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48章 受傷

    陸小晚去了一趟小唐家,卻沒有人在。心裏更郁悶了,難道行之住在那個女人那裏?

    天已經黑了,她一個女孩子,穿著浴袍在外面走,很快便遇上想要找人那啥的男人過來搭訕。

    她甩開手,懶得理的往前走,卻沒想到身子仿佛不受控制般自動轉身朝那個男的靠了過去。她莫名其妙,這江小司的精神力實在是不算強,很容易身子便被她侵占了。可是為何現在卻不聽使喚?

    卻不知道是因為那人是RH的原因,失去理智控制的江小司,完全被欲望吞噬,只跟著香味走,而陸小晚的控制很顯然完全抵不過她對RH的執著。

    那男人一見她一臉純真的走了過來,浴袍下面還露出一大截白嫩嫩的腿。未成年少女啊!口水都快流下來了。猴急的一把把江小司摟進懷裏,看著四下無人,張嘴就要往她臉上親。

    陸小晚在心裏嗷嗷嗷直叫,她只愛行之啊,才不要和這麼醜的大叔抱在一起。

    江小司直覺的躲開湊上來的臭嘴,張嘴齜牙便要往那人脖子上咬去。

    卻聽到後面一聲怒喝。

    “江小司!你在幹什麼!”

    江小司一個激靈,回過魂來,頓時把陸小晚擠到一邊。

    陸小晚一見是沈漠,也嚇得縮頭蟄伏,半點都不敢動。

    江小司還沒反應過來,剛剛恢復點意識,就發現自己正被個陌生男人抱在懷中,一張血盆大嘴正要往她臉上親來。連忙飛起一拳,將對方的臉打開,卻扳不開那鋼鐵般強壯有力的鹹豬手。

    正在這時身後被陰影籠罩,陌生男人也楞在那裏,慢慢擡起頭來,還沒搞清楚咋回事,就被扔到了五米開外,摔了個四腳朝天。爬起來一看那殺氣騰騰的黑衣男子,嚇得連滾帶爬跑走了。

    “江、小、司!”

    沈漠咬牙切齒的拎起她的浴袍前襟,惡狠狠的瞪著她。

    江小司被拎得踮起腳來,嚇得雙腿發軟,一個勁的擺手搖頭:“不是這樣的,真的不是這樣的……”

    “你給我好好解釋清楚!”

    “我、我也不知道怎麼就到這裏來了……”

    “穿成這個樣子!還跟那種男人在大馬路上親親我我,你到底是沒有腦子,不知道什麼是危險什麼是自愛,還是知道我要到這裏來,故意氣我的!”

    沈漠從沒如此暴跳如雷,江小司在他手裏像小雞一樣被抖來抖去,心裏高呼冤枉。

    她就突然一下身上一冷,失去知覺,隱約中聞見RH的香味,再一睜眼,已經成了這種狀況,還剛好被撞見,真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我沒有,我不認識他,嗚嗚嗚。”江小司欲哭無淚。

    “不認識?”想到剛剛他們兩個嘴都要親到一起去,而明明那唇是自己前些天才吻過的!

    沈漠心頭是又氣又堵,恨不得撩起江小司扔到池塘裏去。

    “你多大了,可不可以不要做這種又蠢又任性的事了?”

    江小司無語凝噎,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每次都會被沈漠誤會,先是買測孕試紙,然後是懷孕,現在又被抓個現場N13。

    “我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你要來這,我連這是哪我都不知道,你相信我!可是你又怎麼會在這,你不是出差去了?”還是說其實是故意讓陳安元騙她的?

    “對,我沒有出差!我就是不想見到你!”

    江小司一聽委屈的不得了,頓時鼻子就酸了。

    “那你還管我!我才不稀罕你管!我愛和誰親熱就和誰親熱!”

    沈漠差點沒氣昏頭去:“你……”

    結果只聽“嘩啦”一聲,被他拎著的浴袍前襟終於不堪重負,裂了開來,露出的那片水嫩嫩的白色明晃晃的刺得他眼睛疼。

    一下子,萬籟俱寂,兩人都尷尬了。沈漠放開手脫下風衣粗魯的把她包了起來,見她站在地上也不知道是因為冷還是因為害怕瑟瑟發抖,不由怒氣去了一半,像往常一樣把她一把夾在腋下,氣呼呼的往前走。

    江小司咬著牙不吱聲,心頭是又氣又委屈。她懷念做某人“公文包”的時刻,可是某人從來都不相信她,總是誤會她,還巴不得趕她走。

    走了好一段路,兩人都不說話,氣氛很沈重,江小司努力說服自己,沈漠也是因為關心自己,才總是對自己這麼兇巴巴的。馬上就要搬家了,要走也要開開心心的走,否則以後回憶起來會有遺憾的,還是講和吧。

    江小司低著頭,似乎已經習慣這樣被沈漠夾著走了,習慣看著他身後的腳印。忍不住伸出手環上沈漠的腰,明顯感覺他僵硬了一下。

    “你去那裏幹什麼?”

    沈漠沈默了片刻,像是在調整語氣:“蔻丹說陸小晚今天肯定會去小唐的住處,讓我趕過去抓她。”

    “那你還不去抓,現在去哪?我家不住那邊?”

    “我家。”

    江小司一怔,心想哼哼大晚上的把我一衣不遮體的黃花大閨女帶回家去有何企圖?

    陸小晚在江小司身體裏一聽就郁悶了,居然是來抓我的,要是帶回家去那還得了,豈不是甕中捉鱉?

    心頭一合計,一不做二不休,大不了魚死網破。說著瞬間奪了江小司的心神,指甲飛速變長,對著沈漠後背就是穿心一爪。

    卻沒想到被沈漠另一只手穩穩捏住,毫不客氣的擰了過來,貼了張血符在江小司腦門上,牢牢制住。

    “陸小晚。”

    陸小晚恨恨瞪眼:“原來你早知道是我?”

    沈漠冷道:“一身屍氣。”

    陸小晚心頭喊冤,明明她的就是鬼氣好不好,屍氣是江小司的。

    “那你還在我面前演戲!你們道士太壞了!”

    沈漠不語,他其實當時氣得暈乎乎的,根本就沒有察覺,一直到夾著江小司往回走,冷靜下來,這才發現不對,不得不怪自己太大意了,凡事只要扯上江小司,他就大失水準。

    如今將陸小晚困在江小司身體中,回去再逼她交出小唐的靈魄就是了,若不肯交,他也會逼她交,他沈漠可不是個心慈手軟的人。

    將江小司的兩只手腕擰在一起,強制的就要拖著她往前走。

    這時卻只見江小司迷迷糊糊的擡起頭來,無辜而迷茫的眼神看著他,微皺著眉,像是被他弄疼了。

    “導師?”

    沈漠一閃神,手不由一松,陸小晚趁機把爪子往前一伸,雖被沈漠及時捉住,仍是穿了他半邊身子進去。

    濃郁的RH香味彌漫在空中,讓江小司瞬間意識清醒。卻只覺得手上熱乎乎粘膩膩的一片,擡起一看,全都是血。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