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34章 分手快樂大家快樂

    直升機慢慢駛離,小唐看著對面整個山崖都地震一般開始塌陷,一面驚魂未定的拍著胸口一面收繩梯。

    “江流呢?蔻丹呢?”見只有兩個人跑出來,他就心覺不妙了。

    江小司聽他一問,轉身眼淚巴巴的扒著窗看著外面。努力想靠珠子確定江流的位置,卻什麼都無法感知,他不會是真出事了吧?

    雖然身為僵屍,不可能再摔死一次,可是那麼多東西砸下去,被活活埋住也出不來啊。再說誰知道那黑洞下面是什麼,本來就是火山口,萬一全是熔巖怎麼辦?最令人擔心的還不是老爸而是蔻丹姐,她就算有點道行也只是個凡人而已,才真是九死一生。

    江小司越想心裏越害怕,沈漠一直抓著她的手,掌心比她還要涼。然而臉上卻是鎮靜的,緩緩回答道:“他們沒跑出來。”

    小唐面色發青,轉頭看林強一眼,艱難的咽了咽口水:“那現在怎麼辦?”

    沈漠搖頭,看著塌掉大半的山崖,在地下幾十層的地方被埋住,除非愚公來移山,否則誰救得出來,只能祈禱他們吉人天相,下面另有出路了。

    “到哪裏搞到的直升機?”

    “運血來的,被我們截下了,司機在後面。”

    沈漠回頭,果見兩個人被綁了蜷縮在角落裏。

    “我們什麼也不知道,只是收了錢把貨物運到這,運的是什麼我們也不知道,這山塌了跟我們一點幹系也沒有,警察同誌,我們說的都是實話!”

    小唐向沈漠聳聳肩,示意他們的確好像不知情。突見沈漠眉頭一皺身子震了一下,連忙湊上前。

    “教授,沒事吧?受傷了麼?這裏有藥箱!裏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沈漠輕輕搖頭,他內出血嚴重,需要馬上運氣調理:“回去再慢慢跟你們說。”

    看江小司仍然趴在窗邊把她拉了回來,用毛毯裹住。

    “小司,你爸爸會沒事的,別擔心。”

    江小司感受到那只大手正輕撫她的頭,怔怔的擡起臉來,她第一次聽沈漠叫她小司而不是江小司。

    不由聲音有些哽咽了:“對不起,要不是當時我太衝動,跟著一起往下跳,你就可以拉住蔻丹姐了。”

    沈漠搖頭,那丫頭分明喜歡上江流了,哪裏是他拉得住的。再說那枚銅錢是因為她失手才掉下去,她不做任何彌補的話會更難受。

    江小司在他懷裏睡著了,臉上還掛著淚痕。沈漠伸手輕輕擦去,腦海裏全是關於梅辛的可怕記憶,刻骨的仇恨那麼多年始終在狠狠灼傷他。這次,一定要徹底做個了結。

    回到桃源市,江小司扯著沈漠的袖子不肯放。

    “導師,我可不可以暫時和你住?”

    沈漠直覺性的正要拒絕,突然想起她一個人回家,店裏還總是去一幫牛鬼蛇神,實在是不太安全,況且梅辛已經見過她了,終於還是點了點頭。

    這次江小司沒有像往常般歡呼雀躍,一直都是垂頭喪氣的。

    林強和小唐把抓回來的那兩人帶回去審問,力求找到一點線索,同時開始全面調查梅宅天府。

    沈漠一到家就連忙給亦休去了飛書,強壓住擔心,先進廚房,給自己和江小司煮了兩大碗面條。打開儲藏櫃,猶豫了片刻,依舊把瓶子裏的液體倒了幾滴在江小司的碗裏。

    一貫愛吃他飯菜的江小司這回也才吃了幾口就放下筷子。

    聽見沈漠總是低聲咳嗽,也不由憂心的皺起眉來。

    “導師你傷得重不重,我回脫骨香一趟,給你取些藥來?”

    “我這多的是藥,小傷而已,不要大驚小怪。”

    江小司知道他在硬撐,那麼大的石頭,普通人不被壓個稀巴爛,也是攔腰折斷,他當時心全放在救她和蔻丹姐二人身上,根本就沒有防護,凡胎肉體,怎麼會傷得不重。

    “我就是有點感冒了,你一會上街幫我買點感冒藥回來,我先進房睡一下。”沈漠咳嗽著回房。

    江小司無語,他一直咳嗽居然是感冒了?家裏多的是藥卻沒有感冒藥,難道他從來不感冒的麼?

    把手機充上電,出門去買藥。藥店老板見她人小,什麼亂七八糟治感冒的藥都給她推薦,江小司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買了一大堆,什麼消炎藥、止咳藥、退燒藥的提了一大袋回去。

    敲沈漠臥室的門沒反應,猜他是睡著了,便不再打攪他。打開手機,一股腦許多短信和未接來電,她看也不看先給妙嫣打了電話,把之前發生的事情跟她說了。讓她幫忙想辦法救老爸還有調查梅宅天府。

    妙嫣的電話剛掛,手機就又響了起來。

    “小司!”

    “張祈?”

    “小司,你這幾天跑哪去了?我給你打了那麼多電話發那麼多短信你都不回。”

    “我實地考古去了。”江小司吐吐舌頭,她走的時候居然忘了跟張祈說一聲。

    “回來了?在店裏面?我去找你?”

    江小司害羞的低下頭:“你想我了麼?”

    “我我我我有話要跟你說!”

    “好啊,那晚上咱一起吃飯吧?我在星光影城附近那家必勝客等你,吃完我們去看電影,這兩天發生太多事了,我現在一個人呆著好擔心好害怕。”

    “好,那六點見!”

    江小司進浴室胡亂淋了個澡,翻出沈蔻丹的衣服打算找件合適的穿,反正她那什麼型號款式的都有。可是看著她空空的房間,心頭一陣難過內疚。

    本來想給沈漠煮點粥熱著,又擔心自己的手藝,實在不應該在這時候拿出來毒害病人,便叫了外面的粥和小菜在鍋裏熱著。

    出門打車到了必勝客,巡視一周沒發現張祈的身影,倒是一個帥哥狂對她揮手。她又走出門給張祈打電話,身後有人拍她的肩,轉身一看,還是那個不認識的帥哥,如果是平時她還有心情跟他搭訕,可是她現在遭逢劇變,而且正要和男朋友約會呢。

    張祈見她怎麼都不理自己:“小司!我是張祈啊,你不認得我了?”

    江小司身子一震,嚇得差點沒把手機掉地上:“你你你……”

    “我按你給我的那個名片,去把牙齒弄好了。有那麼大變化麼,難道你認我都只靠牙?”

    江小司連連擺手,冷汗直冒:“怎麼會呢,只是你本來就很帥,現在變更帥,我一時間有些不適應。”

    江小司很驚恐的發現,腦海裏居然沒有對這個男生的任何印象,唯一稍微覺得熟悉的只有聲音。就算他牙變了,眼睛總不會變啊,她怎麼會就不認識了呢,還是說,她以前其實從未記住過?

    兩人重新回必勝客點了披薩吃,江小司見周圍女生和女服務員都對她投來羨慕的眼光,不由有些飄飄然。

    “小司,是這樣的……”張祈看江小司很努力的跟盤子裏的食物抗戰,有些開不了口。

    但是一想到什麼,就立刻有了勇氣,鄭重宣布道。

    “小司,我們分手吧!”

    江小司嘴裏的香腸掉進冰淇淋裏:“什麼?”

    他約她出來,難道不是要對她說,小司你這幾天離開我好想你,我突然發現我已經深深的愛上了你?

    張祈手忙腳亂的扯紙巾替她擦了擦嘴:“小司,你千萬別傷心,你真的是個很好很好的女孩,是我配不上你。我一開始真的是很認真的打算和你談戀愛的,可是發現自己還是只能把你當妹妹,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你的勇敢樂觀鼓勵了我,我決定坦白面對自己的心,沒有顧慮的去追求幸福!”

    江小司呆了片刻,終於反應過來張祈是在跟她分手。天啦,為什麼剛失去老爸就要她再次遭受這樣的打擊?

    “你有喜歡的人了?”

    “你也見過,就是上次我那個同學。”

    “就是那個高高大大用籃球砸你那個女生?”

    張祈含羞點頭,江小司欲哭無淚。不是說男人都有保護欲,喜歡嬌小型的麼,她居然輸給一個滿臉痘痘眼睛小得看不見的胖女生,難道因為這年頭流行野蠻女友?難道張祈缺乏安全感?

    都說男人一有錢就變壞,會拋妻棄子,原來變帥也會這樣啊!江小司欲哭無淚。

    “好吧,分手就分手吧,祝你幸福。你跟那個女生說,她要是想要減肥或者去痘痘,我這也有醫生的名片,郎才女貌,這樣以後你們就登對了。”

    “真的麼?你真的肯原諒我?”

    “肯,為什麼不肯。喜歡一個人又沒有錯,而且你也沒有騙過我。”

    江小司發現自己並沒有想象中的那樣悲痛欲絕,只是第一次談戀愛就被人甩了還是有些失落。只是現在老爸的事情已經夠讓她擔心的了,沒力氣再為這些戀愛的事分神。

    “那,我還可不可以吃完這個冰淇淋?”江小司可憐巴巴的擡起頭來,畢竟,是張祈買單啊。

    “可以,當然可以!”張祈感動不已,慷慨大方的說。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