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第71章 愛,如影隨形

    五年後,地鐵上。

    小胖流著口水看著坐在對面的姐姐,她一手拿著根灰太狼的棒棒糖在舔,一手拿著手機發短信。每次發完,旁邊那個叔叔的手機就會響,叔叔回完短信,姐姐的手機又會響。

    “媽媽,對面的姐姐和叔叔很奇怪耶……”他扯扯旁邊婦女的衣服,總算把她的註意力從對面帥叔叔的身上拉了回來。

    “噓,小聲點,小孩子不要多嘴,沒見過爸爸和媽媽吵架,又不得不給你洗澡做飯的時候就這樣啊。”

    “哦,原來是吵架了啊。媽媽,我也想吃棒棒糖。”

    “好好好,一會給你買。”

    地鐵停了,對面的叔叔和姐姐下去了。小胖仰著頭,看著那個姐姐,眼睛大大的,頭發很長,睫毛也很長,真漂亮啊,他以後長大了也要娶這麼漂亮的新娘子。

    突然發現衣兜裏多了個東西。

    “媽媽,姐姐給了我個喜羊羊耶!”

    “胡說八道,姐姐從那邊走的,離你還有那麼遠呢。”

    “是真的……”

    小胖轉過身,趴在玻璃上看著姐姐跟在叔叔的後面往臺階上走去,突然轉過頭對他做鬼臉,忍不住開心的笑了。

    “沈教授、小司,你們來了。”小唐熱絡的跟他們打招呼。這幾年他已經升了隊長,林強原本也升職調到總局,卻以性格不合適坐辦公為由拒絕繼續留在隊裏破案。

    “這已經是這段路這個月發生的第三起事故了,都是車丟失,車主內臟被掏空扔在不遠處的水溝裏。前兩起是出租車,這一輛是普通的私家別克,家住在郊區,下班晚了,從這裏經過。從周圍的痕跡來看,和前兩起的犯案手法一樣,都是先在路中央設置障礙物。車主不得不下車搬移,然後這時被攻擊,並搶走了車。之所以請你們過來,是因為那些人的內臟不像是被挖走而是被啃噬,傷口也不是被刀割開而是被爪子撕裂,估計和非人有關。另外奇怪的是,最近桃源市發生了多起車輛丟失案件,有的是停在車庫、停車場或者路邊失竊,有的是直接被搶走。”

    沈漠看了看屍體,的確是非人留下的痕跡,而且智力較低的非人,根本不懂得毀屍滅跡。

    他站起身來,脫下手套:“如果這些非人的目標單純只是食物的話,完全可以尋找偏僻的地方攻擊人類,不用費那麼大的功夫在路上設置障礙。所以主要目的應該是車輛,傷人只是順便……吃夜宵。”

    江小司點頭:“我打個電話問問。”

    不一會兒掛了電話,臉上露出了然的神情。

    “原來最近這段時間暗世界在搞飆車比賽,獎品很豐厚。有錢的估計自己買車,沒錢的估計用偷,再次點的,就只能用搶,或者搶了拿去賣。”

    小唐聽了有些哭笑不得,把江小司的原話又轉述重復給沈漠一遍,搞得旁邊的新來的隊員有些摸不著頭腦。

    林強皺眉道:“這種事比較難處理。”

    畢竟有源頭的話,解決了這些人還會有另一批人出來作案。

    “一般非人的話搶車就罷了,沒必要傷人。估計他們是嘗過味道上癮了,停不下來。這些人必須抓住,否則還會有更多的受害者。”沈漠轉身看著小唐,“你準備下車,我和江小司今天晚上引他們出來。”

    離開事故現場,沈漠短信響了。

    ——沈漠,老爸讓我們今天下午回脫骨香吃飯。

    ——好。

    沈漠順手回道。

    雖然他只要點點頭江小司都可以看到,可是如果在外面,總感覺一個人對著空氣說話和做動作很奇怪,而且也不能確認江小司有沒有看到,反而更願意用短信,比用筆寫更快更方便一些。反正這些年他也已經習慣了,從恐機癥進化到閉著眼睛都能飛快的把字打出來。

    江小司如果給他打電話,電話能通,可是聽不見聲音。剛開始的時候他連江小司的短信響也聽不見,最近已經可以聽見了。這讓他們原本的絕望上,又生出那麼一絲希望。或許有一天,他也可以看見她的。

    ——快到吃飯時間了,我們直接打車過去還是坐地鐵?

    ——打車吧。

    沈漠把手機調了鈴聲又調了震動,總是隨身帶著三塊替換的電池。他已經看不見江小司了,她的任何話語他都不能再錯過。

    江小司對著沈漠毫無表情的臉吐吐舌頭,招了一輛出租車,坐到副駕上。

    “師父,去酒吧街。”

    沈漠坐在後面,看著司機在那自說自樂,天南海北的神侃,可是另一個人說話的聲音,卻完全聽不見。偏轉頭,看著窗外的景色,一片蔥蘢的綠,飛快的向後掠去,就像在時間裏穿梭。搖下車窗,涼風吹著他的發,帶走淡淡的疲倦。

    “老爸,我們回來了!”江小司興奮的衝進脫骨香,這些年沈漠再忙,也會至少每周陪她回來一次。

    江流探出頭來,他的模樣絲毫未變,江小司卻已長大成人。初遇沈漠時,她十四,沈漠二十九,喝下脫骨香時她十六,現在都二十一了,個子高了很多,還留了長發,然而還是差沈漠一個頭。沈漠也已經三十六了,比以往更成熟內斂,為人不再那麼嚴肅,淡漠了許多。

    沈漠到脫骨香習慣性的去庫房裏看最近新收來的古玩玉器,江小司則鉆進廚房給江流幫忙。

    “老爸最近店裏生意怎麼樣,今天蔻丹姐怎麼不在啊?”因為江小司沒辦法再留在脫骨香,怕江流寂寞,便每天央求沈蔻丹過來陪他。這樣沈蔻丹經常過來,便也有了借口不那麼尷尬。

    “生意還行,蔻丹接了筆生意去國外了,下周才回來。你不是前些天也和沈漠去歐洲參加什麼拍賣會,玩得開心麼?”

    江小司努力點頭:“沈漠是過去工作的,不過專門抽空帶我去逛了盧浮宮和埃菲爾鐵塔,我們還去了威尼斯,真的很好玩啊!我把照片都發你郵箱了,我們拍了好多合影哦,可惜他都看不見我……”那些幫忙拍照的人還覺得奇怪,這對情侶為什麼總是站得隔那麼遠。其實要是他們靠在一起,身子就重疊了,他們不嚇死才怪。

    江流摸摸江小司的頭:“這一眨眼都五年了,雖然不說,但是沈漠心裏一定很苦。但這是他當初狠心和自以為是造成的,也是你草率和不顧一切造成的,你們倆都有錯,都有責任承擔後果。既然已經選擇了這條路,不管以後再怎麼艱難都要一起走下去。不管能不能看見,能夠相伴在一起,總還是幸福的。”

    江小司點頭,也虧得是沈漠看不見她,如果是她看不見沈漠,每天和這麼一個觸不到的戀人在一起,估計早就崩潰了。她沒有辦法不考慮他的心情,沒有辦法不去自責。她總在想,是不是她拖累他了?其實他們現在根本就算不上戀人,只是每天在一起生活而已。沈漠對他很好,但始終都是淡淡的,她這些年幾乎再沒在他臉上見過多余的表情。

    “老爸,我有時候,真的很怕……”

    “別怕,一定會有想到辦法的。”江流笑著敲敲她的腦袋,“你說,沈漠都餵你吃的什麼啊,一下子長那麼高。我餵了一千年才長那麼一丁點,跟個豆芽菜似的。”

    江小司開心的跟他比個子,突然想到:“老爸,我長得像我娘親麼?”

    江流楞了一下:“眼睛有點像,其他地方像你爹。”

    “我爹他什麼樣?”柳枝的畫像她經常看見,可是趙病的卻從未見過。

    “呃,很帥,天下第二帥。”

    “有老爸帥麼?”

    “沒有,你老爸我是天下第一帥。”

    江小司哈哈大笑了起來:“那娘親為什麼選爹爹不選你?”

    “因為你爹爹比老爸更愛你娘啊。”

    “胡說,這世上才不會有比老爸更愛娘親的人呢。”

    江流親親她的額頭:“小司,你要知道每個人對待愛情的方式都不一樣,就像老爸可以為你娘死,可你爹爹可以為你娘放棄整個江山。兩者根本無法比較,因為老爸也可以為了你死,為了救黎明百姓而死,但你爹爹心裏,就只裝了你娘親一人。”

    江流發現原來自己現在竟可以這樣淡然的談論過去的那些事了,似乎心裏終於完全放下。

    “所以也不要以為沈漠對你的愛比老爸對你的少,他只是不擅表達。和你爹爹一樣,他是個驕傲霸道又自以為是的人,一心想對一個人好,就再苦也不會說出來。不論他的行為語言怎樣讓你擔心、誤解或者難過,都不能只看到表面,而是要相信他相信自己的心,不能再犯上次同樣的錯誤,草率的做決定喝下脫骨香。我不想看你步你娘的後塵,明白麼?”

    “明白。”江小司用力點頭,頓時又恢復了元氣。

    “老爸,我晚上要和沈漠去抓罪犯,就是搶車殺人的非人。”

    “要不要老爸去幫忙啊?”

    “不用,放心,幾個小嘍嘍,我們能搞定。”

    吃完飯,小唐來接他們。

    “這輛車是我問局裏專門借來當誘餌的,很貴的,可不準弄丟哦,也不準在打鬥中把車弄花。”小唐交代了又交代,才把車鑰匙給江小司。

    “放心,我駕照都拿了好幾年了。”江小司自己買了一輛車,停在T大停車場,偶爾出門的時候開開。不過沈漠還是不太習慣坐車,沒有急事還是願意坐地鐵,比較平穩。而她又不能離開沈漠身邊單獨去哪,所以開車的時候並不多,難怪小唐不放心。

    淩晨一點,江小司開著車在無人的公路上前行,副駕駛坐著沈漠。二人沒有交談沒有發短信,顯得異常的寧靜。

    因為罪犯作案都有一定時間間隔,為了盡快破案,便特意開了適合飆車的高級敞篷車出來引誘。

    車開到離事故發生不遠處,果然見路上多了很多石頭。

    “來了,小心。”沈漠低喃叮囑。江小司如今不再是僵屍而是普通人,自保能力下降,不過這些年跟沈蔻丹學了不少捉鬼的法術。

    “放心。”雖然明知道沈漠聽不到,江小司還是很自然的答應點頭。

    沈漠佯裝下車搬石頭,這時就聽後面有什麼東西落下,一只長著綠毛的手勒住了自己的脖子。沈漠一個過肩摔把對方兩米多的個頭砸在地上,見那東西面目猙獰,獠牙很長,有一半像人一半像野獸。這種屬於基因變異的怪物,通常行動敏捷、力大無窮,不懼法術和普通的物理攻擊,但十分怕火。

    聽到背後一陣玻璃碎裂的聲音,又有兩只跳到車上,砸碎了車窗,似乎正在和車裏的人撕扯。

    “江小司,用火。”

    話剛落音,兩道燃著火的符紙從車裏飛了出來,貼在了那兩只怪物身上,頓時滾滾燃燒起來。

    “沈漠,小心!”江小司見沈漠身後的那只爬了起來,連忙大聲叫道。

    沈漠雖沒聽到,卻也很快發覺,轉過身,擡起手,簡單往那只怪物一指。仿佛一頭火龍從他的指尖噴薄而出,頓時將那怪物湮沒在火海之中。

    稍等片刻,沈漠及時把火熄滅,將那三只半死不活的怪物縛在一起,等著小唐他們來處理。若是過去的他,定然是要趕盡殺絕。可是如今,做事卻總是存幾分慈悲,留幾分余地了。林中暗中窺視著的還有幾只怪物,此刻已嚇得四散而逃,想必很長一段時間,不敢再出來犯事。碰上這種低智商簡單作案,反而最容易處理。

    “你沒事吧?”沈漠打開車門,座位是凹下去的,江小司應該還在那裏。

    短信響了。

    ——我沒事。

    沈漠看了看腳底下玻璃碎片上沾了一點鮮紅的血,點點頭沒有說話,打電話給小唐。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