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51章 流年

    又是平安夜,同樣下著鵝毛大雪。傍晚七點的時候天幾乎已經全黑了,江小司告別同事,飛快的從市博物館跑出來。兩年多了,她幾乎沒什麼變化,為了掩飾自己根本沒有長大不得不每天穿著內增高,衣服也盡量買成熟一點的,可是一張娃娃臉還是怎麼都遮不住。

    沈漠拿著一把黑傘,正站在對面馬路的街燈下等她。一動不動,仿佛凝固成一尊佛。

    江小司看見他的身影嘴咧得更大了,加快腳步,橫穿馬路,鉆到他的傘下。

    “慢一點。”沈漠不滿的呵斥。看著跟前的小丫頭兩頰凍得紅彤彤的看著他,不停往手心裏呵著氣,不由皺起了眉頭。

    兩年多來,江小司的確完全履行了二人的約定,很認真的學習,很努力的練功,也像別的學生一樣對他總是尊尊敬敬的,不會再動不動蹭上來撒嬌或者其他。

    但是這並不代表她就慢慢的淡忘了,反而看他的眼神越發晶亮火熱,讓他幾乎不能直視。

    他當初之所以那麼說,其實也是緩兵之計,想著她拿到學位還有近四年時間,到時候再熱的茶也該放涼了。這四年裏她在大學裏會遇到更多優秀的男生,到時候對他自然就忘記了。

    卻沒想到江小司跟發瘋一樣,在短短兩年多時間,把該修的課程全都修了,包括他故意給她多加的課程。還自學看了很多書,每天不是在教室就是在圖書館裏。根本沒時間來纏著他,他們見面的時間自然也大大減少,基本都是課上。

    江小司這麼聽話這麼努力,唯一的要求是每個月跟沈漠吃頓便飯。而且是用那樣懇求巴巴的口氣跟他說,他自然不好再不答應。想當初這丫頭,可是每天大咧咧直接闖進他家裏混飯吃的啊。

    這個月江小司便挑了平安夜晚上吃飯,正好是周日,她一般這天會過博物館來實習,這實習還是沈漠幫她聯系的。

    對每個月一次的約會,江小司總是特別期待,雖然每次只是簡單的吃個飯,席間交流的也只有學業方面的問題,江小司依然開心。回去之後覺得像被打了氣一樣充滿動力,然後又開始期待下個月的單獨見面。雖然拿著沈漠家的鑰匙,但她再也沒有用過。

    這兩年吧,雖然有點辛苦,但是她從未有過的充實,覺得比她以前過兩百年都要過得有意義。而且有沈漠在,有目標,有期待,她覺得異常的甜蜜幸福。

    沈漠依舊黑色風衣,肅煞逼人。可是只要看見他的身影江小司就覺得溫暖。

    “想吃什麼?”沈漠舉著傘偏過去把她全部遮住。

    “你做的菜。”

    “太晚了,外面吃吧。”

    “那我要吃羊肉火鍋。”

    “好。”

    二人慢慢走著,江小司看著周圍一對一對的行人,高掛的彩燈,突然想起那時候她失戀蹲在雪地裏被沈漠夾在臂下撿回家的情景,不由噗嗤笑了起來。

    “傻笑什麼?”

    江小司搖頭,伸出手塞進他風衣口袋裏,裏面果然很暖和。

    沈漠微微聳眉,猶豫了一下,瞪了她一眼,意思她犯規了。

    江小司齜牙笑,她從來都很乖,今天難得過節,稍稍放任一下她不行麼?他都不知道她平常要多努力的壓抑自己,才能不衝上去把他撲倒。畢竟,他們都是啵啵過的關系了啊,要她突然退會原點,可想而知她多不習慣。

    可是一想到只差幾個月自己就可以拿到學位證正式畢業了,就開心得合不攏嘴。到時候,就可以堂而皇之的牽他的手了。所以,還是多繼續堅持忍耐吧!

    二人就這麼在雪裏走著,一個帥一個可愛,不時有行人回頭偷偷看他們。

    沈漠帶她去了不遠處的一家小肥羊,江小司最近很累,吃得特別多。

    “只見吃,沒見長點個子,再笨的腦袋也不需要這麼補的。”沈漠一邊冷嘲熱諷。一面不斷夾起燙好的羊肉放在她碟子裏。

    江小司一聽哽住了咳嗽起來,沈漠遞番茄汁給她,她咕咚咕咚喝掉半瓶,繼續埋頭奮戰。吃得差不多八分飽了,開始跟沈漠聊一些學校的事情。彼此說話都很小心,絕口不提以前那些事,也不見半分曖昧。

    吃飽了,出門剛好碰見一群T大的學生,大大方方打了招呼。江小司毫不在意他們調侃和揣測的眼神,反正她和沈漠的流言蜚語早就傳得到處都是。這反而讓她有些得意,因為沈漠終歸只和她一人比較親近,才傳得出這樣的謠言。

    沈漠的臉更陰沈了幾分,江小司在一天天倒數他其實也在倒數。不過她是倒數著自由之日,他倒是像倒數著死亡之日的來臨。江小司的畢業時間提前了一年,是他完全沒料到的。

    她的臉皮厚和耍無賴沈漠不是沒見到過,到時候自己怎麼應付她強烈的追求攻勢、眼淚攻勢?還是說要再一次狠下心拒絕她,傷害她。或者再用一次散心水?

    沈漠有些迷惘。相處愈久,羈絆愈深。他當初留她,是不是根本就做錯了?

    每次看著江小司懷抱著期待那樣努力上進的時候,他就發自肺腑的湧出很強烈的罪惡感。就算是她成年以後又怎樣,她在他眼中依舊還是個孩子,他怎麼可能和她在一起,他都三十出頭的人了。

    可是江小司可不會管這些,她努力了這麼久就是在等那麼一天,要是再被拒絕,他簡直不敢相信她該抓狂成什麼樣子。一哭二鬧三上吊?絕對是她能做出來的事。這兩年她看似長大了點成熟了點,其實骨子裏完全還是和過去一樣的。

    越想沈漠越頭疼,步子也走得越快。突然發現身邊空了,江小司沒有跟上來。剛轉過頭,一個雪團便迎面飛來,他連躲都懶得躲,任憑雪團砸在身上。

    江小司一見沈漠中彈,不由哈哈大笑,得意洋洋,好像抽中彩票一樣。

    沈漠不理她,自顧往前走,江小司一面滑一面追了過來。和沈漠在一起,如果不是路特別遠,一般都走路。她以前懶,最討厭走路了,總喜歡有江流抱著。如今卻只恨路不夠遠,不能和沈漠一直走下去。

    沈漠送她一直到脫骨香,說了句:“你回去吧。”便轉身離開。

    江小司點頭說再見,站在門口一直跟他揮手。江流坐在店裏透過玻璃櫥窗看著,等到沈漠走遠,這才出去。

    “老爸,你回來了。吃飯了沒,我剛剛路過小吃街給你買了燒烤。”

    江流和兩年多前一模一樣,連一絲皺紋也未曾多。身上穿著毛衣,給人更加溫和的感覺。

    “是你自己想吃吧?”

    “被你拆穿了。”江小司蹦進店裏,“雨晨走了?”

    “我回來就讓她先回去了。”

    “可惜哦,沒口服哦,我們兩個吃。”

    雨晨說自己閑著沒事幹,便毛遂自薦做了脫骨香的店員,江流和江小司不在的時候偶爾過來幫幫忙。

    “學校都還好吧?”

    “好,課程差不多都快結束了,最近開始寫畢業論文。老爸你和蔻丹姐發展的怎麼樣了?”

    “什麼?”江流卡住了。

    “你給死人修顏,她就在一邊幫忙化妝。她在前面除靈,你就在後面捉妖。簡直就是婦唱夫隨啊。不時還到千裏香去喝兩盅,逛逛小街看看電影,說沒在談戀愛也只有雨晨那個笨蛋才相信吧?”

    江流沈默了,這兩年和沈蔻丹好像的確越走越近了。因為沈蔻丹是個很理智的人,也清楚自己的僵屍身份,知道兩個人不可能在一起,不會說被感情傷害什麼的,所以他一向對她從不避諱。這千百年來能有這麼一個談得來又誌同道合的朋友是很難得的,他很珍惜,所以也不會在意別人誤會。但是小司的話,還是跟她解釋清楚比較好。

    “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

    江小司一邊吃羊肉串一邊搖頭:“你們之所以還在朋友階段,是因為你們彼此都知道不可能,你始終忘記不了娘親,而她知道你是僵屍。可是老爸你也能看出來她喜歡你啊,感情是不受控制的,深到一定程度了,總有一天會爆發。你自己拿捏好啊,不要到時候朋友都做不成。”

    江流不由笑了:“我家小司什麼時候成戀愛專家了?”

    “閑著的時候我就專門看一些戀愛寶典之類的書。對了,張祈約我明天吃飯。”

    江流想了一下,終於想起來是誰:“他不會是又回頭來找你了吧?”

    “才不是,是他和他女朋友請我吃飯,他苦追兩年,那女生終於和他在一起了,真是一對冤家。”

    “你要去啊?”

    “可以混飯吃為什麼不去,我還要拖李月依跟我一起去。”

    “人家月依現在長得比你高了吧?”

    “放屁放屁放屁!”江小司氣急敗壞的猙獰著臉咚咚咚往樓上跑,又去量身高去了。

    “女孩子不準說臟話。”江流扶墻哈哈大笑。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