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60章 移情別戀

    江小司毫不猶豫掛了沈漠的電話,因為沈漠從來都沒給她打過電話,就像他其實從來沒給她發過短訊、從來沒有喜歡過她一樣,她再也不會誤會還有自以為是了。就算電話真是他打的,也不過是叫她回去上課或者準備畢業答辯。更可怕的是,萬一他是打電話叫她去參加他和魚水心的婚禮怎麼辦?

    她有一百個理由相信,沈漠絕對做的出來,所以寧肯掩耳盜鈴。

    可是掛斷之後卻又有點後悔了,萬一沈漠真有什麼事呢?

    胡思亂想著,一下午都在走神,找錯客人好幾次錢。

    莫揚揉亂她的頭發:“小司,你再這樣,撐不到一個月小店就要關門大吉了。”

    江小司苦笑搖頭,疲倦突然湧上身心。的確她這一個月撐得太辛苦了,明明無時無刻不在想著他,卻要裝作什麼都沒發生。

    “我困了,上樓休息一下,你先招呼著。”

    趁著這個時候店裏沒什麼客人,江小司爬上二層閣樓,原本是堆放雜物和貨物之用,如今拉了布簾隔出兩間鋪了床墊用來休息。

    小鬼跟著她飄上來,江小司在旁邊給他置了張嬰兒床,床頭掛滿了玩具和氣球。可是很顯然小鬼更願意往她被窩裏鉆。被她再三命令之下,這才乖乖睡自己的床。

    睡得很淺,樓下不時有客人進來,談話說笑聲隱隱約約都聽得見,江小司夢見她變成了一頭長著人腦袋的驢子,街上的人都圍著她,大聲笑話議論著。而沈漠也抱胸在一旁冷眼旁觀,老爸牽著系著她的繩子一邊走一邊大叫賣。然後有人把她買去了,是個做驢肉燒餅的。那人穿著鬥篷,黑洞洞的,看不見臉,手裏拿著把刀。她驚恐的求救,卻只聽見自己不斷發出驢叫。

    “小司,小司!”

    有人在輕拍她的臉,手指冰涼,她迷糊的睜開眼,見是莫揚。外面天都已經黑了,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幾點了?”

    “快十點了,店已經關門了,你好像有點發燒,不然今天就留在這裏別回去了?”

    江小司搖搖頭,看了看手機,沈漠沒有再打來過。

    “那我開車送你回去。”

    “好。”

    莫揚開的是輛白色的摩托,雖然很舊了,行駛在路上還是十分搶眼。江小司自己也騎車,所以以前沒有坐過。

    一路上風迎面吹來,速度果然是她的小電動比不上的。江小司手環著莫揚的腰,小鬼正在她的背包裏睡覺。

    她最近身體似乎不大好,按道理,雖不像別的僵屍那樣刀槍不入,百毒不侵,但也不會那麼容易生病或是困倦。

    果然還是有影響啊,因為和小鬼接觸太多太近的緣故,連小鬼最近也不如往常活潑,身形越來越淡了。這樣的情況她以前和其他鬼魅接觸就發生過,但是癥狀很輕微,估計是沒有誰像小鬼這樣和她接觸這麼頻繁、距離這麼近。她的情況有點像被鬼魅纏身,而小鬼的虛弱則是因為她身上不得不隨身攜帶的珠子的影響。她倒無所謂,畢竟不是普通人類,多喝點血就補充回來了。可是長此以往,小鬼總有一天會虛弱到消失不見的,而她為了隱藏身份又不能不帶著珠子。

    江小司把臉輕輕貼在莫揚背上慢慢閉上眼睛嘆了口氣,最近實在太多事情要想,而且一點都不能出錯。

    車停下,江小司下車把頭盔還給莫揚。告別了轉身正要離開,莫揚又叫住她。

    “小司。”

    “嗯?”

    “明天下午出去看電影吧?”

    “好啊。”江小司想也沒想的點頭答應,“下午你來接我。”

    因為本來目的就不是為了掙錢,店裏又只有兩個人沒人輪班,所以只有周三到周日開業。

    看著莫揚騎車離開,江小司的表情變得凝重起來。深夜江流起來喝水,見她還在書房看書。瞟一眼她手裏泛黃的小冊子,知道她在為小鬼的事發愁。

    “還是早點送他走吧,久了對你們倆都不好。”

    江小司咬著手指頭:“可是小鬼不願意……”她也舍不得啊。

    “他是小孩,自然無法理智判斷這事的後果,但是你要明白。”

    “我知道,我再想想辦法。”

    第二天大清早,雨晨打電話跟她說妙嫣回來了。江小司喜出望外,連忙跑去百裏街。

    眼前那個蒼白清瘦、素面朝天的女子,她差點沒認出來。妙嫣顯然這段時間過得不是很好,眼睛裏布滿血絲。少了以前的艷麗妖冶,看上去竟讓人不由生出幾分憐惜。

    “你受傷了?”江小司看她法力大減,笑容也帶著無力。

    “還好,總算是活著回來了。”

    “找到憶魂丹了?”

    “沒有,不過煉制的材料找到了。”

    江小司不知道她這材料究竟是找到的,還是偷到的搶到的,只希望不要留下什麼後患。一個根本就已經忘記她的和尚而已,值得她付出那麼多麼。

    “我沒事,你別擔心,我也不是什麼癡情,只是等了那麼多年,不甘心而已。憑什麼只有我一個人念念不忘,我非要讓他也想起來。你或許覺得我傻,可是不這樣這口氣我就是咽不下。”

    “沒說你傻,不然我豈不是更傻,有個事情要麻煩你幫忙。”

    下午,莫揚來接江小司去看電影,他將近一米八的身高,穿著深藍色的格子襯衣,五官深邃,輪廓分明,站在路燈下,短發在風中拂動,是標準的頗具英倫風情的帥氣。

    電影院裏,終於輕輕握住了江小司的手。他其實從一開始就沒掩飾過自己的好感,從相處到追求都表現的相當自然。江小司微微顫抖了一下,沒有掙開。

    散場後,莫揚便也就一直牽著她。

    “餓了麼?我們去吃宵夜?”在旁人眼中,兩人儼然一對正在熱戀中的小情侶。

    “好,我要吃燒烤。”

    江小司說著,見莫揚突然蹲下了身子,給她系帆布鞋的松開的鞋帶。

    心裏說不清是什麼感受,暖暖的又有點恐慌,不由輕輕退了一步。

    “走吧!”

    莫揚攬住她肩膀正要往前走卻突然停下來,眼睛看著不遠處的路燈下。

    江小司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在看什麼?”

    “沒什麼。”他自然不會說沈漠一直隱身在不遠處看著他們。

    沈漠此時的心情無可言喻的復雜,怒火、妒火、擔憂、失望夾著著。他已經調查確認莫揚就是他尋找多時的梅辛。他的再一次出現居然是在江小司身邊,這讓沈漠十分焦慮。他的目的是什麼?把江小司當作人質麼?

    他相信經上一次的重創,他此時定然不是自己的對手。可是,梅辛一貫狡猾,不可能在沒有把握的情況下暴露自己,既然敢正面挑釁,說明是做了充足的準備。他若貿然出手,是否會傷到江小司?

    理智壓下了急於復仇的火焰,他不能再讓身邊的人出任何閃失。本質上,梅辛就是一個瘋子,你永遠料不到他下一步會做什麼。他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從別人的痛苦、恐懼、憤怒中獲得快感。

    他既然是向自己報仇來了,那麼定然是誤會了他和江小司之間的關系。能做出接近江小司讓自己吃醋的幼稚舉動,就很可能會借傷害江小司來傷害自己。他現在不知道梅辛借屍還魂,魂還了幾成,但是很明顯他借屍是失敗了,至少短時期內無法凝聚力量操控那具古屍,只能借助紫印紋章附身於人。

    但是他沒有想到,江小司居然這麼輕易就被他勾引了!該死!明明前些日子還對他信誓旦旦的表白!

    沈漠拿捏不定下一步應該怎麼做。他寸步不離的跟著,是擔心梅辛做出什麼傷害她的事。這個江流,難道是豬麼!這麼一個危險的人潛伏在身邊都看不見!

    第二天,在江小司去小店的路上被沈漠攔住了,江小司似乎對他的出現一點也不吃驚。兩人面對面站著,半天不說話。

    還是江小司先憋不住了,看了看表,顯得有些不耐煩:“有什麼事麼?”

    沈漠皺起眉頭,江小司的態度讓他有些難受。

    “那個莫揚你最好離他遠一點。”

    “為什麼?”

    沈漠不想她摻和進報仇的這些事來,況且她若知道真相,莫揚面前不小心露出馬腳,到時反而更加危險,對她自然不會說真話。

    “沒有什麼為什麼,少去店裏,更不要和他隨便出去。”

    江小司怒了,他總是這樣,不解釋,不講道理。

    “難道你還吃醋了麼?”

    “你這樣想也可以,總之離他遠一點,這張符紙你隨時放在身上。”

    沈漠遞了個折成三角的符給她,以前也是,每次要破案或者其他,如果可能會碰上什麼危險的事,他就寫張符給她。過去江小司總是如獲至寶,如今卻只是接過隨手往兜裏一揣。

    沈漠欲言又止,看著她低頭踢著腳下的石頭,關心的話怎麼都說不出口。

    “不要意氣用事……”

    江小司突然笑了:“哦,你是擔心這個啊,怕我被你拒絕就隨便找人療傷?放心,我是真的很喜歡莫揚,至於以前的事,我差不多都忘記了,這次,我自己喝了散心水。”

    沈漠猛的擡起頭,不可置信的看著她,她居然自己喝了散心水,忘了對他的感情?

    那一瞬間,沈漠覺得周圍的空氣全被抽離,他來不急也再說不出任何話,怕自己失去理智,只能倉促轉身匆匆離開。

    江小司這才擡頭看著他的背影,眼神閃過一絲悲哀。

    晚上,因為再次和小鬼提起要他早日去投胎的事,小鬼負氣出走,第二天早晨才回來,整個人顯得心事重重,連江小司陪他玩球都提不起興趣,江小司只得把這事再往後推推。

    又過了一周,江小司和莫揚感情發展穩定,江小司笑容也越來越多了。只是回到脫骨香總是顯出疲倦神色,江流怕她店裏太累,說再請幾個人,她卻執意不肯。

    等,一直等到周四的晚上,天下大雨。外面雷鳴電閃的。江小司看著外面,估計今天是回不去了,便和莫揚在店裏休息,兩人一人睡了一個隔間。

    雷一個比一個響,震的隔板都在微微顫抖,江小司在被子裏蜷成一團。

    “莫揚,你睡了麼?”

    “沒有……”

    莫揚掀開簾子,看見她的樣子笑了起來:“有什麼好怕的,打雷而已。”

    江小司感覺被人從身後抱住,她有些恍惚,想起沈漠感冒生病時被她欺負的樣子。

    “莫揚?你喜歡我哪點?”江小司轉過身子看著他,“我長的不漂亮,身材也不好,甚至連胸都還沒發育完全。”

    莫揚噗的笑了出來,這些都不重要,只要她在沈漠的眼中是特別的就好。他一開始也不能確認這一點,覺得眼前的丫頭不過是個孩子,但是見這些天沈漠的緊張程度,甚至失去一貫作風的對他沒有馬上出手,而是靜觀其變,就可以知道江小司對他重要到何等程度。

    “就是喜歡啊,可能我就是傳說中控蘿莉的宅男吧。”

    江小司忍不住笑了起來,莫揚把她抱在懷裏,深情款款的凝視她的雙眸。然後慢慢俯下身子,吻向她的唇。

    江小司身子瞬間繃緊,似乎有些退縮,卻終於還是閉上了眼睛。

    冰冷的唇印上的那一刻,沒有絲毫觸電的感覺。親吻、吸吮、摩挲,不過是簡單的物理運動。江小司在腦海裏拼命對自己說,要投入要投入。

    莫揚的手在她的身上緩慢的撫摸移動,猶如一條毒蛇爬過,留下許多雞皮疙瘩。江小司拼命告誡自己,要忍住要忍住。

    她雙手環住莫揚,將他拉近自己,加深這個吻。當莫揚的手慢慢探入她的衣服裏的時候,她再也忍不住了。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