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46章 太陽最紅,老爸最親

    “退學?”

    沈漠楞了,他沒想到江小司居然要退學,是因為昨天他說的話麼?因為他不想再當她的導師,還是因為他的拒絕?

    “她才入學不到一年,怎麼能就這麼輕易放棄,江流,你身為她的監護人,應該明白什麼對她才是最好的,怎麼可以一直由著她肆意妄為,胡鬧任性。”

    江流嘴角微揚,沒有表情,沈漠卻知道他在冷笑。

    “沈教授,我想你搞錯了。不是小司要退學,這件事完全是我的主意。我就是知道什麼對她最好,才不想她繼續留在這裏。我們都是明白人,不如打開天窗說亮話。小司她喜歡你,但你只把她當孩子,她被傷心是遲早的事。你覺得她繼續留在T大,對她的成長有好處?”

    沈漠緩緩站起身來,走到窗前,看著下面的操場,心頭揮不去的煩躁。

    “如果你是因為那天的事對我有所成見,我向你道歉。當時情況特殊,我們成親是迫不得已。”

    “沈漠,你沒有孩子,你不會了解一個做父親的心情。如果說拜堂成親是迫不得已,那一吻又算怎麼回事?”

    沈漠輕嘆口氣合上眼。

    “說實話,我不知道。”

    江流震了震,他以為以沈漠會辯解點什麼,可是他居然說他不知道!退後一步慢慢靠坐在椅子上,恐慌再度襲來,幾乎將他吞噬。

    沈漠看著江流陡然蒼白的臉色,心頭湧出內疚。

    “你不要誤會,我對小司真的沒有什麼,以後也不會有。她是個聰明伶俐的孩子,也是我最優秀的學生之一,但僅止於此。非要我對那天的事有個解釋的話,我只能說我以為我無論什麼時候都可以坐懷不亂,看來是高估了自己。你完全可以把我當做卑鄙小人,枉為師表,我可以立刻辭職。但是江小司是個好苗子,應該在學校裏好好接受教育,少和鬼怪接觸,完全沒必要因為我的原因而退學。我已經給她換了個導師,相信她很快就能適應。”

    江流的眼仿佛穿過遙遠的時空看見另一個趙病。

    他知道怎樣對小司好,可是他不想失去她,狠下心固執的搖了搖頭。

    “我了解小司的性格,也知道這些事你其實並沒有責任,但是我發過誓,無論如何也要保護她不受任何傷害。”

    沈漠皺眉:“你不可能把她帶離每一個危險,她是孩子,不能永遠依靠他人,需要自己學著長大,學著面對一段會受傷的感情,而不是逃跑。”

    江流沈默許久,仍只是拿起文件放在他面前。

    “什麼?搬家?”江小司嘴裏的雞腿都掉了下來。

    江流伸出手,用紙巾溫柔的給她擦擦嘴。

    “你不是喜歡海麼,這次我們換一個海邊的城市。”

    她喜歡海,可是她更喜歡沈漠啊。

    “為什麼住的好好的要搬家?醫院工作調動的原因麼?”

    “不是,我們在這也住了快兩年了,你才長大了一丁點,也該換地方了,免得惹麻煩。”

    “我們難道還怕那點麻煩麼?爸,我很喜歡這裏,我們不要搬家好不好?我舍不得妙嫣舍不得月依他們。”

    “老爸每次都聽你的,你就不能聽老爸一次麼?”江流握住她雙手,神色依舊溫柔。

    “可是也要告訴我原因啊?”

    “原因很簡單,我不希望你和沈漠繼續接觸下去。”

    “老爸,那次真的是誤會,是我被陸林控制了,主動去親導師的,他沒有對我怎麼樣。”

    “我知道,可是你喜歡他是事實。”

    “我……老爸,你不是不反對我交男朋友,之前張祈你還挺喜歡人家的,再說我年紀也不小了。”

    “張祈是張祈,沈漠是沈漠,他不是普通人,他是一個道士,而且是一個排斥異類、冷血無情的道士。他現在是事忙,沒什麼時間捉鬼除妖了,但是之前……你要我把在他手上魂飛魄散的非人名字一個個念給你聽麼?”

    江小司黯然低下頭去,的確,她僵屍的身份是無論如何改變不了的。

    “我已經幫你辦了退學手續,沈漠也已經簽字了。你要是喜歡上大學,到時候我再重新幫你換一所。”

    江小司擡起頭來,紅了眼眶,剛剛被沈漠絕情的話傷了一頓,現在又遭受這種打擊。她這才發現,原來比起被沈漠拒絕,她更害怕的是離開他。

    她不要了還不成麼,她不求沈漠能夠接受她和她在一起了,她只想像以前一樣聽他講課,做他學生,陪他查案,他們兩個不要再逼她走了好不好。

    江流一看她的小兔子眼睛不由心軟了。他痛恨自己的心軟,明明已經料到會有這一天,當初他要是狠心一點,早點阻止,就不會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小司,你就這麼喜歡沈漠麼?”

    江小司重重點頭:“他拒絕我,我覺得難過,可是老爸你說我們要走,再也見不到他,我就感覺好像要死掉一樣。老爸,我們不要搬好不好?至少暫時不要搬,在他沒有發現我身份之前。我不會胡鬧的,我只要再多和他在一起一段時間就滿足了。我知道你說的都是對的,都是為了我好,可是我真的舍不得啊。”

    “小司,就算有珠子在,他見你久不長大,身份遲早還是要穿幫的。”

    “我會在他懷疑的時候離開,再說人都是有感情的,他就算再厭惡我,畢竟師生一場,絕不會傷我性命。”

    江流無奈搖頭:“小司,我不是怕他傷你性命,我是怕他傷你心。你把一切都想得太簡單了,感情的事很難控制,當初你遇見沈漠的時候,不是也覺得不可能喜歡上他麼?”

    江小司低下頭自問,她真的可以只默默陪在他身邊,就算他嫌棄自己,就算等到他結婚生子的那一天?

    江流抱住她輕撫她的發:“你長大了,老爸尊重你的選擇,也希望你體諒老爸的苦心。”

    江小司開始猶豫不決,只能輕輕點頭。老爸是最疼她的,那麼多年相依為命,如果老爸堅持離開的話,她不會為了沈漠留下來。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