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70章 兩處茫茫皆不見

    夕陽染紅天邊,晚霞倒映在湖中,湖面波光閃爍,仿佛燃燒著一場大火。

    沈蔻丹找到江小司的時候她躺在湖邊的草地上,猶如死去一般。心臟都幾乎停止跳動,跑上前去,發現她體溫正常,還有呼吸。

    “小司,醒醒,小司……”

    不知道她喝下藥多久了,身體散發出的脫骨香的香味已經很淡。按道理,江小司有一半是人,成功的幾率應該比一般僵屍大很多才對。

    江小司慢慢睜開眼,空洞的看著前方,一臉的迷惘。

    見她居然醒來,沈蔻丹大喜過望:“小司!你怎麼樣,還認得我麼?”

    江小司覺得自己剛從洗衣機的滾筒裏扯出來,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重組過一樣,好半天眼神才能夠聚焦。

    夕陽照射著她的臉,皮膚下的每一根血管裏的血液都在歡快的流動著。她覺得自己的神經變得敏感而又脆弱,每一絲風都能引起一陣微小的顫抖。世界似乎都不一樣了,好像更鮮艷更遼闊了,而她就像一粒浮塵那樣渺小,那樣微不足道。

    “蔻丹姐……”

    江小司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還好,鼻子眼睛都還好好的,沒有變成怪物。

    “我還沒有死?”

    “你沒有死,你沒有死……”沈蔻丹的語氣有點興奮,手一寸寸由上到下捏著她的筋骨。

    “你能看見我?”江小司幾乎要歡呼雀躍。

    “是啊,能看見。小司,忍一下。”沈蔻丹在她手背上割出一道細小的口子,鮮血流出,沒有愈合的跡象。她又畫了幾道符,江小司都不再害怕了。

    “小司!成功了,成功了!”沈蔻丹抱住她轉圈,幾乎要歡呼起來。

    “真的麼?”江小司不敢相信的望著自己的雙手。真的成功了?她現在完完整整是個人了?她可以正常的速度長大?不需要再靠珠子來隱瞞身份了?

    “小司,再不要這樣做了,你老爸快擔心死了。”

    江小司喜極而泣,努力點頭。

    “小司!”

    遠處傳來一陣呼喊,是衝衝趕來的江流。

    “老爸!我成功了!”江小司撲到他懷裏,江流緊緊環抱住她,幾乎要勒死她了。

    “你嚇死老爸了!”江流驚魂未定,恨不得揍她一頓。她怎麼敢拋下他,一個人冒那麼大的險。

    江小司激動的渾身顫抖:“老爸,我現在是人了,我現在是人了!”

    江流心頭湧起一陣悲哀,她始終沒有放棄,為了沈漠寧肯做回普通人,也意味著,他只能在有限的生命力陪伴著她,凝望著她了。

    可是如果這樣,她覺得開心的話……

    “現在還不能肯定完全成功,還要仔細觀察一段時間。”不過只要能成功的跨過那道檻,其他問題就好辦多了。

    江小司努力點頭,突然很想見沈漠。可是見了他自己應該怎麼跟他說呢?他會不會重新接受變成人的自己?

    正忐忑不安,那邊就匆匆來了個人。一身墨黑,正是沈漠。

    江小司緊咬下唇,那種劫後余生再次相見的欣喜幾乎讓她熱淚盈眶。

    “叔,小司她成功了,她成功了!”沈蔻丹開心的嚷嚷,也像個孩子一樣。

    “成功了?”沈漠機械的喃喃,絕望和悲撼從緊鎖的眉間淡去,驚喜又疑惑的看著沈蔻丹和江流。

    “沈漠,我已經不是僵屍了,你不可以再嫌棄我!”江小司擦擦鼻涕,想哭又想笑。

    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江流也只能放手妥協。

    “沈漠,小司為了你連命也不要。你若再負她,我絕不會再放過你!”

    沈漠目光急速的略過江流和沈蔻丹,再次環顧四周。說什麼都好,可是可不可以先告訴他——

    江小司在哪?

    沈蔻丹第一個隱隱發現不對,後背都開始發麻。

    “叔!你在找什麼?”

    沈漠額上的冷汗也慢慢滴落下來,一字一句艱難的說:“江小司,現在人在哪裏?”

    余下三個人都驚呆了。

    “沈漠,我在這啊!”江小司站在他正前方擡頭看著他,沈漠卻依然無視她的盯著遠處。

    “叔,江小司就在你面前啊!”沈蔻丹驚恐的喊。

    “我面前?蔻丹,你在說什麼,不要嚇我……”

    沈漠的心被洶湧而來的巨大恐懼包裹住,他緩緩的伸出手想要確認,可是面前只有一團虛空。

    江小司不可置信的看著沈漠的手居然穿透自己的身子而過,仿佛自己對他而言只是一縷透明的魂魄。

    “沈漠!”她大聲喊,可是沈漠沒有反應,他聽不見她?看不見她?

    江小司用力的張開手想要抱住他,卻徑直穿過他身體撲了個空。

    怎麼回事?她明明已經變成正常人了,怎麼可能對他而言不存在呢?一次次嘗試著觸碰他,卻只是徒勞。

    沈蔻丹捂住自己的嘴,絕望的看著他們二人。明明自己和江流都可以看到碰到江小司,為什麼沈漠卻不能?

    沈漠聞著身邊若有若無的脫骨香的味道,混合著江小司身上總是淡淡的糖果味。

    他知道她就在她身邊,可是為什麼他看不見她?不是說已經成功了麼?

    內心一點點在坍塌,大腦一片空白暈眩,他幾乎站立不穩。

    “江小司……”沈漠不可抑制的怒吼。

    “我在這、我在這……”江小司泣不成聲的一次次嘗試著想要握住他的手,卻只感受到指尖冰涼的風。沈漠對她而言,再次成為海市蜃樓般只能仰望不可觸摸的存在。

    江流只能抱住痛哭的江小司低聲安慰。

    “藥還是有副作用,沈漠看不見你。別擔心,我們先回去,弄清楚怎麼回事,一定有辦法解決的。”

    沈漠看著江流做著環抱的姿勢,對著空氣說話,懷裏卻空無一物,不由一陣頭皮發麻。為什麼?為什麼只有自己看不見她?

    “叔,小司說要你別擔心……”沈蔻丹傳話給他。

    沈漠此刻大腦一片混亂,江小司似乎可以看到他,他卻不行。這是像蘇碧那樣,是固定時間發生,還是一直看不見?是只針對自己一人,還是針對一部分人,例如RH血型?

    四人在脫骨香裏呆了整整三天三夜,結果證實,江小司這次變回人可以說相當成功,身體各項指數也全都正常。除了沈漠始終看不見她,其他人都能看見。

    沈漠受打擊太大,再怎麼也沒想到居然會發生這種事。沈蔻丹勸他回去休息,他心力交瘁的剛離開脫骨香沒多久,江小司就渾身抽搐的癱倒在江流懷裏,臉色蒼白。

    “老爸,我好難受……”

    “怎麼了?”江流嚇壞了,明明一切都已經恢復正常了啊,難道還有什麼副作用沒有發現。

    江小司覺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人從身體裏剮了出來,帶著走遠,她不受控制的站了起來,人偶一樣仿佛被操縱著,搖搖晃晃朝著沈漠離開的方向走。

    沈蔻丹匆忙打電話把沈漠叫了回來,奇怪的是江小司一看到沈漠,那種難受的感覺就消失了。經過幾次實驗發現,江小司不能離開沈漠超過十米。一旦離開,就會受刑般痛苦難受。而且不論沈漠去到哪裏藏到哪裏,她的身體都會不受控制的跟去把他找到。

    這下所有人的臉色都鐵青了,這豈不是意味著江小司今後得寸步不離的跟在沈漠身邊,然而沈漠又根本無法看到她?

    “是不是我吸了沈漠血的緣故?”江小司絕望的蜷成一團,她原想變成了人和沈漠在一起,卻沒想到弄巧成拙,對他而言成了幽靈一樣看不見卻無法擺脫的存在。

    江流摸著她的頭安撫道:“還不知道原因,但是老爸一定會想到辦法解決的。”

    或許是因為江小司愛的是沈漠,為了沈漠才喝下脫骨香,而喝下脫骨香的時候又全心想的是他,所以被強制捆綁般無法離開他身邊。又或許是沈漠要跟她分手,說不想再看到她,所以就真的看不見了吧……

    “沈漠,麻煩你先暫時住在脫骨香幾天,我和蔻丹再給小司仔細檢查一下。”

    然而以後呢?江小司只能影子一樣跟在沈漠身後,他去哪裏她就去哪裏?沒有人提這個,臉上卻都籠罩上了厚厚的陰雲。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