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39章 小唐出嫁了

    “導師,你生氣了?”

    “沒有。”沈漠矢口否認,他才不會因為被一個小屁孩強吻了而郁悶,那不跟小媳婦一樣麼!

    沈漠依舊看書,頭也不擡。江小司討好的衝著他笑,從懷裏掏出一個小瓶子。

    “好嘛,我幫你擦掉。”

    從兜裏拿出一塊印著卡通小狗的白手絹,倒了瓶子裏的藥水在上面,走近幾步,伸手去撥沈漠的發。

    沈漠偏頭躲開:“我自己來。”

    “你看不見。”

    “你難道看得見了?”沈漠冷哼。

    “我記得位置啊。”江小司將手絹往沈漠額頭上覆了上去,頓時紅色的章印顯現出來。她有些舍不得的一點點擦掉。

    不過心底卻在暗自得意的笑,這個只是打掩護用的,她在沈漠頸後下方還偷偷蓋了一個,他一定還沒發現吧,那個位置那麼隱蔽。誰讓他一晚上都背對著自己睡覺的!

    額頭冰冰涼涼的,讓沈漠想起昨夜高燒時,江小司冰涼的唇。

    他猛的將書一合,站起身來。

    “磨唧什麼。”扯過江小司手裏的手絹胡亂擦了兩下額頭扔回給她。

    “蔻丹他們怎麼樣了?”

    江小司把手絹重新揣回兜裏:“他們沒事了,已經出了墓穴,正在往回趕,老爸說蔻丹姐生病了,可能要在路上耽擱兩天。”

    “病了?”沈漠轉過身來。

    “別擔心,老爸說就是太虛弱了,還有點脫水,休息幾天就好。”

    沈漠點頭,卻仍是滿臉憂心忡忡。江小司也就罷了,沈蔻丹居然會不管不顧的跟著江流跳下去,這實在讓他大吃一驚。對誰動心不好,居然會喜歡上江流,這事以後麻煩了。

    “師兄師姐們的蠱毒解了沒有?”

    “剛剛才解開,亦休大師就是為了此事來的。”紫印紋章還沒有下落,他又多欠他一個人情。

    “那個梅辛到底是誰啊?過去你們認識麼?”而且看老爸的樣子,好像還認識那個叫蔡問的屍體。

    沈漠沈默好半天:“總之不是好人,你以後見著他要遠遠避開。”

    “他是鬼對吧?所以搞那麼多出來是想借那陵寢主人的屍體來用?”

    “估計是這樣。”

    鬼魂終歸沒有實體,對付一般普通人能行,想要和有法術的人抗爭大多無能為力。而僵屍則不同,不管你道行再高,終歸是個人,是人就會受傷會死,而僵屍刀槍不入、百毒不侵,已死之身,難傷分毫。

    若讓梅辛得逞,想要再降服他怕就困難了。

    “導師,那人是被你殺的?”

    沈漠緩緩點頭。

    “最近好像一直有鬼在跟蹤我,是他派的麼?”

    沈漠一僵,從懷裏掏出一道符:“把這個放在身上。”

    江小司見他似乎已經消了氣,而且還很關心他,不由笑瞇瞇道:“對不起,下次我不會亂動你東西了。還有昨天,是我一時衝動……”

    沈漠轉頭看向窗外:“那些事不要再提了,之前是我的不對。你好好學習……”

    正說著沈漠的手機短信響了起來。

    沈漠掏出來看了半天一動不動,江小司見他滿臉疑惑神情便偷偷湊過去。沒想到這時自己的手機也響了,掏出來一看,差點下巴都掉下來。

    ——小司,我與飄飄謹訂於十二月初七晚八時成婚,荷蒙厚儀,千江區祥雲地李子路8號金湖大飯店敬備喜酌。恕不介催,恭請光臨。小唐敬邀。

    “導、導師……”她睜大眼睛望著沈漠。

    “你也收到了?”沈漠平靜的把手機揣兜裏。

    “小唐他居然要結婚了!還是和粉紅飄飄!這怎麼可能!”

    “是不太可能。”沈漠白天才剛見過他,那時候他還什麼都沒有說,這事太突然了。

    “小唐居然一直瞞著,估計還沒結完婚已經被林隊捏死了。初七,初七是哪天,除了送紅包我要不要到街上去給他買點禮物呢,嬰兒車什麼的……”江小司雖然很驚詫但是還是有點興奮,左右在心裏盤算計劃開了。

    “明天。”

    “什麼?”

    “我說初七是明天。”

    “啊?”江小司又是一驚,這也太快了吧!明天就結婚了啊!這個小唐也太不夠義氣了,都還沒把女朋友正式介紹給他們認識,這都要結婚了。那沒時間買禮物了,以後補上,明天就包個大紅包給他們好了,不然從店裏拿一個古董花瓶啥的。

    這事太蹊蹺,小唐不是這麼衝動的人,沈漠估計著他是遇上麻煩了,不過若是真結婚,倒也是好事一樁。不管怎樣,明天去了再說吧。

    他揮揮手,叫江小司下樓吃飯。

    江小司見他不再生氣,老爸馬上回來了,小唐又有喜事,心情分外愉快。拉著沈漠下樓,卻發現一整鍋白米飯已經全被亦休一個人吃光了。他端正的坐在椅子上,還一付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莊重模樣,實在叫人無語,江小司只得又重新去煮飯。

    正在這時傳來急切的敲門聲,沈漠開門一看不出所料果然是林強。

    林強火急火燎,一副被人搶了的樣子。

    “小唐出事了。”

    林強做警察很多年了,經驗豐富,沈漠和他合作破過許多案子,他一向都冷靜鎮定,臨危不懼,沈漠還第一次看見他這麼緊張慌亂的樣子,不由皺起眉來。

    江小司笑呵呵的廚房探出頭:“我們知道,他要結婚了嘛!林隊你也要去喝喜酒的對吧!祥雲地挺遠的,明天讓我和導師搭你的順風車吧!”

    “不是,之前我接到他的電話,他只說了一句‘林隊,救命’電話就被掐斷了。”

    林強當時正在洗澡,接到電話後他一開始以為是小唐在跟他開玩笑。後來過不了幾分鐘卻又收到小唐發來的要和粉紅飄飄結婚的短信,這才發覺事情不對勁。可是小唐的手機卻再怎麼都打不通了,他只能馬上擦幹了,跳進褲子裏,就匆匆往局裏跑。

    查了半天發現祥雲地那邊根本沒什麼金湖酒店,李子路8號那塊是郊區很大一片荒地,那個《桃奇談》的記者筆名粉紅飄飄的,原來真名叫郝紅,一年前就跳湖自殺死了。而打電話給小唐的親戚朋友,沒有一個人知道他要結婚的事,也沒有人收到短信或請柬。他越想越覺得不對,便匆匆往沈漠這裏趕。

    江小司和沈漠聽他這麼一說,這才知道小唐可能真是出事了。可是他一個大男人,難道被女人逼婚不成?或者是,女鬼?

    江小司打個寒顫,擔心的轉頭看著沈漠。

    沈漠不屑一顧的冷道:“明天去喝完喜酒就知道了。”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