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63章 熱戀中

    江小司重新回T大去上課了,整個人跟彩票中了大獎一樣,面滿桃花,春風得意的。

    上課時不斷朝沈漠眨眼睛、嘟嘴巴、扮鬼臉,結果被完全無視。中午放學會鉆到他辦公室裏,結果通常是被叫幫忙批改作業。

    胡慧聽江小司說她和沈漠二人進入正常戀愛軌道原本就相當吃驚,再見沈漠這絲毫沒有變化的態度和撲克臉,更加不相信了。

    “小司你不要騙我,喜歡一個人是沒錯,不過你再這樣長時間YY下去,會得精神病的!”

    江小司嘿嘿傻笑:“我真覺得我有點精神病了,最近情緒大起大落好受刺激。原來談戀愛的感覺這麼奇怪啊,只要一想到他我的心就噗通狂跳,跟泡在蜜裏一樣。”

    “等過段時日,激情褪去,你們就該因為生活中雞毛蒜皮的小事每天吵架了。”胡慧嘆口氣,想起自己和陳安元。

    “這有兩張電影票給你,你要能約到導師就一起去看吧,最近剛上映的3D片,IMAX的票好難買,我好不容易排到,他居然跟我說工作忙去不了。”

    江小司接過票有些擔心的看著胡慧,最近她和陳安元之間的問題好像的確是越來越多了,以前在學校的時候還可以每天膩在一起,一方工作了,能見面的時間就越來越少,感情似乎也越來越淡。她以後和沈漠會不會也這樣?

    可是……

    長不大的她跟沈漠真的有以後麼?

    或許她能夠改變他對非人的看法,就算他不嫌棄自己是僵屍,可是怎麼能讓他永遠面對一個是小孩的自己?

    這些問題江小司逃避著想都不敢想,稍有觸及,眼前的幸福就被瞬間被撕得粉碎。

    還好沈漠沒有像陳安元一樣說工作忙,江小司一說約他去看電影他就答應了。雖然表面上看來沈漠仍舊冷冰冰的,可是江小司還是能感覺到他眼中和過去不一樣的好。具體來講最明顯的就是不再回避自己的目光了。

    兩人去湘菜館吃完飯、散步完,買了飲料、爆米花、還有半只香酥鴨進了電影院。雖然經常一起吃飯,看電影倒是第一次。當初莫揚和江小司也是來的這家影院,沈漠不明白,難道必須要一起看過電影才叫談戀愛?

    江小司只覺得電影途中沈漠一直心不在焉的,難道是電影不好看?

    結果一出影院門口,沈漠就吐了,江小司急的手忙腳亂。

    “我只知道你暈車,沒想到連電影都暈!”

    江小司扶著虛弱無力的他忍不住偷笑。

    沈漠好一會才緩過勁來,現在的科技已經發展到這種程度了麼?飆車和飛翔翻騰的場面不要太快哦。

    江小司扶他在長椅上坐下,站在身後替他輕柔的按壓太陽穴。

    “你上次看電影是什麼時候咯?”

    見沈漠不答話,不由驚訝的睜大眼睛:“你不要告訴我你從來沒進電影院看過電影?”

    “不感興趣。”沈漠閉著眼冷道。

    江小司哈哈笑了起來,從後面環住他的脖子:“我知道了,你沒談過戀愛,又沒有需要陪著看電影的小女朋友,一個人當然不會進電影院啦!”

    沈漠冷哼,不予置評。

    江小司見套不出話來,氣得直掐他脖子,突然看見他脖子後面依然印在那裏的“江小司印”,心頭一陣甜蜜。他是沒發現呢?還是發現了卻聽之任之呢?

    江小司埋下頭,柔軟的唇在那印上輕輕一吻。沈漠像被電流擊穿,渾身一陣小雞皮疙瘩。

    “餵餵,這還是在大街上啊。小心被當流氓抓進派出所!”

    旁邊突然傳來驚訝的聲音,江小司轉頭一看,是小唐和林強。

    江小司有些臉紅:“你們也來看電影啊?”

    林強冷哼:“本來是埋伏在電影院抓嫌犯的,結果有人看得太入迷了,嫌犯跑了都不知道。”

    小唐囁嚅著:“那、那你還不是睡著了……”

    江小司徹底對這兩人無語。

    “才多久沒見,原來你們倆在一起了啊?”小唐朝江小司擠眼睛。

    江小司還想辯解,就見沈漠點頭,一副關你啥事的表情。

    小唐只得摸摸鼻子,還想說什麼,已經被林強拉走了。只得隔著大老遠的喊:“小司,下回我請你吃飯,跟你取經。”

    江小司嘿嘿笑道:“沈漠大人,你不介意別人知道啊,何況小唐那個大喇叭?”

    “為什麼要介意?”

    “別人會說你老牛吃嫩草啊!哎喲!”剛說完,江小司就挨了沈漠一個暴栗。

    沈默片刻,沈漠突然看著她很認真的說道:“就算有什麼是我介意的,既然接受了,就說明我已經想清楚了,不會在意其他人的眼光。”

    “真的麼?”江小司開心的環住他的脖子,她只知道這人總是冷冰冰的,卻忘了他骨子裏有多霸道。

    沈漠嘴角浮現一絲溫柔,抓住那只小手放到嘴邊輕輕咬了一口。

    在他們面前,還有太多無法逾越和解決的障礙。可是他既然決定了接受,就再也不會退縮。

    江小司突然覺得手心裏多了樣冰冰涼涼的東西,攤開一看,是她之前退還的沈漠家的鑰匙,一時有些錯愕。

    “你拿著吧,不要總在我睡覺的時候來敲門。”

    江小司說不出心裏是什麼滋味,他再次把鑰匙給她,此時已經不單單是一把他家門的鑰匙,而是他心門的鑰匙。他終於肯對她敞開心懷,就如同把對未來的承諾也交到她手上。這個男人,怎麼說呢,簡直就是個禍害。拒絕你時,可以讓你覺得自己好像是天底下最讓人討厭的人。接受你時,會讓你覺得你是世上對他最重要,也是最幸福的人。

    “水心姐呢?”

    “我給她找了房子她已經搬出去了,她要留在國內一陣子,不能一直借住在我那裏。”

    江小司樂得嘿嘿直笑:“是怕其他人看見說閑話,還是怕我吃醋?”

    沈漠懶懶答道:“她吵我睡覺。”

    江小司無語,把系著銀鏈的鑰匙掛回脖子上當吊墜。

    “走吧,回去了,太晚的話你老爸該擔心了。”

    “好。”江小司挽著他的手往回走,看著影子,發現自己的確是有點太矮了。

    “沈漠,我們周末去遊樂場坐過山車吧?”

    沈漠頓時臉白了:“不去,堅決不去。”

    “主人,江小司的身份已經查出來了。”淡得幾不可見的影子拱手站在魚水心面前。

    魚水心一驚:“你怎麼了?”

    “被江小司身邊沈漠派去的式神打傷了。”

    “式神?”

    “恩,是阿衛和阿音。脫骨香我無法靠近,有沈漠在的時候我也不敢現身,其他時候她周圍也始終跟著式神,可能是怕梅辛回來報復。”

    魚水心點點頭:“沈漠對她越來越重視了,真搞不懂,明明只是個孩子,他腦袋進水了麼?”

    “江小司不是平常人,她和江流都是千年僵屍。”

    魚水心大驚失色:“怎麼可能!我和沈漠不可能看走眼!”

    “屬下也不知道,可能他們身上有什麼寶物可以掩飾身份。”

    “那你又是從何得知。”

    影子好半天才道:“打探出來的。”

    魚水心震驚當中,不再追問,只是焦躁的來回踱著步子。

    “難怪可以把沈漠迷得暈頭轉向,原來是個妖物。我還奇怪她居然愛到敢拿自己來誘捕梅辛,說不定人家早就串通好來騙取沈漠的信任。”

    “那接下來?”

    “我一定會讓沈漠看清她的真面目。”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