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36章 亂七八糟的表白

    空氣十分稀薄,好像還殘留著江小司發怒的火藥味。

    沈漠胸上仿佛壓著巨石,連咳嗽的力氣都沒有。感冒痊愈之前,他沒辦法好好調理內傷。江小司氣急淚流的臉,不停的在他眼前來回晃。難道他真的做錯了麼?

    他一向愛清靜,最不喜歡這些感情糾葛,也從來沒有考慮過,單方面的讓對方忘記掉對他的感情,是不是公平的這個問題。可是如今江小司發現了,他不知道這件事會讓她這麼生氣。忘掉的感情,那就相當於沒存在過,對於一個現在對你完全無關緊要的人,有什麼值得難過的呢?

    江小司不過是個孩子,他不認為她對他的感情能有多深。而且和別的女子你還能講講道理,跟江小司完全是有理講不通,還不如直接用散心水實在。

    渾身滾燙,好像陷在沼澤裏,身子軟綿綿的,一直在往下沈。

    睡到半夜,他口渴的要命,嗓子呼呼冒煙,卻又不小心把水杯碰翻在地上,只好硬撐著爬起去倒。

    這時門被推開,江小司穿著睡衣眼睛紅紅的像小兔子。

    “你怎麼還不睡覺?”沈漠發現自己沙啞的已經快說不出話了。

    江小司瞪他一眼,走過去探探他的額頭:“你發高燒了。”

    她一直坐在客廳努力回憶以前和沈漠在一起的時候,可是分明每一件事都記得清清楚楚,就是感覺缺失了,腦海裏只剩下畫面。

    “躺著別動。”

    江小司跑出跑進,給他拿水拿退燒藥,又拿了冰袋。

    冰袋狠狠的砸在沈漠腦門上,差點沒把他砸暈過去,沈漠絕對有理由懷疑江小司是想要報復謀殺。

    見沈漠劇烈咳嗽著,一副很虛弱的樣子,江小司又心疼,又恨不得在他臉上踹上一腳。看,招報應了吧!

    “以後不要再對我用散心水了!我的感情我自己掌控,你要是真的很討厭我,就直接叫我滾蛋,不要用這種方法。”

    沈漠不說話,江小司撐在床邊,俯身看著他,離他的臉只有不到十公分距離,他甚至能聞到她身上甜甜的糖果味。沈漠從來不知道自己在別人身上有一天也能體驗一回被壓迫的感覺。不適應的偏轉頭去,卻被江小司捧著他的臉又把他扳了回來。

    “你不要逃避我!你明明知道我喜歡你!”江小司咬牙切齒的正式表白,在這次自己還沒忘記之前。

    沈漠頓了頓,面無表情的看著他:“那又怎樣?”

    江小司真的很有衝動伸手掐死他。這就是他的回答麼?一時間竟不知道接下去還能說什麼了。

    “的確沒怎樣,我只是想讓你知道。”

    “我早就知道了。”

    “可是我自己卻一直不知道。”

    沈漠自嘲的笑:“你想我怎樣?我都是半截身子埋進土裏的人了,比你老爸還年長,你才多大?”

    笑話,他比她老爸年長?他甚至還沒有她年紀大,好歹她也是千年僵屍啊。

    “我喜歡你和年齡有什麼關系?”

    沈漠無奈嘆氣,他就知道江小司不管不顧的性子。

    “可是我不喜歡小屁孩,你的明白?”

    江小司的眼睛頓時變得水汪汪的了,低頭看了看:“你嫌我沒胸?”

    沈漠一聽氣得直咳嗽。

    “我總有一天會長大的!雖然……”雖然比平常人慢一點,可能還沒等她凹凸有致,沈漠已經魂歸極樂……

    “你就一點機會都不肯給我麼?”

    沈漠因為生病,神情沒有平日裏那麼冷酷,漠然中帶著無力。

    “對不起。”

    給她用散心水,是他的不對,可就是料到有這一天,不想用拒絕傷害她,還不如讓她忘了。

    “我除了年紀小點,有什麼不好?”江小司的淚珠子終於忍不住劈劈啪啪的往下掉,她也想長大啊,可是她長不大她有什麼辦法。

    沈漠閉上眼睛輕嘆氣,江小司的眼睛太黑太亮,幾乎叫他不忍看。她還不明白麼,年紀只是他的借口罷了,歸根結底是因為他不喜歡她,他也不喜歡任何人。

    “你還小,以後會找到自己的白馬王子,我有什麼好?”

    “我才不要什麼王子!你是我的國王!我喜歡你,一輩子都只喜歡你!”

    沈漠心頭一震,突然覺得什麼壓了下來,未待反應,江小司已俯下身子吻住了他的唇。

    沈漠猛的睜眼,倒吸一口涼氣。

    馬失前蹄啊馬失前蹄!他居然被自己的學生非禮了!

    江小司往前傾,幾乎把全部重量都壓在他的身上。他想推開她,可是渾身軟綿綿的鬥不過她的力氣。臉上的溫度好像更高了,江小司的唇冰冰涼涼的,似乎還有雪糕甜甜的味道。

    “別鬧……我感冒了,等下傳染給你……”察覺到江小司的吻逐步深入,他連忙閉嘴不再說話。

    “我才不怕……”

    江小司輕輕喘著氣,舌尖笨拙試探,沈漠雙唇緊閉,任她細吻輕咬,就是不肯回應。

    不過江小司感受到他態度的軟化,已經很喜出望外了。沈漠總是輕抿著的唇因為發燒而略微有些幹裂,她舔了舔。沈漠身子輕顫,欲轉頭,卻逃不過她唇瓣的追逐。

    仿佛小孩在吃糖般,怎麼吻都吻不夠,都一分鐘了,江小司還在親。沈漠臉紅得嚇人,也不知是燒的是羞的還是氣的,渾身滾燙,連帶著江小司也出了滿身的汗。

    “你夠了沒!”沈漠強忍著捏死她的衝動,冷冷看著江小司。要不是他給她吃了散心水,心頭有愧於她……

    江小司依依不舍的擡起頭來,意猶未盡的又啵了兩口,原來接吻是這麼好玩的事情啊。

    “教授,我知道你也是喜歡我的!”

    沈漠冷哼,懶得看她,她還真是自我感覺良好。

    “不然你不會給浪費散心水給我吃,妙嫣說散心水極其珍貴煉制起來相當不容易。你就是不想當面拒絕傷害我,所以才希望我忘記,你一直都在保護我。”

    沈漠沈默不語,的確,雖然有散心水,但是他以前從來沒用過。因為喜歡上他的女人再多,跟他有什麼關系,他自認不是一個溫柔善良的人,從不顧及他人感受,纏上他的女人,他一個不字,一個冰凍眼神,就足以讓對方知難而退了,哪用那麼麻煩,居然在江小司身上浪費了那麼多瓶散心水。一次又一次,怎麼就不管用呢,難道她是妖怪不成?

    他是真心愛護她,把她當成一個好苗子來栽培,所以才不希望她被他傷害,因為一些亂七八糟情情愛愛的事,影響了兩人之間的關系吧。

    “我已經長大了,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絕對不是一時衝動。不要把我推得遠遠的,不要因為我只是小孩就不把我的感情當回事。嘗試一下好麼?嘗試著接受我,我不會胡鬧任性的!”

    沈漠依舊沈默,這些天發生太多事了,他實在沒心思想這些問題。

    “你要幹什麼?”發覺一個小小的身體正努力往被窩裏鉆。

    “我要和你睡。”

    “滾下去!”沈漠急了,顧不上形象,一腳就要把她踹下床去。江小司連忙伸手把沈大暖爐抱住。

    “我在家都是和老爸睡的,一個人好冷好害怕。”她笑瞇瞇的撒嬌。

    沈漠怒火中燒,真是得寸進尺!

    “你都多大了,還和他一起睡?!”

    “你剛剛不還說我小的嘛!”江小司枕在他肩窩裏,小豬一樣拱著。

    沈漠氣得沒話說,只覺得大腦充血,頭暈眼花,他實在是太累了,沒力氣和她爭了。親都被她親了,就勉強再讓她抱一晚。等他病好了,不狠狠修理她一頓,她就不知道誰是她導師!

    江小司微笑的看著沈漠的臉,明明已經睡著了,表情還是一副生氣的樣子。

    懷裏的珠子突然開始微微發光發熱,她心頭一喜。

    老爸總算是沒事!只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還是沒辦法直接聯系上,蔻丹姐和他在一起的話應該也不會出危險吧。

    她心完全安定了,甜蜜蜜的抱著沈漠,伸手摸摸他薄薄的唇,回味著方才的滋味,忍不住又偷吻了一個。想到之前他給自己吃散心水,又覺得有點氣還沒消。

    突然靈機一動,決定搞個惡作劇。

    第二天一早,沈漠醒來的時候家裏只有他一個人,江小司留了紙條說江流他們有消息了,所以去妙嫣那了。

    沈漠看看窗外,冬日陽光明媚,精神似乎特別好,看來他感冒已經開始痊愈了。

    起床去洗漱,然後就聽衛生間裏爆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哮。

    “江——小——司!”

    鏡子前的沈漠滿身殺氣,額頭上非常不和諧的印了四個字。

    “江、小、司、印。”

    她居然!她居然敢用他給她刻的章,蓋在他額頭上!還不知道用是什麼藥水,怎麼洗都洗不掉!

    江小司在妙嫣那連連打了三個噴嚏。哭喪著臉,唉,輪她感冒了。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