堂理論更有價值啊!”江小司嘿嘿的笑,“再說有我在,可以更快更精確幫你們找到血漿的位置。”

    此去肯定會有危險,沈漠正要勒令她回去,一擡頭,發現江流也提著個包走了過來。她不會連老爸都要帶上吧?

    “叔,是我請江流來幫忙的。”沈蔻丹在一旁連忙開口道。

    “幫忙?”沈漠不悅。小唐卻是十分歡喜,很熱絡的上前,畢竟之前江流救他一命,身手有目共睹。

    江流淡淡微笑,點頭向其他幾人打招呼。他其實並不想摻和進這件事裏,但是江小司要去,他不放心,便跟來了。

    沈漠沒再說什麼,轉身往登機口走去,手裏依然提著他的檀木箱子。六個人的隊伍浩浩蕩蕩出發,下機之後,又租了個小面包車。

    “小貓,你來開車。”

    “好的喵!”

    沈蔻丹打開隨身的一個布袋,一縷幾不可見的幽魂飄進控制系統內。小唐見幾人閑著無聊,號召大家來玩撲克牌。

    沈漠一向暈車,閉目假寐,林強翻著手裏的資料在研究案情。於是江小司、江流他們四人玩上了。小唐還一陣埋怨空間太小,不能擺桌麻將。

    他們此行的目的地是中國和和緬甸邊境的高黎貢山,該山脈南北走向,北起青藏高原南緣,南至雲南德宏北部,全長500多公裏,跨越了五個緯度帶。腹地多火山溫泉,在當地歷來是一座神山,有許多名剎古寺,是風水之地,故歷來也成為各朝重臣、藩王、首領所鐘愛的長眠之所。

    車開到山腳一個哈尼族的小村落,因為之前考古挖掘的已經來過一批人了,所以落腳什麼的都比較方便。眾人在村子裏歇息一晚,打算第二天一早進山。

    夜裏江小司和沈蔻丹同住一屋,沈蔻丹正在洗漱,見江小司偷偷伸個腦袋進來。

    “怎麼了,小鬼頭?”沈蔻丹溫和一笑。

    江小司摸著下巴看著她再一次不同於白天的臉,甚至連聲音都有略微的不同。

    “蔻丹姐,這是你本來樣子?”雖素面朝天,仍不失明艷,

    “不是。”沈蔻丹搖頭。

    “我怎麼覺得有點眼熟?”江小司撓頭。

    “哈哈,你認出來了?是不是很好看?”沈蔻丹揚揚手機,上面掛了一串吊卡。

    “這是我照著我喜歡的明星聶小恩畫的,你知道她不?就是最近很紅剛得了電影新人獎的那個?不過嘴巴是另一個我喜歡的歌手的。”

    江小司一頭黑線,接過手機看吊卡印的明星。

    “小司喜歡什麼樣的五官?有空我幫你畫啊。”沈蔻丹扔給她一個小本,裏面全貼的是各國俊男美女,都是沈蔻丹無聊翻時尚雜誌時順手剪下做素材的。

    “真的麼?把我變高變成熟,二十歲那個樣子也沒問題?”

    “當然。”

    江小司的心蠢蠢欲動,她好想快點長大啊。

    “為什麼你從來不以真面目見人呢?有時候想想還是挺危險的,要是隨便有個人走過來跟我說是你,我都不知道應不應該信。”沈蔻丹總是假裝成別人,但是其實自己才是最容易被別人假裝。

    沈蔻丹楞了楞,她倒是從來沒想過這一點,不由有些恍惚。

    “蔻丹姐,導師他一直都是這個樣子的麼?”

    “什麼樣子?”沈蔻丹爬上床,江小司也蜷進被窩,沒有空調沒有暖氣,凍得直打哆嗦。她好想跟老爸睡一起的,可是畢竟不是在家裏不太好意思。

    “就是冷冰冰,很不近人情的樣子。”

    “叔他人很好的。”沈蔻丹拍拍身邊,讓江小司過去跟她睡,江小司求之不得的連忙跳下床鉆進她的被窩。

    “他……有女朋友麼?”

    “沒有吧,叔很討厭女人的。”

    “啊?”江小司受驚,“難道他喜歡男人?”

    “當然不是,就是不太喜歡和女人接觸和女人打交道,至少這些年我沒見他身邊有什麼女性的朋友。”

    “我也覺得教授有點討厭我,不過還是對我還挺好的。”

    “那是因為他把你當小孩。”

    “教授難道以前被女人拋棄過?”

    “拋棄說不上,應該算是背叛吧……”沈蔻丹想起許多年前,眼前一陣火光,不由閉上眼睛,可是火光仍然熊熊。

    “叔以前雖然也很冷漠,但是不至於那麼絕情,從那之後,他幾乎就不再相信任何人了。”

    江小司心上仿佛被人重重捏了一下:“那女人給他帶綠帽子啦?”

    沈蔻丹哈哈一笑:“你想到哪去了,他們只是朋友罷了。”

    “後來了?那女的認錯了沒?教授原諒她了麼?”

    沈蔻丹臉色陡然低沈,輕嘆口氣。

    “都是過去的事了,睡吧……”

    江小司閉上眼睛,可是怎麼都睡不著,鼻尖仿佛隱隱縈繞著一股淡淡的香氣,是沈漠房間裏常年燒的傷神香的味道。

    第二天,一行人帶好裝備往山裏走去。本來就是冬天,越往山上風越大,眾人都穿得嚴實,行動起來不太方便,再加上山路難走,行了五六個小時,穿過一片密林,才終於看見古墓所在的山頭。幾人中就江小司和小唐體力要差點,兩人一開始一路上還有說有笑,到後來也沒力氣說話了。

    江小司累了有江流牽著抱著,小唐可沒人牽,慢慢落到最後頭。

    “小唐,加油啊,看見沒,粉紅飄飄在山頂上和你招手。”江小司突然對他喊道。

    小唐一個踉蹌,在地上摔個狗吃屎,半天爬不起來。

    林強轉過身來呵斥:“爬個山都爬不動,怎麼做警察!”

    小唐一臉尷尬的連連點頭,氣喘籲籲的跟上隊伍,斜眼使勁瞪江小司。

    上次查葉秒案子的時候,因為《桃奇談》的粉紅飄飄也有嫌疑,他就去調查,那個女人自稱能通靈。也不知道是看上小唐了還是怎麼著,之後三天兩頭約他出去。本來小唐樂得有美女作陪,可是粉紅飄飄興趣愛好太過彪悍,娛樂活動不是鬼屋過山車,就是攀巖蹦極,而且和她在一起總是會有許多奇怪但無傷大雅的靈異事件發生。小唐膽子小,經不住她折騰,卻又軟弱好欺,躲不過她胡攪蠻纏。

    恰巧前些天出去被江小司給撞見,她居然一口說是自己女朋友,小唐納悶自己什麼時候有女朋友了。江小司卻樂的直拍掌,說什麼早就知道他要走桃花運。

    小唐欲哭無淚,這朵桃花太粉紅了,他扛不住啊。特別是每次出去約會,粉紅飄飄不時對著空無一人的地方說話,感覺出去的不是他們兩人而是一群,他就額上冷汗直冒。

    沈蔻丹一聽來了興趣,好奇問道:“粉紅飄飄是誰?”

    “小唐的女朋友啊,《桃奇談》的記者。”

    “小唐你談戀愛了啊?”

    “不是、不是的……”小唐連忙搖頭,“我們只是普通朋友。”

    “明明看你們挽著手。”江小司朝他做鬼臉。

    一旁林強冷聲道:“讓你去查案,原來你去泡妞。”

    小唐都快哭了,連忙飛快跑上前去拼命解釋。

    進入密林,找到古墓的具體位置,周圍已經開辟出一塊籃球場大小的平地。

    沈漠像平常上課一般對江小司道:“這是一座比較少見的地下塔式陵墓,占地不寬,構造簡單,但是究竟有多少層還不知道。技術原因,現在只挖掘進入到地下第三層,所以不能確定是否有盜墓賊光顧過。上面三層基本沒什麼東西,也沒有任何資料線索可以證明墓主的身份,墓的年代應該是唐宋年間。”

    “建築風格呢?”江小司一邊拍照一邊問。

    “不是少數民族的風格,墓室全是用巨型青石砌成的四方塔,封閉嚴實,每一層的結構大小差不多。”

    江小司從懷裏掏出手機,裝模作樣的查看GPS。

    “血漿的位置,就在這正下方。”

    小唐驚道:“他們把那麼多血運到這墓裏是做什麼啊?”

    沈漠搖頭:“反正不是好事,這周圍到處一股陰邪之氣。先下去看看再說。”

    幾人帶上氧氣瓶和必要工具,鉆下通道,沈漠和林強走在前面,江流和沈蔻丹在後面,江小司和小唐在中間。沈漠捏一把周圍墻上的土在鼻前聞了聞,很深的棕紅色,隱隱一股血的腥臭味。

    小唐因為上次龍挽秋的事,對古墓有些害怕。江小司則早已習慣,左右到處張望。

    “通道是從墓頂進入?”

    “不是,這座塔墓層層封死,找不到任何連接通道,就像一個個疊在一起的密閉盒子。墓頂是一整塊巨型千斤石,不下三米厚,強行鉆開怕引起整座塔墓坍塌,所以是從側面開的口子。”

    “不能把塔整座挖出來麼?或者直接開一條通道到地底,不就知道有多少層了,然後直接進入最下面一層,主棺室應該在那裏吧?”

    “不行,埋太深了,何況這周圍巖質太硬,光靠人工挖掘根本不可能,大型設備又很難運過來。”

    “我就好奇,當初那些人是怎麼把塔建在地底下的。”江小司皺起眉頭,她更納悶的是,她感知的血漿的位置,還要在很下方的位置,那些人又是怎麼下去的呢?

    通道裏沒有半點風的流動,幾人到達墓室,沈漠率先走了進去。探照燈掃視一圈,裏面不到一百平米,十分空曠,可見四壁。仿佛一個沈悶的空盒子,又像一口巨型的石棺,叫人呆在裏面感覺十分壓抑和不舒服。

    “連幅壁畫都沒有啊?”江小司看著空蕩蕩的墻壁,“說不定不是陵墓,是什麼儀式的場所。”

    “第三層有發現棺槨,其他人的蠱毒應該就是在那中的。”

    於是幾人又從第一層出來鉆過通道直接進入第三層,第三層裏同樣也什麼都沒有,但是整整齊齊排列了幾口巨大的棺槨,看上去有些詭異駭人。

    “開過棺麼?”

    “開過,有一些殘骨,但是沒有任何陪葬品。”

    江小司歪著腦袋,眼睛盯著最中央,慢慢往裏走:“這個不是槨室,是什麼……”

    “不要亂碰!”沈漠連忙制止住她。

    江小司仔細打量那個半人高的方石,普普通通的放在那裏,不知道是搞什麼的。

    突然站在一旁的小唐打了個哆嗦,皺眉道:“好冷。”

    江流扯著江小司和沈蔻丹連退幾步,高聲道:“小心!”

    沈漠此時右手一揮,不知道灑了一把白色的什麼粉末出去,空氣中漂浮著一股濃郁的麝香,江小司一低頭,發現地上不知何時竟然都爬滿了小指粗細的蟲子,淡黃色飛快的向幾人蠕動著,只有小唐那裏沒有。

    “往後退!”沈漠雙手結印,指尖往地上一掃,流溢出一道銀色光芒,猶如涓涓細流,在眾人和蟲子指尖畫了一道分界線。

    仿佛被什麼禁錮住了,一條條蟲子全都在線前躊躇不前,左右蠅動,而更多的蟲子還不斷從青石中爬出,江小司才知道那哪裏是石頭,分明是個巨型蟲卵。

    過線的蠱蟲被江流的銅錢一掃,紛紛斷做兩截,化成粉末。沈蔻丹則直接用符火燒,點燃一大片。

    沈漠一把拽住小唐的左臂,右手中寒光一閃,利刃已劃開他的袖子,手起刀落,將一條蟲子從他肉裏挑出。那蟲子比其他的大了兩倍有余,竟飛身一躍,跳到棺槨上,然後身子仿佛融化了般就要穿透石槨往裏鉆去。

    卻見沈漠隨手一揚,匕首硬生生將那蠱蟲釘死在棺槨上。

    “抓幾條蟲回去給他們解毒。”沈漠不知何時已帶上黑色的手套,手伸過那道線,飛速的抓起一條,輕輕一捏,便爆掉了蟲腦袋,然後扔進一個小盒子裏。線上蠱蟲見狀紛紛後爬,退回青石卵裏。

    沈漠待它們全退了回去,往青石上倒了一層油狀的血紅色液體,手腕翻轉,掌中便是一小簇火焰,指間輕彈,火苗猶如子彈被擊出,青石頓時炸得飛灰湮滅。沈漠站在眾人身前,黑衣鼓舞,江小司躲在他身後,連點風都沒感覺到,只聽見巨響。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