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32章 金銀財寶僵屍跳

    一切重歸寂靜,小唐抱著雙臂淚眼花花。

    “為什麼每次受傷的總是我?”

    林強冷冷瞪他一眼:“誰讓你最弱!”

    “沈教授,我不會中蠱毒了吧?”

    沈蔻丹笑著安慰他:“放心,已經沒事了。”

    沈漠卻道:“黑虺蠱雖不是什麼厲害的蠱,卻相當歹毒,中蠱的人除了受下蠱之人操控外,如果離開一定範圍就會身上長滿鱗片,變成人首蛇身的怪物,逐漸幹竭而死,通常被用在俘虜身上。回去你還是跟著學生一起再吃兩副藥保險些。”

    “你不會說的是你剛剛抓的蠱蟲吧?”

    “你以為呢?”

    “我不要啊!”小唐欲哭無淚,突然有惡心想吐的衝動。他寧願蟲子從他身體爬進去,也不要從嘴巴裏吃進去!

    江小司望了望四周道:“除了這蠱蟲,墓裏就沒有別的機關和陷阱了麼?”

    “挖掘十分順利,基本沒遇上其他人為阻礙。”

    “奇怪,那些人是怎麼把血漿運到地底去的呢?”

    “血漿在地底?”

    “恩,正下方,很深。”

    沈漠凝眉沈思了片刻,突然想到:“不遠處就是懸崖。”

    眾人從墓裏原路返回,來到懸崖邊上。擡望眼只見一片雲海蒼茫,遠山層巒疊嶂,猶如水墨仙境。崖邊青松倒掛,伸手即可觸摸浮雲。

    江小司走到崖邊,扶樹低望。群山合抱,下面雲霧終年不散,看不真切。沒人知道崖底有多深,崖下有些什麼。江小司吹著倒灌而來的凜冽寒風,身子仿佛要漂浮起來一般,倒有縱身往雲海一躍的衝動。

    沈蔻丹將小貓叫出來,讓它飄下去打探。小貓飄入雲裏,很快與雲融為一體看不見了。

    十多分鐘後小貓回來道:“崖壁有棧道通到下面一個山洞裏。”

    “棧道?小唐你受傷了,和江小司兩人在上面守著。”沈漠摸準方位,往下放繩子。

    “我要去!”江小司可不想這時候被扔在上面。

    “沒事,讓她去吧,小司你跟在爸爸後面別亂跑。”江流突然說道,對他而言只有江小司時刻在他眼前才是最安全的。

    人家老爸都開口了,沈漠便不再多說什麼。

    林強從褲兜裏摸出煙來:“我留在這,你們下去吧。”

    畢竟需要有人在這看著繩子保證他們幾個能安全回來,同時也防止人逃跑。墓裏古怪東西太多,槍不一定能解決問題,還是不要進去拖後腿了。而且留小唐一個人在這,萬一遇上什麼危險,他跑都跑不掉。

    沈漠順著繩子爬下,小貓飄在他身邊。順著崖壁下去二十多米處,終於看見了棧道,年代十分久遠,但很明顯近期被人修葺過,所以倒是牢固。

    風很大,他小心的扶著崖壁順著顫巍巍的棧道向前行了幾步,確定沒問題了,招呼幾人下來。

    江小司心頭很緊張,壁虎一樣貼在崖壁上,小心的挪動著步子。這古棧道像是系在高崖腰間的衣帶,幾人雲中漫步,似乎一不小心就會墜入不見底的深淵。

    行了十幾分鐘,棧道迂回緩緩向下延伸,果見一個黑黝黝的洞口。

    進去之後,發現這裏並不像之前的通道那樣狹長,裏面相當空曠,探照燈照到的地方還驚醒不少蝙蝠。

    “這裏是天然的洞穴,應該有路直通塔墓的底部。”江小司跟在沈漠和江流的後面,江流牽著她的手,沈蔻丹在後面做著回路的標記。

    “老爸!你看,好多發光的小蘑菇啊!”江小司放開江流的手,蹦蹦跳跳的跑上前去。

    遠處黑暗中,熒熒星火猶如流動的河水蜿蜒向前,形成一條小路,通往更深的幽暗處。

    “小司,不要碰,有毒的。”江流叮囑道。

    江小司連忙跳到一邊,也不敢隨便用腳去踩踏。

    沈蔻丹戴上手套,采了幾個蘑菇裝進瓶子裏:“真不知道那些人怎麼把那麼多血運進來的,照他們的采購規模,至少有幾十噸吧?”

    “所以需要架設管道。”江流指了指路邊留下的管道痕跡。

    “可是運送來這山上也很不容易啊。”

    “直升機運來的,這人財力不小,但如果是梅宅天府的話完全有可能做到。”

    幾人沿著一路發光的蘑菇慢慢前行,路因為人工修整過,所以還算好走。洞內溫度比外面高了許多,好像瞬間從冬天走到夏天,幾人熱得受不住,都脫下了外套。

    “路一直是向下,估計我們都下到塔底二三十層了吧?這塔究竟有多深啊?”沈蔻丹今次的打扮是個和江小司差不多大的小女孩,聲音脆脆的,沈漠早已見怪不怪,江流卻始終有些不習慣。

    正說著前面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圓形拱門,門上刻著栩栩如生的九條三爪金龍,黑暗中也熠熠生輝。

    江小司眉開眼笑:“不會葬的是哪朝的皇帝吧?陪葬品一定不少,我們多拿點回去到脫骨香賣,這回賺大發了!”

    妙嫣雖然經常幫他們,可是那個吝嗇鬼每次都是要收錢的,而且價高的嚇人,再加上老爸老愛做善事,大把大把的捐錢,店裏總是入不敷出。這回可以把欠那個女鬼的債都還清了!哈哈哈!江小司一邊想一邊美滋滋的笑,恨不得現在就撲上去刮門上的金粉。

    可是這門怎麼打開呢?江小司細細檢查,連半點縫隙都沒發現,也沒見門上有什麼機關。

    沈漠蹲下身子,看著地上幾滴暗紅色的汙漬,撚起一小搓土在鼻尖聞了聞。又仔細查看了下門上的龍雕,轉頭問道:“江小司,你是B型血?”

    江小司點點頭。

    “你滴幾滴血,在這九條龍的嘴裏。”

    江小司啊著嘴巴,又要放血啊,之前她都已經損失了400cc了,都還沒吃回來呢!只能很不情願的在食指上割開一個小口,往九條龍的嘴裏各滴了一滴血。

    滴完最後一條的時候,頓時只見那些龍仿佛活了過來一樣,飛快的在門壁上遊動著,似乎隨時都要飛出騰空而起。幾條龍盤成一個奇怪的形狀,就聽見哢嚓一聲響,巨門開始緩緩向上擡起。

    裏面一陣陰風吹來,四個人都不由打了個寒戰。

    “小心!”

    感覺到危險,江流伸出手去抓傻乎乎為了財寶衝到第一個的江小司,卻沒想到抓了空,沈漠已先快一步拎著她退到一邊。

    五根幹如枯枝的漆黑的手指向自己迎面抓來,江流輕輕向後躍起,猶如一片羽毛般飄落到一米開外。定睛一看,眼前竟站了一男一女兩個僵屍,是很標準的僵屍形象,旗袍馬褂花盆底鞋大辮子,仿佛撲過粉白紙一般的臉上,兩團胭脂紅。

    江小司顧不上危險,抱著肚子哈哈大笑了起來,他們的主人看《僵屍道長》看多了吧,打扮成這樣?她見過的僵屍同類多得去了,還真沒有這樣具有典型特征的。

    沈漠拎著她一把扔到身後角落裏,然後也上前和江流一起收拾僵屍去了。對付這種無意識的僵屍,自然無須廢話,直接開打。

    這兩只小僵屍這回碰上兩個道士加一只千年僵屍,也實在是倒了八輩子黴,根本半點勝算都沒有,三下五除二就被擺平了,額頭上各貼一張符紙,門神一樣在兩邊站著。

    收拾完這兩只看門的僵屍,眾人這才來得及認真打量四周。不像外面那樣漆黑,裏面完全是人工修葺的密室,四個角上都鑲著夜明珠,角落裏整齊堆放的不是財寶箱子,卻是一件又一件的兵器盔甲,歷經不知道多少年,依然熠熠反射著刺眼的冷光。

    四人繼續往裏走,幾個房間堆的都是兵器。

    “叔,咱們這是已經到塔墓裏了麼?”沈蔻丹問。

    沈漠搖頭:“圍繞塔墓,看來又修了一座地宮。”

    江小司東摸摸西看看:“怎麼會有人把地宮修在這麼深的地方,挖掘根本不可能,從懸崖上難度更大啊。”

    “如果沒猜錯的話,這裏應該是個死火山。墓主在火山口裏修了地宮,然後再依著火山口的大小修了塔墓,進行填埋。許多年過去,最終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吧。”

    江小司拍掌笑了起來:“要是火山爆發,土葬就變火葬了。”

    “建造之前肯定有好好考察過地質,確認不會再噴發了吧。再說滄海桑田,只要時間夠久,這個世上,又有哪一個地方是永遠的樂土呢。”

    聽到沈漠的話,江流也不由擡頭看他一眼。這一路江小司的目光總是追隨著他的身影,表情時而激動時而雀躍,像極了當初柳枝剛愛上趙病時候的模樣,他一一看在眼裏,說不慌不怕,那是自欺欺人。

    再不阻止就來不及了,江流決定回去之後重新搬到另一個城市去。他和江小司四處漂泊早已成為習慣。嘴裏他是說希望小司談戀愛,但是論私心,他並不希望她愛上任何一個人,改變現有的狀態離開自己。所以他會先助沈漠他們找到紫印紋章,然後帶小司走。

    墓室裏顯然有陣法,不過沈漠和江流輕車熟路很快便找到了生門,四人進入塔墓之中。這一層比上面要大了許多,分成好幾個墓室。沈漠推測應該是最底層,估算了一下,這塔少說有三十層。不過這山海拔三千米多,說來也不算什麼。

    幾間墓室裏都相當華麗,江小司目瞪口呆,口水都流下來。滿壁嵌滿了各色寶石珍珠,箱子裏裝滿玉器金銀、古董字畫、寶劍良弓,還有些瓶瓶罐罐的應該是藥材。江流隨手翻了翻,發現竟有好些是貢品。

    “這塔墓是宋朝的。”江流眉頭微皺,心裏有不祥的預感。

    突然,一個詭異空靈的聲音不知從何處傳了過來。

    “沈漠?”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