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65章 身份暴露

    第二天,因為江小司前晚喝了點酒,睡得很香,沈漠便沒有叫醒她,自己出了門。

    江小司醒來已經中午,見桌上留了紙條,讓她今天不用過去,自己隨便吃點東西逛一下。

    心裏說不出的甜蜜,心想應該再放朵玫瑰花在床頭的,哈哈。

    洗漱完有人敲門,服務員送來了吃的。

    “是沈先生訂的,說是請江小姐吃完了一會去三神島找他。”

    “他怎麼跑那去了,那麼快就工作完了?三神島在哪裏?”

    “雇船順流下去十公裏左右就到了,船家都知道。”

    江小司點頭,一邊吃東西一邊給沈漠打電話,可是都無法接通。難道他有什麼驚喜要給自己?不會是這麼快就要求婚吧?江小司一面幻想一面傻笑。

    沈漠和工作人員在墓下進行挖掘工作本就沒有手機信號,途中突然出現小型坍塌,把他們都困在了裏面。在不損壞古墓的前提下,只能用小型的推土機和人為挖掘救援。

    沈漠心裏隱隱覺得不安,還好阿衛和阿音兩只式神一直跟隨在江小司身邊,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阿衛是火獸,阿音是狐妖,法力強大,就算是對付現在的梅辛也綽綽有余。

    江小司不疑有他的去往三神島,阿衛阿音覺得奇怪想跟沈漠聯系卻聯系不上,似乎有什麼人用法術阻撓了,只得依舊暗中跟著江小司。

    江小司上了三神島,還是打不通沈漠電話,不知道在哪裏找他。島不大,因為離古鎮有點遠,還沒有旅遊開發出來,所以沒什麼人來這。不過,按理說應該也不會一個人都沒有吧?

    隱隱意識到不對,畢竟只是服務員的傳話而已,任何人都可以把她引到這來。立馬準備下島離開,卻發現被困在了樹林中,有人在周圍灑了黑狗血。

    因為是半人半僵屍,又有珠子在身,再加上畢竟活了千年,普通僵屍害怕的黑頭血、糯米、陽光、符咒這些都傷不了她,反倒是針對一般人的物理攻擊對她傷害更大一些。可是那血裏不知道混了什麼,竟讓她不敢靠近。如果是梅辛的話,不可能做到這樣吧?除非他另請了高人。

    江小司扶住樹,她今天不知道怎麼了,似乎異常虛弱,太陽的直射讓她感覺頭暈。是方才吃的東西被下了藥?

    糟了,伸手摸了摸包裏,因為是出來玩的,什麼都沒帶。雖然這幾年在沈漠的督促下學了一些法術,可是遇見強的對手,還是很難自保。

    緊逼自己的圈子在縮小,刺鼻的味道更濃郁了,可是對手用了障眼法,她緊張環顧卻什麼都看不到。

    身體內像有火在燒,渴血的欲望在湧動著,她的手上長出長長的指甲,在樹幹上留下深深的抓痕。

    突然前方出現一紅一白兩道身影,背對著她,白衣的女人有奇怪的狐貍耳朵和尾巴,紅衣的男人連頭發也是火紅色的。

    他們做出護衛的姿態,呵斥作祟的人顯形。江小司猜測應該是沈漠所說專門派來保護她的式神。心裏微微松一口氣,集中力量控制自己嗜血的衝動。

    那人終於出現,不光是江小司,連阿衛和阿音都嚇一大跳,竟然是魚水心!

    阿衛和阿音對望一眼,面上有了難色,對魚水心拱手道:“水心姐這是做什麼?”

    “我做什麼你們沒看到麼?”魚水心冷道。

    “屬下奉主人之命保護小司小姐,請不要讓我們為難。”他們二人首先想到的莫過於魚水心因為沈漠和江小司好上了,吃醋嫉妒,所以出手迫害。

    “保護?她江小司堂堂一只千年僵屍,還會需要你們的保護?”魚水心冷笑。

    阿衛和阿音都不由楞住,回頭看了江小司一眼,見她痛苦痙攣的模樣,心頭都不由嚇一大跳。

    “滾開,沈漠被她迷惑,瞎了眼睛,明明自己身為沈家的人,一世降妖驅鬼,最厭惡的就是非人。居然會被一只小僵屍給騙了,今天就讓我把她打回原形,讓沈漠好好看個清楚!”

    阿衛和阿音都呆住了,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江小司如果真是僵屍的話,他們二人在她身邊守衛那麼久為什麼都沒有發現?主人若是知道,以他的性格,怕是要氣瘋了。

    這魚水心是魚家的人,法術高超,嫉惡如仇,和主人又一直交好,自然是更加可信一些。若江小司當真是僵屍的話,此事非同小可,但主人交代的任務又不可不完成。

    阿衛向阿音使了個眼色,阿音頓時消失遁走,通知沈漠去了。

    魚水心往前一步,慍怒道:“滾開!你難道要為了只僵屍與我反目麼?你以為你打得過我,或者能拖到沈漠趕來?”

    “不敢。”阿衛欠身退了一步,額上汗水滑落,“只是希望水心姐能等主人過來,如何處理,相信主人自有決斷。”

    “他早就被這女人迷得沒了魂,我就是要在他來之前把她打回原形,讓他看個清楚,,你讓是不讓?”

    “水心姐……”阿衛艱難的開口,見江小司已難受的攤在地上蜷成一團,雙目血紅,不是僵屍又是什麼,終於側開了身子。

    魚水心慢慢走到江小司的面前,看到她的樣子也有些不可置信,臉上露出嫌惡的表情。自從沈良死後,她一度患上重度憂郁,比沈漠陷入了更強烈的偏執,痛恨一切非人。知道江小司居然是僵屍,而沈漠居然愛上了她,不免有一種遭到背叛的感覺。

    如果是普通非人,她會毫不猶豫的殺了她。可是江小司畢竟是她之前就認識的,一張孩子的臉讓她下不了手去,但無論如何也要把她打回原形讓沈漠好好看個清楚。

    “水心姐……”江小司恐懼的看著眼前這個黑色皮衣,渾身肅殺之氣的女人,完全不同平日的高貴優雅,卻如同前來復仇的女神。

    “你接近沈漠究竟有什麼目的?是不是梅辛讓你來的?”

    魚水心用畫滿符字的桃木劍指向她,凡是觸到皮膚的地方,皆像被烙鐵烙上一樣發出青煙滋滋作響。江小司痛得渾身顫抖,卻躲閃不開。

    “不是的,我沒有惡意,我不是故意騙他……”

    江小司無法形容此刻自己內心的絕望,一想到僵屍的身份被揭穿,自己如此狼狽猙獰的模樣馬上就要被沈漠看見,她就害怕得要死。他們分明剛剛還那麼幸福,她努力了整整兩年才好不容易和沈漠在一起,她不要這一切就這麼被毀掉,她不要啊……

    江小司哭了起來,低聲哀求道:“你殺了我都行,請不要告訴他,求求你了……”

    魚水心俯視著江小司,那雙眼睛充滿惶恐和無助。她心頭一軟,問自己到底在幹什麼,她只是個孩子。可是瞬間又狠狠痛斥自己的軟弱,不要再被非人騙了!

    她彎下腰,在江小司身上翻了翻,拿走了那顆珠子。江小司失去最後的保護支撐,神智慢慢喪失,眼前只剩下一片猩紅。

    飛起一爪就在魚水心臉上留下五道血痕,然後猛的撲上去,想要咬住她的脖子。

    魚水心一掌打在她肩上把她震開,摸了摸自己的臉,怒道:“影子!”

    影子如煙般從她腳下的陰影中分出,化為立體,與發了狂的江小司纏打起來。

    僵屍的本性完全暴露,江小司憑著本能攻擊周圍一切活物,雖比不上江流的千年道行,法力卻也不弱。

    見影子一時制不住她,魚水心扔了一道符出去,手中木劍穿透符紙又狠狠穿透江小司的右肩將她釘在樹上。江小司發出一陣淒厲的叫喊,卻是作為人的身體感覺到痛楚。

    總算把她制住,魚水心松一口氣,卻見影子卻突然拔出了木劍再次狠狠往江小司心口猛的刺去。

    “影子!你做什麼!”魚水心大駭,高聲呵斥,然而已來不急阻止。

    木劍硬生生插入,鮮血四濺。就在這時,空中銀光乍閃,猶如一道驚雷被扔下。在影子身上炸開,將他撕裂得有如飛絮。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