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49章 再見

    那一瞬間,陸小晚在江小司的身體裏痛苦尖叫著,她不明白江小司的意識和精神力為什麼突然間變那麼強大,幾乎將她整個扯碎了,卻又被沈漠的符封住,逃不出去。最後只能奄奄一息的躲在角落裏,喃喃罵著早知道就不招惹僵屍了。

    “導師,你沒事吧?”江小司看著自己沾滿血的右手,急得眼淚嘩嘩。RH的香味鋪天蓋地的朝她湧來,她幾乎快控制不住自己不斷向上生長的獠牙。何況那血還是沈漠的,一下子流出那麼多,比平常的更是誘惑了千萬倍。

    可是看著沈漠蒼白的臉,擔心終歸還是勝過了貪婪。她扶著沈漠,想要解釋,卻一頭霧水,我我我了半天說不出話來。

    “你被陸小晚附身了。”

    江小司見事情至此,腦門上還貼了個符,隱約也猜到了些。

    “你沒事吧?現在怎麼辦?”

    “我沒事。把這個吃下去,她暫時不敢再輕舉妄動,你扶我回去。”

    江小司接過沈漠遞來的瓶子,倒了一粒藥服下。只恨不得自己個子再高一點,可以背他。

    強忍著欲望,檢查了下沈漠傷口,確定雖靠近要害,但暫時沒有性命之憂。從浴袍上扯了一截幫他紮住止血,結果浴袍更短了。

    四下張望了一下,深夜小區裏,人沒幾個,有剛剛也被這邊的動靜嚇跑了,而且根本打不到車。

    江小司滿手粘膩,心頭越是緊張擔心,反倒鎮定下來了。看不遠處車棚裏停著幾輛自行車,便跑過去,在垃圾堆裏找了根生銹的鐵絲當作工具去開人家的鎖。

    沈漠靠在路燈下,一手捂著傷口。看著江小司拉得長長的影子,她的額頭還貼著符紙,總是遮住視線,便一邊動作一邊嘴巴不停的吹啊吹的,樣子滑稽極了。不由得竟笑了起來,引得傷口作痛,又是一陣劇烈咳嗽。

    可惜江小司太專註沒看見,她也不會相信沈漠這個時候反倒有心情笑。

    好久沒練,手法都生疏了,再加上看著手上的血微微有點顫抖,好半天才把鎖套開。江小司扶沈漠坐到後座,沈漠手自動的環上她細小的腰身,頓時把她整個人都罩住了一般,很安全很溫暖。可是江小司很快便感受到了濕熱,那是沈漠的鮮血浸透到她的背上。

    “抓緊了。”

    江小司飛快的騎著腳踏車,滿頭大汗。符紙被她在腦門上卷了個卷,看上去更滑稽了。她一面吞口水,一面努力告訴自己不要去想那些血。

    沈漠呼吸平穩,並不像傷得很重的樣子,只是失血過多,沒什麼力氣。他點了幾處穴都沒能止住,江小司心裏明白是因為自己指尖有屍毒的緣故。

    沈漠知道江小司現在一定很內疚很自責,也不知道怎麼安慰,伸手擦了擦她鬢邊的汗水,嚇得江小司差點沒把車騎到溝裏去。

    “累不累?”

    “不累,路那麼平。不過一會回去就得靠你自己走了,誰讓你好端端教職工電梯房不住,跑去住山上。要不要我打電話讓蔻丹過來看一下?”

    “不用了,又不是什麼大事,不要跟她說,影響我做長輩的威信。”

    江小司噗嗤一下笑了。

    “江小司,你老師沒教過你不可以隨便拿人家的東西麼?”

    “沒教過,你要不滿意以後可以給我上上思想品德課。”話說出口,才突然反應過來,他們沒有以後了,連忙又道,“我趕明讓月依幫我把車送回去,我又不稀罕,我家小強可比它氣派多了。”

    “小強?”

    “就是我那輛電動自行車啊,它可厲害了,被我老爸改裝過,馱著我跑十萬八千裏都沒問題,所以我給它取名字叫小強。”

    沈漠無語,晚風輕輕吹著,月牙兒在雲裏鉆出鉆進,偶爾有一兩輛車駛過,這時的桃源市很美很安靜,竟叫他有些昏昏欲睡。頭慢慢靠在江小司的肩上,想到她要搬走,心頭竟隱隱抽痛。

    “江小司……”

    “什麼?”

    最終還是沒能說出口,他閉上眼睛,江小司不長不短的頭發在風中飄飛,不時掃過他的臉,帶著一股草莓洗發水的香味。

    花了大概二十分鐘總算到了T大,江小司扶著沈漠往山上走,看著一路上滴的血不由感嘆真浪費,要是能拿個碗跟在後面接著就好了。

    回到住處,兩人都松了一口氣,沈漠躺在床上任憑江小司幫她包紮。

    有了藥物江小司處理起來得心應手,之後實在饑渴難耐,跑到浴室把手指上的血一根根舔幹凈。不然被誘惑了一晚上,說不定一個忍不住就朝著沈漠撲上去。

    沈漠鮮血的味道,比她之前喝過的任何血都要鮮美,她的每根神經都在興奮的戰栗著,真怕自己從此上癮。

    脫下滿是鮮血的浴袍留念,她隨便洗了個澡,但是要保證符紙不被水打濕,還是好半天才從浴室出來。見桌上攤得十分淩亂,沈漠是個多少有點潔癖的人,家裏很少這個樣子,她走過去一看,全是些有關梅宅天府,還有上次塔墓的資料。沈漠正在查梅辛,紫印紋章應該也在他的手裏。

    不過這些她以後都管不著也幫不到了,江小司內心深處知道老爸的決定是正確的。她應該在還沒對沈漠泥足深陷的時候離開,不然再晚就走不掉了。且不說他會不會嫌棄自己的身份,自己一直長不大的模樣,又能給他些什麼?

    她以前極力撮合雨晨和老爸,可是雨晨總是害羞膽小不敢太主動,她恨鐵不成鋼,雨晨就說,他們的生命太長,沒必要爭什麼朝夕,如果表白會給老爸帶來煩惱,又沒有信心一定給對方幸福,何必冒那個險呢,只要能一直在身邊就很開心了,

    江小司以前不懂,現在有一點了解了。她總考慮的是沈漠怎樣才能喜歡她,卻並沒有想過,喜歡上自己對沈漠好不好,值不值得。

    江小司低頭看著沈漠的睡顏,看著他的薄唇,心頭又是甜蜜又是酸楚又是難過。

    慢慢靠近,卻聽沈漠眼睛也沒睜,翻個身子,難得的慵懶道:“不要偷親我。”

    江小司頓時雙臉通紅,氣鼓著腮幫子。這時門鈴響了,江小司估計應該是江流來了,她剛剛給他打了電話。一會沈漠肯定要捉出陸小晚的魂魄,自己沒帶珠子,到時候身份就會穿幫,她不能在馬上要走的時候前功盡棄。

    江流走進來先把珠子給她掛上,見她腦門上貼著符,不由有些好笑,還真有點像僵屍片裏演的。

    沈漠此時已起身出來站在門邊,手裏拿了面專門收魂的鏡子。

    “導師你怎麼出來了?”江小司見他臉色依然蒼白有些擔心,然後突然反應過來以後不該叫導師了。

    “我沒什麼大礙,先把陸小晚逼出來,以免夜長夢多。”

    “你再休息一下,天亮再說吧。”

    沈漠搖頭,眼睛看了看江流,江流便伸手取了江小司額頭上的符。

    二人凝神提防,陸小晚卻沒有趁機逃出來,她方才受創太大,此刻要死不活的蜷縮江小司的身體角落。然後被沈漠用鏡子一照,吸了出去也毫不反抗。

    “陸小晚,小唐的靈魄在哪裏?趕快交出來。”

    “已經被我吞了,他拋棄了我一次,我不會再讓他離開我第二次。”

    沈漠眸中冷光一閃:“江小司,你先出去。”

    陸小晚瑟縮了一下,卻仍是固執的揚著頭。

    江小司並不反感陸小晚,只是覺得她這樣太蠢不值得。早就聽過沈漠對待非人的手段,不由有些害怕,小聲求情道:“不要吧……”

    江流也道:“先別慌,這麼多年都熬過來了,小唐是她唯一的死穴,你再逼也沒多大用,說不定反而傷了小唐的靈魄。明天帶她回小黎村,你先好好休息。我和小司今晚就在這打擾了。”

    沈漠知江流是怕走了之後,他會對陸小晚怎樣,冷冷一笑,便進了房。

    陸小晚被收進鏡子裏,知道小唐還被困在村裏沒出來,馬上又能見到了,又是開心又是難過。

    江小司睡在沈蔻丹的臥室,江流睡客房,第二天一大早便起來準備去小黎村,沈蔻丹也被叫了來。沈漠此時神色已如常,絲毫看不出昨晚有被傷過。江小司也不知道他是用了障眼法,還是已經基本恢復。

    到小黎村,四周景物依舊。雞鳴狗吠、阡陌交通,村民們來來往往,各忙各的,偶爾還會停下來跟他們打個招呼。小唐幾乎是哇哇亂叫哭著撲上前來,想抱沈漠、江流自然沒那個膽,想抱沈蔻丹吧人家一個女人又有點不好意思,只能把江小司摟進懷裏使勁揉著。然後被林強和江流一人扯一個的拉分開。

    “嗚嗚嗚,我還以為你們不管我了呢。”

    江小司笑:“怎麼會不管你呢,不過陸小晚狡猾,我們好不容易才抓到。怎麼,在這裏不好麼?不是還有林隊陪著你。”

    小唐很認真的想一想,的確這裏風景優美,安逸舒適,完全沒有都市的忙碌和嘈雜,跟他想象中退休後的生活很相似。不用破讓人頭疼的案子,林隊也不會總指著腦袋罵他。還時常下廚給他做飯吃,教他下圍棋和象棋。不過他還是很想念外面的花花世界,想念親戚朋友。

    “當然還是家裏好啊,林隊,你說是吧?”

    林強面無表情的竟然附和著點點頭:“這裏沒有煙抽。”

    眾人蹶倒,小唐連道:“我前兩天不是還給你做了個煙鬥。”

    “抽不慣,扔了。”

    小唐氣得直咬牙。

    “我要回家!為了感謝你,到時候送你一板車大中華,抽抽抽,小心得肺炎!”

    江小司暗笑,這孩子這些天被慣得都敢跟林隊頂嘴了:“想回去怕是沒那麼容易,陸小晚還是不肯交還你的靈魄,你自己問她要吧。”

    陸林站在一旁,一臉的擔憂。

    只見陸小晚被從鏡子裏放了出來,回到小黎村,立刻變回以前自己的形體,開心的撲到小唐懷裏。

    “行之!我好想你!”

    小唐眼淚水都快流出來:“姑奶奶,你行行好,我不是唐行之,你就把我的那啥還給我吧!”

    陸小晚雙眼水霧迷蒙:“行之,你真的又要拋下我麼?”

    “我無論如何也不會跟你在一起的。”

    “為什麼?”

    “人鬼殊途!何況我根本就不喜歡你。”小唐斬釘截鐵的說道,卻叫江小司心頭涼了涼。

    “那我讓你也變成鬼呢?”

    陸小晚扯著嗓子尖銳的喊,眼睛已成血紅,逐漸變成青面獠牙的模樣:“大不了就一起魂飛魄散,你死也休想再離開!”

    見她想要玉石俱焚,毀掉小唐靈魄,眾人連忙出手阻攔。

    陸林連忙大聲喊道:“小晚,不要這樣,行之他當年並沒有拋棄你,也從未負過你!”

    眾人楞了楞,陸小晚也呆住了,回過頭來:“你說什麼?”

    “當年行之上京趕考,遇到強盜,驚寒交迫,又受了傷,最後死在半路了,根本就沒參加科舉。你見他多年不歸相思成疾,到處求人打聽他的消息。我當時剛修得人身,扮作京城來的郎中給你治病,不敢告訴你,怕你沒了牽掛跟他一起去了,這才編造他中了探花,做了陳世美跟別人成親的事來騙你。你的愛變成恨,雖逐漸康復,卻不料村子遇上天災,讓你含怨那麼多年。如今的小唐只是小唐,不管過去的他怎樣,都已經跟你跟村子毫無關系。況且他從來沒有對不起你,沒想過要拋棄你。你如果真要恨的話,就恨我吧。”

    聽了他的話,眾人都一時無語,愛情很美好,可是現實通常都是這麼慘白無力。

    陸小晚只覺得天地翻轉,怨恨了那麼多年,卻突然跟她說原來她恨錯了。行之從沒想過要離開她,只是老天偏不讓他們在一起。那麼她,執著了那麼久,始終不肯放下,到底是什麼跟什麼?突然之間,她所做的,似乎都成了兩個陌生人之間的笑話。

    陸小晚低著頭,兩行淚水滑落下來。

    江小司更加可憐她:“小晚,真正愛你,一直守著你的人是陸林啊,你何必一直執著於曾經呢?”

    陸小晚知道,她怎麼會不知道陸林對她有多好。只是過去她的眼裏只有行之,愛他恨他怨他想把他奪回來,有時候又很想他死,根本眼裏就再容不下其他。

    陸小晚終於還是張開嘴,慢慢吐出一個光亮之物。眾人大喜,是小唐的靈魄。

    沈漠幫小唐把靈魄渡進體內,小唐激動得直握拳,恨不得立刻衝出湖底,走向世界。

    陸小晚哀傷的望著他,似乎這時才看清,那人不管是性格、舉動,都完全不同於文弱斯文的行之,而是另一個人。

    她慢慢轉身,落寞離開。

    “從今往後,你我、再無幹系。”

    “小晚!”陸林連忙追了上去。

    小唐朝著他們二人的背影吐吐舌頭:“去吧去吧,你們倆相好去吧!本少爺我回家了!”

    幾人出了湖,皆嘆口氣,這事總算告一段落。

    “江流。”上車前,沈蔻丹小聲叫他,二人走在最後。

    “怎麼?”江流看著她,見她跟被困在巖洞中同樣相貌打扮,不由溫柔一笑。

    “你們要走了是麼?”

    江流點頭:“小唐平安回來,小司了了心事,我們明天就走。”

    沈蔻丹呼吸一窒,從包裏掏出一個盒子遞給他:“這個送給你,當作臨別禮物。”

    江流接過來打開一看,竟然是一枚系著銀鏈的銀幣,特意用法術修煉過,光華耀眼,十分精致。

    “這個……”

    “上次害你丟了銅錢,真對不起,這個算是一點補償,雖然比起那個銅錢實在不算什麼。”沈蔻丹低下頭。

    “別這麼說,很漂亮,你費心了。我很喜歡,就不客氣的收下了。”江流心頭有些感動,揣進懷裏。

    過了一會江小司偷偷擠過來問:“老爸,蔻丹姐給了你什麼?”

    “臨別禮物。”

    “啊?那我是不是也應該送沈漠一個?”

    “隨便你啊。”

    “想不出來,他也不稀罕我什麼,還是算了吧。”

    江流摸她的頭:“怎麼,想通了?不難過了?”

    江小司望著前面沈漠的背影,惆悵的苦笑:“我還能怎麼辦?”

    江流第一次聽她這樣講話,心頭不由一酸:“老爸不是逼你,你若真的舍不得,我們就不走了好不好?”

    江小司強顏歡笑搖了搖頭:“沒關系,走吧,再留下去,我怕我忍不住了。”

    “忍不住?”

    “吸他的血啊……”

    父女相視一笑。

    小唐知道他們要走,留了半天無果又吵著明天要去送。他們到了脫骨香先下車,沈漠從窗內淡淡瞟了一眼,什麼話也沒說,車便開走了。江小司以為,他至少會跟她說聲再見的。

    在原地站了很久,然後回去收拾最後一點東西。第二天搬家公司的車來,和來送他們的妙嫣、雨晨、沈蔻丹、小唐、林強、李月依還有她家燒餅等人告別,帶著她這些年的美好回憶,車慢慢駛出桃源市,沈漠始終還是沒有來。

    車開過T大,江小司趴在玻璃窗上,遙望T大後山,一片蔥蘢,根本看不見有房子。她手裏緊緊握著沈漠家的鑰匙,出於私心,她沒有還,沈漠也沒有問,好像忘了這回事。

    江流坐在她旁邊,一手摟著她,像小時候哄她睡覺一樣輕輕拍著她的肩。

    就在這時,手機短信響了。

    江小司取出來一看,眼淚再也忍不住,不爭氣的流下來了。

    短信是沈漠發來的,只有短短三個字:

    不要走。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