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42章 洞房花燭夜

    “慢著!”

    聽到陸林說明天就要舉行婚禮,江小司下巴都快掉下來,也說不清是郁悶還是開心。她雖想和沈漠在一起,可是卻不喜歡被脅迫。

    “怎麼,後悔了?不想嫁給沈漠想嫁給我?”陸林輕輕湊到她耳邊說,引得她一陣雞皮疙瘩。

    只得清清嗓子,文縐縐道:“我高堂尚在,沒有得到首肯就擅自成親,實在是太不孝了。而且再怎麼著,婚禮這樣的大事,老人家總不能不來。”

    陸林扇子輕輕在左手掌心中敲打著,停了半晌終於點頭:“這是自然,人生大事,親朋好友都應該一起慶祝。不用擔心,我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你想要誰出席盡管邀請就是。”

    江小司也是逐漸摸著了陸林的脾氣,便學小唐搬救兵。若是老爸和妙嫣來了,事情就好辦多了。就算他們不來,好歹也能拖上個幾天。

    “可是我爹去雲南了,要過些天才能回來,婚禮可不可以晚些舉行?反正你都等了那麼久,何必急在這一時。”

    見陸林在猶豫,連忙又加上一句:“我娘過世好多年了,我爹一直想要續弦,這次來了,若他肯娶妻,我家豈不是雙喜臨門,你不又是功德一件。”

    陸林想想也是,便把婚禮又往後推了三天,讓江小司趕快聯系江流讓他早點回來。

    江小司心頭苦笑:老爸我是迫不得已才把你賣了的啊,千萬不要生我的氣。

    陸林讓幾人依次把要邀請的人寫下,這種鬼地方林強和亦休當然不會再去牽扯其他人,江小司寫了江流、妙嫣,沈漠只寫了沈蔻丹。

    妙嫣那裏一個短信便能傳達到,江流和沈蔻丹具體在哪江小司也沒辦法確定。陸林他們的魂魄都困在湖底,如果沒有借屍還魂很難出去,一般會采取托夢的形式。江小司便說不用那麼麻煩,讓妙嫣通知其他二人就行了。

    沈漠本來就對非人厭惡至極,如今這連理樹精又為了得道不折手段,這些年來也不知道用這種方法強逼了多少人成親,心頭便存了殺意。

    陸林跟陸小晚道歉,攪了她的洞房花燭夜,然後將她和小唐二人從外面鎖在房內。又以培養感情為名,把江小司和沈漠,林強、亦休和另外兩個村裏的鬼姑娘各關在一處。

    小唐對陸小晚本來還是存了好感的,覺得她和別的女孩不一樣,很特別。不然不會一直東奔西跑任她差遣。可是如今知道真相,便只剩下懼意了。

    陸小晚管他叫行之,小唐知道她惦記著的一直是以前那個戀人,費勁口舌解釋半天,但陸小晚就只是一個勁的笑。

    “行之,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子,我都一如既往的愛著你。”

    “你愛我為什麼要把我困在這裏,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我們人鬼殊途,你不要再纏著我了!”小唐蹲在墻角,難受得要命。方才喝了那麼多酒,酒裏還有魅藥,他渾身汗水跟小溪流似的歡快奔騰。

    之前江小司就是看出不對,怕他撐不住,偷偷給他送藥來的,沒想到正好被陸林抓個正著。

    這下好了,本來是一個人被逼婚的,這下變成所有人都得成親了。小司和沈教授還好,就算不登對,至少是有感情的。林隊和亦休大師這婚就結得有點荒謬了,回去非被林隊拆了骨頭不可。

    “行之……”陸小晚慢慢靠近他。

    “你不要過來!”

    “為什麼?”陸小晚沒力氣再裝淑女,一把扯下頭上的鳳冠扔在地上,插著腰氣呼呼的瞪著他。

    “我、我怕鬼……”

    “你嫌棄我了!你以前明明說過,就算我七老八十牙都掉光了也會愛我的!”陸小晚撲上去,小唐繞著桌子跑,因為藥效發作雙腿直打顫。

    “大小姐!那個不是我,唐行之早就不在了。總之餓死事小失節事大,你們能逼著我結婚,我還真不信了能逼著我入洞房了!”

    小唐舉起桌上的茶壺咕嚕咕嚕灌了一肚子水,總算清醒一些,然後啪的把壺拍碎在桌子上,舉起碎片擱脖子邊。

    “我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陸小晚氣得直咬牙,掄起一茶杯就把小唐手裏的瓷片打飛了。然後又一股腦的幾個茶杯扔過去,砸得小唐直哼哼。

    “你以為我想讓你看見我這個樣子麼?你知道我等了你幾百年終於找到你有多不容易麼?我沒有一見著你就讓你和我成親,就是因為知道你什麼都不記得了。我努力的學著做個現代人,努力靠近你跟上你的腳步,努力重新跟你培養感情。我想你是警察,我就和你去攀巖、蹦極、跳傘,我想現在男人都喜歡有個性的女子,我就學著獨立自強。要不是陸林說什麼時間有限來不急了,非讓我直接把你帶回來成親,還拿陸家其他人威脅我,我又怎麼會逼你!我到底做錯什麼了,你要一次又一次的這樣對我!”

    陸小晚說到後面,忍不住捂著臉哭了起來。

    小唐心頭也不由一酸,猶豫片刻,慢慢走了過去。

    “我也不是怪你,我只是生氣,自己沒用,還把朋友拖累了。我是有些害怕,但是絕對不是嫌棄你。”

    陸小晚伸出手緊緊抓著他的腕:“你之前一去就是五年,什麼消息也沒有,我托人到處打聽,才知道那屆的探花爺姓唐,取了巡按家的小姐。以前你愛陪我聽戲,那時候從來沒想過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我不相信,可是又不敢去證實,只能在家裏等你,想著你總有一天會想起我,會回來看看……”

    “對不起。”

    小唐看著陸小晚,心頭一陣難受,不太明白自己為什麼會為沒做過的事內疚和道歉。

    陸小晚擡起頭來,從懷裏掏出個小紙包給他。

    “解藥給你,你相信我,我愛你,不會害你的,也不會逼你不想做的事。”

    小唐大喜,連忙吃下去:“是那連理樹精方才餵我和小司吃下去的毒藥的解藥?”

    “不是,我不知道他餵你們吃的是什麼。這是解酒裏的魅藥,那魅藥是專門提煉連理樹的汁液制成的,只對和自己結成連理也就是正式拜堂成親的人有用,而且怎麼忍都逃不掉的。”

    小唐大驚:“那林隊他們成親的時候豈不是糟糕了!”

    陸小晚點頭。

    “還有解藥麼?”

    “我只偷到這一顆,但是明天你還是要做出我們入了洞房、夫妻和睦的假象。陸林不是個心細的人,但是非常固執。他認定的事,就不會善罷甘休。”

    小唐憂心忡忡,鬧了一天相當困頓,想著一定要提前警告大家,想著想著便趴在桌上睡著了。

    陸小晚把他扶上床,自己也在他身邊睡下。一只手輕輕在他鼻梁、嘴唇、下巴上輕輕描畫著。

    “行之,這次,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讓你再離開我。”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