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33章 兩禍

    沈漠肩頭一震,面色瞬間蒼白。所有人也都大驚失色的四處張望,卻什麼人也沒有見到。

    江小司分明看見沈漠的雙手在顫抖,正要上前,卻見他二話不說,拔腿就飛快的通過墓道向前跑去。

    “導師!”江小司連忙追上去,在墓裏這樣完全不顧周圍情況的往前衝是非常危險的。可是沈漠速度太快,很快便看不見他的背影了。

    還好沒有岔路,三人穿過又兩間擺滿各種奇珍異寶的墓室往前追趕,江小司連顧都顧不得看,心頭無數個疑問不得解答。剛剛出聲的那個是人是鬼,怎麼會知道沈漠?

    前面暗了下來,夜明珠的光芒斂去,通道正對著一個拱門,洞門大開,沈漠就站在門邊,墓室裏隱隱發出紅光,有一種波光粼粼的感覺。

    三人奔到沈漠身邊,往墓室裏一瞥,不由都屏住了呼吸。

    極其巨大的一塊不規則的天然水晶石正懸浮在空中,足有兩個人那麼高,中部被掏空,註滿了血水,一個人正浸泡其中,長發水草一般扭曲著,遮住了面容。

    而在那水晶血石之下,站了一個穿黑袍的人,負手背對著他們,正是江小司那天見到的那個自稱姓梅,到店裏來收購血漿的。

    江小司恍然大悟,原來他要那麼多B型血,全是運到這來浸泡水晶裏那個人了。

    沈漠雙拳緊握、牙關顫抖說不出話來,沈蔻丹則是微微退了兩步,直覺性站到他身後,手緊緊抓住沈漠的衣服。

    江小司覺得他們倆人的舉動都太過奇怪,再看江流,竟仿佛也著了魔似的,雙目大睜,眼神空洞,一步一步的向那塊血水晶靠了過去,看也未看下面站著的黑袍男子,而緊盯著水晶裏泡著的那人。

    “導師?老爸?”江小司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心頭有點發慌,手指著那黑袍男人大聲喝道:“你是什麼怪物!”

    那男子慢慢轉過身來,明明是對著光,鬥篷下卻看不見臉,只有一片漆黑,仿佛幽深的洞。

    “我姓梅,梅辛。”

    沈漠身子一晃,仿佛回到多年前。

    ——我姓梅,梅辛。魚桐是我家的妖怪,我想怎樣處置還輪不到一個外人來管。不過早就聽聞先生擅長修復寶器,家中有一把代代相傳的紙傘,傳說是仙人之物,可庇護我家世代安寧,子孫富貴。無奈被折了傘骨,仙氣全無。能不能請先生幫忙修復?

    沈漠閉上眼,再睜開已是殺氣滿布,舉手虛空畫了個半圓,竟仿佛從袖中抽出了一把半月形的彎刀,卻只有光霧,不見實體。劃過之處,仿佛流螢一般抖落下點點星火粉塵,極其絢麗。

    江小司倒抽一口涼氣,第一次見沈漠亮出兵刃,第一次見他如此濃重的殺氣,整個人變得完全陌生了。

    高高舉起的刀遮住沈漠蒼白的臉,只露出一雙冰冷狠厲的眼睛。

    周圍的空氣緊張到了極點,似乎只需一粒小石子就可以激蕩覆滅了世界,江小司不由跨出一步擋在沈漠和那黑袍人之間。

    “什麼梅心,我還梅毒呢!我不管你是人是鬼,你把那麼多血運到這古墓裏來到底有什麼企圖?”

    “沒什麼企圖,好玩而已。”還是那樣空洞詭異的聲音,卻又帶兩分譏笑。

    ——為什麼要這麼做?

    ——不為什麼,好玩而已。

    沈漠痛苦的閉上眼睛,猶如被點燃的火炮,足尖輕點衝天而起,向梅辛攻了過去,速度之快叫人瞠目結舌,江小司只能看見熒熒刀光劃出折線,看不見人影。然而梅辛卻仿佛可以瞬間移動一般,身影幻化不斷消失再在另外的地方出現,也不出手,只是不斷的閃躲。

    “沈漠,多年未見,怎麼連招呼也不打,就喊打喊殺的?”

    沈漠不語,仍只是全力攻擊。

    “學生中蠱,猜你就會找到這來,卻沒想到那麼快,你真是每一次都能讓我驚奇。”

    沈漠此時自然知道是梅辛故意引他前來,卻懶得去弄明白他葫蘆裏賣的什麼藥,只是滿身怒火一心想殺了他。

    梅辛浮在空中陰陽怪氣的笑。

    “沈漠,你燒我金身,毀我道行,滅我魂魄,這痛苦我必千百倍的還給你!”

    沈漠冷嗤:“你以前是人的時候鬥不過我!變成鬼,更加不可能!你難道忘了我是做什麼的了?”沈漠彎刀劃破,江小司只聽見一聲帛裂空響。

    梅辛的黑袍被硬生生從中間劃成兩半,裏面湧出一團黑氣。

    “我如今既然能化鬼,就總有一天能還魂!沈漠,你瞧好了,不要被我翻身,不然當初的痛苦,我必叫你再嘗一次!”

    江小司從未見沈漠有過那樣狠厲的表情,手中頓時暴漲的金光,刺得她睜不開眼睛。

    沈蔻丹連忙從後面緊緊抱住沈漠。

    “叔!不要!墓穴會塌的!”

    可是這時上空突然傳來巨大轟鳴聲,墓室還是劇烈搖晃了起來,江小司只能扶墻站著,急忙擡頭看,卻見竟是江流用盡全力一掌擊在那血水晶上,源源不斷的力量湧入,水晶表面開始出現裂紋。

    梅辛大驚:“你是誰?”

    黑影就要撲上,卻被沈漠一把金粉灑了過來,黑氣立刻四散,再次匯聚卻是在江流身後,想要阻止他繼續破壞水晶。江流卻仿佛身後有一雙眼,突然回手,一道閃電般的光直擊在梅辛好不容易聚攏的一丁點靈體之上。

    而那血水晶也應聲而碎,血洶湧而出,腥臭不可聞,裏面那個浮屍一般的人重重摔在地上。露出一張仿佛在水底泡久了而浮腫慘白的臉來。

    “蔡問!”

    江流聲色俱厲,雙目赤紅。果然是他,連胸上的那個傷口都還歷歷在目,這座塔墓原來便是他的陵寢!當初他雖身死,屍首卻下落不明,原來是被手下收殮,埋在這早已造好的墓穴之中。他生想當皇帝,死竟也想為鬼首。早就發覺這陵墓布局不對,應是有術士專門逆天而造。養屍千年,如今還被梅辛以血灌養,比得上萬年僵王,當今無人可及。若當真出世,天災人禍,人間該要大亂了。

    “老爸?你認得他?”

    江流原本要說,就是他害死你和你娘親的!可是看了眼沈漠,硬生生忍下。只是銅錢飛旋而出,就要將蔡問碎屍。

    梅辛怎可見這麼久以來的心血毀於一旦,黑氣分作幾團其中一團卷裹住蔡問屍身飛快往塔墓外飛去,一團拉下了塔墓自毀的總機關,一團從後面向江流撲去。

    天崩地裂了一般,墓底出現巨大的裂縫。

    “糟了!快走!”江小司驚恐的後退,見地面中央很快塌陷處一個漆黑的大洞,水晶碎片和血一股腦的掉了下去,被吸入一片虛空。

    江流高高躍起銅錢依舊朝著蔡問的屍身直擊而出。

    “小心!”沈蔻丹見他在空中沒有半點著力之處,而那團黑氣已至他身前,心提到嗓子眼,飛快的拋出了袖中刃。

    “叮當”一聲響,沒想到刀刃正好撞在江流系銅錢的銀鏈上,江流一怔,沈蔻丹的那匕首不知道是什麼寶物,雖然被撞出缺口,竟然將他的銀鏈割斷了。還未待他反應過來,銅錢已飛快的掉落地底,而同時那團黑氣也往他胸口侵入,猛一穿通。

    “你……”梅辛一驚,竟然沒用,他不是人?沈漠什麼時候也開始與非人為伍?

    江流眼神絕冷,翻掌一握,已將他這部分靈體握成粉碎,人卻徑直下落,直追那枚銅錢而去。

    “老爸!”

    “江流!”

    兩聲叫喊,撕心裂肺,很快被倒塌聲淹沒覆蓋。沈漠原本打算去追梅辛,絕對不能這時候放虎歸山,何況他還帶走了那具會引起大災大禍的屍首。

    卻沒想到此時沈蔻丹和江小司竟不顧一切的跟著江流跳了下去。

    “蔻丹!”他飛身上前左手抓住她的手腕,然後右手剛好抓住江小司的,嚇得流了一身冷汗。

    “老爸!”江小司對著下面深不見底的一片漆黑哭喊起來。

    卻聽又是一陣轟然巨響,上面一聲悶哼,她慌忙擡頭,正見巨大一塊碎石被黑氣縈繞著落下,尖角處重重砸在沈漠背上,他雙手都拉著人,根本無力閃避或是回身抵擋,一口血噴出。雙手不由一松,沈蔻丹因為年紀較大,身體較重,竟脫了手。

    “蔻丹!”

    沈漠面容扭曲,青筋聳動,只能眼睜睜看著沈蔻丹掉了下去。他兩手抓住江小司,一咬牙用力,把她拉了起來,勉強抱在懷中,翻身閃躲,總算避開了第二塊朝他砸來的巨大碎石。此時仰望墓頂大開,已經裂到上面不止五層,不時有各種各樣的東西往下砸入深坑,甚至有巨大的棺樽。

    沈漠強忍內傷,深吸口氣,不顧江小司的踢打,把她夾在腋下,就飛速順著墓道往地宮外面奔跑。巨大的轟鳴倒塌聲不絕於耳。

    “不能扔下他們!”江小司哭著掙紮。

    沈漠面色陰沈,不發一語,身形快到常人幾不可見。後面通道一截截坍塌,待跑到洞口,才發現外面的棧道已經全部毀壞塌落。他終究只是凡人,不可能直接飛上去,哪怕再天賦異稟,也不可能負傷帶著個丫頭從直立千仞的峭壁往上爬。

    腳下不斷的震動著,沈漠低頭不見底,擡頭不見頂,放眼只是一片雲海,一時間也沒了主意。卻只聽見“篤篤篤”一陣聲響傳來,雲海間竟飛出一架直升機。

    “教授!你們沒事吧?”

    小唐對著他大喊招手,林強對開飛機實在是不太熟練,只能慢慢把飛機向懸崖靠攏,可是又不敢靠太近,否則很容易撞毀。

    長長的繩梯放了下來,在空中左右搖擺,離沈漠卻還是隔了老遠,沈漠一看身後,來不急了。一手抱緊江小司,看準時機,便跳了過去。

    小唐眼看他就要與繩梯錯之交臂,驚叫著捂住了眼睛,卻聽林強長呼一口氣,睜眼看,沈漠一只手正抓著繩梯最下面一截,一只手緊緊抱著江小司,在空中悠來蕩去。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