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脫骨香》->正文

尾聲

    沈漠在混沌中不吃不睡不知道度過了多少年,兒時的事他淡忘了,被滅門時的心痛憤怒他淡忘了,和梅辛之間的仇恨他淡忘了,江小司死時那樣銘心刻骨的痛楚他也淡忘了。他幾乎也要淡忘了自己的存在,忘記了自己身在何地。

    可是那些年,和江小司在一起的快樂,卻怎麼都無法忘懷,她的每一句話每一個笑反而在腦海越發清晰。就像他用手刻在塔壁上的那些字,就像她蓋在他頸後的那枚章,從來都不曾淡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天頂有了亮光,梅辛的魂魄飛了進來,化作人身,站在他面前。

    沈漠迷惘的擡頭,又繼續低下頭去,手指在地上一筆一劃的刻著。

    “沈漠,你已經不記得我了麼?”

    沈漠沒有回答。

    “雖然你關在這塔裏還遠遠不到七百年,不過見你這精神狀態,估計再呆下去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了。真不濟,差我還差得遠呢!出去吧!我的氣也差不多消了,準備去投胎找余桐,不想再為難你。”

    沈漠臉上卻依然一片死寂。

    “你想走就走吧,不用管我。”他就算出去了,又有什麼意義?

    梅辛嘖嘖兩聲,看了塔壁上地上寫滿了江小司的名字,無法理解那一筆一劃,到底帶了多深的執著、不甘和思念。

    輕嘆口氣道:“你不是想要見她麼?她來接你了,說實話我原本真有打算困你在這一生一世,不過被她整整追殺了一年,煩都煩死了,你趕快給我出去!”

    梅辛一把抓住沈漠就從塔頂扔了出去。

    沈漠摔倒在草地上,湖浪輕輕拍打著岸邊,四周的景色有點熟悉。他踉蹌站起身來,百年前那場血與淚的惡戰在眼前回放,不由一陣暈眩,強咽下喉頭鹹腥,他顫抖著握拳慢慢閉上眼睛。

    就是在這裏,漫月谷,他永失摯愛……

    梅辛已飄然遠去,拋下了糾纏多年的仇恨。可是他依舊被困在悲傷絕望中,無法掙脫。

    夜空如海,月光如銀。

    一輪彎月倒映在湖中,微風拂動,碎成無數顆晶亮的水鉆。

    到處都是螢火,蘆葦輕輕搖曳,蒲公英飄飄灑灑,飛過他的肩頭。

    一股淡淡的甜香隨風輕輕飄蕩,若有若無。那一瞬間,沈漠呆住了,看著那個穿著白色棉布長裙的女子緩緩踏浪而來,如絲的長發在風中飛舞,胸前掛著銀色鑰匙。臉上是既悲戚又喜悅的神情,仿如秋露洗過的眼既熟悉又陌生。

    沈漠的身子不由劇烈顫抖起來,江小司……

    哪怕時間再久,分隔再遠,她再不復當初青澀的容顏,他也不會認錯。

    江小司站在沈漠面前,清楚的從他墨黑的眼裏看見了自己白色的身影。

    還沒開口說話,兩人的淚水卻落了下來。

    “你還沒死……”

    沈漠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撫摸她白皙的臉頰,猶如觸碰世間最珍貴的瓷器。

    是真的,不是幻影,小司沒有死,她回來了。

    忍住哽咽,沈漠緩緩從懷裏取出當初沾滿血的那枚銀戒,微微顫抖著套在她的指上。

    他離別了一百多年的愛人啊,終於以長大的姿態重新出現在他眼前。

    他可以觸碰她了,他可以擁抱她了,他、可以保護她了……

    江小司輕撫沈漠的發,指尖滑過他的眉眼、他的薄唇。他一點都沒有變,可是眼睛卻寫滿了滄海桑田。

    “對不起,讓你等了那麼久……”

    她不會再讓他傷心、不會再讓他等待,不會再讓他以幸福、成全、老去、死亡或者任何借口離開她。

    冰冷的指尖向下滑過他的脖頸,沈漠看著江小司的殷紅的唇在輕輕闔動著,猶如午夜薔薇般的艷麗妖冶。

    “我們永生永世,再也不分開了,好麼?”

    沈漠有生以來第一次溫暖含笑的望著愛人,輕輕點頭。只要可以跟她在一起,什麼都可以,無論生死。哪怕,是成為他一直最厭惡的非人。

    微笑的唇瓣,如雲一樣柔軟,如花一般粉嫩,輕輕張開,露出尖尖的牙。

    沈漠張開雙臂,用力抱緊她。微微偏過頭,感受江小司幻夢般的吻在頸上輕輕落下。冰冷的齒尖劃破肌膚,鮮紅的血一滴滴落在地上,猶如一朵朵盛開永不雕零的玫瑰。

上一頁 《脫骨香》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