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69章 回不了頭

    江小司的身體慢慢好轉,但是仍然不能下地。沈漠沒有來看過她,也沒有打過電話發過短信。她也不敢再騷擾他,惹他討厭。

    是自己太貪心了,其實原本也沒想到能跟他在一起,現在只是回到起點的狀態,沒什麼不同。人真是奇怪的動物,得到了再失去,為什麼會比從沒得到過更加不甘心呢?

    可是之前和張祈分手也只是略微有些失落罷了,哪裏會像現在這般尋死覓活的,還是怪自己太愛沈漠了吧。

    吃完藥,昏昏沈沈又睡著了。江流見她還是有點發燒,給她打吊針輸血,她一直都喝不下,他也不忍再用強灌的了。

    坐在床邊,聽她迷迷糊糊的夢囈,叫的卻都是沈漠的名字。說不清楚是嫉妒還是心疼,江流摸著她的臉,俯下身輕輕吻了她的額頭、她的眉眼、她的鼻尖,最後,把吻印到了她的唇上。

    無法形容那一刻的感受,流淌千年的時間,在這一刻停止。江流輕輕嘆息,再無法控制自己,用力加深這一吻。

    江小司迷糊中發覺唇被誰吮吸著,那種感覺陌生而又熟悉,甜蜜而又苦楚。是沈漠麼?他終於回心轉意了?

    她張開嘴被動的回應,急促的呼吸。舌尖與對方緊緊纏繞,仿佛至死方休。

    不要再離開我,趕我走了。你要覺得我小,我就長大,你要嫌棄我是僵屍,我就變成人,你要不喜歡我任性,我以後就乖乖的聽你的話……

    許久,察覺到那個人已經離開,江流終於依依不舍的放開江小司,結束這綿長的一吻。

    他知道自己的舉動很幼稚,只是不知道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發現沈漠隱身在一旁看著,還是早就想吻小司卻找不到理由。他就那樣卑鄙的在她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偷偷的吻了她,仿佛宣告自己的所有權一樣。

    在聽到沈蔻丹說沈漠已經抓到梅辛的剎那,他就知道了一切的原委。雖然不能說沈漠有錯,可是他不喜歡他那樣的做法,也不喜歡小司的愛,成為被別人利用的工具。她傻傻的一直為自己是僵屍被嫌棄而發愁,卻沒想到根本不是這樣,她一切都被蒙在鼓裏。

    不管出於什麼原因,沈漠既然已經放棄了,就別想再把小司要回去。

    沈漠傷勢未愈,擔心江小司,只是想隱身看看她,知道她好不好。可是那一幕……

    他怎會不知道江流是故意做給他看,警告他不要再靠近。

    其實江流多慮了,梅辛雖然已經抓到了,可是他並沒有打算再和江小司在一起。這樣的結果,他在當初作出決定的時候就已經知道。

    可是為什麼如今,心裏會這麼不舍,這麼痛?咽下喉頭的鹹腥,不去想江流吻她的畫面,更不敢想,他要帶她離開,以後都無法相見。

    他以為他對她只是一種喜歡和寵愛,只是一種對溫暖和幸福的向往,可是,為什麼會憤怒?為什麼會嫉妒?

    他就那樣輕易的放棄了她,只希望自己以後,不要後悔。

    江小司的身體總算痊愈了,雖然沒有以前那樣看上去有精神,但除此之外並沒有別的異常。江流知道她是怕自己擔心,所以強顏歡笑,也辭了工作,每天在脫骨香陪著她。李月依、雨晨、迪凡他們偶爾會過來吃飯,只知道她跟沈漠因為什麼事鬧別扭了。

    這天沈蔻丹來玩,江小司邀她一起逛街。

    “蔻丹姐,你是什麼時候知道我老爸的身份的?”

    沈蔻丹楞了一下,知道她還在為這事在意。

    “認識沒多久就知道了,你老爸太厲害,一般人做不到那個地步,況且他也沒打算瞞我。”又或者是覺得沒必要,沈蔻丹心想。只有像江小司那樣害怕失去對方,才會有許多事不敢說吧。

    “你喜歡老爸為什麼可以一直忍住不表白呢?”

    “現在做朋友也挺好的啊,這樣哪怕等我老了,一直到死的那天,也可以不用躲著他。要是我們倆是戀人關系,我想我是沒辦法忍受他看著我變醜變老的。”

    江小司看著沈蔻丹一臉安靜滿足的微笑似懂非懂的點頭,原來是自己要得太多了,才會這麼痛苦難過。

    沈漠晚上回家竟看見江小司站在他家門口,一時不由楞住了。

    江小司穿著白色的棉布長裙,坐在石階上,看到他回來慢慢站起身。

    沈漠不知該怎麼面對她,只能定在原地不說話。她胸前掛的鑰匙亮閃閃的,刺得他眼睛好疼。

    “對不起,之前給你添了那麼多麻煩。”江小司低下頭踢踢地上的石子,很認真的跟他道歉,“我很努力的想要挽回,是因為不想沒有努力過,就輕易的放開你的手。在我的心裏,你比一切都要珍貴。”

    “你不要不開心,我以後不會再纏著你了。我來,只是想見你最後一面。”

    沈漠闔動了下嘴唇,卻發現自己心痛得幾乎發不出聲音,她要和江流離開了麼?

    江小司對他輕輕笑了下,帶著留戀、不舍還有祝福,像清晨第一縷陽光下盛開的花。她從他身邊慢慢走過,沈漠低著頭,看見她輕揚的裙角和潔白的腳踝。

    “再見,沈漠,再見。”江小司不敢回頭,怕自己忍不住哭出來,她不要再在他面前哭了。否則在他眼裏,永遠只能是個長不大的孩子。

    沈漠用力握拳遏制住自己想要拉她回來的手。她說再見,如同訣別,這真的是訣別。

    沈漠再怎麼也不會想到,這居然是他見她的最後一面。

    第二天江小司起了個大早,樓上樓下來了個徹徹底底的大掃除,打發老爸出去買早餐,然後從懷裏取出珠子用布包好放在櫃子裏,出了門。

    她的懷裏揣著一個小瓶子,是江流他們改良過的脫骨香的藥。雖然比蘇碧喝的那個要好一些,但是成功率依然極低。而自己,也不一定有蘇碧的運氣。或許是命喪當場,或許是變成怪物,或許是消失不見,不論哪一種結局,她都不想老爸眼睜睜看著傷心。

    世上總是有人渴求長生,卻也有像她和蘇碧這樣的傻人,只想做平凡人,只想平凡的被愛著。

    “蔻丹,小司不見了,她拿走了脫骨香!”沈蔻丹接到江流電話的時候,正在車上,她從來沒聽過江流用那樣顫抖和恐懼的語氣說話。

    “江流,別急,她知道喝下脫骨香的後果,一定往人少的地方去了,我們還有一點時間。我問一下我叔,看阿衛和阿音是不是還跟著她。”

    沈蔻丹連忙打電話給沈漠,沈漠退了幾步跌坐在椅子上。昨天晚上江小司來見他時,他就該意識到不對的。

    “沒有,不過我能知道她在哪裏。”不久前江小司才吸了他的血,用法術可以確定她的位置。沈漠拿著電話的手抖個不停,他恨死了這個總是在他耳邊傳出噩耗的東西。

    找到地點,電話告訴沈蔻丹,他瘋了一般衝出門,坐上出租車。

    原來,她還是沒有放棄他,她以為自己是因為她的身份才跟她分開。那個傻瓜啊,他根本就不在乎她是人還是僵屍,他只是想要她好好的!

    江小司在漫月谷,沈蔻丹離她的位置最近,一遍遍撥打江小司的電話卻總是被掛斷。卻在最後,收到了江小司的短信。

    “蔻丹姐,如果我出了什麼意外,請你替我照顧老爸,陪著他。”

    江流同樣看著自己手機屏幕上的幾個字:“老爸,我愛你。”

    知道一切都來不急了。

    江小司面色平靜,輕輕搖蕩瓶中芬芳透明的液體,妙嫣曾跟她說,沒有努力到最後一步,是不會輕易放棄自己的愛情的。當時覺得她太執著,現在才發現原來自己也一樣。

    她知道自己很傻,至始至終不肯死心,其實是因為沈漠分手的借口是因為她是僵屍,卻從來沒有說過不再愛她……

    她嘆氣,笑自己的執著,卻終究還是舉起脫骨香,一飲而盡。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