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花千骨》->正文

卷一:萬福血冷沈野殍 臨危受命上華巔 13.一年之約

    “骨頭!你沒事吧?”

    糖寶總算松了一口氣的爬到花千骨身邊拍拍她的小臉看她整個人完全都傻掉了不會是驚嚇過度吧?還好是碰上白子畫要是換作烈火星君等脾氣暴躁的菩薩早把她給捏死了。

    “我……”花千骨動動嘴唇覺得身體好像不是自己的喉嚨也不是自己的半天說不出話來。努力的把自己的三魂七魄往回拉終於眼睛可以聚焦了。看清楚眼前的人是糖寶而不是剛剛那對她傾城一笑的神仙。

    “寶我我好像有點醉了。好困啊……”花千骨的眼皮直打架。

    “啊骨頭你不要睡啊忘憂酒要是醉過去大夢三四年我可叫不醒你!”說著使勁往花千骨身上掐了幾把疼得花千骨直哼哼。

    用力甩甩頭努力找回神智她還有要事沒辦呢不能就這樣睡過去不過真的好想在他的掌心裏沈睡一輩子啊!

    “他就是白子畫麼?我還以為和清虛道長一樣是一位老爺爺。”

    “一般成仙的時候是什麼樣子以後就一直是什麼樣子了除非本人的意願不會再有衰老這一說。”

    “糖寶我我突然有點害怕如果他是個慈祥的老爺爺我還覺得好親近一點他會不會不肯答應收我做徒弟啊?”

    “我也不知道。你別擔心啦他若不肯我們就纏到他肯為止。”

    “呵呵那現在人來齊了我是不是應該變回去跳到下面說明來意啊?”

    “先別莽撞等他們商量到這事的時候再說吧!”

    “哦。”花千骨雙腳墊住下巴完全沒有聽見周圍的神仙們在討論什麼只是眼睛直直的望著樹下的白子畫一擡手一轉頭都緊緊的牽動著她的心。

    “以上皆依眾仙家所言即可妖魔冥界與人間各處外力扭曲打開來的通道就請二十諸天盡快封印。只是這一次清虛道長竟然未到實在是讓人有點不安。”玉帝捋捋胡須望著眾仙似是希望有誰出來解釋一下。

    如今世道混亂紛爭不斷沒有言明原因便缺席天宴的仙人不在少數為何單單只問茅山派掌門一個?眾仙皆有不解神色只有少數幾個知道清虛道長是守護神器之人之一從一開始也是心神不寧。

    嶗山派掌門突然開口道:“聽陛下說來貧道之前派去送信的徒兒也是一直沒有回山會不會是茅山出什麼事了?”

    “雲隱來了沒有?”玉帝四下張望。

    “沒有傳來信說是正在川中滅妖抽不開身。”王母在一旁言道。

    “茅山派弟子一個未來麼?”玉帝皺起眉頭一般就算掌門再抽不開身也會派門中弟子前來的。

    糖寶踢了還在看著白子畫花癡的花千骨一腳。

    “快啊!該你出場了!!”

    花千骨咕嚕咕嚕從樹上滾了下去糖寶默念兩句她在半空中變回了人形十分狼狽的摔在了白子畫的桌子上。心裏嘀咕著降落失敗要是掉他懷裏多好啊。

    眾仙皆大驚失色天宴上怎麼會突然冒出一個凡人來!就是因為太普通了一點法力也沒有所以竟然沒有人現她的存在。

    花千骨手忙腳亂的扶住打翻的酒盞生怕一個不小心沾濕了面前這人的白衣。

    今天天上掉下來的東西還真多啊白子畫無語。

    看著四腳朝天摔在自己面前桌上的面頰緋紅的小孩衣衫襤褸頂個鳥窩一樣的亂雖然經過某樣強大法力的東西掩蓋他依然能感覺到她身上那一點與眾不同的頗為詭異的氣息。非常非常——不、喜、歡。

    小孩的瞳孔漆黑亮好像是包容了整個星空的最明亮的水晶。此時正驚慌失措的四處張望著雖然寫滿了緊張可是在眾仙詰問的註視下卻絲毫沒有恐懼。

    七手八腳的扶起桌上的的杯盤狼藉仿佛故意躲著自己的眼神一般半點都不敢看向自己。

    “哪兒來的野娃娃!”雷音突然大吼一聲跨上前來震得糖寶都快要從樹上掉下去了。糟了!骨頭媽媽快說啊快說啊!

    花千骨怔怔的擡頭看著他的兩個腦袋這個人是仙呢?還是妖怪?

    突然一下身子整個騰空竟然被他抓住後背上的衣襟拎小雞一樣拎了起來奮力的掙紮著卻像在空中遊泳似的姿勢滑稽可笑極了。

    “膽子太大了點吧竟然敢跑到天宴上來搗亂!”兩個頭的兩個嘴同時吼道。

    “我……我是清虛道長讓我來的!”花千骨大聲喊。

    “清虛老道?”周圍的人楞住了雷音也楞住了“他讓你這麼個毛頭小子來幹嗎?”

    “雷音快把孩子放下聽她好好說。”王母斥責道。

    雷音這才把花千骨扔到一旁的草地上花千骨揉揉摔痛的後背爬起來站直了。還是神仙好說話不像妖魔鬼怪那樣難溝通。

    “事情是這樣的……”花千骨把自己總愛遇鬼然後上茅山求道可是沒辦法上山就去異朽閣求了個天水滴後來上到山卻現茅山整個被滅門氣息奄奄的清虛道長讓她來天宴捎個信的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遍。講到拴天鏈被奪的時候在場的人無不倒吸一口涼氣。

    白子畫眉頭緊皺看來妖魔二界為了妖神出世已經協成聯手了。

    “你的意思是你個毛頭小子現在是茅山派掌門?”雷音一肚子火大另外一個頭在仰天大笑著。

    “呃……”花千骨難為情的望向慈祥的王母“我能力有限可不可以拜托娘娘幫我召集一下茅山派門人好重整茅山派?”

    “這是自然你年紀小小一個人跋山涉水來天宴送信勞苦功高清虛道長為護神器而舍身實在是讓人悲痛。我們一定會奪回拴天鏈不會讓他和門下眾弟子白死的。至於其他後事你不必擔憂我們自會料理妥當。”

    “謝謝娘娘!”花千骨沒想到那麼容易連忙又轉身跑道嶗山派掌門面前囁嚅道:“這位道長我上山途中碰到你的徒兒林隨意的魂魄他也請我帶個信給你他是被春秋不敗打散了靈體你讓他帶的東西也被搶走了他說請你原諒後悔平時沒有好好學藝。他的魂魄被困在茅山上了屍骨葬在快要上大茅峰的那條路旁。請你什麼時候把他收殮回嶗山。”

    面前白蒼蒼的老人眼睛裏隱有淚光閃爍輕嘆一聲。他道是林隨意像平常一樣貪玩可能又誤了回山但是今天一來看到清虛老道也沒來就知道大事不好了。

    “謝謝這位小施主。”

    “這個春秋不敗簡直是完全不把我們仙界之人放在眼裏!搶拴天鏈的事他肯定也有份參與陛下請下仙緝令!”王屋山掌門面如鐵青。

    玉帝點點頭卻聽太上老君道:“我覺得現在最大的危險是流火緋瞳殺阡陌那人妖法如此高強幾度出入九霄殿盜取仙藥竟如入無人之境。鹿野幾度大戰都圍困不了他把所有天兵天將都當猴耍。再說他又是群魔之若能先將其斬殺妖魔實力定會大減。”

    “恩所言有理剩下的諸位持有神器的仙家們一定要倍加小心萬不可再出現茅山這樣的慘事了。這宴會我看也沒心情再開下去如果沒什麼事了這次天宴就到此為止大家回去各為清虛道長上柱香各司其職去吧。尊上你還有什麼要說的麼?”玉帝望向白子畫眼裏全是沈重的托付。

    白子畫心神領會:“沒有了。”

    “那好大家都散了吧。”

    眾仙心下黯然都明白茅山屠門只是一個開始而已。為了妖神出世而爭搶上古神器的一輪輪廝殺緊接著會不斷上演。如今不斷強大各自實力才是正道。

    王母賞賜了花千骨一些神物安慰她先回去茅山然後有什麼事會派人來通知她。

    瑤池邊上眾仙都匆匆散了去。也算是趁興而來敗興而歸。

    花千骨有些不自然的走到白子畫面前完全沒有了剛剛面對眾仙陳述時的口若懸河還有面對各方關於異朽閣等詰問下的鎮定自若。

    “白白……”叫什麼呢?白老前輩?白師傅?白神仙?(嘔……)

    “清虛道長說這個很重要讓我交給你還……還有可不可以請你收我為徒!”

    啊她終於說出來啦!花千骨把那個傳音螺高高捧到白子畫面前然後拜下身去。

    白子畫皺起眉頭更顯得仙姿秀逸孤冷出塵。可是那眉梢眼角浮動的卻是一抹若隱若現久歷血雨腥風的淡然和冷厲和之前看著身為小蟲的她的眼神還有笑意完全不同。

    “我從不收徒弟。”簡單的幾個字接過傳音螺轉身拂袖而去。

    “白白……”花千骨在後面一路小跑的跟著他。糖寶也連忙從樹上駕著葉子小船飛到花千骨肩頭停穩了。

    “求求你了我無處可去清虛道長說我或許可以拜在你的門下。”

    “清虛道長?”白子畫停下步子花千骨指指那個傳音螺。

    白子畫手放在螺旋頂端處沒有放開先是洛河東的獅子吼從指尖裏傳了進來然後又聽到清虛道長的臨終遺言還有拴天鏈的秘密等等以及最後再三拜托自己收面前這個高才及他腰的小孩為徒。

    “洛河東清虛道長然後又是我還真會一個推一個啊。”白子畫無奈。左右打量了一下花千骨生這種命格偏偏還是個女孩子。

    “你叫什麼名字?”

    “花千骨!”花千骨驚喜的咧嘴對他笑露出白白的小牙。

    “連名字都那麼煞氣……”

    “算命先生說要以煞制煞爹爹也曾妄圖找人給我改名和改命格可都是死傷慘重之後便沒辦法了。所以我才想要拜師學藝我再也不想連累身邊的人了!”

    白子畫沈默了片刻終於道:“以後我就叫你小骨了。”

    說著轉身繼續往前走衣袂飄飄說不出的風流恣肆。

    花千骨楞在原地好半天沒反應過來糖寶使勁掐她。她才狂喜的飛快跟了上去。

    “謝謝師傅!!!”

    “我沒說收你為徒。”白子畫看也不看她。

    “那……”

    “你可以跟我回長留山作為一名普通的弟子至於拜師要按規矩來。一年之內你若能學有所成仙劍大會上表現出色讓我滿意的話可能我會考慮一下。”

    “一年?”師傅大人是在考驗她麼?

    “好!一言為定!我一定會做到最好的!”花千骨躊躇滿誌的誓她一定要做白子畫的徒弟!!

上一頁 《花千骨》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