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37章 平安是福

    江流不是沒從高處掉下去過,可是同時上面一股腦砸下來的還有這麼多巨石、棺木、兵刃、寶箱和不知名的器物,那就另當別論了,更重要的是,還砸下來個花姑娘。

    他利箭般加速下落,卻精準的變線閃躲墜物。黑暗中雙目閃著紅光將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眼看伸手就要夠到銅錢,卻瞥到掉下來的沈蔻丹,只得臨時翻轉。手在一同下落的石頭上借力一撐,高高彈起,一把將沈蔻丹摟到懷裏。

    看著那枚銅錢逐漸消失在自己的視線,墜入一片虛空黑暗。他仍是不死心的抱著沈蔻丹繼續下落追了去。

    沈蔻丹臉都綠了,她不知道那枚銅錢是什麼東西,竟然對江流有這麼重要?

    “小心!”

    身後一塊石頭砸了下來。江流只差一丁點就夠到銅錢了,怎肯放過,也顧不上閃躲,一手將沈蔻丹牢牢抱在懷裏,一手用力總算抓住了銅錢。

    然而巨石的重擊,還是讓他猛噴口血,銅錢再次從手中滑落,掉入無底深淵。江流再無力追趕,深吸一口氣,崖壁上見一凸出的平臺,一縱一躍落在上面,巨物依舊紛紛落下,他側身翻滾躲閃,滾進了旁邊狹窄的一個小洞裏,又是嘭嘭幾聲,洞口剛好被落石封住。

    沈蔻丹有些驚魂未定的喘著氣,她覺得自己剛剛腦子是進水了,江流是僵屍啊,就算掉下來也不一定有事,自己凡胎肉體,反而會拖累他。但當時是怎麼著就擔心衝動到什麼也不顧的跳了下來呢?心仿佛碎掉般,現在想想還後怕。

    她張望著,尋找江流,四周漆黑不見五指,江流如同蟄伏的山巒,無聲無息在角落裏,洞裏只聽得見自己一個人的呼吸和心跳聲。

    “江流……”

    江流擡起頭來,沈蔻丹突然看見一雙血紅色的眼,不由一驚。

    “那枚銅錢……”

    “是小司她娘給我的。”江流攤開自己手心看了看,沒想到他人守不住,連一枚小小的銅錢都守不住。

    “對不起。”沈蔻丹聽他的回答,大致明白了小司同是僵屍的身份,也隱約猜到了江流和小司她娘不同尋常的關系。

    “沒事,丟了就丟了,身外之物而已。這裏相對安全,我有些累了,先睡一下,一會想辦法帶你出去。”

    江流沒有問她為什麼會跟著一起跳下來,沈蔻丹暗松口氣,她不知道怎麼回答,答案自己都不知道。

    江小司確定江流和沈蔻丹無事後大松口氣,離開百裏街很激動的給李月依打電話約她出來,兩人坐在一家咖啡廳裏點了兩杯汽水。

    “小司啊,為什麼來這裏啊,我想去麥當勞吃漢堡包……”李月依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咬著吸管看著她。

    “這裏環境清幽啊,適合談閨中密事”江小司對著吸管吹泡泡。

    “啥密事?”

    “有兩件!”江小司湊到李月依耳邊。

    “這麼神秘?”李月依也來了興致。

    “第一件,我跟張祈分手了!”

    “啊!”李月依爆發一聲驚呼,“你們在一起才多久?怎麼那麼快就分手了啊?你不是很喜歡他?”

    江小司擰眉:“我不喜歡他,再說不是我要跟他分的,是他把我甩了,我再給你說第二件!”

    “你不會跟我說你要殺了他報仇吧?”李月依抓住江小司的手激動道。這倒很像江小司的做事風格。

    “不是,我和導師接吻了!”江小司捂臉呈羞澀狀。

    李月依呆楞半晌,驚聲尖叫引眾人側目。

    “什麼!那個黑面大叔?!小司!你終於把初吻送出去了?”李月依同誌激動得內牛滿面。

    江小司連忙捂住她的嘴。

    “我的初吻早幾百年就送給我老爸了好不好,以前小的時候我經常和他啵啵的,後來長大了他就不準我親他嘴巴了。”

    李月依有點噴鼻血的衝動:“那個不算初吻好不好。”

    “怎麼不算了?我小時候還想嫁給老爸做新娘子呢!像這麼癡情這麼好的男人哪裏找。可惜他心裏面只有我娘親一個人。”江小司憂傷的45°仰望天空。

    李月依聳肩:“你不是和張祈在一起好好的麼,怎麼會和你導師親到一塊去了?上次問你你還非嘴硬說不喜歡他。”

    說到這個江小司就來氣:“這事太復雜,我一開始根本就不知道。”

    “你就是太遲鈍……”

    “這和遲鈍不遲鈍沒關系好不好,是他不想要我知道。”

    “我被你說糊塗了。那你們在一起了?他主動親你的?”

    “當然沒有,我壓倒他的,他生病了。”江小司繼續捂臉。

    李月依嘴角抽搐:“連他你也敢壓倒啊!你不是很怕他麼?”

    “人家當時太激動了,就想著不吃白不吃。”

    “接吻的感覺怎麼樣?”

    “當時我大腦一片空白,已經不記得了,等我下次再親了再跟你說感覺啊。”

    “你還敢啊!真是死豬不怕開水燙!”

    “拜托大小姐,這句不是用這裏的好不好,看你以後怎麼考大學。我抓你出來是要你陪我逛街,我要買一些成熟性感的衣服,他嫌我小嗚嗚嗚。”

    “這大冬天的你要怎麼穿的性感啊。”李月依很無奈的被江小司拉去逛商城去了,感情她是被叫出來拎包的。

    江流這一覺睡了兩天,沈蔻丹在萬籟俱寂的黑洞裏,百無聊賴,只是覺得肚子有點餓,很想喝千裏醉的老酒,再來點鹵牛肉。還好有小貓可以陪她說說話,也不算太難熬,不然獨自一人被封在這樣一個密閉空間,上不著頂,下不著地,真會把人逼瘋。

    這裏很深,離火山口相當近了,洞裏悶熱得嚇人,像在蒸桑拿一樣,要是江流再不醒,她打算去踹醒他,不然就算不餓死,她也會脫水而死。

    江流醒來的時候那點小傷已經全好了,他掏出珠子想聯系小司卻絲毫沒有感應。

    “很熱麼?”看到沈蔻丹脫得身上只剩下T恤和內褲,縮在角落裏大汗淋漓的模樣他不由有些驚詫。

    沈蔻丹瞪他一眼,他當然半點感覺都沒有。

    江流看了她白皙明凈的臉半天:“這是你本來模樣?”

    這麼熱,兩天下來,她臉上的妝定然捂不下去了。

    沈蔻丹點點頭又搖搖頭。

    江流怕她虛弱的有點糊塗了,將她扶了起來。也是他大意,睡之前應該把洞口的巨石推開的,也不至於悶著熱。可能他潛意識裏把這當棺材了,希望是封閉式的比較安心。可是,臥榻之側,豈容他人安睡?以他一貫那麼小心謹慎的性格,有沈蔻丹在,怎會容自己睡那麼深沈?

    江流推開堵在洞口的巨石和碎石,竟廢了相當大的力氣。

    沈蔻丹無精打采的看著他:“別的古墓都是至陰之地,鬼魅橫行,這裏卻竟是至陽,也不知什麼格局,法力被限制很難使出來。我讓小貓試過了,它都出不去。”

    江流這才註意到身邊飄著的小貓青幽的魂魄,幾乎淡至不可見。

    他試了一下,果然不太飛得起來。

    “沒關系,我背你上去。”

    江流將她負到肩上,開始順著巖壁攀爬。以他們下落的時間和高度計算,這樣爬上去至少得一天時間,他承兩人的重肯定飛不起來,但要堅持下來卻是沒問題的。

    “對不起,拖累你了。”

    “沒事,你閉上眼好好休息。”洞裏那兩天她守著他,一下都沒合眼吧。

    沈蔻丹趴在他背上,無力的揚起嘴角:“我以前小時候有個外號,叫小衰神。走到哪衰到哪,只要和我接觸過的人都會遭逢厄運,而且越是我所關心的就越是倒黴。沈家滿門被滅,叔總覺得是他的責任,但是我知道其實是我的錯。”

    江流想起第一次見面,她把鬼嬰當球一樣打出去,不由抿嘴一笑。總是把事情做砸的感覺很糟糕吧?小司也笨笨的,但是還沒到牽連身邊人的程度。

    “你想太多了。”他手仿佛吸附在壁上一樣,爬得又快又穩。

    “這些年叔一直在想辦法幫我改命格,可是碰上我在意的人和事,還是會出很多亂子。所以很早就我搬出來一個人住,和叔也見得不多。”

    “我有認識對這方面很精通的朋友,到時候我帶你去找他。”

    “好,那也要我們出得去,希望你不會被我衰掉下去。”

    話音剛落,江流就右手一松,滑下去好大一截,沈蔻丹抱著他的脖子倒抽一口涼氣。

    江流卻哈哈大笑了起來:“傻瓜,嚇你的。你當我是誰,死人一個,難道這世上還有誰克得了我的命麼!”

    江流一貫溫和,沈蔻丹第一次聽他笑得這麼爽朗,也不由安心一笑,趴在他背上便睡著了。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