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41章 願為連理枝

    新娘子頭蓋喜帕,身姿曼妙,腳步輕盈。新郎官白凈清秀,眉目如畫,看上去仿佛天造地設的一對。卻無奈新郎官笑容僵硬,嘴角始終不自然的保持上翹,仿佛被誰定格了一樣。

    他緩慢的移動步子,一面對眾人抱拳拱手,眼睛卻在四處張望。

    “小唐!這裏!”江小司跳起來,朝著他用力揮手。

    小唐一看到他們幾個,感動得淚珠子都快掉出來了,擠眉弄眼的求救。

    林強欲站起身來,卻被沈漠壓了回去。

    “別急。”

    “都這時候了,難道真要等他們成親?”

    “那個姓陸的不簡單,小唐還在他們手中,沒有把握不要輕舉妄動。”

    林強只能無奈坐下,沈漠則一臉淡定的看著小唐被拉過去拜天地。

    小唐原本以為他們到了必定會來救自己,卻沒想到竟只是遠遠坐著,難道真當只是來喝喜酒的?

    他好想哭啊,一個大男人,竟然被逼婚。也不知道那個姓陸的給自己施了什麼法術,除了意識清醒,身體完全不受控制,更不能說話。

    待熟練的完成了拜堂的全過程,小唐欲哭無淚,老爸老媽,我對不起你們,咱家要絕後了。

    江小司卻是一臉艷羨,這千百年來,身邊的姑娘家都是十幾歲二十歲就嫁人了,她卻只能一直做個心智未開的小孩。如今好不容易也有了喜歡的人,心像雲片糕一樣甜甜的,恨不得卷起來。回憶起和沈漠初見時被誤會的沮喪,相處時的緊張,到後來千方百計成為他的學生只為了能夠經常和他在一起。自己早就喜歡上他了吧?

    可是滿滿的喜歡,因為散心水的緣故,她忘了自己喜歡的人是誰。始終記得平安夜的夜晚,他的大衣包裹住冰涼的自己,就像一張大網將一切罩得牢牢,她就再也逃不開了。等了這千百年,原來,就是為了等待他的出現。喜歡上的那一刻,她覺得自己開始加速的成長,身體的每一個部分都在叫囂著要趕快長大。

    總有一天,我也會成為你的新娘……

    江小司歪著頭笑瞇瞇的望著沈漠,沈漠擡起頭來,剛好對上她的眼睛,立馬不動聲色的移開了目光。旁邊的瓜子姑娘,一面羞紅著臉,一面有一句沒一句的跟沈漠搭話。沈漠不是點頭就是搖頭。

    亦休低聲問他:“那陸公子很不對勁啊。”

    “嗯,鬼的陰氣,妖的靈氣,而且還有一股仙氣,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本來一些小鬼還有那個一看就沒有多少道行的粉紅飄飄,憑他和亦休完全能夠應付,搶了小唐就可以走的。可是中途卻突然蹦出來一個什麼陸公子,以他和亦休的眼力都摸不清底細,只好先靜觀其變,伺機救人。

    拜完天地,便是酒筵,江小司面對著滿桌子大魚大肉一個勁的吞口水,卻忌諱沈漠的冰冷目光,連筷子都不敢動一下。

    旁邊的瓜子姑娘一個勁的給沈漠夾菜,沈漠倒是毫不推辭,嘗了幾口。

    江小司知道他在使障眼法,可惜自己不會,林強也不會,亦休又不吃葷,三人便大眼瞪小眼的看著。

    周圍歡聲笑鬧,觥籌交錯,新郎敬酒一圈下來到了他們這桌。

    江小司目瞪口呆,沒想到小唐竟然有這麼好的酒量,這樣一杯接一杯下去,連走路都不晃一下。

    小唐卻一個勁在心底叫苦,他已經醉到昏昏欲睡的狀態了,都是手腳自己在動。

    陸公子走到他們幾人桌邊,寒暄了幾句。

    “諸位都是行之的朋友,遠道而來,陸林事忙,若有招待不周之處還望擔待。”

    “陸公子客氣了。”江小司樂呵呵的拱手。

    其他人顯然對這樣一番好像電視劇臺詞一樣的話感到十分別扭。林強悄悄捏了捏小唐的手,低聲道:“小唐,你沒事吧?”

    小唐仰頭對他露齒一笑,雖然僵硬卻越發俊俏,嚇了林強一大跳,難道小唐也是妖精變的?

    陸林看了看桌上:“怎麼,飯菜不合胃口?姚老板,請幫這邊重新換一桌菜,再讓廚房炒幾個齋菜端上來。”

    “阿彌陀佛。”亦休向他點頭致謝。

    “天色已晚,今天大家就在這裏休息吧。行之父母去世得早,成婚這麼重要的日子,我讓他多邀請點朋友來,他也就邀請了諸位,想必關系是相當好的。咱這村子雖小,風景不錯,多留幾日,讓行之帶你們四處轉轉。”

    陸林笑容親和,目光清澈更是叫人無法拒絕。

    小唐在一旁也不多說話,只是舉起杯子向眾人敬酒,林強他們看著旁邊夥計端來的盤子裏的酒杯望向沈漠,見沈漠輕輕點頭,便都舉杯喝了。然後小唐又隨著陸林去敬下一桌。

    江小司辣的直吐舌頭,望向沈漠,卻見他用了障眼法根本就沒喝。

    “這酒?”

    “這個是陸林特意換的,沒有問題,菜也能吃了,餓了的話就多吃點。”

    “那你為什麼不喝?”

    “我不能喝酒。”

    “那你每次在外面應酬什麼的,都用障眼法啊?”

    沈漠轉頭看著她:“我不需要應酬。”

    “好吧。”江小司無話可說,開始風卷殘雲的掃蕩全桌。

    夜裏,他們四人被安排到樓上休息。沈漠、林強還有亦休都是第一次切身體會住古代客棧的感覺,江小司則仿佛回到許久未歸的家一般。

    林強在房間裏來回走動了快半小時,心裏想到小唐說不定已經進洞房了,難免著急。見屋外終於是沒什麼聲音了,這才偷偷推門而出,到沈漠門外敲了許久,進到屋內,才發現亦休也在桌前坐著。

    “什麼時候去救人?等不到夜深了吧?再晚一點小唐估計就該……”

    “沒事,放心,小唐只是被控制了,只要他不是自己願意,還不至於到失身那一步。”

    亦休點頭:“我剛剛去外面查探過了,這個村子不大,大約七八十戶人家,估計是以前遇到什麼天災,地震、泥石流或者山石塌方,整個被埋,村裏的人一夜死光,這才會有這麼多的幽魂。”

    “我們現在是在湖底麼?”

    “算是吧,天長地久,這裏形成了湖,村莊的遺址埋在湖底,沒被挖掘,也沒有人發現。這些人雖死卻又想活,經常利用在湖裏淹死的人借屍還魂,粉紅飄飄估計就是其中一個,她原本是村子裏陸家的小姐,和唐行之青梅竹馬長大,兩人訂了婚約,後來唐行之去趕考,一去就是五年,陸小晚等了五年一直沒有嫁人,然而還沒等到唐行之回來,村裏就出了事,沒有一個人活下來。”

    林強楞住了,看著亦休:“你的意思是小唐是唐行之的轉世?”

    “陸小晚以粉紅飄飄的身份重入人世,既然找了他回來拜堂成親,估計應該八九不離十了。”

    沈漠接著道:“剛剛我潛去了陸林的住處,也側面打聽了一些關於他的事,如果沒猜錯的話,他應該是個快得道的樹妖,真身也在村子那次的劫難中受到劇創,所以被困於湖下。他是有修為有法力的,和其他鬼怪不同,我們主要要留意他。”

    林強沈默片刻,他沒想到在自己幹著急的這段時間內,他們兩人居然已經把這事情發生的來龍去脈、前因後果調查的這麼清楚了,一時不由慚愧,真有點分不清到底自己是警察還是他們是警察。

    沈漠自然知道他是關心則亂,平時兩人性子都倔強孤傲,總是話不投機半句多,多虧有小唐做潤滑劑,兩邊跑。

    “那現在我們怎麼辦?”

    沈漠道:“我有辦法拖住陸林,到時候亦休大師會去救小唐。你保護好江小司,這村裏的都不是惡鬼,只要不惹急他們,是不會隨意傷人的,你放心。”

    林強點點頭:“小司呢?”

    “隔壁房間,應該已經睡著了,她剛剛喝了不少酒。”

    沈漠無奈搖頭,話剛落音,就聽樓上一陣驚聲尖叫,跟殺豬一樣,正是江小司的聲音。

    四人連忙出門,江小司的房門一推就開,人已經不在房間裏了。

    急奔上樓,一看發出聲音的房間竟然是小唐和陸小晚的新房。

    “導師!”江小司一看見沈漠就激動的告狀,“那人想要非禮我!”

    沈漠楞了半天才反應過來,一看江小司和小唐一人坐在一張紫檀太師椅上,手腳像被用釘子釘住了一樣,不管怎樣掙紮都一動不動。而陸小晚取了蓋頭坐在床沿,面容端莊秀麗,膚色白皙如玉。陸林站在江小司的旁邊,負著手,似笑非笑的看著沈漠他們三人。

    “你想要幹什麼?”沈漠冷冷問道。

    “這句話是我問才對,各位遠來是客,如果對陸某有何不滿,直接說出來就好了。為何竟然想在新婚之夜強搶新郎官呢?”

    “胡說八道!強把小唐搶來,逼他成親的人是你們吧!”江小司氣呼呼的說。

    “哦,是麼?行之?是我們逼你的?”陸林目光一掃。小唐想要辯解卻有心無力說不出話來。

    突然陸林雙手一伸,就掐住了小唐和江小司的脖子。江小司覺得渾身仿佛都被無數枯枝纏繞,幾乎喘不過氣來。

    “陸林,不要傷了行之!”陸小晚心疼的站起身來,想阻攔又不太敢上前。

    “你想要什麼!”沈漠冷冷看著陸林,渾身殺氣。

    陸林聳聳肩,拿出兩顆丹藥強制餵小唐和江小司吃了下去。

    “我的要求很簡單,我要你們幾個馬上成親!”

    眾人一聽頓時都傻眼了。

    林強以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要我們成親?”

    “是的,我要你們三個和村子裏待嫁的姑娘成親,至於江姑娘,就嫁給我好了。”

    “憑什麼!鬼才嫁給你!”江小司氣急敗壞,才發現自己說錯話。

    陸林冷笑一聲捏住她的下巴:“既然你這麼想做鬼……”

    “放開她,她不會嫁給你,她這輩子只能是我沈漠的妻。”

    沈漠突然用冰冷而霸道的語氣講出這句話,在場所有人都怔住了,江小司更是完全石化,老天,她喝醉了麼?

    陸林擡起頭來,沈漠正以看穿一切的眼神俯視著他,帶那麼點嗤笑又帶那麼點憐憫,他煩躁異常。

    “你要娶她?”

    “我和她有婚約自然要娶她。”

    陸林沈默片刻,門口剛剛那個媒婆篤篤篤跑進來,在陸林耳邊嘀咕了兩句。

    陸林皺眉道:“既然有婚約在先,那就你們倆成親,另外兩位,就和村裏待嫁的姑娘成親。請盡管放心,小黎村的姑娘各個賢良淑德,貌美端莊。而且,我一定會替兩位挑最優秀的。選日不如撞日,婚禮就定在明天由我來為你們主持。”

    亦休神色大變。

    “這位施主,老衲是出家人!”

    “青燈古佛哪裏比得上如花美眷,大師還是還俗吧。”

    亦休不再多語,心頭有點哭笑不得。

    沈漠看著陸林,挑眉道:“我說是什麼妖怪,原來是連理樹。”

    陸林毫不在意的笑著點頭:“當年行之和小晚花前月下,是在我的面前許下終生,今天終於能再在我的主持之下結為夫妻,有情人終成眷屬,難道不可喜可賀?我一生見證良緣一百零三對,只要再促成五對,便可得道。村中人皆為鬼不能生養,已沒有未成親的男子。你們既然來了,自然要成了親再走!”

    “陸林,姻緣又哪裏是強逼可得?你枉活了那麼多年,目睹了那麼多的愛恨離別,聽了那麼多的山盟海誓,卻連這麼淺顯的道理都不明白麼?何況你真身被毀,你以為……”

    “不用再白費唇舌了!我怎麼會不明白,可是你不是和江姑娘情投意合麼?我只問你一句話,到底娶還是不娶?”

    沈漠握緊了拳頭,咬牙切齒道:“娶。”

    陸林白色衣袖一揮,轉身對媒婆道:“老板娘,告訴大家,好好準備,明天繼續舉行婚禮!要辦得比今天還要熱鬧!”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