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55章 化血成碧

    江小司和江流跟著林強他們到了案發現場,蘇碧和付雲開位於城西高檔別墅區的一棟豪宅。一下車江小司就聞到了脫骨香撲面而來的味道,濃郁不可捉摸,處在這種香氣的包圍中,你會發現,原來芬芳和寒意一樣,也是會滲骨的。

    江小司不由自主打了個哆嗦,江流與她對望一眼,輕輕摟過她的肩往裏面走去。

    房子是兩層樓的歐式建築,還有遊泳池,環境相當不錯。只是如今到處拉著警戒,有許多工作人員來回走動。江小司一眼就看見了沈漠,一身肅黑,帶著白色工作手套蹲在遊泳池邊。

    “導師。”她跑到他身邊,沈漠只是轉頭看她一眼,又繼續望著水凝眉出神。

    江小司早就習慣了他的冷遇,可是這次似乎心裏有點失落,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魚水心的事變得比平常敏感了。她不明白為什麼每次沈漠看見自己都是一副很冷淡很不耐煩的樣子?難道自己真的有這麼討厭麼?

    沈漠吻過她,挽留過她,她心底一直是相信沈漠喜歡她的,可是如今卻不知為何正漸漸失去信心。

    小唐在一旁開始劈裏啪啦介紹案情。

    “蘇碧是被淹死在遊泳池裏的,因為沒有掙紮的痕跡,有可能是他殺,也不排除是自殺。屍體的香味太奇怪,整個泳池裏的水全是這股味道,都可以裝瓶當香水賣了。所以請你們過來協助一下調查,因為蘇碧也有可能是藥物致死,或導致精神迷亂,不小心跌落水中。”

    江流點頭:“這香味的確是我們店裏脫骨香的味道,蘇碧也的確是店裏的顧客。她是在上個月八號買的脫骨香,這個我們可以提供收據和記錄。關於脫骨香,只是成人用品裏的一種迷情藥劑,是經過檢測合格的合法藥物,可以讓人的身體從內至外散發香味,吸引異性,讓夫妻生活更有情趣。蘇碧小姐是因為上個月結婚,所以特地在我們店買了這種藥,對人絕對沒有任何副作用。現在我們的許多顧客仍在服用,這點警局要是懷疑的話我們可以再次送檢並接受調查。”

    江流說的的確句句屬實,脫骨香對於一般人類而言,只是一味帶有催情功能可以散發體香的普通藥物罷了。經常和其他香料調和在一起,當作情趣用品出售。他也不是有心想騙小唐他們,他相信說出來他們也能理解,畢竟以前已經一起經歷過許多次這種事了。只是現在人多眼雜,許多事不方便講,臺面上他也要拿得出一套說辭來,林強他們好交差。

    小唐自然是相信他的,卻也不免疑惑道:“只是這香味也太濃了一點?”

    “可能是人死後,藥從皮囊裏全部擴散出來,溶在水裏的緣故。又或者蘇碧小姐當時身上帶得有藥,掉進水裏,脫骨香是遇水即化的。再說如果香味不夠濃不夠持久,沒有一點神奇的話,也不可能成為脫骨香的鎮店之寶。”

    “這倒是。”小唐點頭,只是這香味雖好聞,卻總隱含著一股死亡的味道,不然他也買點,放在車裏或家裏做空氣清新劑,不然林隊老抽煙,熏死他了。

    林強看著江流:“這香味我以前也聞到過,是一年前破一起失蹤案的時候,樓道裏都是這個味。那時還以為是誰打翻了香水,也曾往這條線查過,沒查出來是什麼牌子,今天才知道,原來是脫骨香。”

    江小司打了個寒戰,估計又是哪個服了藥的僵屍恢復失敗,消失隱身,卻又死在樓的某處沒人發現吧。

    江流淡淡道:“這就不得而知了,畢竟那麼多顧客我們不可能全記得,也不能保證他們裏面沒有壞人。”

    沈漠依舊在一旁沈思,他自然知道這脫骨香的作用是什麼,以前他捉過一個不人不鬼的怪物,渾身堅硬如鐵,長了七只手臂,足兩人高,身上也是有這種味道,後來才知道是想靠吃脫骨香恢復正常人失敗的僵屍。

    他沒想到蘇碧也吃過脫骨香,說起來脫骨香只是藥而已,而且是治被僵屍和吸血鬼咬傷的良藥,並不是什麼邪惡物品。只是是藥三分毒,那些人不甘身死的人既然決定吃下去,就得承擔失敗帶來的後果。

    他之所以讓江流他們過來協助調查,是想知道這個蘇碧之前為什麼吃脫骨香,是因為被咬了,還是已經死了。如果是死了,之前是怎麼死的?以她現在的模樣,應該是比較幸運的一個已經恢復正常,那麼這回,又是怎麼死的。這個案子不難,但是他需要把這些線都串起來。

    小唐顯然已經完全相信了這香味只是普通的香味,繼續跟他們講案情。

    “蘇碧和付雲開相戀許多年,上個月剛結婚。這房子是婚後才搬過來的,雖然大,但只雇了鐘點工每天來打掃。今天早上九點二十,蘇碧的妹妹蘇紅來找姐姐逛街,卻發現付雲開泡在泳池裏抱著蘇碧的屍體,神智已經有些失常。經法醫鑒定蘇碧是被淹死的,死亡時間大概是昨夜淩晨三點左右,沒有其他目擊者。我們已經把蘇碧的丈夫付雲開作為頭號嫌疑人,只是他似乎受刺激過大,現在精神狀況有些錯亂,反反復復只會講一句話,什麼‘不要離開我’,問了半天話什麼都沒問出來。”

    江小司氣憤道:“這個還用想麼!我早就知道這種男人靠不住!一有錢了就拋棄糟糠之妻。蘇碧肯定是被他殺的!”

    江小司想想挺心酸,蘇碧那麼不容易,冒那麼大的風險,都要變回人陪在他身邊,卻恐怕沒想到,人家早就嫌棄她了。估計第一次,蘇碧也是被付雲開派人殺害的,她卻那麼傻,再一次羊入虎口。

    沈漠卻搖頭道:“不一定,付雲開的確有最大嫌疑,但是以他今時今日的勢力,完全沒必要在沒有目擊者的情況下,讓妻子死在自己懷裏。要制造一場意外身亡,對他而言太容易了。”

    江小司覺得這麼說也有道理。江流突然問:“蘇碧的屍體呢?”

    小唐指了指車:“香味實在太濃了,熏得人頭暈腦脹,已經裝袋子裏了,準備運回去。”

    江流過去看了一下屍體,已經在水裏泡得浮腫發白了,卻仍然只有香味,沒有半點屍腐之氣。

    江小司硬著頭皮看了一眼,她不是沒見過死人,更血腥恐怖的場景都看到過,可蘇碧的屍體就是莫名其妙的讓她覺得心慌和害怕。

    的確是蘇碧,白皙的臉上隱有悲哀的神情,嘴唇緊抿嘴角下彎,似乎在訴說什麼不甘。

    是啊,的確不甘,好不容易成功了,以為可以和愛的人長相廝守,卻沒想到還是一場空。

    “付雲開人呢?”江小司問。

    “裏面,正在審問。”

    幾人走進客廳,裝修以白色為主,桌上的鮮花,腳下的地毯,舒適的沙發,都給人很溫暖的感覺,每一個角落顯然都是女主人很用心的布置過。

    而付雲開就坐在那裏,埋著頭,手捂著臉,身子微微有些顫抖。一個跟蘇碧有些像的年輕女人坐在他身邊,一只手在他背上輕拍安撫,一只手擦著自己眼裏的淚。江小司估計應該是蘇碧的妹妹蘇紅。

    旁邊的警員跟付雲開問話,他只知道搖頭,嘴裏喊著蘇碧,一副痛不欲生的樣子。江小司也拿不準他是真的傷心還是在演戲。

    “我姐不可能是被我姐夫殺的!他們那麼相愛!警察同誌,請你們一定要抓到兇手!”蘇紅哭著望著林強。

    小唐最看不得女人流眼淚了,立馬滿心憐惜的安慰道:“暫時沒有發現有盜賊和外人闖入的痕跡。現在關鍵的是你姐夫,他一直這樣不開口,不講清楚當時的情形,就擺脫不了嫌疑,要我們怎麼抓犯人啊!”

    江流上前看了看付雲開,低聲跟林強道:“的確是受刺激太大,不是裝出來的。這樣問也問不出來什麼,先讓他去休息吧。”

    五人坐車回去,林強開車,小唐坐副駕,江小司坐在江流和沈漠的中間感覺很奇怪。

    江流這才把脫骨香其實是治療被鬼怪咬傷的藥物的事給林強和小唐說了。江小司也把之前蘇碧出差遇劫被殺的事復述給他們,看有沒有能幫助破案的地方。

    小唐吃驚不小:“你的意思是蘇碧已經死過一次了?”

    江小司點頭:“十有八九是付雲開下的手,陳世美,負心漢!”

    “可蘇碧回來,他們不是正常舉行了婚禮麼?”小唐看到一個男人失魂落魄成那樣,心頭有些同情,“現在也沒別的突破口,看來只能等付雲開恢復理智,看能不能從他嘴裏問出些什麼了,當然他肯主動認罪那是最好。”

    沈漠卻突然道:“派人去蘇碧當初被殺棄屍的地方看看。”

    “去那裏看看?為什麼,你是懷疑當初殺蘇碧和現在殺她的人是同一夥?嗯,的確有可能,如果是付雲開生意上的對手或者仇家買兇殺人的話,不可能那麼輕易罷手。”

    沈漠搖頭:“不一定是同一夥,但是,如果你明明已經殺害、埋了的人突然又復活了,你會怎麼辦?”

    小唐恍然大悟:“付雲開的婚禮盛大豪華,報紙新聞都有刊登,看著自己明明殺死的人又結婚,我肯定以為撞邪了。如果是買兇殺人,雇主肯定不肯付報酬。我不甘,一定會回棄屍現場去查看的。”

    沈漠點頭:“拿錢殺人必定會再三確認目標已死才算完成任務,可是兇手居然得知目標又復活了,肯定不相信,回去掘屍,看到屍體失蹤,難免驚慌失措,現場一定會留下痕跡,要是能有目擊者更好。這樣就能確認蘇碧上一回到底是意外身亡還是被買兇殺害了。普通的劫匪,而且是其他城市,是不會註意到殺的人是誰,有沒有殺死,是不是會復活這種事的,自然不會回去查看。如果能確定是買兇殺人,就可以查探一下警方這方面的臥底和眼線,有沒有聽到過誰最近一段時間,說自己中邪了,白幹了一票沒拿到錢之類的抱怨。通常發生這種事,催討無門,只能認栽,但必定還是百思不得其解,一肚子怨氣,嘴不可能閉得嚴的。”

    小唐連連點頭,打電話安排調查。要是能把第一次的殺人兇手找出來,這一次的真相就更進一步了。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