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38章 別扭授

    沈漠已經整整兩天沒出過門了,當然今天他更不打算出門。確認江小司用的這種印泥雖然簡單,但不知道配制順序,就制作不出消除印記的藥水,他徹底放棄了嘗試。

    禦使了幾個鬼魂和式神出去探聽消息,然後開始療傷。偏偏這時候有人敲門,開門一看是小唐。

    “做什麼?!”比平時更加冰冷嚴厲的聲音告訴對方他現在心情很不好。

    “教、教授,你傷好點了麼?”

    “我沒事。”沈漠擋在門口似乎不打算讓他進去,小唐側著身子嘿嘿笑著往裏面擠,外面寒風呼嘯,好冷哦。

    “你來有什麼事?”

    進到客廳面對著沈漠仿佛將他千刀萬剮的犀利眼神,小唐咽咽口水。周遭溫度不知道負了多少度,早知道他還不如留在外面呢。心道明明前兩天我們才同生共死來著,這麼快就翻臉不認人。

    沈漠可聽不懂他的咕咕噥噥,冷斥一聲:“快說!”

    小唐身子一顫。

    “是這樣的教授本來回來我是想好好查一下梅宅天府結果沒想到它一夜之間消失無蹤仿佛被夷為平地般什麼線索都沒留下。”

    小唐上氣不接下氣。

    沈漠早就料到了:“在那的工作人員呢?”

    “他們什麼都不知道,集體放了一天假,再回去時連房子都找不見了。蔻丹不是說他們還有地下食府專吃人肉宴麼,局裏正在審問,就不信這些人什麼都不知道。”

    “不用審了,他們請的都是鬼廚,以梅辛行事之小心,不會那麼容易讓你找到線索的。”

    “俗話說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我還真不信,那麼大一座房子,真能憑空消失了不成。”

    “現在最重要的是嚴格控制各個渠道B型血的買賣,各地血庫更要嚴加看守。”

    “這太難防備了,把他逼急了,還不是直接殺活人麼,已經死了那麼多個了。”

    “他還未完全成形,元氣又大損,知道我布下天羅地網找他,定不敢再那麼猖狂,總之拖延一點時間也好,等我養好傷找到蔻丹。”

    “蔻丹還沒消息麼?搜尋隊那邊也在找但是至今沒有任何收獲。”

    “江小司那邊好像已經有消息了。”

    “教授?你額頭上是什麼?”小唐隱約看到一點紅,奇怪問道。

    沈漠扇開他伸過來想剝開他發梢的爪子,轉身上樓。

    “好走不送。”

    嘭的工作室門重重關上,小唐捂著手背,一臉委屈,他關心他的傷勢來看看而已,有必要那麼兇麼,虧他還給他買了藥呢!哼,不就是早上起床沒洗臉不想被人看見麼!

    小唐從兜裏掏出一小瓶雲南白藥放桌子上,這時手機響了。一看來電號碼不由眉頭都皺成一團,哎喲粉紅姑奶奶,有必要一天打十個電話的來騷擾他麼?

    一邊接電話一邊出了沈漠家。路過校門口時,見一戴著鬥笠的和尚忍不住還多望了一眼。

    下午逛街完,江小司在門邊徘徊了好久,才終於拿鑰匙開門進去。見沈漠居然不在,不由大松一口氣同時又有點失落。

    昨天她太過激動了,居然做了乘人之危的事情,還真有點不好意思見人。她羞澀的想起那甜蜜的一吻,捂嘴癡癡的笑。

    沈漠回來一進家門就發現不對,江小司樂呵呵的從廚房裏探出頭來,身上脖子上系著圍裙,臉頰粉紅。

    “導師,你回來了!”再一定睛,沈漠身後還有一個人,竟是亦休。

    “亦休大師你也來了?快做下吃飯,不好意思今天不知道你來,所以做的全是肉菜,你吃白飯好了。”

    “阿彌陀佛。”亦休一派寶相莊嚴的模樣,坐到桌前,等待開飯。

    沈漠環顧一周,冷道:“你怎麼把我的香換了?”

    江小司楞了一下,連忙解釋:“傷神香聞多了對身體不好,所以我……”

    “管你什麼事?”

    話被沈漠冷冷打斷江小司有些錯愕,做錯事的孩子般:“那、那我一會幫你換回來?”

    “以後沒有我的允許,不要隨便動我家裏的東西!”

    沈漠沒有吃飯直接進了書房,亦休看江小司一直站在那裏發傻,不由敲了敲桌子,呼喚他的米飯。

    江小司反應過來連忙給亦休盛好飯。亦休吃人的嘴軟,緩緩道:“你什麼時候讓他熄了傷神香,就什麼時候得到你想要的。”

    “大師知道我想要什麼?”

    “你知道你想要什麼?”亦休反問。

    江小司沈默不語。

    “沈漠的脾氣又臭又硬,可是你知道他最大的弱點就是心腸軟,不管道歉還是怎樣,去哄哄吧,你應該知道他現在巴不得多找點理由發你脾氣。”

    江小司一聽迷糊了,教授吃飽了撐的麼?故意找借口生她的氣?他們不是昨天晚上剛“親熱”過麼?他不會那麼小氣吧,還記仇?不就是啵啵一下,又不會少塊肉。

    她蹬蹬蹬的跑上樓去。敲敲門,裏面沒反應,便徑直推開。

    “出去。”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響起,沈漠正靠床上看書。

    江小司厚著臉皮走過去,仔細打量,沈漠額頭上的章居然一點都看不見了。

    沈漠見江小司走到面前,想到昨天晚上剛被她壓倒過,心有余悸,連忙從床上站了起來,坐到另外一邊椅子上。

    “教授,我的印記呢?”

    “什麼印記?”

    “就是我蓋的章啊?”

    一提印章沈漠就來氣:“我給你刻章是讓你亂蓋的麼?”

    “我沒有亂蓋啊,只有屬於我的東西我才會蓋,我的所有衣服,書都蓋的有,小布丁的屁股上也有一個。”

    沈漠氣得嘴角抽搐,感情她把他腦門當成了小狗屁股。

    “趕快幫我清除掉!”

    “你不是已經擦掉了?”

    什麼擦掉,不過是用了障眼法。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