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52章 脫骨香

    這天江小司一個人在店裏,難得休息一下放松大腦,便坐在櫃臺後面捏瓷人。這兩年她閑來無事做了一整套,桌椅板凳茶具屏風的,都是微縮版,然後再在布景中放入老爸啊、沈漠啊、沈蔻丹啊、小唐啊這些陶瓷小人,非常可愛。李月依喜歡的不得了,每天纏著她捏,還吵著等生了孩子要她幫忙照樣子做一對陶瓷寶寶。

    突然風鈴響,有客人來,江小司擦擦手,見來人是個身穿紫衣,三十歲上下的長發女子。不是熟客,看她左右參觀打量的模樣,應該是第一次來。長的不漂亮但是給人的感覺很舒服,就是臉色太過蒼白。

    這樣的人總不可能是來買成人用品吧,而且很明顯是個僵屍。

    “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你麼?”江小司很職業的露出微笑問道。

    “聽說這裏有脫骨香賣,我想買脫骨香。”

    江小司笑容僵在臉上,瞇起眼再一次上下打量眼前的女子。

    “怎麼?賣完了麼?”女子見她不說話,以為是沒貨了。

    “這位姐姐你貴姓?”

    “我姓蘇,蘇碧。”

    “是誰介紹你來的啊?”

    “沒有人介紹,我就是偶爾聽到別人說,這兒能買到脫骨香。沒關系的,如果實在沒貨了,我可以等。”

    “那脫骨香的用途你是清楚的吧?”

    蘇碧點頭:“可以把僵屍變回正常人。”

    江小司卻搖頭道:“許多人都有這樣的誤解,但其實準確來說脫骨香是一種專門治療被僵屍或者吸血鬼不慎咬傷的人的藥物。那些人本來是人,只是中了毒,身體發生異化,但是他們不想要不老不死,不人不鬼的樣子,只想做回普通人類,就可以通過脫骨香變回來。但如果本身就已死,化為僵屍的人,脫骨香是沒有作用的。這世上或許有長生丹,沒有起死藥。就算能夠成功,也必定會付出巨大代價。”

    “你的意思是我就算服了脫骨香也沒辦法變回常人?”蘇碧臉色更加蒼白,手緊緊抓住櫃臺邊緣。

    江小司也曾面對過許多次這樣的狀況,只能看著對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蘇碧,你已經死了。”

    蘇碧單薄的肩微微顫抖著,似乎在強忍住不哭出來,沈默片刻,突然一把抓住了江小司的手。

    “但是也有成功的對不對?”

    “是有,但是幾率太小了。”

    “那我也要試一下!反正我都已經死了,頂多不過再死一次。”

    “那不是死的問題,而是魂飛魄散啊!”

    “我現在這樣又有什麼意義?我要回到他身邊,我寧肯什麼也不剩下,也不要像怪物一樣活著!”

    江小司楞住了,艱難的咽了咽口水:“你就這樣和他在一起不好麼?他如果真的愛你,見你還健在,只會開心,不會在意那麼多的。”

    蘇碧搖頭:“你還只是孩子,你不懂,他雖愛我,但是要見我這個樣子只會怕我厭我。我想和他結婚一起老去,我最大的願望是生一個只屬於我們兩個人的孩子。”

    蘇碧乞求的看著江小司:“所以,拜托你把脫骨香賣給我吧。不論什麼後果我都能夠承受。”

    江小司心頭煩躁無比,不知為何,不斷想到沈漠。

    “不是我不肯賣給你,有生意我當然願意做。你聽過《海的女兒》的童話故事吧,小美人魚從巫婆那裏用美妙的聲音換來的雙腿,如果不能得到所愛,就只能變成一堆泡沫。而如果服下脫骨香想變回人,付出的代價或許比她還要大,你真的想清楚了麼?”

    蘇碧堅定的點頭:“我們馬上就結婚了,公司臨時派我到外地出差。我碰到劫匪被殺棄屍,或許是扔在了飛沙地裏,不知道怎麼就屍變活了過來。我回到桃園市只看著他急瘋了到處貼告示登廣告找我。我們本來說好下周一起去拍婚紗照的……”

    她說著說著捂臉哭了起來:“我不想拋下他,他從小被父母拋棄在孤兒院裏長大,長大被前女友拋棄對方跟有錢人跑了。我們倆都不富裕,在一起熬那麼多年總算開始有了起色,他起早貪黑努力工作只為了給我更好的生活,他買了房子好激動的跟我求婚說總算可以有個家了。我怎麼可以在這個時候離開他……”

    江小司喉頭酸澀:“你就這樣回去跟他結婚,也不是不可以,他應該還不知道你出事了。”

    蘇碧伸出手,指甲瞬間長長,往手臂上劃了個口子,可是傷口很快便愈合了。

    “就這個樣子回去麼?我沒辦法控制自己,我想喝血,我聞見血腥味牙齒會變長,總有一天他會發現的,我不想一直騙下去。”

    江小司看著她固執的眼神,總算點了點頭:“我去給你拿藥,希望你不會後悔。”

    打開暗門,通過長長的走廊,每一扇門後面,都有著各種珍稀奇異之物,每一扇門後,都有一個故事。而脫骨香,就放在最裏面的一扇。之所以成為本店的鎮店之寶,是因為它不僅僅是平常的珍貴的治療被僵屍咬到的藥物。而是真的藥如其名,可以使非人脫骨重生,哪怕是像江流和江小司這樣的僵屍。

    如此一來,就相當於有了逆天的起死回生的功效,雖然幾率相當渺小,但只要有機會,總會有人去嘗試。

    可是千百年,真正恢復正常的又有幾個呢?一直出售它的江流和江小司,未嘗沒有過想做普通人的想法,可是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所要冒的風險。

    推開門,兩旁是高高的木頭櫃子,上面貼著編號。江小司走到最裏面一個拉開抽屜,抽去上面覆蓋的一層黃黃的油皮紙,頓時香氣撲面而來。那種味道無法言喻,難以比擬,仿佛有形一般一絲一絲的往裏鼻孔和身體每個毛孔裏鉆,每次江小司聞到仍會心神恍惚。

    從抽屜裏取出來一個錦盒,打開,裏面還有一個錦盒,再打開還有一個。一連開了七個,總算看到裏面用錫紙包著的那個仿佛發著銀光的一小顆丸子,仿佛再多層也封不住它四溢的香氣。

    江小司只取了裏面最小的那個錦盒出來,然後撕了半張那種封抽屜的油皮紙包裹住。頓時香氣就沒了。

    站起身來,微微覺得有些頭暈,面對這香味,她更加無法掩飾自己心底想成為人的渴望。搖晃走了一步,不小心撞到旁邊的木頭架子上,竟不小心把上面一個瓶子碰掉了下來。

    頓時只見眼前藍光一閃,江小司暗叫糟了,還沒待反應過來,那藍光已經飛出藏室。江小司蹲下身子,見瓶子裏已經空了。

    出到外面,蘇碧正在焦急的等待著。

    江小司把手中的錦盒遞給她,蘇碧微微打開紙張一點縫隙,已聞到鋪面的香氣。

    “只要吞下去就可以了麼?”

    “是的。”

    蘇碧見她面上有擔憂神色:“我非讓你賣給我,你家大人回來,是不是會與你為難?”

    江小司寬慰的笑:“不會。我老爸是生意人,你若真決定想買,他肯定直接就賣給你了,才不會像我那麼啰嗦,我是擔心你。像你一樣不肯面對自己的死,想通過脫骨香做回普通人回到親人和愛人身邊的人,這些年來也有很多,但是據我所知,沒有幾個有好結果。你真的想清楚了麼?”

    “我想清楚了,一般會出現的狀況是什麼?”

    “每個人都不一樣。極少數命不該絕的什麼事也沒有,有的人或許落下一點點殘疾。但是也有人異化失敗反而成了更恐怖的怪物,或者直接化成灰燼,消失無蹤。不過最經常出現的是雖然恢復正常,但是成了隱身人。”

    “隱身人?”

    “就是別的人都看不見他。”

    “看不見也聽不見,完全感受不到這個人的存在麼?那不跟鬼魂一樣。”

    “有的可以聽見,有的可以感受到,要看個人情況。但是和鬼魂不同,鬼魂你可以飛可以做很多常人做不到的事。但是你隱身了只是別人看不見你,你仍然需要吃飯睡覺,依然會生病。我就見過一些服下脫骨香成為隱身人的人,開始一段時間或許覺得很新鮮,可以做一些平時不敢做的事。但是時間久了就會覺得孤獨和恐懼了。直到死,都不會有人看見你,被車撞了也沒人救你,路人經過你的屍體,只會聞見香味。”

    “香味?”

    “服下脫骨香的人身體會有異香,終生不會散去。受傷或者病得越重,離死亡越近,香氣就越濃。你若成了那個樣子,不能被人看見,我想幫都不一定幫得上你。”

    “謝謝,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會沒事的。這個戒指,拿給你做買脫骨香的報酬吧,我不知道夠不夠,如果不夠的話,我再想辦法給你。”

    江小司低頭一看,是枚鑲著粉鉆的戒指,應該是男友求婚時給她的,至少也值好幾十萬,不由楞了。

    “你男朋友是?”

    “他叫付雲開。”

    江小司恍然大悟的點頭,付雲開,桃園市新崛起的年輕的地產大王。不知為何,心頭反倒有了隱隱不好的預感。

    “居然沒被歹徒搶去。”

    蘇碧低頭不好意思的笑:“被搶什麼我也不能讓人搶了戒指啊,就搶先偷偷吞進肚子了。”

    江小司點頭,把戒指又遞還給她。

    “不用了,希望你能戴著它結婚,要是成功了,到時候再來脫骨香謝我吧。祝你好運!”

    蘇碧堅定的點頭,帶著脫骨香出了門。

    江小司發呆半晌,這才想起給江流打電話。

    “老爸,你藏室最後一間架子上的瓶子裏裝的是什麼?”

    “架子上?等我想想。哦,是沈蔻丹抓到的那個鬼嬰的魂魄,你還記得麼?”

    江小司自然記得,不過那時候還是太晚,嬰兒身體已經腦死亡,那魂魄依舊淘氣,不肯入輪回。江流覺得自己也有責任,便把那身體冰凍起來,想看看科技發展,以後還有沒有辦法救,那魂魄就一直關著。這下被她不小心放出去,又要惹一堆亂子了。江小司嘆氣。

    “怎麼了?”

    “老爸,我不心把他放跑了。”

    “別擔心,我會再把他抓回來的。”

    “就怕他出去闖禍。”

    “被關了兩年,性子應該收斂點了吧。”

    “希望如此。”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