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45章 搬家

    亦休站在原地,看著妙嫣離去的背影慢慢皺起眉頭,臉色略有些蒼白,一貫無起伏的眼此刻深不可測。周身方才吞卷萬物的氣勢,如今凝成一指,存於眉間。

    “大師,到底是怎麼回事?”江小司問,她沒想到亦休居然就是妙嫣這些年要找的人。

    亦休搖頭不語,江小司還想再問卻被江流拉住。

    “回去再說。先看看連理樹精那邊。”

    雅致的房間裏,普通待嫁女子裝扮的沈蔻丹坐在太師椅上悠然喝著茶,陸林坐在另一邊。並未被捆綁,只是腳上有一根很細的紅線箍著,紅線兩頭嵌入地下。

    江小司一進門就拉著沈蔻丹的手,左看右看,可是畢竟是喬裝也看不出個胖瘦。見她氣色似乎不錯,心頭稍稍安穩,少幾分愧疚。

    “要殺要剮,悉聽尊便。”陸林閉著眼,神情輕松嘴角一絲輕蔑,與之前並無兩樣。

    江小司見他似乎被禁錮不能動,指著他腳上紅線問:“怎麼回事?”

    沈蔻丹道:“根被定住了,人自然就跑不了了。”

    陸林沒想到沈漠他們居然會法術,還來了江流、沈蔻丹、妙嫣三個人幫忙,偷梁換柱在他眼皮底下瞞天過海,還掘地三尺,找到他根身,他輸得心服口服。

    江小司對發生的一切都雲裏霧裏,但是陸林之前拿她當人質的時候也算是極好的。有吃有喝有曲子聽,人在一定範圍內也可以到處跑。如今形勢逆轉,她也不想委屈對方。便蹲下身子想解他腳上的紅線,反正這麼多人在他想跑也跑不了。

    眾人也不阻攔,只是沈漠見她蹲在一男人腳邊半天實在是不成體統。手指一勾,紅線嘭的崩斷。

    陸林坐直的身體放松下來,樹精被掐著根,就像人類被掐著脖子。

    “陸小晚呢?”林強問他。

    陸林只是閉著眼睛假寐不說話。

    “陸林,小晚呢?她把小唐體內的靈魄抽走了,沒有那個小唐就回不去了。”江小司一臉著急的看著陸林。

    陸林抱胸好半天終於開口:“她出去了,你們找不到她的,她不會讓行之離開。”

    沈蔻丹道:“她不是想和小唐在一起麼,我就不信等不到她回來。”

    陸林冷笑:“她已經等了幾百年了,再分開個幾十年又有什麼大不了。你們喜歡的話,就在這等吧,村裏正好多幾個人熱鬧。”

    小唐苦著臉都快擠出水來。望望沈漠,望望江流,望望亦休,又望望林強,又要望向江小司時,江小司連忙伸出右手拍他臉上。

    沈漠道:“小唐就留在村裏吧,暫時不會有危險,我們回去找陸小晚。”

    小唐一驚:“要是一直找不到呢?”

    江小司幸災樂禍的笑:“那有個人就只能永遠留在這裏咯!”

    “我不要!”小唐欲哭無淚,“我不要和一村子鬼呆在一起,我害怕。”

    “哈哈,小唐啊,你現在離鬼也不遠了。”

    小唐被嚇得夠嗆,可憐巴巴的拽著沈漠的袖子。

    “我留下來陪小唐,你們出去盡快找人。”林強點起煙,看了看陸林,“這個妖怪怎麼辦?”

    沈漠眼皮都不眨一下:“泡藥酒。”

    江小司跳了起來,連忙道:“不用這麼嚴重吧!他沒有多壞,只是逼我們成親而已,又沒有害人。他做這一切都是為了小黎村的村民,連死後都守護著他們,照顧得細心妥帖。之所以對小唐用強也只是因為喜歡陸小晚,想達成她的心願。”

    這下陸林也跳了起來:“什麼?”

    臉一陣紅一陣白,隱藏了那麼多年的感情就這樣被光天化日之下拆穿,實在是很窘迫,特別是還當著行之的面,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小晚不在。

    江小司看著陸林像被誰踩著樹根一樣的反應,對自己的料事如神而沾沾自喜。

    小唐卻郁悶了:嗚嗚嗚,你明明就喜歡她為什麼要強逼著把她嫁給我。

    沈蔻丹把一根紅線遞給林強:“要是他有什麼不軌舉動,就拉這根線。”

    林強剛觸到,紅線就跟活了似的纏在他的腕間。

    陸林冷哼一聲,知道樹根上還綁著紅線,妖精鬼魅又近不得,自己依舊受制於人。

    沈漠手指臨空畫圓,形成一個小光環,手一推,光環飛到空中越變越大。周圍的天是藍色,環中卻是湖綠色。不多時,從環中飛出一只巨鳥和一匹馬,正是沈漠之前布置好在外面隨時準備接應之物。

    江流和江小司騎上馬,沈漠三人則上了巨鳥。又給林強和小唐二人叮囑了幾句,這才飛離小黎村。

    回去的路途很順利,沈漠慶幸把小唐抓去的不是什麼厲害的鬼怪,而只是情字惹出的風波。

    江小司因為太累,一直在江流懷裏睡著。江流望著江小司睡顏的神情,讓沈漠覺得有些刺眼。或許有些東西,江流自己都沒察覺,然而正是因為沒察覺,所以無法掩飾。

    亦休一路上都沒說話,而沈蔻丹目光總是在江流身上流連,沈漠再想到自己那不受控的一吻,發現這次回來,似乎所有人都不同了。

    第二天江小司醒來,已經早上十點多了,身側有人睡過的痕跡。江流不在,店裏門關著。她洗漱了一把,便衝衝往學校趕去。

    江小司不像沈漠,人不在,還能有別的老師代課。她這段時間缺課太多,有幾門估計得掛科了,還得去找沈漠幫她求求情。

    沈漠的課依舊是別人代的,江小司下課去辦公室找他沒找到,就直接去了沈漠家。他家的鑰匙還在她脖子上掛著,江小司毫不客氣的開門進去。上二樓,看見沈漠正站在書房高高的書梯上整理書架。

    “導師?”江小司仰著頭看他,上面不時打掃出一些灰塵下來。

    “把地上的書遞給我。”沈漠自顧碼書,沒有多說什麼。

    江小司抱起地上的書,踮起腳,三四本的遞給他。

    沒有人說話,午後時分格外寧靜。江小司很希望自己能再長點個子,希望時間能永遠停留在這一刻。

    所有的都整理完了,沈漠下樓倒了杯番茄汁給她。

    江小司不太敢喝,笑道:“沒放什麼東西吧?”

    沈漠沒說話,空氣似乎一下變尷尬了。江小司摸摸鼻子,暗罵自己笨蛋,這玩笑一點也不好笑。

    微微有些緊張,但還是開口問道:“導師,我們倆成親了,現在應該算是夫妻了吧?”

    沈漠早就知道江小司來這想說什麼,也想好措辭,卻沒想到她這麼直接。

    “你知道那個是不得已才假扮。”

    “那那個吻呢?也是假的麼?”

    沈漠無話。

    江小司殷切的看著他,希望他說真話。然而沈漠最終還是搖頭:“當然也是假的。”

    “可是那時候除了我們沒有人再,如果是假的你扮給誰看啊?”

    沈漠面無表情:“這個問題糾纏下去是沒有結果的也並不重要,你只需要告訴我你的目的要求,然後我給你回答和結果。”

    江小司不是傻子,她不就是喜歡沈漠麼,然後沈漠給她的回答就是NO。早就知道的結果有必要再問一遍麼。

    而且連她自己都不相信沈漠會對她的吻有回應,當時就猜他應該也是受了控制或者中了魅藥。如今沈漠說是假的,也不至於太失望。

    但是,心頭還是猶如針尖兒紮著的痛,眼前的人明明不久前還和她拜了堂,許了白頭,有了親密的舉動,如今卻又恢復成一副拒人於千裏的冷冰冰模樣。

    江小司努力控制感情,收斂住自己一貫的任性,輕輕點點頭,然後起身告辭。

    沈漠對於她此刻的鎮靜感到無比詫異,她一貫愛使撒嬌哭鬧等無賴招數,他都做好準備應對了。難得這麼鎮定,他當然要趁熱打鐵。

    “另外,江小司,我最近事忙,可能還要經常出差。我拜托史教授帶你一段時間可以麼?你學業上有什麼不懂的就去問他。”

    江小司腦子有些發懵,好半天才想起沈漠說的那個史教授是誰。

    “為什麼?”導師若不是他,那她來T大還有什麼意義?一段時間,說的好聽,誰知道那個一段到底有多長?

    “從他那學到的,和我這學到的都是一樣的。你需要知道的一切史教授都會教給你。”

    “他也會教我接吻麼?”

    “江小司!”沈漠漲紅了臉怒斥。

    “對不起,導師,我知道了,校長那邊你不用為難,我會跟他說的。”

    江小司頭壓得很低,起身往門外走。怕沈漠看見她紅了眼眶。她早就知道沈漠是什麼性格的人了,喜歡上他不可能連這點覺悟都沒有。沈漠畢竟不是老爸,光靠撒嬌耍賴不可能任何事情都解決的。

    回到家坐在電腦前發呆,沒有留意店內櫥櫃裏基本上都空了。

    第二天,沈漠在辦公室處理一大堆積下來的工作。陳安元領了個人進來,擡頭一看是江流。

    他們從來沒單獨見過面,沒有江小司也沒有其他人在場。而此刻的江流,不像往日裏總是掛著禮貌的微笑,反而神情淡漠,帶一絲不叫人察覺的冰冷,目光如劍,還好藏在鞘裏暫時不會傷人,嘴角上勾,仿佛將一切都沒放在眼裏。

    沈漠疑惑而有些緊張的望著他,心道不會是江小司出了什麼事情。

    卻沒想到江流遞給他一份大信封裝好的材料。

    “我來幫小司辦退學手續需要你簽字,我們過兩天要搬到別的地方去。”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