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56章 死在手裏的愛

    很快,不到三天,案子就有了結果。

    不出沈漠所料,所謂的“劫匪”因為人沒殺死沒拿到錢,一開始還不信,以為是雇主賴賬,後來一看新聞,人還真活了。又去掘屍,發現屍體果然不見了,才知道真的撞了邪,他們當時把那女的脖子都快割斷了,怎麼可能活過來?兩個人嚇得連工具什麼的都忘了拿了飛快跑走。不需要進一步調查,光憑殘留的指紋已經將兩人捉拿歸案。

    稍一審訊,什麼都招了。包括是受蘇碧的妹妹蘇紅指使,跟蹤蘇碧到外地,然後喬裝劫匪殺人,本來蘇紅交代他們二人要蘇碧的結婚戒指,可是二人到處都沒找到,她就有氣,以為是二人私吞,再加上沒過幾天,蘇碧居然又完好無缺的回來了,和付雲開的婚禮如期舉行,她更是氣的不肯給錢。她第一次買兇殺人,沒有經驗,雖沒有和殺手直接交涉,但警察稍一查便查出來了。

    江小司對這結果大吃一驚,問沈漠:“你早就知道是蘇紅殺的?”

    沈漠道:“殺人動機無非就那幾樣,為情、為錢、為仇,那天蘇紅在付雲開身邊,對付雲開的擔心遠大於她對姐姐去世的悲痛,通常情況下,姐姐肯定比姐夫要親,姐姐死在姐夫懷裏,一般人多多少少還是會有點懷疑的。可是蘇紅就那麼肯定,蘇碧不是付雲開殺的,卻並沒有任何充足的理由,光是說他們相愛,這年頭相愛到頭來互相傷害的人多得去了。

    她當時的動作神情,很明顯心裏是喜歡這個姐夫的,兩姐妹愛上同一個男人,難免反目成仇,所以她已經有了想要蘇碧死的動機。而且她那時的眼淚太假,很明顯心裏在竊喜。只是這些都是主觀推測,她有那個想法,不一定就付諸了行動,暫時不能把她怎麼樣,還需要更有力的證據。何況蘇碧淹死在泳池的那個晚上,她和一堆人打了通宵麻將,有不在場證明,所以從上一個殺害事件反而更容易下手。”

    江小司恍然大悟的點頭:“可是,她又是怎麼制造不在場的證據,淩晨三點潛入付雲開家裏,淹死本應該在床上睡覺的蘇碧的呢?”

    小唐在一旁也頻頻點頭,疑惑的看著沈漠。

    沈漠掃視他們一眼:“我什麼時候說過蘇碧是被蘇紅淹死的?”

    “你剛剛不是說……”

    “我只是說蘇碧是被蘇紅買兇殺的,第二次淹死蘇碧的,不是蘇紅,是付雲開。”

    “啊?”江小司張大嘴巴,她剛剛才在心裏為付雲開平反,結果沈漠就給了她個晴天霹靂。

    “為什麼?付雲開為什麼要殺蘇碧,還是說他其實和蘇紅早就有了奸情,第一次蘇紅沒成功,所以第二次由他親自動手麼?”

    沈漠冷笑一聲:“為什麼?這就要去問問付雲開本人了。”

    幾人來到醫院,因為付雲開依舊神智有些不清,由警務人員看管著進行治療。

    “他在裝瘋賣傻麼?”江小司看著付雲開空洞的眼睛。

    沈漠搖頭:“只是不肯接受現實罷了。”

    “現實?”

    江小司看著沈漠走到付雲開床邊,搬了把椅子悠然坐下。

    付雲開靠在病床上,怔怔的看著手中當初送給蘇碧的結婚戒指。

    房間裏只有林強、小唐、江流、沈漠、江小司還有他五個人。安靜的只聽見吊瓶裏,藥水一滴滴落下的聲音。

    沈漠開口道:“付雲開,你為什麼殺蘇碧?”

    付雲開呆呆的沒有反應。

    沈漠又問:“那你知道,為什麼蘇紅要殺蘇碧麼?”

    這下付雲開猛的擡起了頭,原本渾濁的眼睛慢慢亮了起來。

    “蘇紅殺了蘇碧,你知道麼?”

    付雲開艱難的開口:“你說什麼?”

    “蘇紅因為喜歡你,所以一直想蘇碧死,她好取而代之。我想你應該是知道她對你的感情的吧,估計她應該向你表白過,或者說是試圖勾引過你幾次,但是都被你嚴厲拒絕或者訓斥過。所以她心底更加恨蘇碧了。我們已經把逮捕,她也全都招認了,蘇碧是她殺的。”

    付雲開這下仿佛才從自己悲傷的世界裏清醒過來,逐漸恢復理智。

    他是一個聰明有才華的人,江小司在心裏這麼評價,不然不可能從一個窮光蛋混到今天那麼成功,而且兩姐妹都這麼愛他。

    “蘇碧不是蘇紅殺的,她在替我頂罪,蘇碧是我殺的。”

    付雲開突然開口認罪,倒把其他幾人嚇了一跳,沒想到事實來得這麼容易,只是他們要的不光是結果,還有真相。

    小唐怒道:“你為什麼殺蘇碧,你不是愛她麼?”

    付雲開拽拳,握緊手中的戒指,眼中又是痛恨又是不甘:“我是愛她,可是她不再愛我了。她要離開我,她要和所有人一樣離開我!我怎麼準!我把她摁到泳池裏,一下又一下,她起初還掙紮,她用乞求的眼神看著我。我心軟了,可是我一想到她要離開,我控制不住,我……”

    江小司不可置信的看著他,大聲道:“怎麼可能!蘇碧怎麼會想要離開你!你知道她為了能回到你身邊,冒了多大風險,受了多少苦麼?她怎麼會離開你!”

    付雲開淒苦一笑:“我以前也是這麼想的,我以為她很愛我,我拼了命的努力只為了給她好一點的生活,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她,可是她要走,一切都沒有意義了……我活著也沒有意義了……

    她失蹤了整整一個月,什麼消息都沒有,我急得快瘋了,我到處發尋人啟事,我到處找她的消息。可是她突然又回來了,她什麼也沒有說,我欣喜萬分,給她我力所能及最盛大的婚禮。可是她變了,從那以後她和我呆在一起總會出神,她很少笑,總是心事重重的樣子。

    我知道,她是外面有男人了,她愛上了別人,她失蹤的那一個月,肯定是跟那個男人跑了!我嫉妒瘋了,我請私家偵探調查,我跟蹤她。後來我發現,每天晚上淩晨兩點多的時候,她都會從我身邊消失。我知道她是會那個男人去了,我徹夜守著,可是總是一眨眼她就不見了,我仍然留不住她。那夜我下樓找她,看見她坐在遊泳池邊,我不知道她是外出約會剛回來,還是睡不著覺在想那個男人,我受不了了,我知道這樣下去,她遲早會離開我,像上次一樣失蹤不見。與其這樣,我寧肯殺了她……”

    付雲開激動的咬牙切齒,滿眼含淚。

    江小司這才知道,原來蘇碧竟然是這樣死的,簡直是太可笑了,她居然兩次都死在她最愛最親的兩個人手裏。

    “蘇碧不是要離開你,她也從沒想過離開。根本沒有什麼男人,一切都只是你臆想出來的。蘇碧之所以失蹤,是因為蘇紅派人去殺她!而她那個時候就已經死了!她變成僵屍,她不敢去見你,怕你嫌棄她。她在脫骨香店裏買了藥,冒著哪怕變成怪物、哪怕魂飛魄散、哪怕世上的人都看不見她的風險吃了藥,就為了變回普通人,跟你好好過日子。她派人來說她成功了,我也以為她很幸運成功了不該死。原來藥效還是有副作用,她每天晚上不在,不是因為她出去了,只是因為你看不見她,她其實從來沒離開過,是你的多疑和不信任害死了她!”

    付雲開手中的戒指“咣當”掉落在地,耀眼的粉鉆一閃一閃的反射著光芒。就像當初他們兩個人推著小板車深夜在馬路邊上賣糖炒栗子的燈光那樣溫暖美麗。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